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杀

    水···

    周围全是水,我似乎掉进了深潭底部,瞪大眼睛憋足一口气努力向上游。(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什么?

    是两条修长的腿,来回摆动荡起水波,艳红色的丝绸长袍隐约遮住要害,我暗想:这是谁家的姑娘在此野浴?

    我穿越过来身上没留下丁点衣服,不如抢了她的,嘿嘿嘿。

    快速游向她脚边,顺着身子往上,到她腰间时双手突然扶住向下用力。

    隔着红纱到手掌触摸到不寻常的东西,女人的腰都很软,她怎么会是硬的。

    对方被我带入水中,两个人处于平视高度,水中乌黑的长发四散浮动,一张冷艳脸庞惊为天人。

    剑眉高挑修长,明眸深邃,唇红润泽,俨然一副古代男子才有的俊美容颜。

    我被他吓了一跳,他也被我吓住,相互注视对方片刻,我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状态,赶紧伸手抓他的纱袍。

    他意识到我的举动拼命往回拉,两个人在水中纠缠着。

    我初来乍到没敢擅自使用异能,关键是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外一闯了祸怕没办法收场。

    男人憋不住气朝水面游去,我趁机扯下一块红纱裹在自己身上。

    他一出水面便开始呼救,刹那间一道黑影钻入水中。

    来者也是一个男人,身上穿着黑布料制成的衣服,因为浸泡在水中,我也没看清是个什么款式,感觉应该挺酷的。

    后入水这人最奇特的地方是脸上戴着面具,青面獠牙的恶鬼相,一般人见了得做三天噩梦,还好我不是一般人。

    他潜到我身边一把拉住我的手直接带出水面。

    好大的力量,应该会武功。

    三人都上了岸,我两只手紧紧抓着裹身红纱,咳嗽两声,无奈问道:

    “打听一下,你们是什么人?还有现在是几几年?”

    红衣男坐在不远处的石崖边不停喘息,也不知道是身子不行了,还是人被我气到了。

    戴面具的家伙一言不发站在我身前。

    我环视四周,发现此刻自己正身处在山林间的一处清潭旁,景色极美,要是没有这两个倒霉蛋我就晚点再上来,多游一会儿。

    “说!你是人是妖?为何眼睛如此与众不同?”

    他这么问我赶紧伸手摸了摸左眼,叹息着答道:“得了一场病,眼睛坏掉了,我是人,你别害怕。”

    “既然是人,是何人派你来的?”红衣男继续询问,我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瞧着他,说:“没人派我来。”

    “是想护着雇你杀我之人吗?刚才在水中为何没直接出手?”

    “不是··你听得见我说话吗?我说没人派我来,我不认识你是谁,虽然你长得有那么点姿色,不过姐姐我心里有人了。”

    红衣男皱起眉心,额中的两条痕迹显露出来,看来他是个经常板脸的人。

    男人起身拿起树枝上搭着的黑金色外袍,我清晰的看见上面绣着龙纹。

    我靠!竟然是皇帝?

    不对啊,皇帝微服私访也不能只带一个侍卫在荒郊野外洗澡,仔细再看那人身上的花纹,龙有四爪。

    盯着他穿完衣服戴完配饰,及腰的黑发比我一个女人的还要顺滑,羡慕嫉妒恨。

    戴面具的家伙来到主子身后帮他束起长发,收拾完再看,好一个病娇妩媚的俊俏美男子。

    “呃···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变装的确好看,不过我想问问你们还有没多余的衣服,给我一件行吗?”

    美男子瞥了我一眼,冷冷说道:“敢碰我的女人,尘露你知该如何。”

    我左右看了看,问道:“谁是你的女人?”

    “我是说你这女人不该触碰我的身体。”

    “就算你不喜欢女人,也没必要这么抵触吧,那我道歉还不行吗?就当交个朋友,我决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男人一甩长袖转身走开,戴面具的家伙抽出腰间长剑纵身一跃站在我身后。

    冰冷刺骨的剑搭在我的脖颈上,面具背后发出沙哑低沉的声音。

    “我不杀无名之辈,留下你的名姓。”

    “我叫岳雨荷,岳飞的岳,下雨的雨,荷花的荷,你叫尘露对不对,我们都和水沾边,放过我呗。”

    他抬头看向主子的背影,停留片刻,说道:“下辈子莫要得罪誉王殿下。”

    语毕,一股鲜血从我的颈部喷溅而出,来不及再说点什么,毫不留情的被了结性命。面具男脱下自己的黑色外衣搭在我背上,算是给我来个最后的体面。

    这世道真是刺激,说杀就杀了?

    我倒在地上,一双空洞洞的眼睛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心想:就让他们以为我死了也好,省得麻烦。

    可我毕竟是有异能护身的存在,要是今天真的是个女孩遇到这两个家伙,岂不是白白搭上性命。

    誉王···皇家没什么好东西,古代旧制害人不浅,还是现代社会更重法律,讲究人权平等。

    确定周围没有人了,我从地上爬起来,穿上面具男的衣服,长短刚好遮到大腿。

    收回流淌在地面自己的血,抚平脖颈上的伤口,我喊出一个名字:“莫娜。”

    莫娜的意识出现在我身旁,她上下打量我,不屑的翻了一眼。

    “你又怎么了?看我太落魄?”

    “刚刚两个男人,你竟然一个都没留住,你说你是不是傻了?”

    “不是,我又不认识他们,你还想我卖弄姿色怎么滴?”

    “他们身份不凡,挟住那个叫誉王的,肯定能得到不少好处。”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说:“我脸皮薄,不想和不认识的男人扯上关系,你看看我往那边走比较好。”

    “这里显然不是你生活的时代,我觉得以你的智商就在林子里住着算了。”

    “你别瞧不起人,我高中那会儿历史成绩很好的,不像你根本对地球文明一点也不了解。”

    “姐姐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

    “咱俩能不吵吵了吗?跟你说话太累。”

    “是你叫我出来的。”

    “我错了,你快回去吧。”

    “我不!”

    此时的我若被外人看见,肯定当成疯子,一个人只穿单衣自言自语走在林间小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