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3章 劈头盖脸的责怪

    有衙役拦住他们,“你们有何事?”

    慕白倒也客气的抱拳,“我们找你们沈捕头!”

    “哦……她就在偏厅。(看啦又看小说网)”衙役不敢拦,来找沈青禾的人很多,个个看上去都是很厉害的角色。

    “多谢!”

    慕白等人进入偏厅时,里面的三个人还大僵持着。

    瞧见他们来了,陈平大大的松了口气,“慕公子,您有何事?”

    慕白一眼看到坐在那儿的沈青禾,立马换了张笑嘻嘻的脸,“宗主,我们几个已经安排妥当,你得给我们派些活,否则我们几人就要闲的没事干了。”

    沈青禾放下茶碗,瞧着他们的衣着,“我让你弄的名册呢?”

    “哦,在这儿。”慕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双手奉上。

    沈青禾接过打开,发现里面列的都很详细,从叶天寒,到荀夫人这样的长老,以及余下的弟子,按着等级往下排。

    最后面的,是刚进宗门不久的。

    在册的苍玄宗弟子,约有几百人。

    沈青禾合上册子,“他们都在何处,能调过来的又有多少人?”

    “呃……这事得问大师兄,平时都是在他管。”

    “那你稍个信,让孟南逸快点过来。”

    慕白为难又觉得惊异,“大师兄……他在如意山庄,就算被放出来,也没那么快能回来吧!而且……而且他还得查案子,只怕一时也脱不开身。”

    青禾咬唇思索,“冷家的案子,必须在比武大会之前解决,既然要查案子,须得秘密行事……我去去就来。”

    她起身就往外面走,不过走了两步又回来把桌上的包袱拿上,“大人,你我也不用为难了,这银子我得还给燕七,谁都甭惦记。”

    瞧瞧崔子焱的脸色,这银子她肯定是留不下来,既如此,倒不如做个人情算了。

    “哎!你怎么能还给他,那是脏银啊!”崔子焱简直要头疼死了,她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可是不论她怎么喊,人还是走的影子都没了。

    既然沈青禾走了,慕白跟师弟们也不想留下,便也跟了去。

    “慕白师兄,这是大牢吗?我还没来过大牢呢!”

    “听说京都的天牢,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这里看着还好啊!”

    “我见过冀州城的大牢,可比这儿条件差多了。”

    一帮少年叽叽喳喳,搞的好像大牢一日游似的。

    慕白在他们跟前,自然是要端起师兄的架子,“你们待会别多话,跟着宗主就行。”

    沈青禾直接找到燕七,“咱俩谈笔交易如何?”

    燕七躺在那,根本不鸟她。

    “陈平已经将你藏的银子找到了,这是我换的九百两现银,只要你帮做件事,这银子就还给你。”她抖了抖包袱,让他听见银子的声音。

    燕七猛的坐起来,双眼瞪到最大,“你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的意思,怎么样,你是要继续待在这里坐大牢,还是接受我的提议,只要帮我办件事,银子还给你,还给你自由之身,有个正当的出路怎么样?我告诉你,我这人没什么耐心,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儿耗着,今日我若走了,你的机会也就没了,而且为了防止你逃走,我会挑了你的脚筋,你就等着老死在这大牢里!”

    她绝不是开玩笑,也绝对会这么做,如果燕七现在敢摇头,她手里的刀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燕七也看见她一手摸到了腰后,那儿一准藏着一把匕首。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更多的是恐惧。

    这女子披着捕块的衣服,干的却不是捕块应该干的事,真是狠啊!

    慕白等人站在大牢入口,也听的呆住,她咋跟老宗主的行事做风,完全不一样呢?

    “你……你认真的?”燕七真是被她弄的快疯了。

    先是追了几十里,将他擒住,又给他上刑,弄的他半死不活,逼他说出脏银的位置,现在居然拿着脏银又来威胁他,简直不要太玄幻好不好。

    青禾慢慢的笑了,“当然是认真的,而且你也不用有什么侥幸的想法,若是你敢骗我,那么……整个武林都将追你到天涯海角,信吗?”

    “信!”由不得他不信,燕七是真怂她了。

    “信就好,我先给你一百两银子,你拿上,替我去查一件案子,你附耳过来……”她将孟南逸的案子与他说了遍,现在必须有人潜进如意山庄,给她弄点内幕资料,不管是证物还是证人,只要有,再弄出来,这事就有解决的办法。

    燕七被带出了大牢,再看到青天白日,他激动的想哭,一回头又看见跟在沈青禾身后的一帮少年剑客,他噎了下,无话可说。

    崔子焱站在大堂门口,看着燕七大摇大摆的走出县衙大门,他嘴角抽了抽,现在他挺后悔的。

    先前真应该狠狠心,把这丫头赶出县衙,再不让她进来。

    可是后悔也晚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陈平小心的走过来,瞄着大人的脸色,硬着头皮劝说“大人,其实……其实这也是好事,物尽其用,人尽其责,这燕七虽说是个盗贼,但您想想看,若是他能改邪归正,放下屠刀,从此只做好事,这于您来说,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您说呢?”

    陈平觉得自己太有才了,以往自己连个话都说不好,此刻竟然能说的头头是道,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沈青禾在一起待久了,学她学也两三分就够了。

    燕七走出县衙头一件大事,就是找了家客栈,甩了十两银子,又是让人抬洗澡水,又是摆席,只差招两个青楼姑娘伺候他了。

    瞅着摆那的九十两银子,他一边剔牙一边琢磨,逃跑的念头又冒出来,可是……

    “妈的!难道老子从今以后都得听一个臭丫头的摆布?”

    “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来了,敲什么敲!”燕七咬着牙签,骂骂咧咧的去开门。

    一开门,他差点被慕白的笑脸闪瞎眼。

    “你好,我是苍玄宗三代弟子慕白,奉了我们宗主的命令,来给你送衣服。”慕白手上捧着衣服,是一套黑色短打。

    “这什么意思?”燕七被弄的一头雾水。

    “你要查的案子,关乎我大师兄,为你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燕大哥,还请您务必要查明真相,还我大师兄一个公道,若此事能办成,您就是我们苍玄宗的大恩人!”慕白说的言辞恳切,眼神真挚。

    不过这些话却都是沈青禾教他的,要想让燕七乖乖听话,为她所用,不多花点心思怎么能行。

    燕七愣住了,他从没觉得自己竟然也是被需要的,也是被人尊重的,这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他挺直了腰板,一拍心口,“放心,这事包在老子身上了,不就是查个案子,没什么大不了,那如意山庄老子去过,路熟的!”

    慕白这回是真心笑了,“那就多谢,等你凯旋而归,小弟一定为你庆祝一番。”

    放下衣服,下了楼,慕白看见沈青禾了,她正逗狗呢!

    “他什么表情?”青禾问。

    “嗯……激动,热泪盈眶吧!宗主,你说他真能找到证据吗?”慕白不是很明白。

    青禾站起来往外走,双手背在身后,老气沉沉的,“若是想找,自然能找到,杀人这么大的事,而且听说那个冷莹的尸首还没下葬,你放心吧!燕七绝对是个人才,否则我也不会花这么多心思收服他!”

    慕白现在真有点佩服她了,“那咱们现在去哪?”

    青禾停下转身看他,“你带着师弟们,暂时接管镇子的巡逻,你们负责晚间,我怕最近事多,衙役们顾不过来。”

    慕白点头,“行,那您何时教导我们?”

    沈青禾一愣,开始皱眉头,“为何非要我教?”

    慕白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你得了老宗主的真传,肯定不一般,而且你懂的好多,若是教我们些别的,也可以的啦!”

    青禾直皱眉,很嫌弃他此刻的表情,“别笑了,我也不知该教些什么,你们若不介意,就暂时跟着。”

    “是!”慕白双手抱拳,规规矩矩的弯腰行礼。

    然后,只见他一招呼,那几个白衣飘飘的少年又出现了。

    青禾觉得头疼,也不好回家,便索性带着他们巡街。

    走着走着,她忽然发现街上的商铺都有哪些不对。

    “喂!赵掌柜,把你家门口的桌子收不收,街道都被你们占满了!”

    “小二,你这门口挂的什么东西,太难看了!”

    “还有你,怎么东西都摆到店外门来了,搁你自己店里不行吗?要都都像你这么摆,这街上还能走人吗?”

    她边走边呵斥,本来是一两个店家的问题,后来竟发现,整条街都是如此。

    完了,她还得兼任城管。

    “王莽去哪了?王莽!”她飞上街边的屋顶,双手插腰,运气大声一喊,惊的鸡飞狗跳。

    整条街的人也都习惯了,只是抬头看看,又各自收拾东西去了。

    “来了!来了!”王莽四人从街头巷子飞奔过来,手上还举着鸡腿。

    跑到街中心,四下一看,才找见屋顶上的人。

    青禾跳下来,嫌弃的瞥他们一眼,表情可不好看。

    她不高兴,王莽几人吓的都是一个激灵,排排站,低着头等训示。

    “你们这穿的都是什么,鞋子也不穿好,裤子都要掉了知不知道!”青禾板着脸吼他们。

    “噗!”

    “咳咳!”

    慕白几人纷纷扭开脸去,忍着憋着不笑。

    青禾回头瞪他们一眼,几人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

    青禾又回头来,“你们几个今后就负责镇子商铺的管理,比如这街上的卫生,哦对了,还得找几个人专门负责搞卫生,不过现在你们几个就负责看管这些店铺,不可乱摆摊子,不可乱倒垃圾,不可挂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些马车驴子,都得停好了,别搞的到处都是马屎驴粪,违者罚钱!”

    “等等,您说的好多,我们记不住啊!”王莽觉得头疼。

    廖子成却弱弱的举手,“我……我能听懂,也记住了。”

    王莽扭头瞪他一眼,吓的廖子成赶紧低下头。

    青禾轻咳了两声,“王莽,你瞪什么瞪,自己笨,还不许别人聪明了?我告诉你,刚才说的几点,一个时辰之内,你给我记住了,之后还得贴到告示栏,让全镇百姓都看到,还得遵守。”

    “宗……宗主,我们可以负责抄写。”慕白也弱弱的举手,后面的师弟们纷纷点头。

    “也行,走,去食来运转,找个地方抄写下来,这镇子得好好管理才行。”青禾带头走,经过西门彦的货栈时,发现真是乱啊!

    她停下脚步,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柴豹,去把西门彦叫出来!”

    “好咧!”柴豹跑的贼快。

    西门彦原本正在盘账,旁边还有管事的在汇报工作。

    柴豹闯进来,他也不认识,正要叫人将他赶出去。

    “那个……我们老大在下面等你。”柴豹嘿嘿的笑。

    西门彦很警惕,“你们老大是谁?”

    “呃……你不认识?就是沈捕头啊!”

    “她?”西门彦一手还举着毛笔,一滴墨掉了下来,弄脏了账本。

    不过,很快他便欣喜激动的站起来,“快带我去。”

    不管她找自己有何事,总之,她能主动找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喜事。

    等到西门彦风风火火的跑到门口时,迎来的却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怪。

    “我拜托你把这些马车货车都归置到一起行不行,整条路都被都堵了,还有,路面要经常洒水,否则你瞧瞧这灰尘,还让不让别人活了,再有,你这驴子马啊什么的,随地大小便,你都看不见的吗?你难道闻不见臭味吗?你瞧瞧这苍蝇虫子,西门彦,我警告你,若是你不将货栈的卫生搞好,你就给我挪到镇外去,别待这儿!”

    真是的,她忍了不止一天两天,最近饭馆的苍蝇明显多了,卫生搞不好,早晚得被人揪住小辫子。

    最近是秋天,苍蝇都开始产卵了,你说是不是要命?

    西门彦被她一通吼,呆呆的只会眨眼睛,一直到她吼完,又等了一会,他才回过神来,心中有气,脸上也没了笑,“这是本公子的货栈,地是我的,房子也是我的,你凭什么让我搬走?沈捕头,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