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狗皮膏药

    龙宝儿出了龙腾的寝殿之后,便是直接去找她王叔了。(m.k6uk.com手机阅读)虽然王叔面儿上多年不理朝政之事,可父王当年那场大战,尾骨中箭,又从马背上摔下来,从此半身不能动弹,再也没有下过床。

    从那时起父王的性子就是越来越古怪,脾气越来越暴躁,很多事情还是需要王叔从中调和的,便是他刻意的要躲懒,有些事也是躲不过去的。

    自从近两年在都城建起新王宫起,阿哥就到都城的新王宫里主理事务了,而这寨子里的大小事情虽然还是父王定夺,可具体去实施的却是王叔,他这甩手王爷也算是做到头了。

    “王叔,你到底有没有见着啊?”

    龙宝儿撒娇似的摇着王叔的一条胳膊,她这个机灵鬼儿可不是一句半句话能够打发的,软磨硬泡的半天了,因为她始终相信,在这王寨里头,就没有王叔不知道的事情。

    “哎呀!好宝儿,王叔都让你摇晕啦!我说了,就在门口儿见了那姑娘一面,阿腾让她在外头等他,可等我们出去,那姑娘就不见了的。”

    王叔对这个小侄女从来都是极其宠爱,确又有几分害怕的,因着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顽皮,太爱做恶作剧了,可谓是防不胜防。

    什么拔胡子,剃阴阳头,被窝里放长虫,大冬天里往后颈窝子里塞冰溜子,都算是家常便饭的小游戏。

    整个寨子里的人对于这位小公主的顽皮,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高兴了还要丢人去喂虫,虽然是吓唬人,但那场面却也是极其吓人的,就连七尺的汉子都会吓得腿软。

    “王叔,好王叔,你就告诉宝儿嘛!芊芊姐姐是宝儿的客人,你就告诉我嘛!”

    宝儿继续的撒娇,一只手已经很不老实的伸到了王叔的脸上,开始一根一根的扯他的胡子。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就饶了王叔这几根胡须吧!”王叔吃痛的双手捂住嘴,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那你告诉我不就得了,不然,就拔秃了!”那龙宝儿却是笑嘻嘻的威胁着。

    王叔自然是不怕这小丫头的威胁的,不过对于方才她说的你那番话却是来了些兴趣。

    “你说那姑娘是你的客人?”

    “怎么不是,我同芊芊姐姐的缘分可是不浅的呢!王叔我跟你说啊,事情是这样的…”

    龙宝儿一时也是对于她同乌采芊初见时的故事,一番回忆起来,此刻兴致高涨,拉着她王叔坐下,细细将那事情的经过精彩纷呈的讲了一遍。

    “嗯!看来那姑娘还是个仗义的人!”

    对于龙宝儿诉说的事情,王叔也是听得明白,不禁感慨,还情不自禁的捋了捋那所剩不多的胡须。

    “好啦!王叔,快告诉我,芊芊姐姐在哪里?别说你不知道,我肯定是不信的,阿哥就更不信了,跟你直说了,是阿哥让我来找的。”

    龙宝儿也是收起了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很是认真的样子,玩笑开过了,正事儿肯定是要办的。

    难得阿哥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托自己,如此信任自己,而且芊芊姐姐也是自己的朋友,事情肯定是要办漂亮些的。

    “这事儿吧!王叔不是不帮你,你得去找你父王,王叔管不了。”

    王叔见她认真,还抬出龙腾来,想必不是假的,便也不在玩笑。

    龙宝儿表情一惊,此刻也算是大概其明白了王叔的意思,人肯定是在的,而且跟父王有关,可父王并不认识芊芊姐姐啊!她心里也是升起诸多的疑虑。

    “多谢王叔,那宝儿告辞了!”龙宝儿说话儿转身就走。

    “宝儿啊!王叔多问一句,你阿哥是不是相中那位姑娘了?”王叔眼里闪过几丝的担忧。

    龙宝儿回头看了王叔一眼,也是看出了他眼里的异样神色,自己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可此刻不管如何,在不确定之前肯定是不能乱说的,她将诸般念头都快快按下,笑着看向王叔。

    “哪里会的,芊芊姐姐只是阿哥和我的客人,朋友而已,王叔多虑了。”

    “那便最好!”

    王叔淡淡说了一句,龙宝儿便离了王叔这处,直奔南疆王那里去了。

    龙宝儿横冲直撞的就进了南疆王的寝宫,这位南疆王的掌上明珠一向是卡都都拦不住的,她直接就冲到南疆王的床榻旁,扑进了南疆王的怀里。

    “阿爸!宝儿回来啦!你有没有想我啊!宝儿可是想你的紧。”

    她像一只小奶猫一样在南疆王的怀里蹭着,南疆王也是满眼的宠溺,轻轻摸着她的头。

    “出去野够了,才知道回来看阿爸。”

    也只有在这个小女儿面前,南疆王才会展现出,世人从未见过的温柔与慈爱。

    “宝儿可是日日想,夜夜想,就连每个时辰都在想阿爸呢!”

    龙宝儿抬起头来,一张小嘴儿甜的跟抹了蜜似的,大眼睛冲着南疆王眨巴眨巴的,跟星星似的亮闪。

    “就会哄你阿爸开心!”

    南疆王难得的露出一副轻松的笑脸,嘴上虽然这般说着,可从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对于小女儿的这番话是十分受用的。

    见阿爸高兴了,时机正好,龙宝儿马上嘟起了小嘴儿,满腹委屈的撒娇模样,摇了摇南疆王的胳膊。

    “阿爸!干嘛要打阿哥啊?阿哥伤得可重了,阿爹打了阿哥,宝儿可心疼了,阿爸能不能答应宝儿,以后天大的事也不要在打阿哥了,罚点别的行不行?”

    说着眼眶子泛红,硬是酝酿出满框子的眼泪,泪眼婆娑的小模样儿,好不叫人心疼。

    “好宝儿,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参合啊!不哭,你阿哥不会有事儿的。”

    南疆王见小女儿的伤心模样也是怜惜的不得了,帮拿起帕子替她擦了擦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可我刚去看过了,阿哥伤得很重,都起不来了,阿爹对阿哥怎么这么狠心的!”

    龙宝儿仍是继续的撒娇着,她其实她心里始终是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阿爹是世上最好的阿爹,最疼自己的阿爹,可为什么阿爹对阿哥永远是那样冷言冷语,动不动就罚就打的。

    “他不是没事嘛!”见龙宝儿仍是对此事不依不饶,南疆王收起来方才的笑容,脸色渐冷。

    “可是,阿爹…”

    “好了,不要说他了。”

    此刻南疆王是真的不耐烦了,抽回来那只被龙宝儿抱着的胳膊,显示着他此刻心情的不佳。

    龙宝儿自然是看出来了,便也打住,知道此事不可再提,不然恐怕是对阿哥不利。

    于是她便收起了那副小委屈的模样儿,停了片刻又是一副人畜无伤笑眯眯的小模样,狗皮膏药一样贴上南疆王,又将他的胳膊扯过来抱在怀里。

    “阿爸!不要生气嚒,生气可是会老的,看看,看看哎呀!宝儿这才出门几天啊!没有人逗父皇开心,父皇的胡子都白了呢!”

    龙宝儿那认真的小模样,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被她骗了的,她竟是凑到南疆王的下巴底下,用手指戳着他的胡须,还拿指甲梳头发似的梳理着南疆王的胡须,弄得他下巴都痒痒的,这才忍不住又笑了。

    “这孩子,又胡闹,真是拿你没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