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成仙44

    路零非来到那个熟悉的洞门口,微微抬手,却又似近乡情怯般不敢轻举妄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好几次,都要放弃见那个人了。

    当初自己亲手将她封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时的那种心痛,时至今日还盘旋在他的心头上,久久不散。

    她会恨自己吗?

    即便是她提出的要求,可后来的他却没有坚持护住她,才让她受了十年的苦。

    如果现在见她,告知她如今人间被血洗一番,她已没有任何亲人在世了,她会不会很难过?

    那么孤独的人,为什么还要受这种苦楚?

    路零非站在原地,思绪混杂错乱。

    若是此时有他人在场,定当认不出这个人是那位坚决果断、冷酷无情的杀神。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路零非终于定下决心,抬手拂去他下的这道禁制。

    只一动,他就感受到了这道禁制的完整——里边的人从未想过要强行闯开。

    走进昏暗的过道后,入目的是熟悉的一片小空地,在那中间,一道石床上正有人盘坐在上面,丝丝缕缕的灵气蔓延在她的周身,衬得她越发不似人间凡人。

    路零非一惊,越是走近,越是感受到对方身上浓郁的灵气。

    以及无法窥探的境界。

    “师姐……”

    这声轻唤仿佛惊醒了眼前的人。

    只见她黑如鸦羽的睫毛微颤,眼帘缓缓卷起,露出那双清冷沉着的黑眸。

    而那双眼睛,这时的视线正好落在了路零非身上,古井无波的面容上也终于多了几分别样的情绪,令她的眉眼瞬间柔和下来。

    “零非,好久不见。”

    仅是听对方轻唤自己的名字,路零非的心脏就像被人紧紧剜住一般,他脚步迟疑的迈出半步,却不敢再上前,害怕那声寒暄只是自己的幻想,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如镜花水月般破碎。

    他压着声“好久不见。”

    “你和我想象中的样子一样。”池冉微微笑道,“长大不少。”

    “哪有……这些年我的修为在不断提升,外貌应该不会有变化才是。”

    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抚上自己的脸庞,疑惑的轻问“哪里变了?”

    “气韵,神态。”池冉道,“是岁月和当上上位者后产生的。”

    这本是一句极其普通的话,但路零非听了,脸色却蓦地煞白,他一向不会在池冉面前藏起心思,自然这个变化也就清晰的落入池冉的眼中。

    虽然池冉的嘴角还在笑着,但眼中的笑意已经所剩无几了。

    “你在想,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就算是猜,也不能这么准确的说出你是这几年征战的领导者这么准确的信息。”

    “明明是被关在石洞里出不去,和外界毫无沟通。”

    池冉的语气很平淡,淡到似乎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令路零非莫名心里惊慌。

    他顾不及思索,顺应自己的内心,猛地就是上前几步,将人紧紧揽在怀中。

    “我不在乎。”路零非的唇轻贴着她的耳鬓,下颚搭在她的肩窝上,胸膛深深地一起一伏,平复下内心的波澜,郑重的说道,“你如果愿意信我,我便会安静的听,若是不信,我也会站在你这一边,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怀中人久久不语。

    许久之后,她的手环住了他,手指揪住他的外衣,声音沙哑,像是在拼命抑制什么痛苦一般。

    “路零非,我现在已经分不清,我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一句话叫路零非心疼不已。

    他轻轻地用双手捧起她的脸,让她昂起脑袋看向自己。

    虽眼不能视物,但路零非就是如此清楚的知道,自己正深切的与对方的眼睛对望,彼此眼中都是眼前人。

    “你是我心尖上的人。”

    “永远都不会变。”

    池冉微微睁大眸子,感受到从他掌心传来的不断攀升的热度,以及那微不可见的颤抖。

    路零非从未如此大胆的表示过自己的爱意,许是那点儿害羞作祟,他一向崇尚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来令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意。

    池冉是那么灵透的人,他的小心思定是一早就会被她看穿了。

    可即便如此,猜到的始终没有亲耳听见的来得真实。

    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气氛旖旎之际,池冉咬了咬唇,红着耳根将路零非推远了些,偏过头喃喃道“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感受到熟悉的那人又回来了,路零非终是放下心,又厚着脸皮贴上去,右手缠绕过她散落的青丝,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这是我一直以来欠你的话。”

    池冉听着他有力稍快的心跳声,无声的咧开嘴角,闭上那双含笑的眼睛,轻轻地“嗯”了一声。

    任由路零非抱着她,乖巧的不像话。

    渐渐地,池冉便感到对方稍稍松了抱住她的力气。

    正当她不解的抬眸去看他时,就见对方俊美的脸近在咫尺,唇瓣上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覆盖住,轻轻辗转,随着齿贝被敲开,丝丝缕缕的清甜在口中交缠,而后竟是愈演愈烈,叫人无法自拔。

    待那人稍微与她拉开距离,耳边只剩彼此起伏不定的呼吸声。

    二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池冉反应过来,忍不住将手轻盖在对方脸上,然后自己像是被戳中笑点一样不停发笑,眼睛弯弯的如同夜空挂着的皎洁月牙。

    路零非虽看不见她,却知道她现在正笑话自己。

    不禁面上飘起绯红,赌气般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下来,紧紧牵在自己手里。

    但就算如此好像也没能解气,便身子往前一倾,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对方的下唇。

    “疼。”池冉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和他说话,面上却依旧笑得开心,“这么凶做什么?”

    “这是惩罚。”路零非故意板起脸说话。

    任谁第一次付出行动却换来爱人这种反应,都会有点儿委屈。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如此急躁。

    池冉话没说完,又被路零非尽数含住了。

    然后就再也开不了口。

    好一阵之后,她才隐隐约约听见对方在嘀咕什么。

    “毕竟等了一百多年了……”

    ------题外话------

    最近作者菌又要上课又有点小感冒,只能勉勉强强坚持写新文,这本就欠了个收尾,实在对不起大家555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