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2章 驿馆遭贼

    汲善走后不久,球果子便回来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进殿低声密禀一番,洛麟羽微微点头“无妨,其它计划可照常进行。另外,思行宫那边不用一直盯着,免得被人发现。”

    “是,殿下,”球果子道,“不过,盯思行殿的,都不是咱们麟羽宫的人,殿下可以放心。”

    洛麟羽忽然斜他一眼,笑道“我不在的这五年里,你们换了多少主子”

    “殿下冤煞奴才,奴才的主子永远都只有您一位”球果子叫屈,“开始的时候,皇上和皇后娘娘都认定您会回来,让我等诸人全都候在麟羽宫,而我们也都盼着您回来,没人打算走。可后来,皇后娘娘却改了主意,将我等分散送往各个宫里。”

    洛麟羽挑眉“揽月宫也送了”

    “送了,可没待多久,就哭着求娘娘说要回麟羽宫,哪怕是一个铜板都没有、只有一碗粥喝,也甘心在咱们自己主子宫里擦桌抹凳、打扫庭院,让殿下一回来就感觉干净舒心,”球果子叹道,“娘娘宽仁,将好不容易送进去的人,又舍脸要了回来。”

    洛麟羽面色微冷“在揽月宫受屈挨打了”

    “打倒是没打,”球果子道,“娘娘往各宫送人时,是在她们前往洛坤宫请安时当众说的,且言明此举一则是让麟羽宫的人进各宫学习,免得主子暂时不在,个个忘了礼仪;二则,怕奴才们变得懒散,何况宫里不养闲人,不如先给各宫使使,等殿下回来,再各归各位。所以,皇贵妃给皇后娘娘留了面,没有责打临时塞过去的金钟。”

    洛麟羽皱眉“那还哭啼什么”

    “打是没打,却将她吓得不轻,”球果子叹了口气,“说揽月宫没有一天不打人,不是掌嘴,就是杖刑,还堵着嘴不让喊出声。揽月宫的宫女太监还把自己身上的伤痕露给她看,太监的胳膊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有很多还都是陈年老印,宫女们则把后背也给她瞧,说没有一个宫女的背部是干净的,尽是荆条、掸子、杖刑等留下的印痕。”

    “所以就给吓回来了”洛麟羽摇头,“人家那是故意用这招儿让她自己走呢”

    “涟姑姑也是这么说的,可娘娘说算了,让她回来吧。”球果子轻轻一哼,“奴才觉得娘娘甚是英明,像她这么胆小,即便留在里面,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哦”洛麟羽笑道,“你觉得要起什么作用”

    “殿下,这个,不是奴才自吹机灵,”球果子即使压着憋着,语气里也露出一丝得意的小尾巴,“即便涟姑姑不提醒,咱们自个儿也该掰着手指头脚趾头好好想想,能不能趁此机会为殿下做些什么,不能真的只是去帮着伺候别人”

    洛麟羽哈哈大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小子,本殿真是没白疼你们”

    “那可不”球果子受到夸奖,乐得牙齿直龇,“那群兔崽子,除了能趁机结交各宫宫人,也可在别宫受受罪,更加知道咱们殿下的好”

    “不错,五年不见,不仅成熟许多,也更加精明,”洛麟羽赞许道,“不过,思行宫那边不用盯了,即使别宫宫人也不行。”

    “是,奴才谨遵殿下吩咐,这就去将人撤回。”球果子说罢,便在洛麟羽摆手示意下退出殿门。

    他走后,洛麟羽坐在书案前,支肘托腮地沉思了好一会儿。

    五年不见,洛思行变得熟悉而陌生,比从前更冷,也更聪明。

    五年里,他成功拉拢了不少能人。

    看来,这不仅是个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且是很厉害很强劲的敌人,不可小视,计划施行起来,要更加周密才行。

    她如此想着,出神半晌后,继续看书。

    不料,待到傍晚,她主动去洛坤宫陪母后用膳时,发现汲善正红着眼睛。

    “阿娘怎么了”洛麟羽用了下他心通,淡笑道,“吃了父皇的闭门羹”

    这还是洛麟羽消失五年回来后第一次来洛坤宫,汲善原本很高兴,一听后面那句话,不由道“皇儿如何知晓”

    “猜的,”洛麟羽倒上一盏热茶递给她,“孩儿可不敢往父皇那边派人。”

    汲善接过茶盏,心情顿时好上些许“也不知你父皇是改了主意,真要立洛思行为太子,还是另有用意。”

    她看向洛麟羽,“他可从未如此对过我。”

    “那便没事,”洛麟羽见她说到最后一句时,眼睛又红一层,立即道,“人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总对你好的人,突然对你坏,跟总对你坏却突然对你好一样有猫腻,但比较一下,后者才真正可怕、需要加倍提防。”

    汲善思索了下,竟觉很有道理。

    “再说,孩儿既非只知道闲吃干饭,也不是木头桩子,任别人击打砍戳,”洛麟羽因比汲善高出一头还多,便蹲在她膝前,一边给她捶腿,一边劝慰,“别说父皇不会抛弃咱们,就算他真的有啥想法,咱也不是没手没脑的人,对不对”

    汲善被女儿的孝举整得心里十分舒服,却伸出双手捉住她一只拳,微红着眼道“皇儿不要再离开阿娘”

    “当然不会,”洛麟羽覆上另一只手与她四手相握,“妙峰山的事只是个意外,以后,羽儿会一直陪在阿娘身边,给阿娘捶腿捏肩,孝顺阿娘,再也不离开”

    经过一番安慰,汲善的心情终于好起来,之后又被洛麟羽在膳桌上舀汤夹菜什么的又一顿哄,直到差不多确定她晚上不会因此而整夜难眠,才回麟羽宫。

    不过,即便没有吃闭门羹这件事,汲善也不可能像猪一样倒头就睡,毕竟刚入静夜时,人的思想反而更活跃。

    汲善想起女儿的灵魂转世,也是半天不得入睡。

    但此事,她尚未打算跟定涟分享。

    倒不是不信任她,而是想有一个只母女二人知道并共同保守的秘密,不到死时,不说出来。

    当她想着想着终于睡着时,离京两百里的官道驿馆里,竟然发生了窃案。

    亲自押送献贡的地方官差点吓破了胆,好在窃贼的目标并不是玉麒麟,算是有惊无险。

    之后,地方官为确保安全,确保能让他升官发财的东西没有闪失,干脆把玉麒麟放在自己枕边。

    却不知,玉麒麟已经被调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