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94章 进宫请罪受任务

    “修为高些又如何?修为高,我就活该受你欺负、引颈受戮吗?”树精面目狰狞,长长树枝追击过去时更加恶狠狠,“即便是死,我也要拉你作垫背!”

    “别人不过是无心伤了你,你便要别人死,到你受惩该死时,倒不乐意了,”花梦曦摇头,“你这种极度自私之人,杀了真没什么可惜!”

    说罢,两腕轻轻一抖,便幻化出数柄利剑,齐齐朝枝条砍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树精倏地一下连忙将枝条收回。

    “就这点道行,也敢挑拨教唆,刺杀君王?”花梦曦讽笑,“连枝体分离都做不到,还要跟本王对抗?简直是找死!”

    说罢,两肘微屈的双臂往两侧一展,后背再幅度很小地淡淡一倾,成百上千的刀剑便从他身体四周幻化出来,直直袭向树精本体,一通猛削猛砍。

    随着无数粗细不同的枝叶簌簌掉落,堆积在树下,形成一个大圆圈,树精的人形身体亦跟着严重受创,四肢伤痕累累,没有一处完好。

    另外,他的毛发也没了,不但成了光头,头皮也开始受到攻击,被利刃一小块一小块地削去,如同斑驳秃癞狗。

    持续不断的疼痛使他终于发出惨叫声,在鲜血淋漓中跪地求饶:“我错了!我知错了!求大王宽恕我的罪过!”

    “宽恕?”花梦曦冷哼,“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珍惜。此时因尝到痛苦滋味、为保性命而认错,晚了。”

    “我、我愿为大王效力!”树精忍痛咬牙,“只要大王肯放我一条贱命,我愿誓死追随大王,为大王赴汤蹈火,甘受大王任何差遣!”

    花梦曦感觉这是一条只要有机会就会反咬一口的毒蛇,但还是住了手:“愿受本王差遣、为本王办任何事?”

    “是是!”树精意态坚决,无比肯定,“属下但凭大王吩咐!”

    花梦曦沉吟片刻:“那就先办点小事吧,让本王看看你的能力。有长进,办得好,你就继续活;办砸了……哼哼……”

    树精忙道:“属下定不辱使命!”

    花梦曦却上前抓住他的两只手腕,用柔软而结实的藤蔓一拴,再用一根长枝当绳索,押犯人般使劲一拽:“走。”

    树精以为他要带自己去办事之地,虽然被缚,却也乖乖随行,以表示自己不会跑,获取对方信任,没想到,花梦曦竟拉着他来到大正京都皇城门外。

    “你、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树精面对值守皇城城门的官吏目光,有些惊恐,连对花梦曦的尊称也忘了。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博取帝王同情、获得他的原谅,”花梦曦哼笑,“没有个交待,你以为咱们能在妙峰山安生过活?她要砍掉妙峰山五百年以上的所有老树,甚至打算放火烧山,杜绝一切隐患,若非本王苦苦求情、承诺找到背后凶手,你此刻焉有命在?”

    “那、那你是打算把我交上去?”树精慌了,“这就是你让我办的第一件事?”

    “蠢货!这么怕死,当初干什么去了?”花梦曦嘲讽,“没脑子的东西,既然你已效忠于本王,本王自然会保你不死,但你要在大正皇帝面前表现自己最真诚的悔改之意,并展现自己的价值。若你犯了滔天大罪,还死不认错,且又没有任何利用价值,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本王即便想救你,也救不了。”

    树精连忙抬起被藤蔓缠绕捆绑的双手,抱拳作揖:“求大王指点!”

    “如何表忠心,无需本王教你吧?”花梦曦淡淡道,“她若愿意用你,自然就会留你一命,再看你的能力和表现。若你具有很强的办事能力,又真心效忠、无丝毫背叛迹象,自然就能一直活下去。”

    树精的眼珠转了转:“可……”

    “效忠大正皇帝和效忠本王,并不矛盾,”花梦曦瞥他一眼,“她吩咐的事,本王会助你办成,所以待出了宫门,具体如何操作,你听本王的便是。”

    “是,”树精连忙道,“属下明白了!”

    ~~

    正在早朝、看大臣陆续交上奏折的洛麟羽听到附耳低报,微微颔首。

    之后,她不动声色道:“关于如何把火引到其它几国的计策,大家表现都很积极,朕稍后会一一翻阅,今日就到此为止,都回去为明日的大朝会做准备。”

    言罢便起身离去。

    值殿官高喊退朝。

    众臣皆知皇上定有什么事,便恭送后陆续退离朝堂。

    洛麟羽径直来到御书房。

    花梦曦立即见礼,已老老实实跪在地上的树精则低首伏叩:“罪民给皇上磕头!愿吾皇平安万岁!”

    “平安?万岁?”洛麟羽低哼一声,坐到御案后的雕龙椅上,“心里恨不得朕马上死的人,就不要违背本意、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罪民不敢!”树精将脑袋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罪民心胸狭隘,一时糊涂,竟为了微不足道的无心伤害蓄意报复,对吾皇生了不利之心,差点害了养我长大的土地主人。罪民罪该万死,不敢求皇上饶恕,只盼临死前能为皇上做点儿什么,让罪民对犯下的罪过稍作弥补,以便黄泉路上走得略微心安一些。”

    洛麟羽冷嗬一声,却将目光投向花梦曦,淡淡道:“你教的?”

    花梦曦无奈失笑:“此人虽犯下无赦之罪,但如今这战乱局面,我想,皇帝陛下也许能用得上他。”

    洛麟羽看着他诱惑人心的花瓣双眼,片刻后,又移到他笔直而完美的鼻梁,最后落在那一眼就能勾起人的亲吻的唇瓣上。

    花梦曦的心,跳了起来。

    在崖腰洞府第一次见他真容时,他明明见她目光痴迷到不行,很快陷了进去,却不知想到什么,看着看着就走了神,让他很是懊恼颓败,甚至怀疑过自己的魅力。

    今日,她的目光再次变得异样,怎能让他心里不激动、不欢喜?

    若非知道此事急不得,他定要上前抱住她。

    可为了长久之计,他不敢图一时的痛快而强吻。

    洛麟羽是好色,但她知道分寸。

    何况一想到玄华,想到玄华的唇,玄华的吻,玄华的身子,玄华的缠绵亲密,她对别人便没了兴趣。

    她对玄华的爱太深,深到好色天性在玄华以外的男人身上,逊弱无数分。

    即便夜半空寂袭身,她脑中想到的,也依然是和玄华的颠鸾倒凤、覆雨翻云,不曾有半分陌生面孔。

    血融咒的影响,着实让她对普真动过,可一旦他离开,她便即刻恢复了平静。

    经过无数人事的身体不是没有需求,只是,她只想和玄华在一起。

    玄华已死,大仇却未报,她暂时还做不到接受其他人。

    甚至即便报了仇,她也无法忘记玄华,无法忘记他的美、他的情。

    花梦曦见她看着看着又走了神,不由再次气急:“皇上,你到底用不用他?”

    “哦,”洛麟羽回神,转向树精被捆缚的双手,凝眉思索片刻,方道,“你履行承诺找到了他,朕相信你。但你是否能保证他会按照朕的心意、完成朕交给他的任务,而不中途倒戈、害朕一把?”

    “这一点,陛下尽可放心,”花梦曦忍着心里的不快乐,“若陛下不介意,我可在背后监督他完成陛下吩咐。”

    “此法倒也不错,”洛麟羽微微点头,“那就去黄石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