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七章 ?追踪晶械

    李维斯缓缓地飘在空中,目标直指指挥中心。(看啦又看小说网)

    也许是之前突破磁暴云带来的瞩目,也许是虫族自动的让路回避,也许是指挥中心前往迎接的军官级别很高,也许是他浑散发着一种人的威压。

    一路上,他感受到了无数的注目礼。

    然后,现场的嗡嗡声就慢慢传开了。

    凤鸣弦波流毕竟是军中最有威望的流派,北屿空军就是在伊婉琴娜一手打造下诞生的。

    当然,这更离不开当初躲藏在香茉镇,然后带回星云记忆氪晶的龙女酒红:当代流派宗主伊芮娜。

    在这空军布满阵线的地带,李维斯被认了出来几乎是必然的事。

    “看,那是伊芮娜尊上的未婚夫……”

    “不是说他被叛军炸死了吗?”

    “他们三人同时遭遇原核晶弹殉爆,为什么只有他活下来?”

    “我猜是伊婉琴娜太尊和伊芮娜尊上给他挡住了殉爆,真是个软蛋!”

    “怎么可能是软蛋,刚才我的梭艇就在他近前,他一人在万虫之中单挑虫王,真够狠的!”

    “别乱猜别乱说,走,一边聊去……”

    种种流言逃不过李维斯的耳朵,不过他无所谓,他没时间精力去在意这些。

    降落在指挥所前,原来迎接护卫他的军人弦修却变成了警戒式,护卫对象换成了指挥中心的门口。

    而门口一个熟人出现在眼前:波卡诗诺娃。

    望着走近的波卡诗诺娃,这个酒红最亲近的师姐,李维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波卡诗诺娃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两人一时之间微微有些尴尬。

    不过李维斯两秒间就将这绪扔到了脑域深处。

    他走进波卡诗诺娃:“我需要见你们的最高负责人。”

    波卡诗诺娃愣了一下,这里,最高负责人算是谁?司令员?还是白沙皇帝尼古拉列?

    不过,想到尼古拉列主动离开,而一直他都尊重司令员的专业指挥,她有了判断。

    “我可以去通报,您请等候,不一定会见您。”

    “见!怎么会不见!”司令员出现在眼前。

    他的容貌李维斯很熟悉,不为什么,只是因为库哲手环的梭艇中,当初有他一张全家福照片。

    他就是被酒红抢走了指挥梭艇的空军司令员:索夫。

    索夫是老式的军人,冷酷严肃,公正严谨,当然若说到正直,那只是对北屿皇帝没有冲突的事,才谈得上正直。

    他是忠实的保皇派,不是这样,也不会被尼古拉列派去接手在凤鸣弦波流手中的空军,也不会赶走凤鸣弦波流的弟子。

    但是也是因为有一颗较为公正的心,让他在保护凤鸣弦波流弟子的事中,站到了道义的位置。

    索夫的内心底线是保皇,同时也得保住皇帝的声名,保住皇帝不犯大的错误。

    所以他对酒红当初的举动其实并没有真的愤怒上心,不然酒红也不会那么轻易就逃离北屿。

    李维斯的眼里,这个司令员外形倒是很入他的眼,一看就不是猾之徒,要是他内心真的也只能是大,有智慧的。

    有智慧就好,李维斯迎了上去。

    他并不知道尼古拉列也在附近,知道的话也许就会考虑得更多,不过目前,显然这个司令员是最佳沟通人选。

    索夫并没有将他带入指挥作战室,而是带到了一处迎客室模样的地方。

    迎客室的风格也很军旅化,连桌椅都是固定的,毕竟这是一艘可以飞行的巨大舰艇。

    坐下后,索夫给李维斯泡茶,令李维斯诧异的是,这个香味……

    “你们东玉龙的红披风,”索夫这时候脸色柔和了很多:“敬我们的朋友。”

    “怎么知道是朋友?”李维斯毫不客气地拿起了茶,一饮而尽,这水温带出的层层香气,根本不是他在梦境空间里忽悠米米塔那种。

    舒服。

    更舒服的是索夫的直言不讳:“我们有凤鸣弦波流的高手,知道是您破坏了虫族的指挥中枢,也只能是您。”

    他又给李维斯倒满了茶水,红披风的前三滚连喝,是一种喝法。

    李维斯点点头:“是我,我们不必绕圈子,我想请问,如果虫族强行突破控制不了,会不会动用原核晶弹?”

    司令员知道李维斯的信息很多,可不是一般军人的那种卦之谈,李维斯一上来就问关窍,他也觉得这样的交流比互相猜疑好。

    “会,会用,而且大规模。”

    李维斯拿起第三杯茶:“不能用,就是拼尽最后一个战士,就是让虫族突围出去,也不能用。”

    司令员觉得有些意外,他原来以为李维斯提起原核晶弹,是想扯到伊婉琴娜她们上,谁知道完全不是这样。

    他也饮下第三杯红披风:“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至少,能帮助我判断为什么需要付出代价而不能用?”

    “您听着,我的表达不是如果我说用了会怎样怎样,你相信不相信。”

    李维斯放下精致的茶杯:“我的表达是,一旦在浮空城大面积用了原核晶弹,氪星将会毁灭,不是现在马上毁灭,但也不会有多久。”

    “这肯定很难让您相信,但是您必须相信,您知道,我是凤鸣弦波流的未来眼。”

    凤鸣弦波流龙女的未婚夫,能窥视传承的未来眼,这是北屿的提法,索夫当然知道。

    “我相信,您没有理由骗我,至少我相信你坚信这一点。”司令员很奢侈地将红披风倒掉了,换上了一壶酒。

    这让李维斯又不得不怀疑司令员的红披风其实并不珍贵,至少不是最珍贵的那种。

    斟酒的杯子仍然是茶杯,带着茶香,这是北屿独特的喝法,好茶开味蕾,然后入烈酒。

    索夫先将烈酒一饮而尽,带着茶香的酒香让他浑颤抖,让李维斯想起龙象境那奇特的茶饮。

    他看到索夫长呼了一口气,仿佛人都精神了很多。

    “如果我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使用原核晶弹,你能帮我们杀虫吗?”

    李维斯皱起了眉头,杀虫,需要多他一个力量吗?

    “别误会,我只是想让您辅助探测虫族枢纽指挥的位置,能带领北屿军人去干涉就行,北屿军中,还是有不少好手的。”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论持久战的话,可能我不能奉陪太久。”

    索夫一下也犯了难,他其实也不想动用原核晶弹,这是战略物资,用一个少一个。

    现在能满足原核晶弹制造的空间氪晶,太珍惜了!

    他正想说什么,却听见那个将烈酒一饮而尽的东玉龙年轻人说到:

    “但是我可以给你们做一个晶械,能追踪逮到暗金虫人位置的晶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