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88、同是天涯沦落人

    宁小白眼睛转了一圏,要不改日带他师兄下去见识一下?

    “别吹了师弟你,我听说今天那太女结婚,请你去观礼了吗?人家将你当朋友吗你这样费心费力的讨好人家,为了这些人,你甚至连你师兄都出卖……”陆兴的话说了一半就被宁小白打断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师兄你别说,太女还真请我了,可我这不是为了陪你嘛,所以就没去,不过我的礼送到了,希望那姓龙的小子喜欢。”宁小白说到这里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便宜那龙千均了,那药可是他独家秘制的,市面上想卖都卖不到。

    另一边的一间酒楼里,玉衡靠着窗户独饮,自这酒楼开门他就一直坐在这里,他也没喝多少,一个上午也就喝了三壶。

    他很想醉,但却醉不了,有时候他真恨自已,为什么喝多少酒都不会醉,反而会越喝越清醒,清醒的看着楼下紫金云凤的马车来了,清醒的看着楼下紫金云凤的马车又去了,清醒的听着楼下百姓们高低起伏的赞叹声,什么“天作之合”、“举世无双”、“女才男貌”……等等。

    什么“举世无双”、“女才男貌”,那龙三躲在马车里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他们从那里看出来里面的人是‘女才男貌’了,玉衡仰头将杯中的酒饮尽,可老天爷像是跟他作对似的,几片花瓣随风吹进了二楼窗户,有一片吹落到了邻桌的桌面上,搞的邻桌的女人像是中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奖:“花瓣,我刚捡到太女大婚的花瓣了,清远,你看,我要做将它做成干花贴身放着,肯定能给我带来桃花运的……哈哈,今天这座位可真是我的幸运座。”

    妄想症吧这女人?

    就一片花瓣,还桃花运幸运座的,想多了吧这位姑娘,玉衡很想上去提醒她,可此时,又一片花瓣无巧不巧的飞进了他的杯子里,像是那龙三的桃花眼,在对他露出裸的嘲笑……

    玉衡懊恼的直接将杯子砸了出去,他砸杯子的声音不但惊动了邻桌,还惊动了另一人。

    “我可以坐这里吗?”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玉衡抬头,此时站在他桌前的人还挺面熟的,叫什么来着,玉衡皱眉想了一下,‘展延华’,对,就哪什么青黛喜欢的展延华,为了此人,那疯女人可是三番五次的欲置晚晚于死地,这人来做什么?

    噢,这人还是楼下马车里那女人的前未婚夫,这、这人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可怎么跑这里来了,来嘲笑他的吗?

    玉衡还没想个明白,展延华已经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他是听到封晚晚被此人掳去的消息后急赶急赶的到了凤京,想不到一到凤京,见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普天同庆的场面。

    他之所以能第一时间知道封晚晚被掳,还要感谢他家老爹展盟主,当初展盟主带着一批人去白虎国刺杀‘玄机山庄’庄主玉衡,即白虎国的三皇子,谁知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杀了白虎国的老皇帝,还被眼前这位白虎国未来的国主抓住了把柄,最后双方人马坐下来谈判,青龙国武林人士不再对玉衡有任何追杀行为,玉衡当上白虎国国君后也不追究青龙国武林人士杀害自家父皇一事,并跟青龙国休战十年,否则的话玉衡会以青龙国的武林人士刺杀白虎国国君之名,举全国兵力进攻青龙国,这骂名,青龙国的武林人士人担待不起,最后只能同意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并签下了条约。

    条约签成后,展盟主不放心玉衡的为人,毕竟‘玄机山庄’在青龙国武林的声誉太差了,于是派了自家暗线一直注意玉衡的动向,这次玉衡私自出京,暗线们就随他一路跟踪到了凤国,见他掳了凤国的太女后,怕他会以太女为要挟,出尔反尔联合凤国一起攻打青龙国,所以急忙将消息传回了青龙国展家,谁知最后反而被展延华第一个知道了,就紧赶紧赶的赶了过来,想不到见到的却是封晚晚成亲的场面,这场面,盛大的让他心烦意乱,于是便随便找了个酒楼准备喝上几杯,一醉方休。

    想不到在此处竟遇到了跟他一样在此卖醉的白虎国未来的国君,‘玄机山庄’的庄主,这不能不令他惊讶,不过以前在青山镇见过他跟封晚晚在一起的情景,所以展延华也猜到了此人在这里喝酒的原因,竟然同是天涯沦落人,坐在一起喝酒也没什么,于是就主动上前打了个招呼。

    玉衡因为想到了展延华的另一个身份,此时对他的到来也没那么排斥了,还主动的给他倒了杯酒,毕竟伤心时有个同样的伤心人在旁边陪着,至少伤心不孤单了。

    二人就这样一起喝着闷酒,谁都没说话,直到了傍晚,玉绮来报,说是封晚晚今日在太庙已经正式荣升为女皇了,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太女和龙千均二人比约定的时间整整晚了二个时辰,最后还是女皇派人去催,二人才姗姗来迟。

    玉衡点了点头,这女人,终于当上了凤国的主人,他与她,是再无可能了,想着,直接拿起酒壶,仰头,往嘴里倒酒,如果此时,他能醉了就好了,醉了,心就不会这么痛,也不会这么烦,醒了,也许这一切就都只是他做的一场梦罢了,他没有去过青龙国,不认识封晚晚,一切都没发生,该多好,可这样,那他的生活除了灰色,还会有什么颜色?

    晚晚,是他生命中唯一出现的光,晚晚,他的晚弟,为什么……玉衡将桌上的盘子都扫到了地上,只剩下展延华手中的一柄酒壶逃过了一劫。

    此时的展延华跟玉衡做的同样的动作,小小的酒杯好像已满足不了他的借酒消愁了,于是学着玉衡的样子直接用酒壶灌,真爽呀!

    火辣辣的酒正适合他此时的心情,他悔,当初那人明明是自已的末婚妻,可是自已却将她弄丢了,为什么?他为什么就这么蠢呢,还是那女人装的太好了,什么刁蛮任性女罗刹,她都是装的吗?只为了跟他退婚,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