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8 《夜行者》杀青

    晚宴最后的程序是一众来宾拍合影留念。(m.k6uk.com手机阅读)

    以bud的地位,这张照片必定会火爆全网,也是因此,到了拍照的时候,一众艺人都开始勾心斗角,争奇斗艳。

    以孙芸的咖位,必定能在靠中间一些的位置季明也是一线小生,位置自然也不差,祝溶作为季明女伴还有孙芸的师妹,自己也算是有了些名气,便被一众艺人让到了孙芸旁边。

    季明原本比孙芸更靠中间,看到祝溶被推到孙芸边上,他便是后退半步,准备往边上挪一些和祝溶站在一起。

    可就在这时,孙芸比他还快的动了。

    孙芸倏地站到了祝溶另一侧,笑的很是温和将祝溶往季明身边推另外两个艺人看到孙芸促狭的笑,还以为祝溶跟季明有什么,立刻也是往旁边一让。

    这样一来,祝溶就挨着季明被推到了中间位置。

    祝溶哪能看不出孙芸的打算。

    这种站位,要说没什么也没什么,可真要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的话,也是大有可说之处。

    可不等祝溶有动作,原本坐在前边c位老佛爷身边的于曼忽然动了。

    她站起来朝祝溶伸手“溶溶,来。”

    祝溶伸出手,立刻就被于曼带着坐到了老佛爷身边缇芙妮笑着伸出手,直接握住祝溶的手,三人挤在一起,十分亲密

    季明这才松了口气。

    他刻意看了眼孙芸托白芷柔的福,他轻易就能看出孙芸无懈可击的笑容下那满眼的阴霾。

    季明原以为有了缇芙妮的解围,拍照事件应该不可能再被拿来做文章,可没想到的是,隔天,bu晚宴还是上了热搜,标题就是祝溶c位

    放出来了两张照片,一张是祝溶刚被孙芸故意让到最中间的,另一张就是最后的大合照,祝溶在缇芙妮身边紧挨着她,妥妥的跟缇芙妮一起占据了c位。

    下边的评论全都是冷嘲热讽。

    “呵呵,果然是飘了,就祝溶的咖位,那是她该站的地方吗”

    “我也是笑了,视后影后综艺天王,人家都在谦虚的往边上站,就她往中间挤”

    “有人以为站到中间就是角儿了吗”

    “唉,现在的艺人素养还是有待提升啊”

    “有必要上纲上线吗,不就是个站位,总要有人站中间吧”

    “楼上憨批,总要有人也不该是她,那么多大咖前辈都在呢那是没有休养的体现”

    “纯路人,说句公道话,虽然只是个站位,可祝溶站在那里,或者跟老佛爷坐在一起的确都有些不合适。”

    “擦亮你们的钛合金眼看看,是老佛爷拉着溶溶好么,也许溶溶认识老佛爷呢,带亲近的晚辈坐一起无可厚非吧”

    “呵呵呵,老佛爷亲近祝溶,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白芷柔拿不动刀了,祝溶就给飘了”

    “楼上滚蛋,别拉人渣谢谢”

    “的确,把祝溶和白芷柔相提并论是有些过了”

    “反正祝溶的位置不合适,不合适啊不合适,求她去好好学学礼仪吧”

    “哈哈哈,楼上一针见血,暴发户家千金小姐,书都没读几本,学什么礼仪”

    “是,没有你们一群键盘侠懂礼仪”

    虽然网友各有说辞,可终归还是批评的声音多。

    祝溶也看到了,她冷笑一声放下电话,下一瞬,沈筝的电话就过来了。

    沈筝明显也气的不行。

    她去找宁总提了,孙芸一直在有意拉踩祝溶,这次的bu之夜也是,她想请公司出面,可宁钰却说她没有证据

    神特么的没有证据

    不是孙芸还能是谁从祝溶刚进公司孙芸就已经把她示为最大的威胁了

    想想也是,每个公司的资源都有限,哪怕是和风背靠闻氏好乘凉,不愁资源,可资源也有好有次。

    就比如这次的夜行者,有小道消息,孙芸曾经想跟闻影帝搭戏,结果落到了祝溶这个新人的头上。

    孙芸肯定心里记恨可再怎么样,也不能太难看了

    这次的bu之夜又是

    沈筝已经知道孙芸故意把祝溶往中间让的事情了。

    “溶溶我打算跟她撕破脸,总好过她老用贱招你怎么想”

    祝溶顿时笑开“想到一起了”

    沈筝心里顿时一松,又有些好笑。

    带个敢刚的艺人就是有这好处,该冒头的时候绝不畏畏缩缩

    第二天,一则消息又出现在网上好几家营销号指出,根据bu之夜的视频,祝溶是被让到中间去的。

    被截下来放缓放大的视频里明显能看到,祝溶原本并不在中间,然后忽然中间的人都往旁边让了下,她就被推到了中间。

    拍照都在台阶上,她不可能跟人拉扯

    很快,评论的风向就变了。

    “我就知道,我溶才不是这种喜欢哗众取宠的人”

    “键盘侠们出来道歉”

    “呵呵,别人为什么要把你往中间让,一个巴掌拍不响”

    “楼上你特么过来我抽你一耳光你听听响不响”

    “路人一枚,那个我怎么觉得是有人想捧杀祝溶呢”

    “楼上真相了”

    “有没有发现,第一个让的,是嗯那谁”

    “1,有点可疑哦”

    “内涵s,视后是为了照顾师妹好吗,恶者见恶”

    “那个,弱弱说一句,照顾的话,应该是拉到自己身边,而不是捧到中间吧”

    “捧杀”的说法出来后,bu之夜的风波热度很快就降了下去,随后有了一些孙芸故意捧杀同门师妹的说法。

    这些当然是沈筝找人做的不就是水军带节奏,谁不会

    上次的梵地亚事件,祝溶这边吃了个哑巴亏,孙芸原以为这次还会一样,却没想到,祝溶竟敢跟她直接杠上了

    孙芸冷笑。

    一个新人,家里有点钱,真以为自己就无所不能了

    就在祝溶收到bu工作联系邮件的时候,夜行者的拍摄也到了尾声。

    江乔和温行夜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要将大毒枭牧师绳之以法,可等到短兵相交的一瞬,她才看到那个震慑金三角的大毒枭的容貌一副她无比熟悉面孔。

    这张脸无数次出现在她午夜梦回间,鲜血淋漓,让她报仇也是这张脸,支撑着她一路走来,一直到现在。

    江乔全身颤抖,即便是调查到后期,种种诡异的迹象和证据都已经给了她足够的警示,可真的亲眼看到的时候,却还是不敢相信,怎么都不敢相信。

    “乔乔。”秦铮冲她笑的温柔“我很想你。”

    江乔面色惨白。

    秦铮用枪轻柔地将她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柔声道“每当我特别想你,想到忍不住的时候,我就会回去看你你的睡相,还是很差。”

    秦铮笑的明朗如初“跟我走吧,乔乔,天地辽阔,不要囿于这偏远一隅。”

    江乔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死去的是谁”

    秦铮眼神转冷,淡淡道“你不认识,一个小喽啰罢了。”

    “那为什么尸检报告是你的”

    秦铮想起摄像头拍到的,江乔看到尸检报告时撕心裂肺的情形,眼底有烦躁闪过,他轻吸了口气解释“因为我把留存档案换成了他的,dna自然吻合”

    他以为江乔会歇斯底里,会发疯,可出乎预料的是,她十分平静,平静到让他心惊。

    “我知道了。”江乔点点头“都是假的。”

    折磨她无数日夜的噩梦,支撑她咬牙前行的仇恨还有爱,都是假的。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秦铮的神情认真起来“是,都是假的,可我爱你是真的,乔乔,跟我走吧。”

    秦铮向她伸出手“我为你买了一座小岛,完全是按照你喜欢的模样去打造的,已经准备好了,在等着你这个主人”

    江乔却是倏地笑开,笑着笑着,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

    “以谎言开始的故事,又能有什么是真的”

    下一瞬,江乔毫无预兆倏地动手,直接将秦铮手里的枪夺了过来,反手抵上秦铮眉心。

    秦铮静静看着她“你要杀我”

    江乔满脸泪痕,面无表情。

    秦铮却是倏地笑开“你爱我,你下不了手的,乔乔”

    江乔打开保险秦铮的面色顿时变得冰寒,下一瞬,秦铮手下的光头用枪抵着一个姑娘走出来。

    是江乔的同事小杨。

    江乔面色一变。

    “乔乔,我不想在你面前杀人。”秦铮淡淡道“把枪放下来”

    小杨还只是个没见过大场面的姑娘,她和江乔勘察现场,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和大毒枭直直对上。

    江乔让她躲起来,可她不放心,刚摸出来,就被抓了。

    江乔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松开枪。

    秦铮一把把枪抢回去,唇角勾了勾“乔乔,你真的不跟我走”

    江乔闭上眼,看也不再看他一眼。

    秦铮笑了笑,转身带着手下离开小杨软软滑落在地上

    “咔”过了。

    孔导对祝溶已经不能用满意来形容了,那是十分满意,相当满意

    “来来来,最后一场戏给宋老师把红包准备好啊,哈哈”孔祥的心情特别好。

    宋云谦在最后一场戏中会被江乔击毙,孔祥便吆喝着给他准备红包,又催旁边正在给脸上补妆的闻渊“闻老师准备好了吗”

    闻渊脸上是画上去的伤痕,看起来狼狈又桀骜。

    祝溶换了身衣服出来,补妆等一切准备好,场记打板。

    “最后一场杀青戏action”

    最后一场戏是在游轮顶层甲板上秦铮正在和温行夜短兵肉搏,江乔握着枪站在那里指着那边,却根本没办法开枪。

    “开枪,开枪啊乔乔”秦铮一向明朗的面具退掉,只剩阴骘狰狞“你开枪啊,赌一把,看看是打死他还是打死我”

    江乔面色苍白,死死看着那边。

    下一瞬,温行夜一把将秦铮按住,抬头大吼“开枪”

    话音未落,秦铮猛地旋身,将他胳膊一拧,两个人又掉了个个儿

    而就在这时,直升机的声音传来江乔回头就看到一架直升机正在迅速靠近。

    是来接应秦铮的。

    秦铮笑了笑一手死死卡住温行夜脖子,附到他耳边轻笑“她不会开枪的,她下不了手我的人到了,你死定了”

    温行夜腰腹原本就有一处为江乔挡了子弹的贯穿伤,鲜血已经浸湿了一条裤腿,他面色苍白,体力也不复之前强横。

    看着对面面色煞白两手不断颤抖的江乔,温行夜自嘲笑了笑,低垂下眼。

    秦铮回头看了眼已经靠近的直升机,轻笑出声“乔乔,跟我走吧,我”

    话音未落,枪声响起。

    秦铮没说出口的话戛然而止,温行夜脸上被溅了满脸鲜血感觉到禁锢着他脖子的手力道一松,他立刻反手一把将秦铮按住,下一瞬,才发现他脖子上被子弹洞穿而过鲜血噗噗喷往外喷射。

    江乔全身都在颤抖,直勾勾看着秦铮,眼泪大颗大颗滚落。

    秦铮一手死死捂着脖子,另一只手抬起来伸向她,下一瞬,颓然摔落

    温行夜咬牙上前几步直接把江乔扑倒在地朝船舱后边滚落,几乎是下一息,直升机上子弹砰砰扫射到甲板上。

    远处,快艇嗡嗡破开水浪朝这边包裹而来直升机见势不对,盘旋了半圈后便飞速驶离。

    甲板上,秦铮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却已经没了神采。

    江乔被温行夜压在身下护得密不透风,就那么躺在那里看过去和秦铮没有生气的双眼对上,恍惚间,她想起了两人第一次相遇。

    秦铮满脸明朗,神采飞扬对她笑着“你好,我是秦铮”

    “打扰了你吃饭,明天请你吃午饭赔罪,好不好”

    “乔乔,你真可爱”

    “乔乔,嫁给我吧”

    江乔闭上眼,泪如雨下

    温行夜面色苍白,不发一语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低头轻吻她发顶,极尽温柔

    “咔”

    孔祥站起来,满脸笑容“杀青”

    周围众人都欢呼起来,却没人发现男女主那边的异样。

    祝溶面无表情看着闻渊闻渊则是一脸坦然,就好像刚刚导演都喊“咔”之后,还死死扣着人家细腰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祝溶无语收回视线,走到正在用湿巾擦脖子上“血迹”的宋云谦身边,递过去红包,笑了笑“辛苦了,宋老师。”

    宋云谦隐隐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双手接过“谢谢祝老师。”

    祝溶点点头,正要转身,就听到宋云谦忽然低声道“小心孙芸。”

    祝溶微顿,宋云谦看着她,苦笑着提了提嘴角“她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你要小心一些。”

    祝溶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

    宋云谦转身跟助理离开

    当天晚上就是剧组的杀青宴。

    紧锣密鼓三个多月,夜行者完美收官,大家都很激动,一个挨着一个过来跟孔祥这个导演和闻渊这个男主兼金主爸爸敬酒。

    祝溶喝了几杯后有点上头,悄无声息出去到外边阳台吹夜风醒酒。

    “醉了”一道低冽的声音响起,祝溶回头才发现闻渊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单手插兜静静靠在那里。

    她怔了一瞬,立刻回神,摇摇头笑的疏离“没有,就出来透透气。”

    闻渊静静看着她。

    祝溶微顿,随即笑道“闻老师透透气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转身越过闻渊就准备回到里面去擦肩而过的一瞬,手腕被闻渊一把握住。

    祝溶一顿,挑眉回头。

    闻渊就那么看着她,不发一语,视线幽深。

    沉默了片刻,祝溶轻笑“陛下这是在透过这张脸追忆他人吗”

    闻渊蹙眉,随即缓缓松开“我没有这个意思。”

    “是吗”祝溶笑了笑“那就请您不要再做一些让别人误会的事。”

    说完,祝溶转身离开

    闻渊沉默站在那里,指端仿佛还残留着刚刚那纤细手腕的柔腻触感。

    他按了按眉心,眼底满是郁色。

    再等等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