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六章争吵

    看样子不说清楚是走不了了,可田橙还真不想说,告诉他好让他出去再骗更多的人?

    “闺女,实话跟你说,我这是第一次碰瓷,以后也不打算干了,不过我对我的手艺和造型都挺满意,就是不知道你怎么看出来的,你要不告诉我,怕是大爷回家都睡不着觉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田橙挤出点时间不容易,看看老头子挺诚恳的,也就说了“大爷,你哪儿哪儿都装得挺像的,但是,有两个地方出卖了你,你回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的牙齿和耳朵,对了,还有耳朵后面。”

    说完话,她绕过老头就走,扔下一句话“大爷,以后再别来了,我肯定要给同学们宣传你的事迹,再想骗人可就难啦!”

    老头子看着她的背影苦笑一下,跟前没有镜子,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又用舌头舔了舔牙齿,把那张一块钱的票子捏在手里,还真去了包子铺。

    田橙见了喻兰川,也没跟他说这事,两人出去逛了庙会,在小胡同里找着个卖葱油面的,一起吃了饭,喻兰川送她回学校,自己又回了趟家。

    因为嫌喻朝颜唠叨麻烦,喻兰川已经好久没回家了,不过这几天天气转热,他得回家拿几件单衣,打算着拿了就走,尽量不跟喻朝颜吵架。

    喻兰川是这么想,可喻朝颜不愿意,见喻兰川回家,当姐姐的一边去厨房给弟弟端卤好的鸡腿,一边嘴里就念叨上了“这是有了女朋友,连家也不要了,一个月回不了一次家,就算你不想咱爸妈,爸妈还想你呢。”

    喻兰川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吴晓润的事他还没跟喻朝颜算账呢,喻朝颜反倒来找他的麻烦,用父母来压他。

    姐弟俩十几岁的时候分开,近十年的时间,除了逢年过节时见见面,其余时候就连通信也不多,喻兰川写信都是给母亲写的,信里面顺便问候一下姐姐,而喻朝颜也一样,姐弟俩以前,就从来没有好好的沟通过,互相之间的感情很是生分。

    如果没有喻朝颜干涉他的婚姻,去找田橙这事的话,可能还好些,毕竟是亲姐弟,血浓于水,在一起日子久了,自然越来越亲了,可现在,因为田橙的存在,两人互相都看不惯对方。

    喻朝颜觉得,喻兰川都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还会被爱情冲昏头脑,把一个乡下丫头当宝,虽然见过田橙之后,喻朝颜内心也觉得,田橙其实还不错,只不过这个不错,还是配不上喻兰川罢了。

    而喻兰川呢,则觉得姐姐的手伸得太长了,而且,她也太过势力了点儿,就因为田橙家里是小县城出来的,她就看不起人家,如果知道田橙的外祖父也是京都人,喻朝颜又会怎么样?

    出于一种微妙的,类似于恶作剧的心理,喻兰川并没把田橙家里太姥姥在京都的事告诉姐姐,他还是希望,他的家人接受田橙,不是因为她的家庭或出身,而是因为她本人的优秀。

    当然,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确实不小,喻兰川也不是没考虑过,可是他接触过田橙的父母,田满仓也就罢了,两三年才回来一次,他不是很了解那个铁血军人。

    可对于宋秀致,喻兰川在上田村呆了将近十年,算是比较了解这个女人,他真没觉得田橙的家庭有什么不好的。

    喻朝颜端着两个盘子出来,放在餐桌上“快吃吧,这是妈昨天特意给你买的鸡腿和猪蹄,你不关心她,她可还关心你呢。”

    喻兰川就烦她这样的说话方式,停下看着她“姐,咱能好好说话不,我怎么不关心妈了?”

    “你自己说说,学校就在本地,你一个月才回几次家?一到周日就去找那个田橙,怎么不见你把这份心思用在爸妈身上?”

    喻朝颜这个人吧,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毒舌,而且越是和她亲近的人,她说话就越难听。

    喻兰川不想和她纠缠,更没胃口吃什么猪蹄和鸡腿,把自己的衣服一拎,他直接就准备走人。

    “看看,看看,回到家里来,连顿饭都不吃就忙着走了,你就不能等爸妈回来,陪他们吃顿饭再走吗?”

    没等喻兰川说话,有人接上话了“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别说兰川了,就算是我,听见你这么说话,也觉得腻歪,朝颜,你这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一套?”

    屋里两人都不作声了,喻老爷子踢踢踏踏地从外面走进来,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头发粘成一绺一绺的,无视了孙子孙女惊讶的目光,老头子摆摆手“兰川,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等我洗个澡。”

    喻兰川没说话,拎着衣服回自己屋去了,喻朝颜松了口气,她其实就是不想让小弟走,想让他在家里多呆一会儿,老头子站在门口穿衣镜前时而吡牙咧嘴,时而摇头晃脑的地欣赏着自己。

    从镜子里看见喻朝颜那种不服气的神情,喻老头点了点镜子里的她“朝颜,你能不能少说几句,想让弟弟留在家里,你得让他觉得家里舒服,他才愿意留下来,你听听你说的那些话,说你弟不孝顺父母,如果真不孝顺,当初他才十几岁,怎么就能跟着你爸下乡的?!”

    这话戳到了喻朝颜的痛处,她脸色一白,立刻就不说话了。

    她比喻兰川大三岁,当初本来应该是她陪着父亲去下放的,可喻兰川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在乡下地方适应不了,最终硬是他跟着父亲去了农村。

    喻朝颜难受的地方也在这儿,如果喻兰川没去农村,他也不会找一个乡下女孩子做女朋友,而且看两人的发展趋势,说不定在将来,这个女孩子真有可能成为她的弟媳妇。

    喻朝颜心里一直觉得,就是因为她没跟着父亲去农村,才害得弟弟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头子踢踢踏踏地进了浴室,留下喻朝颜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发呆。

    屋里的喻兰川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对话,他叹了口气,躺倒在床上,不知道爷爷找他有什么事,该不会也是来给他做工作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