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章 小方和“大方”

    盛宝阁是一家临街的商铺,店面不大,内里共有上下两层,各有二十平方。(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店里主要售卖的是符,别的货品也有,但是数量较少。

    店后是一小院,院中有几间瓦房,盛氏一家五口人皆居住于此。

    这年头,大多数人都要修炼,盛家的符生意还是很好做的,只是家财并不丰厚,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要从盛莱和文慧夫妇的小女儿说起。

    夫妻二人共有三个孩子,前两个都是儿子,大儿子取名盛文东,二儿子取名盛文西,小女儿盛文芳出生得晚,是在盛莱和文慧两百岁那年方才生下的,到了今年,刚好十八岁。可是让人颇为遗憾的是,小女儿盛文芳根骨不佳,修炼天分比最普通的修炼者还要差上几分。

    要知道,在东元大陆上,普通修炼者的平均寿命也就三十五岁,一年一千天,三十五岁也就是三万五千天,而盛文芳的资质比普通修炼者还要差,能活到三十五岁就是顶天了。

    可是近一百多年来,盛莱和文慧夫妇都没有孩子,现如今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乖巧可爱的女儿,自然不愿她因为寿命太短,而无法和他们共存于世。所以,近十几年来,夫妻二人把他们家的大部分钱财,都用在了给小女儿盛文芳购买天材地宝上去,以期她在用了这些好东西之后,能够多些寿命,多活些年月。

    至于这一办法到底管不管用,犹未可知,只是盛宝阁每日售卖符等物赚来的钱财,皆如流水一般花出去了倒是事实。

    对于自家父母的这一举动,盛文东和盛文西兄弟俩也是无条件支持的,因为他们也很希望妹妹的身体资质能有所提升,毕竟修炼一途已经够艰辛了,如果一家人还不能待在一起,那就太苦了。

    院中的梧桐树下,当事人盛文芳正穿着一袭浅紫色的衣裙,双手枕于脑后,视线凝望着头顶的天空,惬意地斜靠在一把大竹椅上,神色一派悠闲淡然,仿佛丝毫不为自己的现状所担忧的样子。殊不知,她此刻的内心却远不如外表所呈现的这般平静。

    “小方,有什么好任务吗不耗费时间,又比较轻松”

    “奖励的生力点还很多的那种是吗”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打断了盛文芳,说出了她接下来想讲的话。

    打断她的“人”是小方,严格来讲,小方并不是人,而是一个生力系统,换言之,就是可以帮助宿主一起做任务,积攒生力点的系统。每积攒够一百生力点,系统就可以升一级。而系统每升一级,宿主的寿命就可以增加百年。

    这种系统,简直就是为盛文芳这种修炼废材量身定制的。

    她前世是一名符师,在炼制符上的天赋奇高,但在修炼方面却是个门外汉,修炼的等级提升不上去,也就意味着寿命会很短。不过,这一切都在和小方这个生力系统绑定之后,发生了逆转。她在做任务积攒生力点的同时,炼符上的能力也在不断增加,终于成为了大陆上顶尖的符师。

    只是这个时候,她用生力点换取来的寿命也已经耗尽了,然后,刚刚成为顶级符师的盛文芳,在两百多岁的时候,寿终正寝了。

    说起来,她之所以会耗尽生力点换来的寿命,和她自身的不勤奋也是有直接关系的。她做任务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个任务做完之后,总要停留个几个月,甚至更夸张的一次,直接停留了好几年,钻研在符上,而后再去做下一个任务。

    要知道,做一次任务所奖励的生力点,大多数时候都只有零星几个点,少的时候,甚至只有一两个,更遑论,执行任务时如果出了差错,还会被倒扣愿力点。

    再配上盛文芳这懒散的性子,她还能安然活到两百多岁,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盛文芳今年十八岁了,昨日小方恢复运行之后,她也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方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浪费了十八年的时间,没有钻研符,这可把她给心疼坏了。早知如此,她当初肯定会好好做任务,积攒生力点帮助小方升级的,这样她也不会因为寿数耗尽被打断,结果害得她浪费了更多炼制符的时间。

    所以,这一次盛文芳痛定思痛,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任务。毕竟研究符这事,做任务的时候也完全不受影响的嘛

    “大芳,你要好好做任务,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等你寿命足够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世上还有很多远比研究和炼制符更好玩的事情,你为何非要把自己的心思花费在那一堆破纸上呢”在系统小方看来,盛文芳炼制的那些符,不过是一堆废纸而已,所以它在劝说自己宿主的时候,也是分外的苦口婆心。

    “你不懂,炼符的乐趣是无穷无尽的。”盛文芳悠悠道,“还有,你再叫我大芳,我就不去做任务了。”前世就顶着这土鳖一样的称呼那么多年,重来一世,她再也不要这个俗气的名字了。

    “呜呜呜宿主又欺负系统了呜呜”

    “行了行了,你爱叫啥叫啥吧,随便你。”盛文芳摆摆手道。

    异度空间内,系统小方暗自比起了象征胜利的剪刀手,它就知道,大芳还是这副吃软不吃硬的死性子。

    盛文芳的内心内牛满面,她有时候就是心太软

    “嘀嘀嘀”

    刚刚还斜靠在院中竹椅上,准备小憩一下的盛文芳,忽得听到耳边有人走动的声音和电子仪器声,还有别的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嘈杂不已,但她此刻只想休息一会儿,所以并没有睁眼。

    “大芳你快醒醒已经到达任务地点了。”

    “嗯”盛文芳闻言一惊,赶忙睁开眼,她瞪眼看着前方,只见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她又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处境,嗯,只是坐在一张椅子上,没有穿病号服,不是病人。那前面被一堆医生围观的这个,和她这次的任务身份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