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1章 有女若鱼1

    到了东元大陆,时间已然过去了半年多。(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大芳在上一个任务世界得了三个生力点,但兑换让目标人物遗忘任务身份的药水,花去了一个点,最终到手是两个点。加之先前的四十六个,便是四十八个生力点。

    此后,她在家中待了十多日,便去了下一个任务世界。

    安若鱼本是古代一个贫穷渔村的渔家女,平生到过最远的地方便是渔村所属的镇上。但是她平素里都与人为善,在渔村里的名声颇好。

    奈何她体弱多病,十多岁便去世了,所以她去世之后,获得了带着记忆穿越到后世一个因一时想不开而自寻短见,却又和她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的机会。

    这是一个世纪交接之际的小县城,按照时人的划分,此时应属于九零年代末。

    古代来的安若鱼是个胆小的姑娘,看着满街跑的前世镇上富人家才能乘坐的马车,还有四个轮子会跑的小汽车,两个轮子就能蹬着走的自行车,她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然后就被活生生吓死了。

    这样一来,天道秩序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所以大芳此次的任务,便是代替安若鱼在这个年代好好活下去。

    而那个自寻短见的安若鱼和渔村女安若鱼,则先后被抹去所有记忆,在此方世界消失。

    成为新的安若鱼之后,大芳举起手揉了揉眉心,好不容易才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但此时耳边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她一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正被一群人包围着,人中被掐得生疼。

    她定睛一看,面前是一个泪眼朦胧的女人,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她思绪一转,便认出了眼前人的身份,正是安母沈冰。

    出于接收到目标人物记忆的本能反应,她下意识地想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角度似乎是躺在地上,只好别过脸去。因为前身正是因为和安母闹了矛盾才会自寻短见的,而后住了医院又被渔村女安若鱼穿越过来。

    不幸的是,渔村女安若鱼跑到街上被吓死了,所以她的身体此刻还待在外面。而原身与安母的矛盾,也还未化解。

    旁边众人发现她醒来,纷纷议论起来。

    “哎哟!醒了醒了!幸好掐得及时。”

    “是啊,可不是嘛?是不是中暑了这孩子。”

    一旁还有人小声道:“你没看那手腕上缠着布呐,指不定是啥情况呢”

    见女儿睁眼醒来,沈冰当即扶着她坐起,使劲抱住了她,而后双手颤抖又语气哽咽着道:“你这孩子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要是有个万一,让我和你爸怎么活呀?”

    原身是个独生女,加之处于青春叛逆期,性格有些不稳定,所以和安母发生矛盾大吵一架之后,就真的按照吵架时所说的那般寻了短见。

    显而易见的,这是子女和家长间的沟通出了问题。

    “嘶!”安若鱼的手腕一疼,她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沈冰离她这般近,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连忙道:“是手腕疼了吗?你听话,咱先回去医院让医生给你检查检查,你今天快吓死我和你爸了都,我刚才着急忙慌追出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爸呢”

    安若鱼低头间,看了一眼自己被纱布缠绕起来的手腕,老实地点点头,然后在沈冰的搀扶下站起来,重新向着医院走去。

    此地距离医院大门不超过五十米,因为古代来的安若鱼慌不择路,所以心急之下在医院里乱窜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出口。

    按照科学的观念来讲,大芳觉得那个古代来的小姑娘有可能是被吓到了。外加前身失血过多,而她从医院里跑出来又急促运动了一番。

    这各种因素的结合,才会致使她丢了小命,所以也不能完全说她是被吓死的。但“被吓死”是此间天道的说法,所以天道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大芳一个外来的任务者,也无法反驳。

    母女二人走了没几步,就碰到了闻讯赶来的安父安东来,他看着妻子沈冰道:“我听人说你出来追小鱼了,怎么回事?我打个水的功夫,你们母女俩就丢下我跑了不成?”

    安东来的一句玩笑话,瞬间缓和了安家母女间紧张的气氛。

    安若鱼见势,当即开口道:“没有的事,爸,我们回去吧,让医生给我看下有没有什么问题,没事的话咱就回家吧,在医院住着挺浪费钱的。”

    据她所知,安家属于很普通的家庭,家境并不富裕。

    夫妻俩每天轮换着在街上摆摊卖袜子,另一人则负责做饭送饭。到了休息日,则是两人一起出摊,一年四季都是如此。碰到天气不好的时候,就更难捱了。

    安东来听到她的话,立时一瞪眼,“你可不知道早上把你送到医院来的时候有多严重。你当时心跳都骤停了,还敢说这种话!医生当时都诊断你醒不过来了,只是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突然有心跳了。

    安若鱼,你说你怎么能做这种糊涂事儿呢?谁教给你这么做的?啊?不想活就不活了是吗?那你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咋办?天天后悔痛苦吗?你都是大姑娘了,能不能有点责任心?”

    安若鱼被说得老脸一红,同时心里又觉得安父变脸比翻书还快。明明刚才还有说有笑的调侃自己和安母呢,结果一听她说了几句不合他心意的话,态度立马就变了。

    可她转念一想,又意识到安东来这般反应也是被原身给吓得,所以也就释然了。

    安若鱼瑟缩下脑袋,又一脸正色道:“您别着急嘛!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再说了,能不能出院不得由医生说了算嘛,您别这么凶我成嘛?”

    听到这话,安东来立马心软了,旁边一直没吭声的沈冰更是诧异地瞥了女儿一眼。

    她感觉刚才那话,真不像是从自己女儿口里说出来的。因为以前的安若鱼,从来不会对他们夫妻俩说一句软话,当然,她自己就更不会对女儿说了。

    所以,看着眼前忽然转变的安若鱼,沈冰心中的诧异久久不能散去。

    直到他们一家三口进去医院楼道回到病房里,听说安若鱼醒过来的医生纷纷闻讯赶来,她才把此事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