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七章 她会不离不弃

    方子夜一直睡到晚上都没有醒过来,雨然不放心的问了医生一次又一次,直到把医生问烦了说“你这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啰嗦,我都跟你说过几百遍了,他没事,只是睡着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雨然无奈的坐在床边望着方子夜毫无生气的脸,真担心他再也醒不过来。

    子白提着食盒走进来。

    “他怎么样?”

    “醒来过一次,没有一分钟又睡了,医生总是说没事,可我还是很担心。”雨然站起身无助的说。

    “你是因为太担心了所以总是怀疑医生的话,还没吃东西吧?我给你带来了晚餐。”子白把手里的食盒递给她。

    “谢谢,可我吃不下。”雨然接过食盒为难的说。

    “那就先放那里吧,什么时候想吃再吃,里面都是你爱吃的。”子白轻声说。

    雨然把食盒放在桌上一时不知道进行怎样的话题。

    “苏媛怎么样?她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雨然担心的问,不知道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她和我提出离婚了。”子白望着她说,想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些情绪。

    “你千万不要答应她。”

    雨然着急的说,离婚,孩子怎么办?苏媛一定没有告诉他自己怀孕这件事。

    “为什么不答应?本来就是我不想要的婚姻。”子白生气的说,苏媛提出离婚,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心为什么比以前更乱了呢?

    “我说了不能答应就是不能答应,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雨然肯定的说。

    “我是还没有答应她,可是,看她的样子是要坚决和我离婚。”子白无力的说。

    “她是感觉没有希望才那么做的,没有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丈夫总沉浸在前一段的感情里,子白你醒醒吧,苏媛是个好女人,我不想你错过她,等有那么一天,你想抓却抓不住的时候就什么都晚了。”

    雨然苦口婆心的说。

    “就像你一样吗?”

    子白痛苦的问。

    “没错,我的这里已经没有了你,所以你再想抓住已经不可能了。”

    雨然指着胸口的位置认真的说。

    “我知道,你这几年在哪里?我怎么一直没有找到你?”

    “在e市的一个小镇上,我开了家花店,你知道我一直喜欢花花草草的,我现在是许许氏集团的园艺师。”

    雨然简单的介绍说。

    “你现在过上了你想要的生活我就放心了,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你说的没错,和苏媛结婚是我的选择,不能都怪在别人头上。”

    子白低沉的说。

    “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你喜欢孩子吗?”

    雨然突然问。

    “为什么这么问?”

    子白被雨然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的一愣。

    “只是想知道,你们结婚五年了为什么没有孩子?是不喜欢吗?”

    雨然试探着问。

    “起初是我不想要,后来发现苏媛一直在吃避孕药,我想,她也不想要吧,现在她提出离婚,应该早就准备好一切了吧。”

    子白叹口气说。

    “她有事瞒着你。”

    雨然决定给子白提个醒,不然真的错过就太可惜了。

    “什么事?”

    子白皱着眉问。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你必须去问她,你听我的,她如果不把秘密告诉你,你就不同意跟她离婚,只要她把秘密告诉你了,你再考虑离婚的事。”

    雨然嘱咐说。

    “这么说她真的有事瞒着我?”

    “千真万确。”雨然用力点点头。

    “那好,我会按着你说的做,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可以了。”

    “不用,还是你回去吧,我喜欢待在这里。”

    雨然立刻强调,如果子白突然心血来潮又给方子夜转院怎么办?

    “你陪他一天了,不累吗?”

    子白认真问,他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

    “有什么累的,这里能吃能睡,又有厨房做饭,就像在家里一样。”

    雨然望着这间有厨房,有厕所,有洗澡间的高级病房真心的说。

    “如果你喜欢陪着他我就先回去了。”

    “好,想着我说过的话。”

    雨然一边送子白出门一边嘱咐。

    “我知道了,爱操心的毛病还是没有改。”

    子白笑着说。

    “你终于肯笑了,你知道吗?你笑的样子最帅了,以后要经常笑,把你的笑容传递给别人,这是你给别人最好的礼物。”

    雨然再次嘱咐。

    “谢谢你的开导,我会永远记住的。”

    送走了子白,雨然心里总算放松了些,经过几年的相处子白是舍不得苏媛的,只不过在拥有时不知道珍惜,等失去了才知道可贵。

    她望着依然熟睡的方子夜,一颗心乱到了极致,他为了救她居然连命都不要了,这个恩情叫她怎么还?

    她打来一盆热水开始为方子夜擦身体,等擦完,雨然已经满脸通红,两个人那么多次的肌肤之亲,她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看过他的身体。

    侍候完方子夜,雨然也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然后窝在沙发里开始看书,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不知道,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方子夜的怀里。

    她猛的做起来,方子夜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她这才意识到碰到了方子夜的伤口。

    “对不起,弄疼你了吧?”

    雨然小心的问不敢在乱动。

    她只好安静的窝在方子夜的怀里怕不小心又弄痛了他。

    可是她明明是睡在沙发上的,怎么就到床上了呢?

    “你什么时候醒的?”

    她在他的怀里问。

    “刚才你把我吵醒的。”

    方子夜虚弱的说。

    “我怎么会在你的床上?”

    雨然不解的问。

    “我怎么会知道。”

    “不是你抱我上来的吗?”

    “想投怀送抱还找理由,弱智。”

    方子夜闭着眼睛虚弱的说。

    “谁投怀送抱了?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怎么到床上的,我发誓。”

    “上来就上来吧,只要不乱动我的伤口就不会痛,天色还早,我想在睡一会,不要吵醒我。”

    方子夜说完又睡了过去。

    等方子夜传来浅浅的呼吸声,雨然憋着气动了动身体想起来,方子夜又传来低呼,她只好放弃,她又连续试了几次,都会引来方子夜的疼痛,最后她只好乖乖的窝在方子夜的怀里睡觉。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依旧躺在方子夜的怀里,可是,护士眼看就要查房了,最主要的是自己想上厕所。

    “方子夜你醒了吗?我要起来了,你忍着点。”

    她小心翼翼的坐起身,还好,这次方子夜没喊疼。她舒展了下四肢到洗漱间开始刷牙洗脸,然后精神抖擞的走出洗漱间。

    方子夜依然在睡觉,熟睡中的那张脸变得柔和了许多,虽然是在病中,但还是很英俊。

    雨然从没近距离这样端详过方子夜,起初是不屑,后来是不敢,再后来就是逃避。

    他怎么能那样霸道的闯进她的心里,明明知道不可能,可还是动了心。

    “看够了吗?”方子夜缓缓睁开双眸声音带着沙哑的问。

    “你醒了?”雨然惊喜的问。

    “我如果不醒你就跑了。”

    “那你现在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雨然担心的问。

    “到处都是痛的,很难受。”

    方子夜虚弱的说。

    “那你不要动,有什么事叫我就可以。”

    “身上都是汗味,很难受。”

    “好,我去打水,然后帮你擦擦。”

    雨然赶忙端来一盆热水将毛巾洗干净,开始为方子夜擦身体,昨天晚上因为方子夜睡着了所以没感觉压力太大,现在,那双黒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雨然弄得是手忙脚乱,好容易擦完,雨然像是打了一场仗全身湿透。

    “你好像很紧张。”方子夜虚弱的问。

    “不紧张才怪,要不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才懒得管你。”

    雨然实话实说。

    “如果我再也好不了了怎么办?你还会照顾我吗?”

    方子夜认真的问。

    “当然要照顾你,你放心,我会一直照顾你,不离不弃。”

    雨然也认真的说。

    “那我宁愿这样了。”

    “呸呸,说什么呢?太不吉利了。”

    雨然瞪他一眼。

    “想吃什么?粥可以吗?”

    “可以。”

    “那你等我,我去买。”

    雨然一阵风似的走出病房,方子夜舒展了一下四肢,原来装可怜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他见没人,赶快去了趟卫生间,然后速回到床上。

    雨然买饭回来,方子夜依然病恹恹的样子,雨然把粥吹了吹,感觉温度适中才放到方子夜的嘴边。

    “吃吧,已经不烫了。”

    雨然温柔的说,像极了小妻子在照顾自己的丈夫。

    方子夜享受其中吃了一碗粥才向雨然摇摇头,雨然放下碗又小心翼翼的扶方子夜躺下。

    到了医生查房的时候,雨然紧张的看着医生给方子夜摸摸这里摸摸那里恐怕从医生嘴里说出不好的消息。

    “医生,他没什么事了吧?”

    “没事,恢复的很好。”

    医生看了看雨然然后对方子夜说“你的这个女朋友昨天担心你醒不过来,问了我不下一百遍,她是真的担心你,好好珍惜吧。”

    等医生查完房,方子夜用手势把雨然叫到床边。

    “你很担心我?”

    方子夜温柔的望着她。

    “我当然担心你,你是为了我才这样的,如果你有意外我会内疚一辈子。”

    “只是因为我救了你,你才担心吗?”

    方子夜失望的问。

    “不然呢?能因为什么?”

    雨然像看白痴样的望着他。

    “把手给我。”

    方子夜命令着。

    “干嘛?”

    雨然边问边把手递了过去。

    方子夜紧紧的抓在手里。

    “只有这样我才感觉是真实的,你休想在逃开我。”

    方子夜既霸道又认真的说。

    因为方子夜是病人雨然只好依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