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二章 征途

    巍巍青山,郁郁葱葱,陡峭山路上,大队人马正在行进,春风沿着山谷吹来,吹在李笠背上,带来些许凉爽。(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李笠和梁森,此刻正在奋力推车,车为马车,因为载重颇大,所以上坡时需要有人推车,而车队里所有的车,都有人在车后推着。

    车上满载着各种物资,有的车上是粮草,有的车上是布匹,也有的车上是帐篷,以及各种兵器,分量十足。

    李笠和梁森推着的车,车上放着行囊,躺着自家郎主,即那位彪形大汉,及其家中次子‘二郎君’。

    又有一人赶着马车,还有两人跟在车旁,协助推车。

    二主五仆,只是大队人马之中的小小单位,他们沿着山路、迎着北风向北行进,举目望去,队伍旌旗招展,许多人身着黑色戎服。

    李笠不时打量四周,想要看看有无刻着字的石碑或者‘地标’,以此分辨自己到底在哪里,却看不到。

    马车沉重,他和梁森奋力推着,几乎要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才勉强推得马车缓缓前行。

    看着前后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看着蜿蜒山路,李笠只觉疲惫不堪。

    这场长途跋涉,已经持续了五日,李笠和梁森的主人家,作为一位大官的部曲,要随着郎主参战,至于具体情况,李笠就不知道了。

    反正出发以来一直往北前进,所以可以肯定不是和梁国作战,而且,他们也不是在东魏,实际在西魏。

    李笠已经打听清楚,他和梁森是被人贩卖到西魏的南郢州地区,这个南郢州位于西魏和梁国交界处。

    大概在梁国边防重镇雍州的东北面,隔着汉水。

    按照后世所用地理名词,南郢州位于南阳盆地的东南端,而南阳盆地如今为西魏控制,这个时代有一个称呼,是为“山南”。

    山南中的“山”,大概是后世秦岭山脉的诸山。

    现在这北上的队伍,从‘山南’的南郢州出发,向北穿过南阳盆地,抵达盆地北部的“盆沿”,即一片群山。

    沿着年代久远的道路翻过群山之后,北面,是什么地方?

    李笠仔细想了想,按照自己的地理知识判断,认为这么走下去,就会抵达洛阳盆地。

    洛阳盆地的核心是古来名城洛阳,魏国之前还未分裂时,国都就在洛阳。

    李笠不知道洛阳如今归哪个魏国管辖,只知道要打仗了,他和梁森因为‘两个能顶四个用’,便跟着郎主出征,平日里伺候郎主。

    而郎主的郎主,是一名西魏官员,应该是一名奉命出征的将领。

    自古以来,围绕洛阳爆发的战争,规模都不会小。

    思来想去,李笠大概理出个眉目,不由得有些担心:他和梁森,都是没有武艺的平民,上了战场,基本就是后世所称炮灰。

    当然,按说他们是‘非作战人员’,上战场轮不到他们,可万一打起仗来,己方输了,敌军追杀过来,人家只认人头,可不认你是兵是民。

    天上,乌云蔽日,天色变暗,李笠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北方,眉头拧起来。

    。。。。。

    南北走向的伊水河谷,伊水河畔,数支军队依次扎营,无数帐篷宛若起起伏伏的丘陵,而众多旗帜就像是丘陵间的树木般繁盛。

    零零星星的士兵和青壮,在河边打水,又有大量马匹在河边草地悠闲走着,吃草喝水。

    长长的河岸,散布着许多捕鱼的士兵和青壮,他们手拿抄网,在河边不断走动,竭尽所能捕鱼。

    还有人用棍子、绳子做了钓竿,挖来蚯蚓,在河边钓鱼。

    钓鱼的人也不少,而一处河岸边,许多士兵聚集在一起,看着两个少年钓鱼,这两个少年身边的木桶里,已经装满了鱼。

    钓鱼的人正是李笠和梁森,他俩作为‘专业人士’,钓鱼的水平比起别人不知高了多少倍,不仅能钓鲤鱼、鲫鱼,还能钓乌鳢。

    过冬的乌鳢,和其他鱼儿一样饥肠辘辘,所以胃口很好,而李笠不用活饵,只是用自制的鱼鳔假青蛙,就能钓起乌鳢来。

    围观的士兵、青壮越来越多,以至于许多出来遛马的将领见了,也来了兴趣,带着随从过来围观。

    见着李笠居然能用假饵钓鱼,一名年轻将领趁他钓上一尾鱼的间隙,问:“小兄弟,你这本事从哪学来的?”

    对方说话口音很重,却很亲切,李笠可不敢托大,赶紧回答:“小的不值将军称‘兄弟’,这是小人自己琢磨出来的。”

    “喔,这本事可了不得,佩服,佩服。”那年轻将领说完,笑眯眯的拍拍李笠肩膀:“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小的姓李,名笠。”

    那将领听了,看看左右,笑道:“嚯,这么巧,我也姓李,说不定许多年前,是一家人呢。”

    旁人附和着笑起来,李笠尴尬的笑笑,如今身份有别,人家是带兵的将领,他是小小僮仆,所以这种场面话听听也就算了。

    看对方年纪,大概是哪个将领的子侄,人家和他客气,他心里得有数,不能真把对方当兄弟。

    那姓李的将领看了一会,也许是看腻了,转身离开,而李笠和梁森钓了一上午的鱼,也差不多了。

    伙夫在河边挖灶生火做饭、煮鱼,他俩席地而坐,休息休息。

    李笠看着向北流淌的伊水,目光投向北方。

    再走数十里,就是洛阳南部的天然大门伊阙,之所以有“伊阙”的称呼,是因为那个位置的伊水两岸有两座高山,宛若门阙一般。

    那里,也是后世著名的龙门石窟旅游景点所在地。

    那一世,他以游客的身份去过龙门石窟,但现在是以炮灰的身份路过,接下来,就要打仗了。

    现在,聚集在这里的军队,属于不同将领,李笠跟随的队伍属于客军,来自山南诸州,而率部于此扎营的将领,许多都是阙南地区豪强出身。

    阙南即‘伊阙以南’,作为一个地理名词,指代洛阳盆地南部、西南部山区,其中包括了伊水、洛水的中上游流域。

    而这些豪族将领及其麾下军队,作为西魏钉在洛阳盆地边缘的‘钉子户’,凭借阙南地区的山林,和盘踞洛阳的‘东贼’交锋了六七年。

    大概是七年前,魏国如傀儡的皇帝和权相决裂,西逃进入关中,权相随后扶持另一个傀儡皇帝,迁都邺城。

    于是,魏国分裂为东、西两个国家,相互间骂对方是贼(东贼、西贼),洛阳地区成了对峙线。

    洛阳周边平原地区各城池,基本为东魏控制,丘陵、山区,多为西魏控制。

    当时,阙南豪强出身的官员、将领,因为“大义在长安”,所以和‘东贼’势不两立,认长安朝廷为正朔。

    他们以阙南山林中的坞堡、山寨为依托,和东魏军队周旋,还经常袭击洛阳周边,让东贼防不胜防。

    此次,王师主力东出潼关,进攻洛阳,阙南的‘钉子户’们,在山南诸州的支援下,也要杀出伊阙,逼近洛阳,牵制东贼的一部分兵力。

    山南援军及阙南诸军,聚集在伊水、洛水河谷,即将进入战场。

    “打起仗来,也不知道哪边赢。”李笠低声说,眼睛看着前方,梁森亦是如此,一副漫不经心聊天模样。

    “无论如何,打仗了,到处乱成一团,就是我们逃跑的机会。”

    “寸鲩,我们要如何逃?”

    “我们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回去,原路跑回去,路我都记着,不怕迷路”李笠依旧看着前方,仿佛是和梁森在说着风景。

    “打仗就会死人,还会有无主的战马乱跑,到时候,我们就扒了戎服穿上,骑上马,扮做士兵,往山南去,路上遇到盘查的,就说有急报送去南郢州。”

    梁森有些担心:“寸鲩,我们不会骑马呀。”

    “现学呗,想回家,哪会那么容易?”

    李笠主意已定,一定要逃回家,至于这场即将爆发的战争,看规模不会小,毕竟围绕名城洛阳爆发的战争,很多都是战略决战级别的。

    也许史书上对这场大战有记载,但他不知道是什么战役,不知道谁胜谁负,也无所谓胜负。

    两个魏国打仗,哪边赢了、输了,和他俩又有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