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八章 为何要说“又”?

    清晨,天蒙蒙亮,秦淮河南岸,荆州军营地,身着戎装的湘东王世子萧方等,被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惊醒。(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以为是敌袭,所以有号角吹响,赶紧从榻上跳起来,抓起佩刀冲出帐外。

    却见帐外卫士正在眺望外面,也就是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张望了一会,没发现什么敌军来袭的动静,萧方等心中稍安,看看东方,却见朝霞满天,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几名佐官匆匆来,向萧方等禀报刚听来的消息:鄱阳王世子以及几位将军,今日要攻打东府城。

    军队从己方营地前方经过,不知何故,随行军士吹起奇怪的喇叭,声音尖锐刺耳,有些吵。

    萧方等觉得奇怪:“东府城?前几日不是刚打过么?”

    “是的,不过此次鄱阳王世子重整旗鼓,要将其攻克。”

    萧方等听后,看向东北方向。

    那里,有一座小城耸立在秦淮河北岸,这便是东府城,城虽然小,但是很坚固,官军前几日奋力攻打,却只是烧了外栅,未能破城。

    再打一次,也打不进去吧。

    萧方等如是想,看着眼前一片萧瑟、破败的废墟,只觉心中悲愤。

    四十七年的太平,被侯景那逆贼打破了,昔日繁华无比的建康城,如今被叛军祸害成如此模样。

    去年秋末,祖父想念诸王长子,于是萧方等乘船离开江陵,前往建康,结果走到半路,消息传来:侯景作乱,已经渡江,占据采石。

    时任荆州刺史的湘东王萧绎,闻讯让儿子回江陵,萧方等不愿回,因为建康有难,作为宗室子弟,应该率军勤王。

    于是湘东王调拨兵马随萧方等东进,抵达建康远郊后,和其他勤王兵马汇合。

    萧方等本以为官军势大,击破叛军不费吹灰之力,未曾料叛军极其凶猛,先破邵陵王兵马,又在青塘击破官军。

    千里驰援的衡州刺史韦粲,以及韦氏子弟数百人在恶战中阵亡,主帅柳仲礼救援,也差点阵亡,重伤而归。

    接连两次大败,让官军将士士气受挫,而逆贼占据淮水北岸高地,树起许多箭楼,居高临下俯视南岸,若要强攻,难度不小。

    所以,距离突破北岸、解台城之围遥遥无期,萧方等每日召集佐官商议军略,想要为台城解围,都想不出办法。

    勤王联军主帅柳仲礼不知何故,最近很少升帐议事,有些消极避战,而勤王军中,有些宗室因为之间素有仇怨,所以面和心不和。

    萧方等想着台城安危,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虽然后续还会有荆州兵马赶来,但看样子很难打开局面。

    他在这里寸功未立,如何向父亲交代?

    父亲本来就看他不顺眼,如今他带兵出征、徒费钱粮却无功而返的话

    萧方等想着想着,悲愤变成悲哀。

    他的娘亲是湘东王妃,却与人私通,私通者还不止一个,这已经变成不是秘密的秘密,身为人子,萧方等只觉羞愧难当,却无法改变什么。

    萧方等认为父亲应该知道这件事,父亲却隐忍不发,只是憋了一肚子火,每次和他说话都铁青着脸,语气越来越不耐烦。

    他无论做什么,父亲都不高兴。

    萧方等心中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为儿子,既无法让父母和好,也无法劝阻娘亲收敛,更无法让父亲认可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所以,想着此次立军功,为国家解难,为台城解围,以此换得父亲的认可和谅解,好歹看在他很努力的份上,对娘宽容一些。

    但是,实际主持军务的并不是他,而是荆州军大都督王僧辩,王僧辩不认可己方兵马主动出击,因为其他勤王军大多在观望。

    台城被围已经有两个多月,萧方等担心身处城中的祖父、伯父以及宗室们的安危,真心想尽快解围,但官军始终无法接近台城。

    如果可以,他真想用自己的命,换祖父、伯父得救。

    反正活着也是煎熬。

    正琢磨间,却听那尖锐的声音越来越近,萧方等抬头一看,见大队人马从营前经过,有些军士吹着形如喇叭的乐器,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就是乐器发出来的。

    萧方等对音律有研究,实在想不通这种乐器是什么,便走上前查看,看着看着,发现了一个熟人:鄱阳李笠。

    走在队伍中的李笠,也看到了一旁营地里站着的湘东王世子,于是赶紧向前问候:“多年未见,第下如今安好?”

    自当年一别,已是六年过去,不过萧方等时常听王琳提起李笠,所以大概知道李笠的情况,现在见着李笠又黑又高,觉得惊奇:

    “李郎,真是多年不见,当刮目相看啊。”

    “说来话长。”李笠含糊着说,他知道萧方等带着荆州兵马来勤王,表现颇为积极,于是和这位同龄人聊起来。

    “第下,鄱阳王世子今日率军攻打东府城,有十足把握拿下,第下若方便,不如一旁观战?”

    萧方等闻言来了精神:“果真如此?那寡人带兵助战!”

    左右佐官听了只觉头疼,匆匆赶来的荆州军大都督王僧辩,刚好听到世子说的这句话,赶紧劝谏:

    “第下,不可”

    却听李笠说:“多谢第下好意,不过鄱阳王世子已经安排妥当,第下若感兴趣,在一旁观战即可。”

    “观战?”王僧辩问,见世子居然和这高个聊起天,只觉莫名其妙:“你们攻打东府城,让世子观战作甚?”

    李笠回答:“看友军破城呗。”

    “破城?”王僧辩闻言,仔细打量起李笠,见其皮肤黝黑,又高又壮,还身着铠甲,便问:“不知足下?”

    “东冶监作,鄱阳李笠,如今在鄱阳王世子帐前听令。”

    王僧辩听得“鄱阳李笠”四个字,不由得眉毛一挑:这小子当年牵扯的案子,可是让湘东王暴跳如雷。

    据说,当年徐参军还想让这小子给世子当陪伴?难怪世子认得他。

    “东冶监作,打铁的?你懂什么打仗?”声音传来,却是跟在王僧辩身后一名年轻将领所说,一脸鄙夷的看着李笠。

    这帮人当中,李笠只认得萧方等,不过看得出这帮人是荆州军的将领及佐官们,他懒得和那年轻将领多说,回答: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李某虽是区区东冶监作,但也要出一份力,保家卫国。”

    李笠说完,向萧方等行礼告辞,萧方等喃喃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字,眼睛一亮,赶紧跟上去。

    “李郎,这两句话振奋人心,是诗?”

    李笠惊觉自己说顺口,又把后世的文字拿出来用了,赶紧掩饰:“回第下,这只是两句话,是卑职在别处看来的文字。”

    “你又在别处看来的?怎么这么巧?”

    “第下为何要说‘又’?”

    “当年你那‘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可是佳句啊,不是你自己说,在别处看来的?那位王勃王先生找到了么?”

    “呃,卑职一直未能再见到那位王先生”

    “李郎,这声音尖锐的乐器是何物?”

    “第下,此物名为唢呐,卑职以其为军号乐器,好让部下能够分辨号令。”

    萧方等有些惊讶:“你有部下了?”

    “逆贼攻破建康外廓,卑职便召集了一些逃散的东冶工匠和充军囚徒,为国效力,毕竟之前就相熟,一会,他们要跟着卑职攻打东府城。”

    萧方等有些焦急:“这怎么行?临时募集来的百姓,守城还勉强,如何能攻城?官军兵马众多,可不能让百姓去送命啊!”

    李笠闻言一愣,不由得瞥了这同龄人一眼:“第下所言甚是,不过卑职有把握,能以较小伤亡,攻破东府城。”

    “你有何把握?若可以的话,说与寡人听听?”

    “一会第下观战,便知道了。”

    李笠快步向前走,萧方等紧随其后,一边走,一边聊,王僧辩见世子执意要观战,赶紧让侍卫们跟上去:

    “尔等好好护着世子,若有意外,提头来见!”

    再看看李笠的背影,想起世子和对方交谈的只言片语,心中惊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不知是哪位胸怀天下之人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