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06章 太狠了

    胎儿已经达到医学足月,而且前期补养充足,还是比较强壮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现在的变化是,蓝梦娇身体变差,就像是一块良田变得贫瘠,再想供养生产,便得是消耗自身的精血。

    补气补血的药方很多,唯一的好处就是让胎儿更加强壮,却与蓝梦娇无益。

    “老公,能试试针灸吗?”凌若寒试探问。

    “也不行。”越阳摆手,孕妇身体敏感,正常人还得慎重,更何况是蓝梦娇现在的状况。

    “姐夫,你帮帮我姐吧!要不,我让你当靶子,打一百下!”蓝鸿浩站起身,竖起细细的胳膊。

    越阳被逗笑了,“我打你干什么?”

    “以前,我总惹你生气。”蓝鸿浩低下头。

    “臭小子,你还是把自己练得壮壮的,以后给外甥当靶子吧。”越阳拍了下蓝鸿浩的头,又对蓝梦娇说道“如果姐姐信得过我,可以用按摩试试。”

    “相信!”还不等越阳说完,蓝梦娇就连连点头。

    整个按摩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期间并未涉及任何敏感部位,倒是足部的按摩便长达二十分钟。

    蓝梦娇又感动又惭愧,不知流了多少泪。

    等越阳和凌若寒离开后,蓝梦娇幽幽感慨“从小我就比不上小寒,她找的好老公更是让我无地自容。”

    “老姐,你不是还有我吗?不要灰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蓝鸿浩懂事儿的给姐姐擦泪,不幸中的万幸,小小男子汉终于长大了。

    走出医院大门,越阳让凌若寒等着,自己去开车,却看到宁向婷脚步匆匆走来,连忙快步迎了过去。

    “弟弟,你怎么在这里?”宁向婷一看到越阳,连忙拉住她问。

    “来看表姐。”越阳解释,又装迷糊问,“姐,你来这里,不是要看妇产科吧?”

    宁向婷的脸腾地下红了,嗔道“呸呸,我还没考虑好嫁给你小叔呢!我来看郁芬,哎,一听说她出事,我都要吓死了。”

    越阳直摇头,郁芬但凡能有宁向婷一半的品行,也会早点看清周泽宇的真实面孔。

    “周泽宇把郁芬给推下楼,这件事是不是偶然?”越阳打听问。

    “弟弟,我知道凌家跟周泽宇的关系。但人命关天,你可不能再向着那畜生!”宁向婷有些不高兴,“周泽宇自愿给郁芬买了房子,可又后悔了,非得让她还钱。郁芬不肯,周泽宇就动了杀心,这人多可怕。我就常劝郁芬,周泽宇是有妇之夫,岳父也是个惹不起的角色,可她偏不听。要不是遇到好邻居帮忙,恐怕早摔死了!”

    买方后悔,这也是越阳之前策划的剧本,周泽宇还得有杀人动机才行!

    “姐,听弟弟一句劝,对郁芬仁至义尽便是了,她也不是什么好人。”越阳点拨道。

    没想到宁向婷却叹了口气,“我知道她有些不太好的毛病,还特别喜欢两舌。以前我是个单身,也需要人陪伴,不计较那么多。说句不该说的,人有缺点就得改,到头来,被算计最惨的,还是自己。”

    “婷姐好境界!”越阳竖起大拇指。

    “话说回来,人到了难处,我能帮便帮吧。”

    宁向婷还要去看望郁芬,越阳则接上凌若寒,又返回公司。车娜发来了好消息,新配方的灵台香配制成功!

    这才是越阳最需要的。

    拿到新的灵台香,只是看外形,越阳就赞叹不已。灵眼之下,氤氲一层薄薄的灵气,香柱呈半透明粉白状,非得是上乘的材料才能练成如此纯净的灵台香。

    “娜娜,辛苦了。”越阳感激道。

    “哼,也不敢大意啊,制作不好,你非得把我吃了不可。”车娜翻了个白眼。

    “嘿嘿,等你以后嫁了人,也能理解我的心情了。”越阳完全是过来人的口吻。

    车娜撇撇嘴,揣着明白装糊涂,越阳一直是一流的!

    当晚,越阳在凌若寒卧室点燃了灵台香。这回的香气没有上次浓,但在若有若无的追逐中,凌若寒很快就有了睡意,杏目惺忪诱惑至极。

    “老公,我的画已经完成,发给老师看,他也说挺好。但似乎没听出他有太多欣喜,是不是不太满意?”凌若寒的俏脸枕在越阳手背上,喃喃道。

    “呵呵,以前你是总裁身份,慕容老先生当然会客气几句。现在你是学生,哪有老师可劲儿夸的。”越阳笑道。

    “那你说,能打几分?”

    “四点九分吧。”

    “还不及格……”凌若寒知道越阳在开玩笑,声音已经有点含糊了。

    “满分五分,那零点一是谦虚保留。”

    凌若寒没有回应,已经睡熟。抚摸着流水般柔顺的秀发,越阳心疼不已。灵台香再好,终究是毒物,用来抵制蝁蛊的无奈之举。

    轻轻抽出手,越阳来到《星河》前,经过慕容良的指点,凌若寒本就聪慧至极,画工已经是突飞猛进。尤其是喜悦之情跃然画布之上,那是心境的变化。

    简单处理下,越阳却对画布前前后后进行了清理,不放过一丝一毫!

    南巫门无孔不入,上面如果留下太多凌若寒的痕迹,会被有心人买走实行巫术。工作完成后,检查了三遍,越阳确定再没有疏漏,这才停止。

    就在这时,隔壁卧室里手机响了,凌若寒抖了下,翻了个身。

    越阳皱眉过去一看,是盛英打来的,接通后鄙夷道“盛英,大半夜不睡,出来装鬼啊?”

    “我是来撞鬼!”盛英怒气冲冲,“越阳,我知道你小子狠,对付罗猛那伙人也就罢了,对自家亲戚都下狠手!我见过那么多人,你是头一号狠人!”

    一口一个狠字,越阳听得很不耐烦,“盛英,你睡癔症了吧,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周泽宇!”盛英提高了嗓门,质问道“别说他得失心疯跟你没关系!”

    “答对了,真没关系。”

    “话可别说太早。我已经搜罗你的证据,比如你跟那个什么道士师兄弟相称,他还给周泽宇看过病,事后得了好处!这些,我都会给市局送过去!”

    “啧啧,这觉悟,真的太高了!盛英,辛苦你了啊!”

    “你?!”盛英暴怒,“这事儿没完,你就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