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七章 苍崖疾书

    第四天一大早,秦入画独自一人来到了北城城外,修复灵图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或者说,这是一套系统工程,若是没有丰厚的回报,没有哪一位注灵师愿意将自己的魂力大把大把地倾泄于一片沙漠之中,但是她愿意,也这样做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苍崖疾书》图的面积大约有百万平方米,四分之三在城外,四分之一在城内,其中的百万灵纹已经破损了五分之四,是康浩城四幅灵图中破损最严重的一幅,有不少地方是需要灵目辅助来寻找当年残留的印迹的,而绘制一条完整灵纹所需的魂力大约是一位普通八阶上品灵圣的千分之一,哪怕她的本命魂器再强大,每天修复的速度也绝对快不了。

    “这三个月时间,我就泡在这片沙漠之中吧!”

    秦入画悬浮于十米高空,持青鸾笔绘画早已是稳如泰山,《苍崖疾书》图描画的是一位天仙以苍劲挺拔的笔力在一片枯崖之上奋笔疾书的场面,那一个个草书来源于一篇远古的游记,记录的是一种行走宇宙的心境,宇,一个横无际涯的空间;宙,一个无始无终的时间,这便是来自前辈天仙的一种全新的体验。

    她从容淡定地绘制了数千条灵纹,魂力一度耗空,入定修灵之后又再度充盈,她得以重新补画其他的灵纹,如此周而复始……

    夜幕再度降临,秦入画疲惫地回到了客栈,这一次累的不是心灵,而是精神,不过一见到风风火火的蒲牢,她的脸上便情不自禁地有了笑容,一人一龙的匆忙生活渐渐地在这座康浩城中步入了寻常,也化作了一片无暇的风景,他们已经淡忘了天院选拔赛,只为修炼自我,寻得心灵的宁静。

    ……

    一个月悄然逝去,这一日黄昏时分,秦入画刚刚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她忽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力与魂力在这种日日耗空又充盈的修炼中又提升了不少,也许一年之内触碰到灵仙的门槛不再是难于上青天了,她高高兴兴地返回客栈,却在无意间听到了几位路人的指指点点。

    “哎!你看你看!就是那个疯女人!听说她居然连着好几天跑到城主府外大喊城主的名姓,比城主的上一任情人还要纠缠、还要疯狂!”

    “唉!从早到晚只知道在城里城外跑来跑去的,又一个为了感情而精神崩溃的女人!”

    “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呢!蒲牢真可怜,全家的生计都压在他一个人的头上,每天清晨就要去各家各户运送新鲜的蔬菜瓜果,以换得一点养家的星晶,若不是为了生存,谁会愿意在白天出门工作啊?”

    “那个白天送货的孩子是她的?难怪那么多乡里乡亲都把送货的活汁指派给了他。”

    “蒲牢送货又快又稳,物品就没有破损过,而且嘴甜人也和善,不像他那个疯疯癫癫的妈。”

    “……”

    秦入画听着这些闲言碎语,自己都彻底无语了,原来她在康浩城百姓的眼里是这种形像,但是哪怕那些误解一直延续下去,她也要努力地完成修复灵图的大业,这是她自己给自己安排的工作,没有星晶收入,却收获了一份内心的踏实感。

    因为蒲牢的工作勤奋,她的储物玉戒里从来不缺少赠送的果蔬,哪怕工作再忙,她与蒲牢也不会忘掉在戌时共进晚餐的习惯,饭菜刚刚摆上了桌面,她就听到了一串轻快的脚步声,不一会,门开了,蒲牢风尘仆仆地走进了房间。

    “蒲牢,开动!”秦入画微微一笑,将一双筷子塞到了蒲牢的手中。

    “妈妈,我今天特别生气,你都不知道那些城里的居民背地里是怎么议论你的。”蒲牢一边扒着饭菜,一边气鼓鼓地说道。

    “我都听说了,不用理睬!以不变应万变,这是修仙的基础。”秦入画平淡的语气无形中安慰了一颗躁动的心,一切八卦的生命周期似乎只有短短的几天,就忽然凭空消散了。

    “妈妈,今天我又接了一个订单,是城主府的。”蒲牢撇了撇嘴,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

    “那很好啊!城主府也要吃蔬菜瓜果的。”秦入画倒是看得很开。

    “真的很好吗?”蒲牢认真地看着妈妈的眼睛,“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拒绝的。”

    “是真的很好!你想想,连妈妈都没有进得去的城主府,你却能够进去了,妈妈有多么开心多么骄傲啊!”秦入画柔柔地抚摸着蒲牢的脑袋,软软的毛发一下子就让整颗心脏都暖化了。

    “妈妈,我们一起加油!”蒲牢没有从妈妈的脸上发现任何不悦的情绪,他大口大口地吃着灵食,越吃心情越是好了起来,“妈妈做的饭菜一直都是最好吃的。”

    “嗯!多吃一点!”秦入画笑了,她回想着自己从不会做饭到七阶上品灵烹师的经历,感觉那段时光仿佛就发生在昨日一般。

    ……

    平淡的生活、积极的工作、坚持的修炼,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两个月,蒲牢已经认识了大半个康浩城的居民,他的白日送货也几乎垄断了整个城池的快递市场,但是没有人责怪他的抢生意,反倒是心甘情愿地暗自帮忙,不论是出于同情还是友善,他手头的星晶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增涨起来。

    这一天,秦入画刚好完成了《苍崖疾书》图的最后一道灵纹,她悬浮于康浩城的上空,俯视着百万平方米的沙漠之画,眼里仿佛涌动着一个无尽的时空,这一刻,哪怕是三重天星域都显得十分渺小,她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宇宙、无穷无尽的时空,一道灵光忽然从她的脑际穿梭而过,她奋力一抓,顿悟之后不由得大喜过望,“心怀宇宙!这是心境!许久没有寻觅到的心境!”

    刹那间,魂力涌动如泉,她的灵海随着她的全新感悟向着更深更远的方向拓展,云凤缭绕阵也随之变幻了模样,除了三生阵眼与三星阵石,其中的线条和图纹竟然增加了一倍之多,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更加清澄明澈了。

    “云凤缭绕阵更复杂了!或者说,它的终极目标是幻化成一幅《云凤缭绕图》吧?”秦入画傻傻地笑了,这一刻,她果真触摸到了灵仙的门槛,也许她等待的只是下一个机缘罢了。

    “沙漠为土,而火生土,这一次,就以火性星力注灵吧!”

    银河域的火星距离灵华域的神霄星太远太远了,不过星星相通,五行不变,她可以尝试引动附近同宗同源的火性星力,为《苍崖疾书》图注灵。

    御空!灵运!

    秦入画手持青鸾笔向天一指,一股魂道意念瞬间直达上苍,不过短短几秒,一波浩荡的火性星力果然如约而至,她扬笔一点,从《苍崖疾书》图的起始之处开始灌注星力,一缕缕火红渐入黄沙,只不过,哪怕她的运笔之手再稳定,为百万平方米的灵图注灵也并非一件易事。

    她的精神力也许会半路耗空,她的魂力也许会半路枯竭,但是她的意志力却令其一往无前,哪怕再经历一次死亡。

    有了这样的未雨绸缪,她的笔划一直没有停顿地描绘着万米山川,感觉力有未逮之时,她就服用一颗从尘世带来的凝神丹,注灵讲究平稳均匀,她的状态也一样讲究衡定,每当自己精神虚脱之时,除了服下丹药,她的信念只有一句“坚持!再坚持!”

    描绘一幅百万平米的灵图对于一位未至灵仙的灵圣而言是难的,而修复一幅这样的灵图再加上注灵却是难上加难,由于自身魂力的不足,她的超越修为等级的绘制甚至要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七天七夜一眨眼就过去了,她已经服下了四十二颗凝神丹,右臂也几乎抬不起来,好在最后一道灵纹在她的坚持之下缓缓地落下尘埃,土,意味着厚重、滋养、建塑,她疲惫地收起了青鸾笔,大声叱喝道,“显灵!”

    这二字灵咒突然间掀起了一股沙漠风云,超量的天地灵气尽数朝着这一片时空涌来,就像上帝创造了世界一般,当《苍崖疾书》灵图修复完成的这一刻,苍崖出现了,河流出现了,灵兽出现了,绿植也出现了,风吹云动,北城之外的气温陡然降低了二十余度,而原本灸热的百万平米沙土一瞬间变幻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山川景象,甚至这里的风景还在向着更远的地方蔓延。

    “《苍崖疾书》灵图,成了!”秦入画呼吸着清凉的空气,看着苍崖上遒劲有力的草书,听着城中百姓们的惊呼声,终于体力不支地落下了城头,就这样斜靠在墙体一角,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第二天,秦入画被一阵凉意唤醒,还未睁开双眼,她就感受到了大脑之中一波接一波的虚脱与刺痛,“还是太勉强了!不过幸好,第一幅灵图成功修复了。”

    她慢慢地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依旧靠在北城墙头的一角,不过身上却盖着一床薄被,不远处人声嘈杂,议论的都是神迹重现,令北城旧容焕发,没有人注意过她的存在,就好像整幅灵图的修复与她完全无关一样。

    “想什么呢?做了好事难道就一定有好的回报吗?”秦入画淡淡一笑,卷起薄被又重新站了起来,“这几个月累坏了,今天就去集市买点新鲜的食材,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己吧!”

    她简单地拢了拢头发,又掸了掸衣袍,而后大大方方地走下了城头,她的身后不时传来一阵阵尖叫般的惊呼声,康浩城的未来也许从三个月前开始就已经改变了。

    秦入画愉悦地行走在城中的街道上,平日里空无一人的下午竟然出现了一群又一群的修仙者,他们一个个刻意压抑着内心的兴奋,或小声议论,或大声欢笑,行走的方向大都是北城。

    “北城降下神迹了!康浩城还能恢复万年前的荣光吗?”

    “能!一定能!万年之前,四幅护城灵图在仙魔大战中尽毁,康浩城从此一蹶不振,城主曾经举全城之力遍请三品注灵师修复灵图,可是他们不是嫌报酬低就是称自己没有时间浪费,城主一夜之间急出了满头白发,而那些二品注灵师又没有修复二叠灵图的本事,这一拖就是万年时光。”

    “唉!咱们康浩城只是神霄星的一品城池,那些住在四五品城池里的高贵注灵师怎么可能出手帮城主的忙?倒是骗子来了不少,也难怪城主一听闻灵图二字就大发雷霆,不过如今北城之变以后,他的态度应该会有所改观了吧?”

    “不管怎么说,北城的地价房价已经涨了,齐兄,你家不是正好位于北城中心吗?”

    “客气客气!我们一起去北城之外赏一赏当年《苍崖疾书》的风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