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28 变故:祸福相接,无风也起三尺浪(2更)

    酒店包厢内

    林家爸妈大抵是没想到江家会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加上江震寰又是气场十足的人,难免会觉得有压迫感。(www.k6uk.com)

    “叔叔阿姨,我跟你们介绍一下”江时亦主动开口给双方介绍。

    老太太是个很随和的人,没什么架子,双方就谁坐上首位置又客气一番,方才落座。

    只是初次见面,难免有些尴尬,尤其是知道江时亦是如何被抓的,就在老太太思量该如何打开话匣时,小歪脖子树忽然朝着林鹿呦伸了伸手。

    “啊啊”小家伙被唐菀抱在怀里,而林鹿呦恰好做她对面。

    “你认识婶婶吗你就要婶婶抱你啊。”范明瑜笑着调侃。

    一句婶婶,倒是说得林鹿呦耳根泛红。

    江小歪这孩子吧,有事脾气挺拗,挥舞着小手,似乎想挣开唐菀跑去林鹿呦那里,没办法,唐菀干脆坐到了林鹿呦身边。

    林鹿呦因为胃疼去医院,是抱过江小歪的,小家伙被她搂在怀里,倒是分外安静。

    “这孩子寻常不是谁抱都愿意的,没想到这么喜欢她。”老太太笑道。

    林家父母性格本就很温和,瞧着江小歪长得像个小糯米团子,白白嫩嫩,分外可爱,都伸手去逗弄了一下。

    江小歪寻常并不是谁的面子都给的,比如最近就总是喜欢趴着睡,撅着屁股对着江锦上。

    江锦上生怕这小子再哭哭啼啼,闹情绪,没想到今天倒是很乖。

    “对了宴廷,给知闲打个电话,她去接孩子,人怎么还没到啊”范明瑜看向江宴廷。

    沈知闲去幼儿园接江江和陶陶,还没过来。

    “刚才已经打了电话,应该马上就到,我去外面接一下。”

    江江和陶陶到了之后,包厢气氛又瞬时变得不同了。

    江震寰怎么都没想到,和上次见司家人一样,都要靠孩子外交,大人的情绪不会波及孩子,加之林家父母性格温和,气氛很快就变得融洽起来。

    双方吃饭,并非谈婚论嫁,就是见个面,并没把重心放在林鹿呦或江时亦身上。

    林鹿呦原本还很紧张,很快也放松下来,包厢气氛倒是不错。

    海上,艳阳天,无风无浪。

    江承嗣正坐在甲板上钓鱼,司清筱则坐在阴凉处喝着椰汁,一直在打量他,他本就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居然学人家海钓,反正一个上午了

    别说鱼了,就是个小虾米都没钓上来。

    而他此时拿出手机,给江锦上发信息小五,我哥那边情况怎么样

    一切顺利。

    就没出什么意外

    你不在,自然很顺利。

    江承嗣气结,几个意思啊,难不成他还能去搞破坏不成。

    他皱眉,怎么回事,一坐这么久,却一条鱼都没钓上来,钓鱼这玩意儿,到底是有什么乐趣,还不如玩车,惊险刺激,立刻就能感觉到那种风驰电掣的快感。

    最主要的是,他不能理解,在京城还有人专门在家挖池塘钓鱼,年纪轻轻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司清筱走到他身边,“四哥,一条鱼还没钓上来啊。”

    江承嗣有好胜心,况且在媳妇儿面前,总不能丢面子啊,“不要急,我肯定能把鱼钓上来。”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钓不上鱼吗”司清筱半蹲在他身边,托腮仰脸看他。

    “怎么你还懂钓鱼”

    “不是很懂,但我知道,钓鱼需要鱼饵,你钓了这么久,你不知道自己根本没穿鱼饵上钩吗”

    “”

    渔具是无意中在游艇里找到的,估计是司屿山的,江承嗣就是有些烦躁,想着钓鱼让自己平静一下,他好像根本忘了鱼饵这回事。

    拿着鱼竿,整理好鱼线,还特意在司清筱面前做了个漂亮的甩竿动作,也是风骚十足。

    现在看来,自己八成是个大傻子。

    “你知道我没穿鱼饵,你也不告诉我”江承嗣深吸一口气,这是自己的亲媳妇儿吗

    “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发现,没想到你居然能钓这么久。”司清筱憋着笑,觉着他们家四哥太逗了。

    江承嗣咳嗽两声,又去舱里翻找鱼饵,而江锦上好像是故意气他,一直在给他直播他哥见家长的实况

    林组长父母性格很好,对三哥印象很不错。

    奶奶约了林组长抽空到家里吃饭,她跟三哥的事,估计不离十了。

    四哥,你马上就要多个嫂子了,高兴吗

    江承嗣冷哼着,最后直接把手机给关了,说什么不希望外人打扰他们,也让司清筱把手机设置成了飞行模式。

    眼不见为净。

    京城

    吃了饭,林家父母原本还想邀请江家人到家里做客,喝杯茶,只是江家都是拖家带口的,一大群人过去也不太方便,就在包厢里多逗留了一会儿。

    就在这时候,林鹿呦手机响了,工作电话,她起身走到外面接听,“喂”

    “林组长,您有空来一趟派出所吗”

    “我现在怕是不方便,你有事就直接说吧,还是之前检测遇到什么问题了”

    给她打电话的不是旁人,正式之前严打行动,与她一队,负责化验的组员,药物成分检测,验尿这些,都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按理说不会有什么事。

    “之前四爷酒吧拿回的东西,检测结果出来了,有点问题,需要您过来再看一下,然后签个字。”

    林鹿呦虽然没参与检测,却是负责人,她点头应声。

    由于她有工作要处理,需要提前离开,两家人也没在酒店滞留,老太太让江时亦送他们回家,此番会面,也算双方尽欢。

    老太太心底是很高兴的,让江时亦送林鹿呦去派出所,就赶紧回来。

    她还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他。

    江时亦把林鹿呦送到派出所门口,“需要我在这里等你吗”

    派出所的事,一般都处理得很快,江时亦打算再把她送回去,林鹿呦也点头同意了。

    当她到派出所时,组员早就在等她了,“林组长,您可算来了。”

    “是出什么事了吗”林鹿呦看他们神色紧绷。

    “您自己看吧。”那人将检测出来的药剂成分递给她,林鹿呦简单扫了一眼,“这是哪家酒吧的”

    那天晚上,搜出东西的地方江承嗣一处酒吧,总有人顶风作案,以为自己没那么倒霉会撞到枪口上。

    “四爷酒吧的,这里面的确含有违禁品,需要您再确认一下,签个字我们就把报告交给警方,那边也等很久了。”

    林鹿呦点头。

    “这里面违禁药物的含量不高,”

    所有人都以为,整件事可能就是个恶作剧,是有人故意膈应江承嗣的,没想到里面真的有东西,那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林鹿呦签了字,把报告交给警察时,他们也颇为诧异,原本以为最多就是检测一些男女欢好的助兴药物,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国家明令禁止的东西

    偏又实在江承嗣的地方检测出来的,简直要命了。

    林鹿呦移交报告就离开了派出所,江时亦看她从里面出来,就神色凝重,免不得要多问两句。

    “怎么工作出什么事,还是胃不舒服”

    “四爷酒吧药物检测的成分出来了。”林鹿呦看向江时亦。

    江时亦看她表情立刻就猜到了一些。

    原本因为见家长的好心情,瞬时被湮灭得荡然无存。

    就算这东西跟江承嗣没关系,可是在他的地方出了事,又怎么可能轻易撇得干净。

    他立刻给江承嗣打电话,让他立刻回京。

    可江承嗣手机关机了,根本找不到人,他只能找司清筱,居然也联系不上。

    这小子又干嘛去了,关键时候找不到人。

    江家老宅

    老太太也是折腾了一天,想着几个孙子的终身大事都有着落了,心底宽慰,就等着江时亦回来问话了,听着小曲儿,躺在藤椅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江小歪的小床就在老太太边上,小家伙也睡得格外安稳。

    唐菀刚瞧着两人睡着,刚准备将播放戏曲的收音机关掉,手机便震动起来,怕吵醒两人,拿着手机,匆匆走出去。

    “西西”打电话来的是阮梦西。

    “菀菀,怎么联系不上四爷啊。”阮梦西语气很急。

    “四哥怎么会联系不上他,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还看到五哥跟他在发信息,你有什么事,怎么急。”

    “我让则衍联系他,也是找不到人。”阮梦西吸了口气,“警方来俱乐部调查问话了,居然侧面跟我打听,我们这里会不会容留别人吸食那些东西,或者是四爷有没有运输贩卖那些玩意儿”

    “什么”

    “我已经让人打听过了,警方只问了四爷经营的场所,这明显就是有针对性的,这种时候,他怎么联系不上啊。”

    “你别急,我再去问问。”

    江承嗣和司清筱手机打不通,唐菀自然也联系不上,反而是找到了司家人,希望他们帮忙联系。

    警方忽然调查江承嗣,虽说只是私下排查,只是之前严打行动的风刮得太烈,加上司屿山又出面给他撑腰,太多人盯着这件事。

    导致一点风吹草动,都被无限放大,司家自然收到了风声。

    司屿山也没直接联系到人,便直接去找袁特助,却被告知两人出海了。

    “应该是海上信号不好,估计很快就回来了。”袁特助也没想到好端端的会出事。

    “你赶紧去码头等着,我估计警方也在找他,这人没了,警方怕是会以为他逃跑了。”

    “”

    国家对某些违禁东西的打击力度素来很大,很快江承嗣出事的消息,就随着夏日的这股热风,吹遍了京城。

    耿东原本正开车载着杨依依兜风,忽然听说江承嗣出了事,原本还挺高兴。

    “这孙子就是平时太浪,迟早会出事的,活该”耿东幸灾乐祸,“对了,他出什么事了啊”

    “就是酒吧搜出的东西,有问题,警方已经在摸排了。”

    “你说什么”耿东被惊得一个急刹车,车子直接停在了马路中央。

    “我只是听说,具体的不清楚,警方没公布,也打听不到具体情况,圈子里是这么传的。”那人解释,“东哥,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吧之前不少人都说,那几包药,是你故意弄的。”

    “现在不仅是警方,就连江家、司家据说都在找人。”

    “反正只要跟你没关系,我们看戏吃瓜就行。”

    “这事儿就算和四爷没关系,他也肯定会被牵连,以他的脾气,要是被查到是谁在他地方弄这个,这人肯定要倒霉的”

    耿东脑子嗡嗡作响,电话那头的人,后面说了声了,他没听清,他只知道,那包药检测出问题了。

    那东西是他放的

    可那只是他从一些普通胶囊药粉里弄出来的玩意儿,都是药店可以随意买到的东西,怎么会出问题

    他只是想膈应江承嗣,让他吃点暗亏,真的栽赃嫁祸,他还没那个胆子,毕竟这种事一旦被抓,别说是他了,整个耿家都得倒霉。

    就是确定那东西没问题,他才敢在江承嗣酒吧张狂,要不然他哪儿敢明目张胆,就算是想栽赃陷害,也不会亲自动手,还被人抓了个正着,东西有问题,他早就跑路了,哪儿还有心情兜风。

    耿东虽然脾气火爆,却也知道,有些东西碰不得,没蠢到那个地步。

    如果被证实那包东西是他弄进去的,加上他和江承嗣早有旧怨,他就是生了一百张嘴也无法辩驳,那就彻底完了。

    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