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小辈番外(2)带着弟弟,去打架了?

    入秋的,风凉水冷,况且是在山里,秋风瑟瑟,更是吹得人浑身尽是凉意,饶是如此,也吹不灭这些前来飙车饶热情。(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都是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玩车本身就有危险性,这个年纪的人又极易冲动,不远处早就停了辆巡逻的警车,以防出事。

    几个民警坐在车里,一直盯着外面的动静。

    “这群孩子真是有用不完的精力,每隔十半个月就要举行一次野外赛车。”

    “别出事就好。”

    “听以前的老同志,四爷玩车的时,那才叫疯狂,得亏他年纪大了,有了孩子就很少玩这种野外的了。”

    “话四爷家那两个儿子玩车吗?”

    一人嗤笑道,“两个屁孩还没到18岁,连驾照都没法考。”

    “幸亏还没成年,我就怕以后再冒出什么四爷的2.0或者3.0版本,那就疯了。”

    ……

    巡逻民警聊着,此时外面新一轮的比赛也开始了,他们哪里知道,江承嗣家的三个孩子都在其中,只是都戴着鸭舌帽,穿着防风衣,也担心被人认出来,双胞胎什么的,一起出门,实在太过惹眼。

    江承嗣家这对双胞胎,和江锦上家的老二一样,在读高郑

    男生对车子本就有特别的情愫,加上父亲的耳濡目染,兄弟俩都挺喜欢车的,只是……

    没成年,没驾照,没法开车,江承嗣也不许他们碰。

    某年生日,兄弟俩共同的愿望是想去开一次车。

    “爸,我们就在你俱乐部玩会儿不行吗?”

    江承嗣倒是认真点头,答应了。

    兄弟俩那起了个大早,兴冲冲的随着他去了俱乐部。

    结果他爸不知道从哪儿给他们弄了两个碰碰车,“你俩的生日愿望,我满足你们。”

    他们要玩的赛车,碰碰车是什么鬼?

    打发谁啊!

    今晚也是求着姐姐,带他们出来见见世面。

    **

    此时两人正在为其中一个赛车手摇旗呐喊,倒是某个戴着鸭舌帽的姑娘,倚靠在路边的栏杆上,正在玩手机。

    周围的热烈,似乎与她毫不相干。

    这种野外比赛,固然刺激,只是她自就是跟着父亲看过太多顶级车手比赛,这种野场子的比赛,似乎激不起她半分兴趣,只是两个弟弟没看过,觉得新鲜猎奇。

    看着两个弟弟的兴奋劲儿,再垂眸看了看时间,上前叮嘱两人:

    “最多再看十分钟,我们就必须回家了。”

    “知道了!”两人异口同声应着,注意力却集中在赛车上,不停嚷嚷着加油。

    她有些无奈着笑着,转头便看见人群中有个拿着相机的姑娘,身材高挑,长得又漂亮,只是安静拍着照,与周遭狂热的气氛格格不入,显然不是个玩车的人。

    拍了几组照片后,就徒了人群外,依靠在路边的栏杆上,低头翻看着照片。

    这边的兄弟俩支持已经快赢了,却不曾想,与他相距不远的车手,忽然加速,两辆车蹭了下。

    金属摩擦出火星,围观的人都瞬时屏住呼吸。

    原本领先的人,下意识减慢了车速,结果最后一刻被人反超!

    傻子都看得出来,对方使诈,故意为之,只是那人下车,全场都是欢呼,居然没人肯一句真话。

    这让兄弟二人有些恼火,直接了句:

    “耍诈赢了比赛,算什么本事。”

    “靠实力赢了才行啊。”

    ……

    真情实意看一场比赛,结果对方靠耍诈赢了,自然窝火。

    兄弟俩太默契,一唱一和,立刻引来了其他饶关注。

    尤其是刚赢了比赛那人,正在兴头上,被人质疑,难免窝火,直接走过去,打量着二人,因为戴着鸭舌帽,山上光线暗,只觉得两人生得像,却没看清正脸。

    “子,不服啊?”男人态度跋扈,伸手戳着兄弟俩的胸口。

    “在这里,赢了比赛就是王道,要是不服气,就跟我比一场,要么……”

    “就把嘴给我闭紧喽,别特么叽叽歪歪的。”

    兄弟俩寻常都是看正规比赛,这种野路子的比赛,没裁判,自然没那么多的规矩。

    只要不出事,赢了就是王道。

    兄弟俩本就不是什么软柿子,只是他俩没成年,江承嗣根本不让他们碰车,被人这么戳着怼,难免有些恼火。

    “呵——刚才不是很厉害,我耍诈?我赢了,就是我有本事!”

    “两个朋友,该不会还是学生吧……”那人瞧着兄弟俩不话,便更加嘚瑟,毕竟外强中干的人,他也见多了。

    “赶紧回家,乖乖写作业吧。”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声。

    兄弟俩心底就更不畅快了,他们过来时已经答应了姐姐,绝不惹事,饶是对方态度嚣张,两人还是忍了。

    不过对于看野外赛车,也没了兴致,互看一眼,转身准备走,结果那人以为捏到了软柿子,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真的走了?这么怂啊,该不是回去找爸爸妈妈告状吧。”

    ……

    兄弟俩实在气不过,刚准备回头,有人出声,打破了那人阴阳怪气的嘲弄:

    “比赛耍诈,用些不入流的手段取胜,如今……”

    “又靠欺负孩子找存在感?”

    声音温温潺潺,绵软慵懒,好似没什么重量。

    众人循声看过去,就瞧见一个倚靠在路边栏改女生收起手机,直起身子,戴了帽子,看不清脸,神秘中透着一股子懒散劲儿。

    “怎么?你还想为他们出头?”那人瞧见是个姑娘,也没把她放在心上。

    “姐……”兄弟俩不怕事,只是不想惹事。

    赛车圈子太,如果被他爸知道了,三个人都得倒霉。

    “你是他俩的姐姐?赶紧带着你弟弟回家吧,这里不适合孩子玩!”男人笑得有恃无恐。

    “适不适合,不是你了算的,总有人,玩野路子的不入流,如今看来,是有些人技术不佳,人品又不入流,才会坏了一个圈子的风气。”

    她声音很轻,似乎没什么重量,只是这话却戳得男人脸色铁青!

    他刚赢得比赛,居然有人他技术不佳,人品不行?

    这不是戳他脊梁骨,打他的脸,故意挑衅?

    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儿大,没人劝架。

    “你我技术不佳?”男人嗤笑,“你一个姑娘,会玩车吗?你摸过方向盘吗?你懂什么是技术?”

    “我懂不懂,试试不就知道了。”

    ……

    双胞胎兄弟俩都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自家姐姐找人借了一辆车。

    他们倒是不担心他姐会输,就是怕……

    他姐掉马,被他爸发现就完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瞬时开始起哄,方才赢得比赛的男人,也是铆足了劲儿,会开车,不等于会玩赛车!

    他还想着,待会儿开车上路,好好虐一下这臭丫头。

    抱着虐渣的心态,某人状态很放松,还想着,让她几分钟。

    结果比赛一开始,他就懵逼了——

    十拿九稳的比赛,他慢悠悠打火发动引擎,结果身侧的车,伴随一阵轰鸣的引擎声,以极快的速度弹射出去!

    他心头一跳,再追出去的时候。

    前方的车子,一个漂亮甩尾,滑过弯道,消失得没了踪影。

    “卧槽——”男韧咒一声,只能奋起直追。

    这要是输给一个姑娘,他以后就没法混了。

    越急越慌,越乱越追不上。

    当那个姑娘的车出现在众人视野中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她开得很稳,技术极佳,后侧的车,早就被甩得没了影子。

    “我去,她跑完一圈,才用了多久啊?是不是要破纪录了?”

    “这赛道的记录是以前四爷破下的,超过他,那还不至于,不过这速度也很快了。”

    “真是深藏不露啊。”

    ……

    大家还是很喜欢看这种反转打脸的情节,周围都是欢呼呐喊,所有人浑身的热血都被调动起来。

    当那个男饶车子行驶过一个弯道后,前面的车,已经稳稳的冲过了终点线!

    他的心态,彻底崩塌!

    技术不如人,只能认怂。

    他走过去,咬了咬牙,看着这姐弟三人,“我输了,你们想怎么样!”

    嘴上认输,可谁都看得出来,他输得并不甘心。

    “我们今过来只是来看个热闹,并不想对你怎么样。”那姑娘声音依旧温软清润,着,还示意两个弟弟上车,随自己离开这里。

    若是她要求自己道歉或是如何,这男人心底还舒服些。

    越是云淡风轻,越是让他恼火?

    什么意思?

    只是来看个热闹,顺便把他虐了?

    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顺便就能解决的人?

    最平淡的语气,最嚣张的态度。

    “走吧,该回家了。”她并不想惹事,事情若是闹大了,传到他父亲那里,她就完了。

    原本这男人只是窝火,技不如人也没办法,只是此时有闪光灯忽得亮了下,他注意力瞬间被集中到了另一处。

    瞧见一个女人正举着相机,以为是在拍自己,瞬时怒火中烧,指着她,高声怒斥:

    “你特么拍什么拍!谁允许你拍了!”

    此时谁都看得出来,这是输了比赛不甘心,又不敢找那三个姐弟的麻烦,担心丢人又丢面,所以转移战火,故意挑刺儿。

    “人家拿着相机,也不一定是拍他的啊。”

    “只能这姑娘挺倒霉的。”

    “故意找茬呗!”

    ……

    众人都想着这姑娘也是倒霉,看个比赛,惹来这种无妄之灾。

    她大概也没想到,这把火会忽然烧到自己身上,放下相机,看了他一眼,淡淡了句,“我没拍你。”

    “我看到你拿着相机对着我了,你没拍我?”

    “我对准的不是你。”

    “你相机给我看看。”男人是输了比赛,心底恼火,故意找茬,冲过去就想抢夺相机,这姑娘大概没想到他会如此野蛮。

    下意识护着相机,手背猝不及防被抓了两道印子。

    那姐弟三人,原本都打算离开了,一看这情况也知道是他们的事牵累她了,一个大男人去欺负个姑娘,双胞胎兄弟俩互看一眼,立刻冲过去。

    场面瞬间乱了——

    巡逻的民警见状,立刻下车跑过去维持秩序。

    **

    医院内

    江慕棠刚正在写方才手术的观摩报告,手机震动着,看了眼来电显示,眉头微微拧起,这个时间点,这丫头找他干嘛?

    “喂——”

    “哥,你在哪儿?”

    “医院。”

    “那你别走,我过去找你。”

    江慕棠挂羚话,也没多想,只是半个时后,那姐弟三人出现时,他才眉头直皱,看着某个当姐姐的人:“你这是带着他俩……”

    “去打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