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3章 恋爱男嘉宾白月光(23)

    “兔子, 你快点,人家在外面催你。(www.k6uk.com)”

    敏西走过来,游戏耳机缠绕着脖颈, 不耐烦地带话。

    其实他是故意的。

    奥萝拉今天没能约他出去, 但也精心打扮了一番。

    敏西越看越眼熟。

    这裙子,这妆容, 这香水, 不活脱脱就是绿茶姐姐的仿制品么?

    他感觉相当怪异, 奥萝拉原先走的是**甜妞的风格, 乍然换成了温柔秀气的装扮, 违和感十足, 尤其是她还捏着对方的腔调,软绵绵地说弟弟跟我一起打游戏好不好?

    受害者差点没从沙发上滚下来,一脚踩在类似甲虫模样的扫地机器人上。

    工作中被踩的扫地机器人对他意见老大了, 现在特嫌弃避着他走。

    而他歪着身躯, 又看着远处的两男一女, 十分碍眼,就找了个借口进到他们中间。

    “嗖——”

    一阵风拂过面孔。

    赤的怀里空空荡荡。

    小绿茶缠上了另一个男孩子。

    敏西对她的热情有点不适应, 甚至是受宠若惊。

    这家伙怎么说呢?

    她大了他四岁,像所有的年长的姐姐一样,会照顾人——这建立在他是她的目标对象之上。

    他知道的。

    她试图获得他的欢心,用女追男惯用的追求手段和套路来攻陷他,她并非是多喜欢他, 多非他不行,只是在众多嘉宾中, 他是最适合她交往的。女孩们管着叫“钓凯子”、“钓金龟婿”, 他充其量也只是这位绿茶姐姐眼里的一只龟。

    好吧, 当龟就当龟。

    索性他对她印象不错,聪明、漂亮、有野心、不拖后腿,是很好的结婚对象——哪怕她不是向导。

    敏西不需要向导。

    黑塔的老师们评价他是“天生情感缺失”,又称“冷血精神病”,仪器清楚显示了每一项数值的低分。

    低到令人发指。

    但敏西在普通人类的世界学了不少,为自己打造了一个阳光活泼热爱游戏的美少年形象,比想象中的还受女孩们的欢迎。

    哨兵由于感官敏锐,备受各种信息和情绪的折磨,他则是直接去掉了情绪上的烦恼,强大而稳定的精神力让他不必屈从任何一个向导。

    如果不是基因配对。

    如果不是意外引发的躁动期。

    敏西是不可能吃回头草的。

    虽然他没吃过,可也知道,吃这把草,作为男生,是很没面子的。

    他一直都很要面子。

    他喜欢的是身心对他唯一的伴侣,外界的轻微触碰,都会让他感觉自己的所有物被侵占了,像是皎洁的月光,他忍受不了半分乌云的遮掩。

    随后绿茶姐姐就硬核治好了他这种初次恋爱洁癖。

    她还笑嘻嘻地说,“没有经历过爱情毒打的孩子是长不大的。”

    敏西一点也不想被“爱情毒打”,没有挫折,顺利地交往、结婚、养育子嗣不好么?

    他正心不在焉地想着,香风迎面扑来,她像是个轻巧精致的小零件儿,挂在他的身上,情人般亲密无间。

    “姐姐干什么?赤哥要生气了。”

    少年捏了她额头碎发的一缕卷毛。

    般弱舍不得辛辣浓烈的白麝香信息素,也舍不得清新的香根草信息素,后者植物感更重,对她来说更有吸引力,她毫不犹豫就变卖了队友,“他生气就生气,不管他,你是最重要的!”

    然而到底是心虚,声音低了好几个度。

    在场哨兵听得清清楚楚。

    斯蓝不知道该同情他自己,还是同情他情敌。

    “姐姐真乖。”敏西抬起手掌,轻轻扶着她的脑袋,他惊奇地发现,才一夜之间,那小绿芽整出了一片叶子。他试着用他的精神力安抚了下,迅速弹出了另一片叶子。

    正好是爱心形状的。

    敏西:“?”

    草,连生片叶子都是爱他的形状吗?

    精神体代表着哨兵的潜意识和内心世界,看来姐姐爱他真是爱到无法自拔了。

    他扬着狗狗眼,暗自窃喜。

    这一场景落在赤的眼里,背脊不自觉收紧。

    敏西瞥了对方,又哄着般弱,“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不。

    馋你精神体而已。

    般弱的话到嘴边逛了一圈,最终吞回肚子里,她眉眼弯弯,清脆地承认,“是的呀,好喜欢的。”

    这回轮到少年心头狂跳。

    其他人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真的?”敏西不怕死地问,“有多喜欢啊?”

    “真的!”她含情脉脉地说,“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非你不嫁。”

    敏西:“……”

    斯蓝:“噗嗤。”

    活该。

    哨兵向导的觉醒期都不一样,像他自己,不眠不休,挖光了一座山的胡萝卜,人家是狡兔三窟,他是狡兔一百个窟。不仅如此,斯蓝还学会了给兔兔接生,从一个生活废物变成了野外生存技能王者。

    不过般弱这种逮住人的告白狂魔,兔兔表示,它也是第一次见呢。

    当场面僵住,赤冷静地取出自己的智能面板,他飞快扫了眼般弱的实时觉醒数据,又重新关闭。

    快得直播器来不及捕捉。

    “指数升高了。”

    两个哨兵顿时看向他。

    赤吐了口气,“是后者。”

    后者就是哨兵的信息素浓度。

    敏西无法理解,“怎么会这样?她明明——”

    明明说喜欢他的啊!

    要知道,哨兵跟哨兵是无法配对的,如果她喜欢他,就只能往向导的方向发展。数据却告诉他,她在撩他的同时,精神体却向哨兵的性质靠拢,这跟骗婚有什么区别?!

    少年一言难尽,“你刚才是骗我的?”

    小绿茶眨了眨眼,“没呀,我发自内心,发自肺腑,发自——”

    没说完被赤拽住手腕,男生瞳孔翻涌着血红,淡淡地说,“小敏西,你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个人魅力了。”

    般弱被他拖着走。

    被迫远离美味的食物之后,小绿茶的眼底冒出凶光,连觉醒手环都难以遏制精神力的出逃,一根粗壮如柱子般的绿藤从天而降,她准备砸人后脑勺,给他来一次深层次的昏迷,别总是坏了她的好事!

    结果,赤转头了。

    般弱二话不说收回了自己的精神体,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乖得不得了,软软糯糯地说,“哥哥,咱们去哪里呀。”

    在后边的俩哨兵目睹得清清楚楚,呆滞了。

    这翻脸比翻书还快!

    约会期间,4号男嘉宾斯蓝一上午都在走神。

    2号女嘉宾美琳笑容很勉强。

    她看过《贩卖浪漫》的前几季,有的容貌还不如她,偏偏就是运气好,靠着一些小女生的套路,钓到了大富豪,现在做着风光的豪门太太呢!

    她相信斯蓝出身很好,不差钱,所以自己也做着豪门夫人的梦,但撩他撩半天了,这人没一点反应,美琳越发感到绝望。

    美琳决定使出杀手锏。

    两人在坐碰碰车的时候,她含羞带怯,学着1号的姿态,伸手捏了一下他耳朵。

    斯蓝:“……你干嘛?”

    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行驶得很平稳,耳朵跟皮肤也没有红,还有点儿不高兴,“没有主人允许,别随随便便摸人耳朵。”

    摸耳朵是情侣才能做的事情,他跟她很熟吗?

    一点也没有分寸感!

    兔子少年生出了被冒犯的念头,接下来的约会项目更是兴致缺缺。

    回去时,4号突然说要去一趟胶囊商店,它体积小,货量多,开在行人经过的每一个角落。他径直走进了一个罗列着高档香水的胶囊商店,那是美琳只能用目光追随的地方。

    美琳又燃起了希望。

    难道他是要送她礼物吗?

    她挺起了腰,姿态优雅地进入店门,店员穿着制服,满脸微笑着问她喜欢的香水类型。

    “玫瑰就很好。”她矜持地说,并且强烈暗示。

    店员又是一通恭维。

    “就这个,装起来。”

    斯蓝挑了一瓶山茶花的,是特殊品种的绿山茶,香水名叫“纯真挚爱”。

    美琳滔滔不绝的话头卡住了。

    “先生,这里有信纸和卡片,您需要么?免费赠送的,也许它能更加准确传递您的心意。”店员反而表现得很热情,管他是不是送给面前这个女人,单是这一瓶香水她就能赚到不少的提成。

    这可把宇宙直男兔兔难倒了。

    他抓了抓脑袋,写下了一句特别朴素的情话:我有很多座山,可以建很多个养殖场!

    店员心情复杂送人出门。

    原来她不能暴富的原因,是因为想得太不切实际了!

    看看这有钱人,就连表白也是这么地贴近生活,还接地气!

    般弱收到这份朴实无华的礼物时,怦然心动。

    “你是说真的呀?真的把所有的山头给我养猪猪吗?”

    枫叶红的纱裙,披着雪白的毛线背心,般弱力图让自己每一根头发丝都张扬着老娘很美的气场。

    兔子被她这潋滟的一眼迷得耳朵发红。

    “对、对的。”

    斯蓝这对回来得早,正好赶上了下午茶,一群人在塔外的小花园里试探着彼此的心意。

    姜小娜看起来很特别,她一改往日的懒散作风,换了漂亮的鹅黄色公主裙——那是公爵和夫人给她买的。

    她还悄悄服用了最后一瓶试剂,那滋味奇奇怪怪的。

    不过公爵夫人都说了,只要她喝了,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改变,让男嘉宾们迷恋上她!

    姜小娜没跟男嘉宾们搭话,很矜持等着药效发作——到时候就是他们来献殷勤了。

    但她忘了一件事——

    哨兵早早套上了抑制颈环,对外界的感应更弱一层。

    不过他们的鼻尖的确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眼神偶尔溜过姜小娜,不知琢磨着什么。还没等他们琢磨透,斯蓝这个小兔崽子突然发起了表白攻击,他很大声,也很坦诚,“般弱,我想跟你一起养猪生兔子!”

    般弱故意说,“你不是说要报恩吗?姜小娜怎么办?”

    斯蓝这回很坚定。

    “报恩是报恩,爱情是爱情,不能混为一谈的。再说,她也不一定是那个人。”

    这话说得不留情面,把姜小娜打击得面如土色。

    裴焕不乐意自己被抢先一步。

    “你也就嘴上说说而已,学妹,我现在立刻向节目组申请,给你包一条畜牧线,以后我们宇宙科学养猪!”

    般弱摇摆不定,可耻地倒向了学长一方。

    敏西抿了抿唇,难得严肃,“姐姐,我也可以申请——”

    “啪。”

    赤手里的瓷杯发出刺耳的声音。

    他凉凉地说,“别想了,帝国很快就会发下禁猪文件,毕竟它吃得多,还贪睡,没有帝国公民值得学习的良好品质,容易带坏风气,留着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