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79 疼不疼呢(三更)

    半山腰上,白娇娇呆呆坐在地上,吓的魂飞魄散。(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连翘扑上来,用手帕摁住她的脖颈,哭着道“来人,快来扶着郡主。”

    “祁山,回去抬担架来,快”

    连翘吓的不轻,看着呆滞的白娇娇,喊着道“郡主,郡主”

    白娇娇呆呆地坐在地上,眼睛发直。

    连翘又喊了几声,白娇娇没的声音也没有反应,连翘吓的大哭起来,要去拍她的脸,沈闻余半蹲下来,对连翘道“别吵”

    连翘一怔,随即沈闻余就从她的手里,将白娇娇的手握走了。

    连翘惊住。

    沈闻余握住白娇娇的两只手在掌心,他是习武之人的手,手指粗糙温暖,将白娇娇的手包裹在其中。

    他柔声道“过去了,没事了。”

    “郡主。”沈闻余捏了捏她的手,轻声道,“我在呢,没事了。”

    白娇娇的视线一点点收拢,看向沈闻余,看清了是沈闻余,顿时哇一声哭了起来。

    沈闻余没舍得松开她的手,柔声道“没事了,别怕。”

    “夫君呢,夫君怎么样”

    沈闻余回道“她回城了,没事,刺的不深伤势不重。”

    “我、我回去看夫君。”她清醒过来,将手从沈闻余的手中抽出来,道,“我、我回家去。”

    她跌跌撞撞站起来,看到了靠在蒲汉生怀里的蒲惠安,眼睛一红,冲了过去,一巴掌抽在蒲惠安的脸上,去抓蒲惠安的头发“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夫君”

    “我看你可怜,收留你,你却来害我夫君。”

    “我要让我父王砍你的头,砍你全家的头”

    连翘和几个丫头拉着她,白娇娇跳起来去踢蒲惠安。

    蒲惠安被蒲汉生抱着,白娇娇踢在了蒲汉生的胳膊上。

    “郡主打我吧,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蒲汉生哭着道。

    白娇娇被自己的丫头抱着走远。

    蒲惠安推开蒲汉生,冲着白娇娇吼道“你夫君你夫君”

    “白娇娇你有什么夫君,你不过和我一样是个可怜人。”

    “夫君是个断袖,你有什么夫君”

    她看向远处,目光灰暗如死灰“我的年华、十年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我爱了十年的男人,是个断袖”

    “啊”蒲惠安嘶叫着。

    蒲汉生痛不欲生,捂着蒲惠安的嘴,吼道“你醒一醒。你说的十年,他拒绝了你十年,我们劝了你十年”

    “蒲惠安,你这辈子被你自己毁了。”

    蒲汉生吼道。

    蒲惠安死死咬着唇,激动之下断气晕了过去。

    蒲汉生嚎啕大哭。

    那边,阑风带着人回来,沈闻余问道“抓到人了吗”

    “抓到了”阑风说着,他属下拖了一个男人回来,男人的下巴、双臂被卸下来,双腿被打断,由两个拖在地上。

    沈闻余看着正死死闭着眼睛的男人,道“先将人带回去”

    大家应是。

    “阑风。”宋元时上前来,交代道,“方才王爷和宋大人的事,你交代你的弟兄们不许胡言乱语。”

    阑风应是。

    宋元时就开始叮嘱郡主身边的小厮以及理刑馆里的几个人。

    主要是麻六几个人。

    但麻六几个人已在衙门里过了半生,处理的案件五花八门,什么事情都见过,他们并不奇怪。

    更何况,赵熠留在理刑馆,他们不敢明说,心里的胡思乱想却早就有了。

    “蒲二爷。”沈闻余对蒲汉生道,“我们回城吧,先找大夫治疗才行。”

    蒲汉生无力地点了点头,道“添麻烦了,我们不回郡主府了,帮我找一间客栈吧。”

    他没有脸再带着蒲惠安住去郡主府。

    沈闻余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蒲惠安,道“好”

    郡主府中,宋宁被赵熠从马车上抱下来的时候,一整个府里就乱套了,杨氏一遍跑一遍掉着眼泪,进了宋宁的房间,看见她一身血地趴在床上,退一软在脚踏上跪下来“阿宁。”

    “娘,我没事。”宋宁对杨氏道,“小姑娘手无缚鸡之力,刺的根本不深。”

    “我这一声结实的肌肉,也不会让她轻易刺透。”

    赵熠在一边讽刺地道“方才你明明说的是感谢最近长的脂肪,脂肪和肌肉是一样的吗”

    宋宁在马车上就和他解释过,什么是脂肪了。

    宋宁指了指赵熠,不许他在火上浇油。

    赵熠面色不好看,不想理她。

    “不说话了,不说了。”杨氏道,“伤怎么办,请大夫了吗”

    杨氏看赵熠。

    赵熠要请,宋宁不许。

    “不用请,您去准备好消炎药金疮药,一会儿亲自动手把刀拔出来就行了。”宋宁道。

    杨氏哪敢啊,心疼的都要碎了“不行,还、还是请大夫了吧。”

    “请大夫来不还是拔吗,这种皮肉伤没有人比我有经验了,您别怕。”宋宁道。

    杨氏舍不得。

    “我来。”鲁张氏道,“阿宁,你娘不行,伯母来”

    宋宁笑着应是“还是伯母厉害,我娘胆小。”

    “我来”赵熠道,“刀拔出来你们再上药。”

    宋宁一看赵熠的脸色,也不敢反抗啰嗦,顿时顺着他“哦哦,好好,劳驾王爷了。”

    将各式各样的药准备好,赵熠握着刀柄,道“我拔了”

    “拔吧”宋宁咬牙。

    赵熠将刀拔了出来。

    宋宁疼到接着骂了一句脏话“我他娘的”

    她这样又心疼又好笑,赵熠拿刀在她面前比划了一下,道“入肉一寸不到,快点上药,不然一会儿就愈合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这一路上刀没有掉下来,也是巧合了。”

    “你,走走走”宋宁冲着他后背摔了个枕头,赵熠关门出去想站在门口,才觉得双腿无力,指着一个婆子道,“端椅子来。”

    他在椅子上坐下来,连着喝了一壶茶,方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门内,宋宁在上药,疼的嗷嗷直叫。

    “逞能”赵熠揉着眉头,但想到刚才的情形,又自责又后怕。

    他们算漏了蒲惠安。

    白娇娇怎么会巧合的上山来,正巧被程之抓住当了人质

    肯定是蒲惠安作梗。

    但看程之的为人和智商,应该不是提前约好安排好的,应该是蒲惠安发现了程之进了山,她带着白娇娇进山的。

    她将自己的和白娇娇的脖子送给程之。

    程之顺势拿他们当了人质。

    “汉南侯养的好女儿”赵熠冷冷地道。

    房门打开,杨氏被鲁张氏拖出来,鲁张氏道“王爷,药上好了,我们去煎药。”

    “去吧。”赵熠道,“去和常公公取一些补药来,如若不懂就去问大夫。”

    “一起炖上,给她补一补。”

    “她失血太多了。”

    赵熠说着进去了。

    鲁张氏拉着杨氏下去,一边走一边道“小伤,这伤阿宁不在话下。”

    “你不要留在房里,你没看见王爷紧张的,都要吃补品了。”

    鲁张氏闷闷的笑。

    杨氏都是担心,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经由鲁张氏一提,顿时眼睛一亮“你的意思阿宁也有松动了”

    “肯定有啊,你没发现她看王爷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鲁张氏道。

    杨氏一阵恍惚,此刻有些不舍地朝那边房里看去,又是觉得自己的女儿要被人抢走了,又是欣喜女儿终于长大了。

    “张姐,我、我坐会儿,我心慌的不行。”

    鲁张氏扶着她在院子里坐下来。

    房间里,宋宁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伤口处理后散着头发趴在床上,赵熠将椅子拖过来坐在她的视线里。

    “疼不疼”

    宋宁摇头“怎么可能,这点小伤而已,不疼。”

    “是吗”赵熠道,“刚才谁在房里嗷嗷直叫的”

    他刚才明明听到她在房里喊疼的。

    杨氏在的时候又嚷又撒娇,到他这里了,她就咬牙忍着了。

    分明就不拿他当自己人。

    “我娘手重,摁着我疼。”宋宁不敢看他,哼哼道,“本来不疼的。”

    赵熠冷笑一声“怎么摁的,这样吗”

    他说着上手了,在她伤口边上摁了一下“这样”

    “嗷”宋宁没忍住,喊了一声,“疼啊,赵熠你、你死定了”

    赵熠笑了,又摁了一下“要我怎么死”

    “大卸八块,炖煮烹炸”

    赵熠道“就这样不待见我吗”

    宋宁磨牙“对”

    “唉”赵熠突然变了态度,叹了口气道,“就刚才其实我杀蒲惠安的时候,忽然有感。”

    “我不想听”宋宁撇过脸不理他。

    赵熠不管她,接着说“蒲惠安一直感动自己,认为她为了喜欢我,而付出了很多,于是爱而不得生了恨意。”

    “于是我想到了我对你。我这么喜欢你,而你却一点不喜欢我,无论我怎么对你好,你都觉得我是你仕途的拦路虎绊脚石。”

    “我也伤心。”

    宋宁怔住,转过来望着他。

    赵熠望着她的眼睛,委屈地叹了口气“不如趁此良机,情绪到位、时机到位,我们说清楚吧。”

    “说什么”宋宁有些紧张。

    赵熠失落“你要真不喜欢我,我也不能一直黏着你,让你也把我当成了蒲惠安,只有厌恶没有喜欢。”

    “我如此骄傲的人,就是死我也不能受此羞辱。”

    赵熠说完,望着宋宁“你若真的不喜欢,没有机会了,我就走了。”

    “济南府的封地我也不要,往后我们老死不往来。你是做次辅还是首辅都和我没有关系。”

    说着,眼巴巴地看着宋宁。

    宋宁也震惊地看着他,明知道他此刻的手段是多么的幼稚,目的是多么的明确,可一听到往后余生老死不往来,她的心还是抽疼了。

    她撑着起来。

    看着赵熠摩擦着地面往外走的背影,咳嗽了一声“赵熠。”

    “我、给你机会。”

    赵熠笑了,回头看着她,反问道“什么”

    宋宁脸一红,扯过被子裹住自己的头,闷闷地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模糊不清地道“行”

    赵熠猛然跳起来,虚挥了一拳,可还是压着声音,一本正经地问道“什么行”

    宋宁的头还在被子里,根本看不到有人刚才跳起来,捶拳的气势足以砸破圆桌,她道“就行呗,耳背啊”

    赵熠凑上来,将耳朵塞进了被子里,问道“你说清楚,我听不清楚。”

    “行,行行我说行”宋宁拱了拱腰,把头又往被子里塞紧实了点。

    赵熠见她不出来,索性牵开了被子,把自己的头也塞进去了。

    “哎呀,你干什么”

    “我听不清楚,你声音大一点。”赵熠道。

    宋宁摇头“不要。”

    一转头就和赵熠呼吸想闻,鼻尖碰着鼻尖。

    宋宁大窘,被子里的心跳声从两人的嗓子眼传出来,

    咚咚咚

    赵熠蹭了蹭她的鼻尖“你也喜欢我”

    宋宁往后躲了躲“有、有点吧。”

    “好巧,我也喜欢你。”赵熠道。

    宋宁笑了起来“无聊。”

    “不过,我喜欢你不是一点,是很多很多”

    宋宁又骂了一句“我去”她把一年的脏话在今天说完了,赵熠问道,“什么我去,去哪里”

    “去你心里吗”他问道。

    宋宁满脸通红,往后躲着“啊啊,你是豆荚吗,说情话像蹦豆子似的那么容易。”

    “那我不说了。那你的伤还疼不疼”赵熠问她。

    宋宁点了点头“疼,都扎那么深了,能不能疼吗”

    “再往下就扎我骨头了。”

    “我很怕疼的。”

    赵熠闷闷地笑了起来,很高兴她能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喊着疼。

    她将她的弱点全部展示给他,脱了自己对外的盔甲,这表示她是真的接纳了他。

    不再分彼此里外。

    “这两天我陪你好好休息养伤。”赵熠道,“想吃海货吗,我去多买一些,管够。”

    宋宁问道“我们都休息,理刑馆怎么办”

    “关门歇几天有什么关系,你最重要,没有你,理刑馆不还得关门。”

    宋宁摇头“我歇明天一天,把郡主的生辰给她过了,小姑娘今天吓的不轻。”

    说着一顿“完了,你带我回来,郡主呢”

    “那么多人,你怕她还不会回家吗,她那点伤没关系。”

    “郡主伤的很重。”

    比她重。

    赵熠不以为然“没事,她伤的脖子又不用力,歇两天就好了,你管好你自己的伤就行了。”

    宋宁无言以对,闷闷地道“把被子揭开吧,我好热。”

    “好。”赵熠又忍不住蹭了蹭她的鼻尖,依依不舍掀开被子。

    宋宁揪着自己头发,羞赧地不知道怎么相处。

    赵熠懂她的心情,她要强了这么久,独久了不习惯被人关注自己的内心。对于这样的她来说,不但不适应可能还有羞耻感。

    所以他不能紧逼着。

    她能点头接纳他,这已经足够了。

    太够了。

    外面传来脚步声,宋宁拢了衣服坐起来,对赵熠道“低、低调啊。”

    赵熠不满地嘟哝了一句。

    门被推开,白娇娇扑了进来“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