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5:要冷静

    “穆谨言,之前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现在我算是看清你的真面目了,你就是见不得我好吧!是不是就盼着我混的很惨,然后回头去找你,所以在这里挑拨我与霍大哥的关系?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吗?

    我与霍大哥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不是你几句话就能挑拨的。(m.k6uk.com手机阅读)”唐初若看他的眼神冷漠带着嘲讽。

    穆谨言听她张口闭口都是霍云澈,心里更愤怒了,站起身,冷声道“唐初若,别激怒我,激怒我对你没好处,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他没想到自己与她相视这么多年,还不如霍云澈与她认识几个月让她信任,这让他心里很难受。

    重重的摔上门离开了。

    用话语激怒他,其实唐初若心里也不好受,不是她不愿相信他说的话,而是与霍云澈认识到现在,她真的没有发现霍云澈有哪里不正常。

    因为霍家与霍大哥母亲的事,所以他才会怀疑霍大哥的出现带着目的,但她不这么认为,她觉得是穆谨言把事情想严重了。

    第二天,唐初若便换了个酒店住。

    本来还担心穆谨言会再跟过来,没想到他竟没再出现。

    唐初若在f国又待了一个星期,都没有再见到穆谨言,想必他早就回去了。

    其实她不知道,穆谨言一直都在她左右,只是没有让她看到罢了,免得二人再说出让彼此痛心的话。

    得知唐初若今天回国,穆谨言坐了早她一班的航班先回国了,这一个多星期,没有过问国内的事,都交给林申去处理了。

    林申在来到f国的第二天,穆谨言便让他先回去了,他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相信这一个星期,他能应付的过来。

    穆谨言下了飞机之后,直奔穆氏集团,先去看看公司的情况,不知林申可有遇到棘手的事情。

    林申和李秘书看到总裁回来,二人松了口气,也深刻的体会到了总裁的不容易。

    这一个星期,总裁把一些事交给他们做,真的累坏他们了,就这还不是棘手的事。

    而总裁每天不但要处理这些事,还要处理一些棘手的事,还要谈合作,开会,开远程视频会议,这些工作量,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所以穆氏集团总裁这位置,看似荣耀,其实真的很累人。

    穆谨言走近办公室,林申立刻跟进去报告这一个星期的事情。

    好在这一个星期没出什么大事,加上总裁一直在线办公,他们配合总裁,将工作完成的很好。

    穆氏集团运转一切正常,可盛唐食品公司昨天却出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本来昨天就准备告诉总裁的,但总裁昨天给f国分公司的高层开会,又有国的远程视频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得知总裁坐今天最早的一班航班回来,所以打算总裁回来后再禀报,反正提前说了,总裁在f国也帮不上什么忙。

    “总裁,夫人父亲的公司昨天出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林申觉得要赶紧告诉总裁,免得总裁怪罪。

    正在翻阅文件的穆谨言听到这话,停了下来。

    林申忍不住在心中感慨,还是夫人的事最能引起总裁的重视。

    “盛唐发生了何事?”穆谨言问。

    “昨天有很多商家反应,盛唐最近生产的一批食品中含有可致命的毒药,有很多消费者吃了盛唐生产的食品后出现严重的中毒现象,还有两名患者比较严重,已经住进了icu生死未卜。

    这件事闹得很严重,广告铺天盖地,警察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唐董已经被警方带走了。”林申将自己知道的都说给了boss听。

    “这件事为何不早告诉我。”穆谨言呵斥。那个小女人现在还不能下飞机,若是她回来后得知此事,不知会有多担心。

    林申就知道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总裁,肯定会被训斥,可自己也是为了总裁好,总裁每天管理穆氏集团已经很辛苦了,再去担心别的事,真的很累。

    “总裁昨天太忙了,而且人在国外说了一时也赶不回来,所以便等着总裁回来禀报。现在这件事闹的很大,大家都不敢过问,生怕会引火烧身,现在一旦有人被媒体报道与盛唐有关系,肯定会受牵连。

    有报道说唐氏集团和盛唐的唐董是兄弟,今天唐氏珠宝公司的股下跌的很厉害。

    总裁这个时候若是插手盛唐的事,那么对穆氏集团——”

    穆谨言抬手阻止了林申的话“你先出去吧!”事关小女人,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林申知道总裁绝不会不管夫人家的事,所以没再多说什么,只希望总裁也不要忘了以穆氏集团的利益为重。

    林申出去后,穆谨言赶紧给警局里的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善待被他们带走的唐景燃。

    这件事的确很棘手,事关无辜消费者,而且还被媒体大肆报道了出来,想要轻易压下去不太可能。

    当务之急是先找出幕后主某。

    盛堂食品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做食品也有二十年了,信誉和名声一直都很好,很受消费者信赖,产品的质量和用料一直都是有保障的,突然出了这种事,绝不会是失误或者意外,肯定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而且还趁着自己不在国内的这几天,这便说明,这个人,或许对自己和小若的关系很了解,甚至知道自己对小若并未真的放手。

    若是自己在国内出了这种事,或许可以第一时间压制住媒体的报道,将事情控制住,现在事情被报道出来,舆论的压力很大,不管是警方还是穆氏集团,都不能草草了事或者暗中解决此事,必须得给民众一个交待。

    到底是何人要治盛唐于死地?

    唐初若一下飞机便得知了父亲公司出事了,很担心。

    霍云澈安慰道“初若,你冷静点,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网上怎么能胡乱报道呢!我爸爸做的食品从来不会用劣质材料,他们怎么能说我爸爸为了挣钱,都用劣质的原材料呢!这根本就是不实报道。”唐初若看着网上的报道很气愤。

    霍云澈安慰道“现在的一些媒体为了博眼赚流量,捕风捉影,理智的网友并不会信的。”

    “可还是相信的人多,你看看下面网民的评价,把我爸爸说的那么不堪,还要让警方重判我爸爸。”唐初若真的很担心父亲。

    不知媒体是怎么知道唐初若今天回国的,所以此时有大批的记者在机场等着。

    霍云澈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带着唐初若从通道离开,司机已经在机场外等着了,他们上了车,霍云澈亲自送她回家。

    唐初若现在很担心母亲,父亲被警察带走了,母亲肯定很担心,她更担心。

    “初若,这种时候你要冷静,不要被网上的一些评价影响。这件事我觉得不简单,你爸爸的公司不是新公司,产品也不是新产品,按理说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纰漏。”霍云澈冷静的帮她分析。

    唐初若并不是不能承受一点挫折和压力的人,她知道霍云澈说的是对的,这种时候,自己不能慌,要冷静。

    收起手机,不再看网上的不实报道和网友的评价,看向霍云澈问“霍大哥,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有人故意为之?”

    “我是这么以为的,食品公司最注重的便是口碑,一旦有人传出食品里使用了劣质的原材料或者对身体有害的东西,很容易受到民众的低质,不管真假,都会有一定的影响,而若是想毁掉一个食品公司,一旦食品公司出现严重的安全隐患和意外,那么这个公司就很难再做下去,这些年因食品安全而倒闭的公司不在少数。

    你爸爸公司生产的产品有这么多人吃后发生意外,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小意外了,一旦被认定你父亲的公司在制作食品时真的添加了不该添加的东西,便触犯了刑法,后果很严重,所以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出幕后的行凶者。”霍云澈虽然不做食品生意,但商场上的一些事他还是了解的。

    唐初若觉得霍云澈分析的很对,这件事对爸爸很不利,公司能不能保住她根本不在乎,她只希望爸爸妈妈没事。

    “我爸爸做人向来和善,到底是何人要这样对付她?”唐初若想不明白,平时她并没有问过父亲公司的事,所以对父亲公司的事一无所知,根本猜不到是何人所为。

    霍云澈犹豫了下道“这个人要针对的或许不仅仅是你的父亲。”

    “霍大哥的意思是——这个人有可能是冲着我来的?”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自从自己嫁给了穆谨言,有太多人将自己视为敌人,自己也得罪了一些人,可这也不至于让他们对付爸爸的公司吧!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因自己而起,自己真的很对不起爸妈。

    “现在所有可能性都要想到。回去问问你的母亲,你父亲最近可有得罪什么人,也想想你自己可有得罪什么厉害的角色,希望这件事可以尽快解决。

    你也不必太担心,我也会让人帮你暗中调查的。”霍云澈安慰道。

    唐初若点点头,脑子里已经在想自己得罪的人,而这些人中,若说厉害的角色,那也只有穆谨言算是厉害的角色了,但他应该不会这么做,就算二人之间闹了不愉快,他也不至于出手对付自己的爸爸,还这么狠,除了他,自己得罪的其他人,应该没这么大本事吧?

    先回家问问母亲再做定论。

    车子在龙溪湾别墅前停下,霍云澈陪着唐初若下车,走进了别墅。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开来,看到这一幕,后座上的穆谨言脸色阴沉的可怕,算到她这个时间应该回来了,想过来和她一起面对这件事,没想到会看到她和霍云澈一起回来。

    本以为遇到这种事,她会第一时间想到自己帮忙,没想到她居然想到的是霍云澈。

    “总裁——”小杨将车停了下来,不知道总裁是如何打算的。

    “回公司。”穆谨言冷声道。

    小杨知道总裁看到夫人和霍总一起出现肯定生气了,可他想说,这个时候,若是总裁过去,安慰一下夫人和夫人的母亲,可能会缓和和夫人的关系,就这样走了,真的不怕霍总趁虚而入吗?

    可畏于总裁的威严,他不敢多言。

    林月华看到霍总和女儿一起出现很意外,其实她心中始终希望女儿和穆谨言能和好的,看得出来他们对彼此是有感情的,并不是说霍总不好,之前霍总还帮他们家解决高利贷的事,她很感激霍总,但感情之事强求不来,她希望女人可以和真心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因为感激而和霍总走到一起。

    霍云澈知道她们母女有话要聊,所以并未久留,安慰林月华几句,让她们有事第一时间与他联系,这件事他也会想办法帮忙的,便离开了。

    霍云澈走后,林月华立刻询问女儿“若若,你和霍总现在是什么关系?你们——”

    “妈,我和霍大哥只是朋友的关系,仅此而已。”知道母亲误会了,唐初若赶忙打断母亲的话解释。

    现在不是谈论自己事情的时候,父亲的事比较棘手“妈,爸的公司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严重的事?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报复我们?”

    说起这件事,林月华脸上浮上愁容“这件事的确很意外,本来公司这段时间已经上了正轨,订单很多,生意也越来越好,你爸很高兴,准备大干一场,谁曾想就出了这种事呢!”

    “妈,你们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唐初若虽然很担心父亲,但这个时候,她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的分析。

    母亲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并未得罪什么人啊!你也知道你爸的性格,向来都是以和为贵,即便是做生意,也不喜欢争抢,都是自愿合作。”

    “若是你爸真的是那种只看重利益,不择手段的人,我们家的公司早就做大了,就因为他对任何人都太和善,又太正直,不喜欢玩那些讨好巴结的事,所以经常被人抢去订单。”

    “在他心里,是看不起那些在背后耍手段,请客送礼,送女人的人,所以我们家的生意一直都没有扩大,虽然挣的不多,却活的一个心安理得,也挺好的,这二十多年,公司从未在产品质量上出现过任何问题。”

    “这次的事情,的确蹊跷,可却又想不出谁会这么做,都是一些老员工了,特别是在一些重要的岗位上,这些员工可说是和公司一起成长起来的,从未出现过任何意外,很值得信任,所以我想了一圈,也没想到谁会这么做。”

    “现在这种时候,任何人都不能放过,或许不是爸妈得罪了什么人,也有可能是我得罪了什么人。”这一年多,不管是在事业上,还是感情上都遇到了敌人。

    其实她的性格有些像爸爸,并不喜欢争抢什么,可你不争抢,并不代表别人不会把你当成争抢的对象。

    就像与沈曼之间的过节,她不曾想过伤害她,她却想要治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

    还有沈甜,白羽,自己只想好好的做设计,她们却把自己当竞争对手。

    还有唐玉姚,苏舒彤,把自己视为感情上的情敌。

    其实唐玉姚并不怎么喜欢穆肖宇,可为了打败自己,勾引了穆肖宇,想让自己难看。

    还有苏舒彤,或许她的确应该把自己当成情敌,毕竟小瑜是她的儿子,看到自己爱的男人和亲生儿子和自己走的这么近,她的确应该把自己当敌人。

    还有冯岚,可能也把自己当成了抢他儿子的女人。

    穆家也有人对自己耿耿于怀,穆肖宇和她的母亲,自己一跃成了穆肖宇的小婶婶,他们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所以这些人都是自己得罪的。

    可也不至于要对付爸爸的公司吧!

    沈曼,沈甜,白羽她们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毕竟都是普通家庭,虽然爸爸的公司规模不大,但也不是他们随随便便就能使坏的,食品公司的生产车间和配料间可都是很严格,而且禁止陌生人进去的。

    虽然沈曼现在和穆肖宇在一起,但以自己对穆肖宇的了解,他应该没有这个胆量,因为穆家的家教还是很严格的,一旦做出有损穆家名声或者伤害无辜之人的事,后果是很严重的,有可能被逐出穆家,以穆肖宇那种离了穆家就不能活的寄生虫,肯定是不敢冒这个险的。

    而唐玉姚,她就算再恨自己,也不至于去对付爸爸的公司,毕竟爸爸和大伯是亲兄弟,即便当年爸爸为了妈妈离开了唐家,可唐家并未真的对外公布与爸爸断绝关系,所以一旦爸爸的公司出了这种不好的事,肯定会直接连累唐氏珠宝,今天早上唐氏集团的股票下跌严重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唐玉姚应该不会这么傻,也不敢这么做,毕竟唐家还有老夫人坐镇呢不会允许她胡来的。

    那么剩下的人就是冯岚和苏舒彤了,她们应该是最讨厌自己的人,可她们现在在国外,就算偷偷回来了,按理说她们久居国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买爸爸公司里的人。

    到底是何人要治爸爸的公司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