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零五章 一哄而散!(上)

    “唔哩哇啦叽里呱啦。(www.k6uk.com)”

    被白飞压在身下的老头子却是奋力的扭动着身躯,脖子更是如同要变身长

    颈鹿一般,疯狂的使劲向后扭转。

    眼神赤红的嘴里低吼着一连串的蛮语,而对于白飞的问题,显然这家伙听没听懂白飞也不知道,但对这家伙的回答白费是真听不懂。

    不过只从这家伙那要吃人的面部表情,以及那简短急促的语速,都不难看出,这家伙多半也没听懂白飞说的啥,却是在自顾自表达,发泄自己的愤怒。

    不过白飞也顾不得审讯了,喧嚣的厮杀生物越来越激烈,那些原本多是在游斗的蛮人开始拼命了,这要是再不解决,那队人马可就完蛋了。

    脸上略微迟疑片刻,白飞却还是嘟囔了一句“算你好运”

    随即一记重重的手刀砍在老头子后脖颈,把老头子打晕在了地上。

    虽然这老头想杀他,但不是没成功吗

    而且他还貌似误杀了自己人,所以白飞决定还是先放他一马,日后万一在遇到了这家伙如果在咋咋呜呜干死他也不迟。

    “喂,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就弄死他。”白飞拎着刚刚那个被老头子误伤而死的满足指挥官的尸体,几部间奔行到了战场十几米外,却是把这人从后边儿拎起来,再把一把大刀架到了这具尸体的脖子上。

    至于老头子射进这蛮族指挥官胸口的那只箭,却是早被白飞一刀两断了。

    “唔哩哇啦,叽里呱啦”白飞的声音虽然中气十足,但是吧在千百人的厮杀吼叫之中明显不够看。

    这一声吼,虽然不是没有反应,但也只能用反应平平来形容他,却只是惊动了最外围的几十个蛮人,核心战圈儿却依旧打的火热。

    这几十个蛮人,借着月光明显是看清楚了白飞手中之人,是他们的总指挥官。

    毕竟虽然都同为男人,但身份差距带来的衣着差异变化还是很大的,借着微弱的月光,很明显能发现那人身上的衣服与装扮,可不就是前几天来到自己部族的贵人吗

    也许是见到白飞只有一人,这几十个发现了白飞存在的蛮人。却是举着手中的刀兵“屋里哇啦”吼叫着围了过来。

    只有一个人掉头向着战圈中央挤了过去,好像是要去给下边儿现场的指挥官报告。

    白飞又把手中的尸体往高举了下,手中的刀更是挥舞了一下,接着又比划到了尸体的脖子上。

    事实上,这人胸口那种了一发重箭之后创口不小,毕竟那老头子射的箭头却是三棱破甲锥。

    这人身上刚死不久,血液也没有凝固,却是流了他半身。

    得亏了,现在是夜晚,这人穿的衣服又是深色的,这才没有让那些包围过来的没人一眼识破。

    就凭那些家伙虽然吼叫着围了过来但终究畏畏缩缩,而且手中弓箭拉满了,却是没有一个敢往这儿射的,白飞就能确定这帮家伙还没发现,自己手中的是一具尸体,而非是一个活人。

    果然白飞手中的刀带着破空声的一挥,又重新放回了尸体的脖颈,却是让那群家伙叫嚣的更凶的同时,围过来的速度也逐渐的停止。

    有的面面相觑、有的对着白飞大喊大叫,但就是没人敢射出手中的箭,也没人敢再向前一步。

    虽然这些普通蛮人不清楚这人的身份,但至少前几天很多人都看见过,这人可是与自家族长并排而行有说有笑的存在。

    也就是说这人的身份,那是不低于自家组长的存在。

    现在这位身份高贵的指挥官被挟持了,他们开始还看着对方,只有一个人想一股脑冲上来,先把指挥官解救了,好在族长那里得些好处。

    但是现在看来,这人怕是真敢下杀手,他们确实不敢再往前了,没人知道,这指挥官要是由于自己等人的莽撞而被杀,那事后等待着自己这些人的又会是什么

    估计不用等事后,可能他们等会儿就会直接被斩杀在这,里给这位指挥官陪葬。

    “什么怎么会”蛮族现场的指挥官得到消息之后顾不上细问,也顾不得在指挥大家围攻燕军哨探马队,打马调头就向小兵所指的方向行来。

    别人不清楚这人的身份,跟着来混好处的赤溪蛮族长黎渊的这小舅子,却是知道这人是何等尊贵的人物的。

    别的不说,整个赤溪部连兵带民,满打满算从上到下也就不到3万人,而这位二公子虽然失了势,在族内被他那位大哥排挤的不行,那手底下也还有5000人可以统治。

    这可是蛮族五大顶级霸主之一,莽溪一族的二公子啊

    放在那次大战前,那也是整个蛮族绝对的顶级风云人物,要不然他也没可能在那次大战之中上蹿下跳各种串联,最终才促成了那次的大战,从某些方面来说,那些个顶级大佬都把黑锅扔给这个小辈,却也是有道理的。

    虽然这人现在失了势,但那也不是他这个小部族的外戚能够怠慢的,他那个一大把年纪的姐夫尚且与这人平辈而论,他这个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关系户,又哪里来的勇气怠慢人家这种顶级部族的族长公子

    那位子既然被劫持了,那自己要是救不回来的话,这场仗即便是打赢了,把那些个大燕人全歼了又有什么用

    到时候,无论是自己那个姐夫,还是那莽溪一族,随便迁怒一下却是都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他不敢再顾忌其他,却是想着赶紧先赶过去,把人救下来再说,这次带的又大多都是蛮奴,正经的常备兵没多少。

    这些蠢笨的蛮奴,没有见识确实很可能会坏事。

    这要是哪个家伙刺激了那个劫匪,到时候那二公子别说被杀,即便只是被伤到,自己那姐夫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

    “阁下意欲何为”白飞正和那不几十个埋人对峙呢,他不敢向前,那几十个人也不敢向前,两方人隔着差不多十步远对峙,没多会儿就见对面人群缓缓的分开,却是一个骑着矮马的蛮人头领模样的家伙排众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