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零六章 一哄而散!(下)

    只不过这家伙的一句话白飞却是没听懂,这刚赶过来的蛮族小头目说的自然是蛮族语言。(Www.K6uk.Com)

    “这里你说了算”

    尽管没听懂,但是白飞还是开了口,他是不想在这儿浪费时间。

    如果能沟通交流最好,毕竟对方人多势众,要他逃跑还是把握很大,但是真让他把这群家伙给杀散了,那估摸着得从现在杀到天亮,而且没有防护的脑袋估计还可能中暗算,毕竟谁也说不好这千把人当中是不是就有一张重弓。

    白飞也没法儿,拿个带面罩的防弹头盔出来,毕竟不远处那帮燕军哨探却是不能杀人灭口的。

    是以在能不动手就解决问题的情况下,白飞却也不想动手,毕竟白天爬上爬下忙活了一天,刚睡了也没多久。

    所以吵吵如果能解决问题,白飞还真不想动手。

    “泥四燕营”听到白飞的问话,这小头目一愣之后,却是改变了语调,说起了相当蹩脚的大燕官话。

    “是”好在白飞的理解能力在线,亲爱的说,这家伙置身于系统视野当中,白飞连他有多少毛孔都能数得清楚,是以凭借精确的面部表情采集,很容易能够理解一些简单的意思。

    当然了,这要配合这那似是而非的大燕官话,只读面部表情的话,很难进行进一步详尽的沟通。

    “燕营,快放了我们将军,本人承诺放你离去,如若不然今天就把你留在这里。”这家伙却是越说越顺溜,虽然语调很是怪异,但总算大致发音以及想要表达的意思还是很明确的。

    “可以,但是我们要做交换,你放那些燕军走,我留在这里做人质,等那些燕军撤离,我就把人质交给你们,并且束手就擒让你们处置。”白飞答应的非常干脆,但同时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只要那几十燕军哨探走了,那白飞自己一个人的话,是战、是溜都是有很大的转圜空间。

    “不兴”

    “你只有一个人,却想换那么多,你着演员未免太贪心了”

    “赶紧放人,要不本将一声令下,众将士齐上把你这皮肤剁成肉酱。”这小头目虽然很担心人质的安危,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把“煮了几天的鸭子放飞啊”

    在他看来,对方只有一个人,而自己这边儿有七八百人,这家伙不放掉人质,那他如何能走得脱

    再说了,即便放掉人质,这小头目也没打算让白飞活着离开,毕竟这牵扯到一个事后的追责问题,这二公子被人劫持丢了脸面,那必然是要把这罪魁祸首干掉,才能够一雪前耻。

    那怎么着,即便他手中有人质,自己这边这么多人也不能让他这么嚣张,即便在自己眼中,这家伙是已经个死人了也不行。

    可惜白飞从这家伙一出场的表态,就已经看明白了自己手中这具尸体的身份的重要性,要是这家伙无所顾忌的话,那还在这儿和自己废话,早都一挥手一窝蜂的涌上来弄死自己了。

    “那你让人攻上来,看看我能不能在你们弄死我之前先把这家伙弄死。”手中的刀又扬起,做势要砍向手中尸体的脖子。

    当然了,这在对面十几步外的这群蛮人看来这就是要杀人,要不是以为这人还没死想要救出人质,这帮家伙哪里还会与白飞废话。

    “你当真不放人”虽然夜色很是按成蛋白飞那亮如白昼的系统视野,却是能够看到这蛮族小头目说话之时眼中闪过的一抹凶光。

    虽然心中一冷,但白飞还是很强硬的做事欲砍,同时嘴里淡漠的道“看来是没得谈了,那我就先把这家伙杀了,在你们这帮蛮子拼一波”

    蛮族小头目眼中冷光一闪,抬起手貌似就要发号施令进攻。

    “哼去传令,放那群家伙走”手抬到一半儿,最终却是咬牙切齿的,对着身旁的一个近卫一挥,用蛮语让他去按白飞说的放人了。

    “恨,休要轻举妄动,你的条件本将应下了。”眼看着白飞手中的大刀就要落到人质脖子上,这蛮族小头目玩清兵之后,立马对着抬手对白飞咬牙切齿的嘶吼道。

    “咦怎么回事”

    “这些蛮子怎么退了莫不是还想再玩儿猫捉老鼠的把戏”

    围绕在李元芳身周充满死志的战士们,正准备和敌人拼最后一波命了,已经刚才随着那声主少响声之后突然猛增加的攻击强度,让这些已经强弩之末的精锐战士觉得,自己却是扛不过去了。

    却是全部抱着视死如归,杀一个转了杀两个不赔的信念,又开始最后一次战斗,结果这刚做好身死的心理准备,这刚鼓起最后一股劲儿,却还没使出多少了。

    东南方向的外围突然就是一阵骚动,接着没几息时间,那个一直骑在矮马上指挥围攻的蛮族小头目,却是打马朝那边儿去了,这又没过多久,蛮族人原本凶猛的攻势突然一滞。

    接着这帮家伙就由外向里逐次的开始散开了,却是愣把原本严严实实的包围圈儿放出了一个大洞,看这意思是要放自己等人离开。

    “队长,怎么办”

    突然莫名奇妙的状况,让这队刚才还陷入绝望心存死志的精锐哨探很懵,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蛮族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但是战场却不是发呆的地儿,能活着谁也不愿意去送死。

    但是大家又怕这次诡异的状况了又是这帮围追堵截了他们好几天的蛮子的诡计。

    “撤出去,不管如何,这里距离阳武营沟不远了,只要这次让我们脱出者包围圈,那他们想再要堵住我们,可就要做好在掀起一场大战或者全军覆没的准备了。”李元芳也是终于被这几天的遭遇磨炼的果决了,不管蛮族又搞什么阴谋诡计,先把自己这剩余的二三十个兄弟性命保住要紧。

    “走,别墨迹”这对蛮族人当中,没有多少真正的战士,却大多只是半民半兵性质的蛮奴,说白了放在满足你也是地位最低下的存在,也不会说大燕的官话,只能执行命令让开一条路,却是也没人来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