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零八章 真猛士也!(中)

    拥有着系统全方位视野的白飞自然也发现貌似露馅儿,不过由于他在把那具尸体往土坎上拎刚进行到一半的动作原因,白飞却是终究比对面那帮蛮人慢了半拍。(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放箭,给我射死他”蛮族小头目是真的愤怒了,却是被欺骗的愤怒,外加这个不能死的贵人居然死了,自己回去后要遭受到何等样的残酷处罚的恐惧,通通转化为对白飞的愤怒。

    虽然没听懂这家伙说了啥,但看那表情以及刚刚的事情,再看看那些个听完命令下意识就把弓箭又拉开了的蛮族人,白飞果断把手中尸体直接的拎了起来,直接拎到了自己身前当起了盾牌。

    “全部都给我上,砍死这个燕人匹夫”

    看到箭雨被那贵人的尸体挡了下来,这愤怒的头目却是更加的愤怒,他要是把现在这句被射成刺猬的尸体带回去,即便他姐姐在族内能保下他,但是莽溪一族的怒火却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但是那却是之后的事情,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把白飞这个罪魁祸首碎尸万段。

    蛮族小头目一直自诩聪明,又带着这么多人,居然被一个人耍的团团转,而且那二公子却也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死了。

    老早就害怕战场上刀枪无眼,这小头目拍马屁让那二公子离得远远的指挥就行,却是并不让他加入战场。

    谁知道就这样子反倒把,这位莽溪一族的二公子给推上了死路

    “屋里哇啦,叽里呱啦。”围拢过来的百十蛮人,听到命令却是扬起刀兵,叽里呱啦的朝白飞猛冲了过来。

    乌泱泱的一大片儿,虽然冲的凌乱,但这么多人对正一个人看着还是挺让人揪心的。

    飞快的四周环视一下,确定自己暂时应该逃脱不了,毕竟那家伙声旁骑马的还有好几个,而脚下站立这道小坎儿后边儿几乎是一马平川。

    白飞也不废话,甩掉手里被射成刺猬的身体,拎起手中的大刀不退反进

    “嗤”白飞的动作,让蛮族小头目觉得这是垂死挣扎,不屑的一声嗤笑

    不过接下来他立马就笑不出来了,只见白飞并未如同他所想的,被蛮族氏士兵的刀剑长矛插成马蜂窝,这人却是不知道又从哪里弄出另外一把刀,双手各持一把模样古怪的大砍刀,侧身身形型旋转尖脚尖点地,却是越转越快。

    双手的两把刀上下翻飞,所过之处刀、枪、剑戟、藤盾、人体,完全没啥能阻挡直线前进的“大陀螺”分毫

    旋转的白飞,那所过之处就是一条血胡同,当然了实际也就看着吓人,围拢过来又几百人,能回到最前边儿的也就十几个,就连这十几个白飞也只是砍翻了三四个,他却是成一条直线行径,目标就是那个骑在矮马上的蛮族小头目。

    只不过这种杀人方式,以及所展现出来的夸张场景让人心惊胆战,这才显得恐怖血腥异常罢了。

    事实上,白飞一路过来,也就开头干掉了十多20个不长眼的,后边儿那些家伙一看面对这么一个完全没法阻挡的怪物,下意识的就直接往后退,更有吓破了胆的扔掉手里的兵器嚎叫着转身撒丫子就跑。

    虽然杀的人不多,但这一路下来,无论是骨质的长矛、铁制的刀剑、亦或是坚固的藤盾,啥玩意儿都不能阻挡白飞丝毫,那是真如同一个粉碎机一般啥玩意儿碰着都得碎成几断。

    “快快给我杀了他”这一看架势不妙,满足小头目瞪大眼珠子嘶声力竭的叫喊呼和,而身体却是下意识的想要调转马头赶紧跑路。

    只是当下他想要调转马头却也并非易事,那刚才围拢过来的好几百号人在周边乱哄哄的堆着。

    前边儿的很多人被吓得散开,甚至是跑路了,但是后边儿没看见的,却还在遵照小头目先前的命令往前冲,而小头目就是被这两股前后对冲的人夹在中间,厮杀一起各种噪音不断,战场再不复刚刚的宁静,小头目想要在发号施令,喊破嗓子,也就只有周边的一些人能够听见。

    不过听见归听见了,当下这种情况大多数人下意识的选择了装没听见,还是该干嘛干嘛。

    毕竟那个人太恐怖了,那藤盾可是五层的啊

    就单纯从正面防御力来说,那是比藤甲强的多的玩意儿,除了怕火之外,这玩意儿在上防御力那是不下于铁盾的。

    就是如此坚固的藤盾,这家伙一路“转”过来,却是已经连续劈碎了好几块儿,每一块儿都被劈的七零八落,遇到这样不可力敌的牲口,谁还敢往上凑用r体去扛对方的陀螺般那疯狂旋转,而且貌似无坚不摧的刀兵

    蛮族人虽然蛮但是也不傻,面对这势不可挡的怪物,下意识的就往后退的还算大人之大的,丢掉刀兵吱哇乱叫着跑路的却是大有人在。

    “那那是什么”而刚偷摸爬到了近点一处高地,的李元芳也看到了这一目,虽然大致能够看到那是一个旋转前进的人影,外带两把在月光之下闪着寒芒跟随旋转的大刀片子。

    可是看到的是一回事,脑中生来所经历的所有事件形成的常识,却是在疯狂的反驳当下眼睛观测到的结果

    两只沙包大的拳头猛力揉了揉眼睛,回过头来再看,却发现那“陀螺”已然不转了,原来是一个彪形大汉,而此时追杀了自己好几天的那蛮族小头目,却是已经被那人踩在了脚下,原本这蛮族小头目胯下的那匹矮马,却是已经成了一地的大肉块子。

    而那个已经突然从马上坠下跌在地上,沦为人质的蛮族小头目浑身上下被马血浇了个透。

    能看到这些,倒不是因为远方的眼睛有什么特殊之处,完全是那矮马四分五裂的太快,不但让其在上边儿的满足,小头目猝不及防。

    就连那矮马体内的血液都有些猝不及防,却是等到那个满足小头目坠了地,才“哗啦”一下全落了下来,可不正好就糊在了原本骑在马上,现在刚好掉在马匹原本所站立位置的蛮族小头目身上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