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9章、活成了一朵苦菜花

    李氏连忙转移话题“妾身听说,福晋撵了弘昐的乳母乔氏,这可是弘昐用惯了的奶母,可是乔氏犯了什么大错”

    林羡余神情淡淡,乔氏当然没胆子犯大错,只不过私底下与榴香院有来往,泄露了一些弘昐的近况,虽然没有害人之心,但她的福攸堂容不下二心之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她许李氏可以来看望大阿哥,但不许李氏私底下搞小动作。

    便冷冷道“乔氏的心思不在福攸堂,所以我就开恩让她回家与家人团聚了”

    一语出,李氏脸色有些难堪,“可乔氏是弘昐用惯了的”

    林羡余直接打断了李氏的话“逐了她,又不是没有别的乳母了。更何况素日里伺候弘昐起居的,是保姆嬷嬷,乳母只是喂奶而已。”

    明朝乳母乱政,被清朝视为前车之鉴,所以宫里的皇子一降生便配备八个乳母、八个保姆,乳母轮流负责哺乳,保姆则负责照顾皇子起居,这样就可以避免皇子和其中一个乳母过于亲近。

    虽说弘昐只是皇孙,乳母保姆没有那么多,但除了乔氏之外,还有两个健壮的奶娘,不愁口粮。

    先前陈福将一干人带来福攸堂的时候,可是明明白白说了,她若是觉得不好,可以随意裁撤。明明陈福已经替她敲打了一番,没想到这个乔氏嬷嬷居然还敢暗地里与榴香院来往,胆子也是够肥的。

    林羡余其实也知道,这几年,弘昐身边伺候的乳母保姆少不得会受到李氏的收买,撵了乔氏,也是给其他人瞧瞧,谁若是不安分,就给老娘麻溜滚蛋

    一旁的宋格格咯咯笑了,“李妹妹,你可别忘了福晋才是阿哥格格们的嫡母。你因为一个乳母,便跟福晋顶撞,这可有些失了尊卑规矩了。”

    被同为侍妾的宋氏这般训斥,李氏脸上顺时泛起青意,她急忙道“妾身并无此意,妾身只是关心大阿哥。”

    林羡余摆了摆手“大阿哥在本宫这边很好,你有那份闲心思,还是好生养好身子、好好照顾二格格和二阿哥吧”

    林羡余这话落在李氏耳中便生生是警告了,警告她不许插手大阿哥身边、不许与大阿哥太亲近。

    李氏身躯微微一颤,她咬了咬颤抖的贝齿,“大阿哥毕竟是妾身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林羡余古怪地瞥了李氏一眼,特意强调这个又是毛意思

    “本福晋和贝勒爷都记着你的功劳呢。”林羡余淡淡道,在这个时代,给男人做生育机器,也的确是一桩功劳。

    李氏咬了咬贝齿,没有再多说什么。

    林羡余抚了抚鬓角,“好了,你产后体虚,且回去养着吧。”林羡余觉得,自己跟李氏的脑回路似乎不在一个波段儿上,因此也没心思跟她饶舌,直接送客。

    李氏深深看了正在使小性子的大阿哥弘昐,强行挤出个笑容,“大阿哥要好生孝顺福晋,我、我以后会常来看你的。”

    弘昐没有吱声,倒是宋氏笑吟吟道“大阿哥在福晋膝下的确很是乖巧懂事,可见福晋会教养孩子。”

    听了这话,李氏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弘昐养在福晋膝下还不到一个月,竟与她这般生疏了

    李氏眼里隐隐有些湿润,她强忍着才没有落泪,“那妾身先行告退了。”

    李氏走后,林羡余也顺手打发了宋氏。

    私底下忍不住与孔嬷嬷咕哝“我怎么瞧着这个李氏愈发拧巴了”弘昐不过就是小孩子使性子,只消哄哄便是。李氏居然那么伤心,是产后抑郁吗

    嗯,貌似也不能怪李氏脆弱敏感,才生完二阿哥三日,四爷就把大阿哥抱走,都不提前知会一声。

    孔嬷嬷哼道“她这是不识好歹大阿哥能养在您膝下,那是便宜了她了”

    林羡余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孔嬷嬷忠心耿耿,所以防贼似的防范着李氏。

    这也不能说错了,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李氏如今在四爷的后院着实不讨喜,四爷待她日渐冷淡,其余侍妾也因李氏生育最多也心怀妒忌,明里暗里没少挤兑。

    而林羡余,虽则在物质上厚待李氏,但也没义务呵护李氏的心情。

    林羡余揉了揉眉心,道“过些日子,宫里的良嫔与和嫔就要行册封礼了,你记得准备一份体面的贺礼。”

    这个世界的卫青菀,还真有够悲催的,虽然康熙二十八年的时候,皇帝就下旨册她为嫔,但一则没有封号、二则也没有行册封礼,也不晓得是皇帝忘了,还是觉得卫氏不配,便生生将这场册封礼拖了整整十一年。

    而如今这个和嫔才入宫不到一年,但人家姓瓜尔佳氏、出生著姓大族,所以哪怕如今才十七岁,便已经是嫔主娘娘了。

    话又说回来,皇帝这种生物也是够禽兽的纳个小老婆比儿子年纪都小

    “良嫔娘娘也是够可怜的”林羡余忍不住再一次唏嘘,这辈子她是德妃的儿媳妇,跟良嫔卫青菀倒是很少有接触,只在入宫请安的时候偶尔会遇见,这些年卫氏容颜也愈发衰败,满脸都是怯弱与愁苦。

    简直活成了一朵苦菜花。

    孔嬷嬷微笑着说“八贝勒争气,良嫔娘娘也算是熬出头了。”

    林羡余挑了挑眉,如今八爷在朝堂上的确挺活跃,虽然如今八爷算是直郡王一党,但他为人和气、不摆架子,很善于人际交往,而且他办事圆滑,总能处处周全,因此在宗室、朝臣中倒是颇得赞誉,皇帝给的差事,他也能尽心尽力办好,因此也算是在皇帝眼前得了几分青眼。

    良嫔能封嫔,的确是因为这个儿子。

    但这个儿子一旦惹祸,良嫔也得跟着一块儿受牵累。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孔嬷嬷笑着说“良嫔娘娘虽然不如和嫔娘娘盛宠优渥,但也不可慢待,不若便将那尊象牙观音像送给良嫔娘娘做贺礼吧。”

    林羡余点头,“良嫔娘娘常年礼佛,送这个正合适。”

    准确说是宫里上了年纪的嫔妃都是整日礼佛,许是为了打发漫长而寂寞的时光吧,或是为了给自己寻一个心灵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