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三章 坤宫反应结

    “都唤我老李头,其实我本名为钱为一,是财神阁的管家!”

    “这是小女钱玉涵!”

    “来涵儿,快见过恩人!”

    钱为一听闻叶枫通禀了姓名,当下也通上了自己的姓名,并让女儿上前行礼。(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玉涵见过恩人!”

    钱玉涵闻声行一礼,之后便提起茶壶为二人斟茶至八分满。

    “不必多礼!”

    “您是财神商会的管家!那么他们……”

    叶枫听闻其道出真实身份当下便猜出那大汉为何要抓他!抓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那坤宫反应结的钥匙!

    但又不好直接言明,所以故意停顿了一下。

    “不错!他们是为了密室的钥匙!”

    钱为一也直言不讳,亲口道出他们的目的。

    “那么钱老伯可曾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如此逼问您钥匙的下落?他们夺取钥匙又为了什么?”

    对于钥匙的下落,叶枫更关心是何人想要寻找这钥匙!

    是为了孔雀翎图谱,还是想要劫取宝物,这对于叶枫来说尤为重要!

    若是为了劫宝倒也没什么!若也是同叶枫一样是为了图谱,那么接下来的行动恐怕就更加的棘手!

    听闻叶枫的发问,钱为一抬手将茶一饮而尽,然后盯着叶枫的眼睛问道:“你可曾听说过孔雀翎?”

    “不敢瞒您,略有耳闻!”

    “孔雀翎不知所踪,只留打造其图谱残篇三页!”

    “难道财神阁中藏有图谱残页?”

    钱为一如此反问让叶枫确定了他们的目的!跟自己一样,是为了孔雀翎的图谱!

    “不!七星阁中并没有图谱!那一页图谱早调换了地方!”

    钱为一见叶枫眼神有些闪烁就知他在说谎!当下便否决叶枫的所问。

    “哦?既然七星阁中没有图谱,那他们这是为何?难道是为了里面的稀世珍宝?”

    听闻钱为一的否定叶枫先是一愣,但他回答之时有些迟疑,又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就猜出他并没说真话!

    也猜出他在防备自己!毕竟这图谱是人人觊觎的珍品!

    即便自己救了他一命,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防备!

    钱为一听闻叶枫如此一问顿时语塞,不知当如何作答!

    天下人尽皆知,当年百晓生亲自将图谱藏与七星阁,也因此设立的流转七星阵!

    要说这七星阁中无有图谱,恐怕就是三岁孩童都不能相信他的话!更何况是叶枫!

    “爹!陈大侠救了你我性命,您怎么还说谎话呢?”

    “一个破钥匙而已,有什么可保密的!若不是人家出手相救,女儿恐怕已经……”

    “既然人家想知道,您就告诉他嘛!陈大侠义气干云,又不会要您的钥匙!”

    正当钱为一难于作答之际,钱玉涵当下便摇着他的胳膊为叶枫说起了情,言语间竟哭了出来……

    钱玉涵的话让叶枫心生愧意,当下便干咳一声道:“既然钱伯有为难之处,那在下也不便多问!”

    “只不过那些人没得到钥匙恐怕不会就这么算了!还请钱伯告知那些人的来历!在下不才,愿出手帮您除掉这个危险,让您无有后顾之忧!”

    事已至此,叶枫就是有心想询问钥匙的下落,但钱玉涵的话把自己将的死死的!

    若此时自己在厚颜无耻的打探钥匙的下落,然后再据为己有,那跟那些江湖败类又有何分别!

    以侠为名来行不耻之事,是叶枫最为痛恨的手段!也最痛恨这样的人!

    所以叶枫就是不要那钥匙,也不会道德绑架任何人!

    “哎……”

    “陈大侠误会了!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这件事牵连了太多的人……”

    钱为一拍了拍叶枫的肩膀摇头叹息一声,后又道:

    “为了此钥匙,我全家都被流杀门的人杀了!也只有她,躲在盘龙岭的寒江城才幸免于难!”

    “不知他们从何处得知小女的藏身之处,将其绑架要挟!若不是陈大侠出手,我当真要说出钥匙的所在地!”

    “小女所言极是,我父女二人都是陈大侠所救,这钥匙就是交与你也无妨!”

    “陈大侠稍等!”

    钱为一言罢便在墙上一阵敲打,墙壁处突然出现一个暗格!

    接着他便取出一个锦盒放至叶枫面前打开:“这便是那坤宫反应结的左钥匙!”

    “这钥匙好奇怪!怎么跟个王八似的!”

    叶枫看着锦盒之中圆不溜秋的东西顿觉好笑!那纹路,那形状,像极了缩首缩脚了的王八!

    “呵呵!陈大侠说笑了!”

    “此纹路是开启的关键,若花了一道纹路,那坤宫反应结是断然打不开的!”

    “你再仔细观来!”

    钱为一闻言轻笑一声,小心翼翼的取出钥匙让叶枫观看。

    叶枫凑近一看还真是如此!纹路虽错综复杂,却有条不紊环环相扣,好似某种阵法一般!

    “此钥匙共有三把,每一把的纹路都不一!想要开启坤宫反应结,必须三把钥匙同时放入锁孔,每把钥匙的转向都不同!”

    “这坤宫反应结共有三个锁门,这第一道门较为简单一些,三把钥匙转动九下会打开第一道锁。”

    “第二道锁就有点难度,三把钥匙的纹路的每一条纹路合一线之后会有水银流出,以水银冲开锁扣!”

    “这第三道锁就更为困难!三个钥匙在此时会调换位置,位置调换完毕之后必须在十秒之内找出自己的钥匙所在,然后同时正转五圈,再倒转两圈,最后同时取出钥匙。”

    “在取出钥匙之后会有五个出,若五个出时间不一,门也不会开!”

    “出同时门开之后,在钢珠复位之前必须退出密室,不然会被锁在其中!”

    “此外,三把锁任意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启动流转七星阵!任你武功再高,也不可能破除阵眼!”

    听到钱为一讲述的开锁之法后叶枫的脑袋都大了!想不到这坤宫反应结竟如此难开!

    漫不说没有钥匙,就是有了钥匙,如此细腻的开锁方式,又有几个能做到如此同步而不出一点差错!

    坤宫反应结,当真是这世上最难开的锁!没有之一!

    “那他们就是有钥匙,也开不了锁啊!难道他们不知道这开锁方式么?”

    若不是他告诉自己这样的开锁方式,自己也会集齐钥匙来开启这坤宫反应结!

    这样的开锁方式,恐怕也只有执掌钥匙的主人知道了!现在看来,想要入室取图还真得找齐执掌三把钥匙的主人!

    “现如今此钥匙已经丢了一把,另一把也在昨天被流杀门的人抢了去!三把钥匙,也只剩我手上的这一把了!”

    钱为一又小心翼翼的将钥匙放回锦盒,再次回放至墙中暗格。

    “那岂不是谁都开启不了这坤宫反应结!”

    听到钱为一此言叶枫当下暗道不妙!三把钥匙已丢其二,这样的话自己想要找全图谱就更加的不可能!

    “我料想那流杀门的人已经掌握了开锁秘法,不然也不会不惜一切的想要找这最后一把钥匙!”

    “哦?还请钱伯告知,这流杀门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势力?”

    听闻他多次提及这个流杀门方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是从流杀门的手中将他父女二人救出!

    “不清楚!好像是新崛起的一个势力!他们为夺钥匙到处杀人,并道明是流杀门的人!”

    “伤口涂蜜引蚁啃食之,身钉九九八十一根钢钉入骨而不死,绑入缸中稻米缓缓倒入等等……”

    “手段无不用其极,若非陈大侠相救,小女不但会被其,恐怕也会受到这生不如死的极刑!”

    “而这把钥匙,我也就交出去了……”

    钱为一说着便拉着女儿双双跪倒在地,叩谢叶枫的救命大恩……

    “快快请起!在下可受不起二位如此大恩!”

    叶枫见状赶忙双手扶住二人,可用尽了全力也未能将二人拉起!

    叶枫见拉不起二人心中疑惑不已!以自己的功力,想要拉起一个没有武功的平民还不是轻而易举!

    现在自己不但拉不动他,刚催动真气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给弹了回来!

    这个钱为一功力绝不在自己之下!这是叶枫的第一反应!

    更为让叶枫困惑的是,既然他身怀绝技,为何会被一个武功平平的喽啰所威胁!

    不过当下的情形不容他多想,见拉不动他便也跪下道:

    “钱伯这是为何!这不折煞在下了嘛!”

    “陈大侠快快起身!你可是我们的恩人!”

    钱为一见叶枫也跪了下来,当下便双手拖住叶枫双臂,稍一发力叶枫便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此一来更让叶枫暗自咋舌!这样的功力,恐怕就是十个自己都不是对手!

    “钱伯!既然您武功这么好,那……”

    “陈大侠不必惊慌!稍后我在做解释!”

    钱为一知道叶枫心中有疑,打断一声又道: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陈大侠若答允,我这就起身!若陈大侠不肯答应,我便长跪不起!”

    “您先起来再说!您不起身我断然不会答应您的任何事情!”

    叶枫实在受不起这等跪拜,说着又要屈膝而跪。

    “好!好!既然如此那就坐下说!”

    钱为一见叶枫态度坚决,当下便拉住就要跪下的叶枫,起身坐正道:

    “恕我冒昧,不知陈大侠可曾婚配?”

    叶枫一听他问起此事,斜眼观了一眼一旁的钱玉涵,见她满脸红霞低头不语便不难猜出,钱为一这是要将她许配自己了!

    “不敢瞒您,还未婚配!不过在下已心有所属!”

    想到此叶枫便表明了态度!若他所托付之事只此一件,说什么也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