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46:没收钱

    三个人依依惜别的模样看的二姐夫一脸惊诧,这才多长的时间,就培养出如此深厚的感情了?

    “哼!”重新找到自己真爱的吴苏红,这会儿看到二姐夫,态度可以说是非常差了,见他一脸疑惑的样子,也不想跟他说话,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看啦又看小说网)

    二姐夫:“……”

    三个人一起离开了桃源村,徐家一家把人一直送到村口,眼看着他们身影消失不见了才转身往回走。

    “那两人,可真是个欢喜冤家!”周红梅想到杨杰和吴苏红,忍不住笑道。

    徐建国点头,“说不定很快就能够传来他们的喜讯!杨专家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

    “可不是,再有年把都三十了,得亏是城里人,在我们这,只能打光棍了!”

    林宝秀和徐琳跟在她们后面,只是默默听着,并不插话。

    吴苏红和杨杰在镇上吃了饭,才让姚康送去县城,期间,吴苏红是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二姐夫虽然觉得这样正好,可还是有些疑惑,这些天到底发生了啥?

    “没发生什么,我只是认清了你的真面目!”吴苏红冷眼瞧他一眼,凉凉的说道。

    “哦?我什么真面目?”二姐夫问,一脸的好奇。

    “自私自利,爱讲究,爱面子,还喜欢藏小金库,不讲卫生还不求上进……”

    临上车之前,吴苏红把徐琳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最后,还非常没有心机的把徐琳给供了出来。

    “呵呵呵……原来我是这样的人啊!”二姐夫笑得好看,心里已经把徐琳那个臭丫头摔过来摔过去了,好的很呢,这般败坏他的名声。

    桃源村徐家,正在跟林宝秀学做衣服的徐琳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徐琳:“……嫂子,是谁想我了?”

    林宝秀:“也可能是谁在骂你!”

    徐琳:“……”

    杨杰和吴苏红离开了,徐家又恢复到以前的生活。

    当然,村里那些要给人家说媒的人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心情不好有几天的马玉珍又踏进了徐家的院子,可见,这心情是调整过来了。

    周红梅看见她,也懒得搭理她,偏这人不为所动,依旧热络的说着自己听到的八卦。

    “你知道吗?林二喜因为没钱治,今天被大家人抬回来了!”马玉珍看着周红梅,一脸神秘的说道。

    “……不治能行吗?”原本不想搭理她的周红梅,听到这个消息,没忍住皱了眉头。

    这要是不治,那条腿肯定是废了。

    “他倒是想治,那也得有钱呐!”马玉珍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人是什么样子的,有一分钱用一分钱,手里没有半点结余,别说受这么严重的伤,就是小孩感冒,有时候都得出去借钱!”

    偏一家子人品不行,借钱给他家也落不到一句好,这是长此以往的,谁家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买颗糖还能舔舔嘴,借给他家就跟掉茅坑没两样,谁愿意?

    周红梅听了,便没在说话,都是一个村里的人,谁还不知道谁?事实跟马玉珍说的也没什么两样。

    马玉珍说着,便想到了自己家,她家以前也这个样,有一分用一分的,这会儿看到林二喜家这事儿,她也明白手有余钱的重要性,好在,徐为公终于上进了,倒也不愁日子不好过。

    “还是你家好啊!又是这样,又是那样,儿子会读书,儿媳妇会做衣裳,日子越来越好过!”马玉珍看着周红梅感慨道,这村里,也就她家日子最好过了。

    “什么又是这样又是那样的!”周红梅翻白眼,“你家天天见钱,我家天天烧钱!”周红梅听马玉珍说起儿媳妇会做衣服的事儿,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问宝秀帮人家做衣服收人家多少钱了!不过,马玉珍在这里,他也只能把这个疑问压下去,打算等人走了再问。

    马玉珍不知道周红梅心中有事儿,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也高兴,可不就是这样?这样日子也有盼头不是?

    不过,她也没有太骄傲,毕竟,这办法还是人家徐建国帮忙想的,到时候周红梅眼红,在跟徐建国生气,徐为公知道了能劈了她。

    “你家也不错,等大棚弄好了就有钱了!”

    周红梅听着,很是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这话,可真不像马玉珍会说的话。

    “这样看我做什么?我是说真的!”马玉珍说道,就算她觉着不成,可她也不能说啊,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怕周红梅觉着她虚伪,连忙转了个方向:“对了,村里人都在猜,林二喜到底是谁打的!听说上次挨打,林二喜一口咬定是你家捣的鬼,所以,林老叔才跑来你家闹腾!”

    “呵……他那是脑袋被驴踢了!”周红梅冷笑,“我们家有谁能打得过他的?是徐建国还是我?难不成还是我们家一家都上手了?”

    “所以大家都说他是失心疯!”马玉珍说道,毕竟,像她这么不聪明的人都能想到不可能,别人肯定也不相信林二喜说的,要是徐洲在家还有点可能,毕竟,那个徐洲,不仅学习成绩好,打架也是个好手。

    “不过,这一回,人家再问他是谁打的,林二喜愣是没说一个字,就跟哑巴了一样,无论谁问都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周红梅对林二喜的事不感兴趣,知道他没性命危险,她就懒得过问。

    “呵呵呵……我这不是听后村的小桃说的么,你也知道,小桃这人,就是个喇叭,村里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周红梅:“……”你还好意思说旁人是大喇叭?多大的脸啊?

    马玉珍这一坐就坐到上午做饭的时候,周红梅把人送走了,开始准备做饭的时候,就问了林宝秀那事儿。

    “我没收钱!”林宝秀愣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人家帮了咱家大忙,咱也没什么能报答人家的,做几件衣服哪好意思收钱?”

    周红梅听了,点了点头,“你做的对,咱们做人不能自私自利。”

    “嗯,我怕跟她你推我让的,就把钱塞在新做的衣服里!她回家看了新衣服,就能看见了!”林宝秀道。

    周红梅点头,“这样行!”

    事实上,也跟林宝秀想的一样,吴苏红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显摆她新做的衣服。

    “妈,我跟你说,我这一趟出去,遇见一个做衣服特别好看的人!我给自己做了两件,嘿嘿嘿……”

    吴夫人:“……”你丫不是去找姚康了吗?对自家宝贝女儿的心思,吴夫人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她也知道,姚康在老家娶了媳妇儿,因而并不赞同女儿的做法,可她女儿是个驴脾气,根本不听劝,她也只能由着女儿,好在姚康毕业了之后就回了老家,一直见不到面,时间长了,她女儿的心思也就能慢慢淡了,哪想到,她女儿一念就念了这么些年,本来,她是决计不会同意女儿跟杨杰一起去的,可一想,这样念念不忘也不是个事儿,还不如去见一见,让姚康跟她说开了,也好让他死心。

    没错,吴夫人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对姚康还是比较信任的,这人是自家丈夫的得意门生,做不来抛妻弃子的事儿,她一点都不担心女儿能把人勾来城里。

    当然,若是真把人勾来了,那样的人,她也绝对不会同意把女人嫁给他。

    吴夫人觉着,自家女儿出去一趟,肯定失望而归,已经做好了安慰的准备。

    哪想到,她的女儿,脸上没有半点伤心绝望的神情,还笑得阳光灿烂,没心没肺的跟她说做的衣服有多好看。

    所以,这是被打击的精神失常了?

    吴夫人很忧心,想要劝一劝女儿,姚康虽然很优秀,可他们两人到底不是一个年龄层的人,优秀的人有很多,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浪费生命,她女儿完全可以找一个旗鼓相当的男人成婚。

    可是,又怕女儿还在伤心中,自己这些所谓有理有据的话,只会让她反感。

    吴夫人很惆怅,养个女儿实在是太麻烦了!可她又没有那个本事,把女儿换成儿子。

    “妈,我在跟你说事儿呢!”吴苏红激动的说了半天,却一直没得到自家妈妈的回应,不由得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你在想什么呢?我走这么多天,你都不想我的吗?看到我还能走神?”

    吴苏红惊讶了,简直不敢相信,她最爱的妈妈竟然会这样对她。

    吴夫人:“……”果然,还是受刺激了啊!

    “亏得我还帮你也做了一件呢!”吴苏红见她双眼终于聚焦了,这才委屈兮兮的说道,“我自己身上没钱,还是跟杨杰借了一百块呢!”

    吴苏红把包着衣服的布包从行李袋里拿了出来,小声的咕哝:“光手工费就花了八十块!”

    吴夫人:“八十块……”吴夫人觉着,她闺女是真被刺激疯了。

    “当然!”吴苏红点头,“你觉着很贵吧,不过,等你看了衣服就知道,这价格很便宜了!”

    吴夫人:“……”她可能需要一瓶速效救心丸!什么样的衣服,能要八十块钱的手工?有这八十块钱,能买多少件衣服?若是扯布请人做的话,只会做更多。

    “这可是独一无二的款式!”吴苏红不知道她妈心中所想,还有些可惜的说道:“要不是钱带少了,真想多做两件!”

    “呵呵呵……”唯有这样的笑,能表达吴夫人的内心。

    “对了,我帮你做的旗袍,你一件隔壁杨阿姨一件,一会儿你们试试,看看合不合身!毕竟,没你们详细尺寸,我就大体跟人家说一说,杨阿姨跟我身材差不多,你,我就是让人按照周阿姨身材做的!哦,周阿姨你也不认识,就是姚康的岳母,农村人,五官长得不错,就是天天干农活,皮肤有些粗糙!搁在城里,绝对是一个大美人,不过,她闺女儿媳妇人都长得好,看着比我还好看!”

    吴夫人:“……”姚……姚康岳母?吴夫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女儿说起这个身份的时候,语气还挺平稳,平稳也就算了,还把姚康岳母的女儿给夸了?他岳母的女儿,那不是把他媳妇儿也给包含进去了?

    吴夫人表示,她已经看不懂自己的女儿了!若是真喜欢姚康,她还能说他媳妇儿长得好?还是,她女儿的喜欢,已经伟大到不介意人家媳妇儿了?

    不是她小看自己的女儿,她女儿可能没有这么宽广的胸襟,心里还不定把人恨成什么样了,夸人家长得好,要么就是不喜欢姚康了,要么就是失心疯了。

    “妈,你一会儿试试,你不能穿,我也可以将就穿的!”吴苏红不知道她妈心中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继续笑眯眯的说道,“喽,这件就是你……咦,怎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