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9章 口是心非

    虽然侵染了唐芊芊的血液,但那个小纸人,还是一直都没能在“活”过来。(看啦又看小说网)

    “小白……它不会死了吧?”唐芊芊有些难过地道。

    毕竟,这个小纸人,如同小动物一般,跟随在唐芊芊左右,一直形影不离。而且在她最危险的时候,还替她挡住了致命一击。

    因此唐芊芊对这片小纸人,还是有感情的,而且也很感激。

    叶峰也捏起那片纸人,端详片刻,这已经是一片普通的纸了。

    小纸人的中间部分,也已经被匕首给戳出了一个洞。

    纸人的生机,自然是从这一片破洞之中流逝。

    “我也不懂这机关奇巧之术。”叶峰也是无能为力,“只有找到懂这一行的高人,才能够修复它。”

    唐芊芊叹了口气,并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片纸人,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想办法救活它。

    “要找到上次那个老头儿,才能救小白吗?”唐芊芊又问。

    “恐怕不能。”叶峰摇了摇头,“这片纸人,其实是沾染了你的血之后,才发生了质变。跟那个老头并无太大的关系。还是要找到这一行更强的大师,才有这个可能。”

    唐芊芊顿时无精打采起来,人海茫茫,去哪里找这一行当的大师级的人物?

    救一个人容易,但想要救活一片纸人,恐怕是难如登天了。

    叶峰安慰她:“下个月在燕京,有一场天师大会的盛典。到时候,很有可能会聚集不少奇人异士,或许也就能遇到这方面的高人。”

    “真的!?”唐芊芊眼睛一亮,“好!那下个月一到,我们立即去燕京,寻访这方面的高人。我一定要救活小白!它救了我,我也不会放弃它!”

    随后,当晚叶峰等人,在楚家别墅,各自安歇。

    在别墅之外。

    “小师妹他们没有离开别墅。”应藏之等人,等在外面,本想要暗中护送小师妹回去,结果却等了一个空。

    “应该还是对我们有所防备,不敢晚上走夜路!”冷清秋淡淡地道。

    应藏之道:“哼!还不是因为你,险些害死了小师妹!换做是我,也得防备着点!”

    “我们现在去哪里?还在外面守着吗?”冷清秋等人,又开始思考起未来,“是原地解散,还是继续保护小师妹?”

    应藏之道:“去燕京!我听说,小师弟会去燕京,争夺新天师之位!而这一次的天师,不仅仅属于正一道,就连全真道和武当道,也全部参与争夺。”

    “我们去协助小师弟和小师妹,拿下新天师之位,也算是帮师父,完成了一桩遗愿!”

    另一边,吴家,书房。

    吴珊珊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将叶峰的要求,告诉了爷爷。

    “什么!?”吴百岁顿时暴跳如雷。“让我去中医院挂号看病!?这是叶峰说的?岂有此理!真实岂有此理!”

    说话间,吴百岁将手边的一副珍贵茶具,摔得粉碎。

    一生鄙夷中医的吴百岁,到头来却要落到中医的手里治病,这对他而言,已经是很屈辱的事情了。

    结果,还要让他亲自去中医院求医问诊?

    这简直是跟当面羞辱他,没什么两样!

    “爷爷,您别生气!在气坏了身子!”吴珊珊早已预料到了爷爷会是这般反应,所以才一直不敢说,但为了爷爷的健康,还是得硬着头皮劝说。“您先消消气。”

    吴百岁气得浑身发抖:“我怎么消消气?我这还没病倒呢,那帮中医就这么猖狂了?想要看我的笑话?要是我真不能动了,还指不定他们会在提出什么幺蛾子呢!真是气死我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被犬欺啊!”

    吴珊珊劝道:“爷爷,为了您的身体,要不您还是忍忍。反正那叶神医治病也干脆利落,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大不了忍一下,等治好了,在当场破口大骂也行啊。”

    “那我不成忘恩负义之辈了?”吴百岁更加来气了,“你把你爷爷当成泼皮无赖了吗?”

    吴珊珊也急得跺脚道:“那怎么办嘛。叶神医那边要这样,您这边又不愿意,这不是急死人了!”

    吴百岁态度坚决:“他要愿意来,就让他来这里,给我治病。不愿意的话,也别强人所难,我更不可能去中医院看病!这是底线问题,没得谈!”

    “我吴百岁,就算是病死,全身瘫痪,我也绝不去中医院求人!丢不起那人!”

    吴珊珊又苦劝一番,发现爷爷态度坚决,又怕一直提这件事,惹得他生气,加重病情。

    于是吴珊珊转移了话题,又陪了陪爷爷,让他好好休息,改天再想办法吧。

    “奇耻大辱,真是奇耻大辱啊!”当晚,吴百岁躺在床上,仍气得他浑身发抖,没想到到了晚年,还要遭遇这种荒唐事,“哼!想让我去中医院求你们那帮老骗子,休想!”

    到了第二天一早,天不亮,吴百岁就早早起床,一肚子的心思,睡不着了。

    蹑手蹑脚,吴百岁趁着家人们都还没有醒,他去卫生间,洗漱一番。

    然后穿上了一身西装,并拿出了多年没有带过的帽子带上,又佩戴上了一副墨镜以及口罩。

    就这样,吴百岁全身裹着严严实实,出门去了。

    吴百岁没有开他的专车,怕被人给认出来。步行出了小区。

    一连走出三个街道后,才停步等出租车。

    “师傅,去中医院!”吴百岁一上车,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地。

    没错,吴百岁最终还是屈服在了病痛的威胁之下,打算忍辱负重,去一趟中医院。

    昨晚这一觉,吴百岁睡明白了,与其未来躺在轮椅上,像是个活死人似的生不如死,今天去一趟中医院又能怎样?还能少块肉?

    开车的司机师傅一听,立即乐了:“老爷子,你也是打算去中医院,免费看病去的吗?”

    “免费看病?”吴百岁一听,顿时惊讶不已,“中医院不收费治病了?”

    “怎么?你还不知道?”司机师傅也很惊讶,“都免费一周多了!现在,是面向全市所有市民,免费治病义诊。等一个月之后,每周末都面向普通穷人,免费看病。”

    “所以现在有病的,赶紧去看!你现在这个点去排队,都不一定能排的上了。很多人都连夜排队挂号!”

    吴百岁听后,震惊不已,不知道这中医院闹什么幺蛾子?唱的这是哪一出?

    中医,这是要率先搞全民免费医疗?

    虽然暂时只是面向普通的穷人,但也算的上是开创先河了!

    虽然不理解,也不知道中医院这样免费下去,能撑多久。但身为一名医生,吴百岁对中医院此举,还是暗暗在心中佩服不已。

    “有魄力!”吴百岁叹了口气,“薛院长,有魄力!”

    这一点,他吴百岁就做不到!

    司机师傅也道:“是啊!不愧是咱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中医,就是医者仁心,体会咱们普通的劳苦大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中医率先起了一个好头,就看那些西医院,肯不肯免费。唉,也别说免费,他们西医院,能把那药费降低一点也行啊!”

    司机师傅,开始喋喋不休,一边赞叹中医院的伟大,一边又不忘对比挖苦西医院的吝啬。

    吴百岁忍不住道:“中医院水平不够,免费治疗当然没问题。西医院那些仪器,你知道动一次得多少钱吗?还有那些西药,那可都是有很昂贵的专利费的,根本降不下来价格……”

    司机师傅一听,顿时就恼火了:“我说你这个老同志,怎么去中医院看免费的病,还替西医院说话呢?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谁好谁坏你看不出来?”

    “你才老年痴呆!”吴百岁也怒道,“这根本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成本在那里放着!”

    刺啦一声,出租车听了下来。

    司机师傅回头道:“下车!我不载你了!你这么不识好歹,替西医院说话,那就别去中医院看病了!过了前面路口,就到第二人民医院了,你去那边看西医去吧!”

    丢下吴百岁,司机甚至都没收车费,一踩油门走了。

    “我要投诉你!”吴百岁站在路口,气得浑身发抖。

    这还没到中医院呢,就被一个开出租车的路人给怼了!?这特么要是到了中医院,那还得了?

    随后,吴百岁又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有了之前的遭遇,这一次吴百岁在说出目的地后,就没在开口说话。

    这一路上,吴百岁还是意识到,中医,无形之中,靠着这一波的免费热潮,赢得了不少的路人缘。

    就拿刚才那个开出租车的师傅来说,就对此赞不绝口。

    能不能治好病先不说,至少中医院的这一举动,的确扭转了原本不怎么样的口碑。这对西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中医免费,很有可能推动舆论的浪潮,压到西医这边,西医院很有可能也被逼着免费。到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不过,吴百岁倒也没有考虑太多,打算今天先把病给看了在说。

    很快,来到中医院外,果然如传言那边,由于这边免费治病,所以医院内外,可谓是人满为患!

    吴百岁站在医院门口,都惊呆了。从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病人!几乎比其他医院加起来还要多!

    吴百岁夹在人群之中,向挂号大厅走去。幸好人多,他又裹得严严实实的,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但刚走进大厅,吴百岁就被迎面一个穿着大褂的老者给撞了一下,眼睛上带着的墨镜,都被撞掉了。

    “不好意思……咦!?你……”那人盯着吴百岁捡起墨镜,一把抓住他的手,一把拉下他带着的口罩,“吴……吴老!?”

    吴百岁闻言,见自己竟被认出来了,顿时脸色一僵,等抬起头来,更加令他大惊而尴尬:“薛……薛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