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5 (血族)午夜甜心 22

    简杰抱着被子进来,没好气地往床上一丢,“这位少爷,咱们这里就是这样的条件。(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如果您住不下,镇上有的是上好旅店。”

    唐娇偷偷扯扯他衣角:“爸爸,他有钱。”

    “哦哦哦……”简杰搓搓手,将被子铺在床上,“您看这样会不会舒适些,被子有的是,可以给您多垫几层。”

    唐娇也跟着点头,拍拍松软起来的床铺努力营销:“嗯,爱德华,其实睡硬床对身体更好啦!”

    爱德华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父女二人,他咬咬牙,虽然知道简珍珠这个人和他们这些血族不一样,虽然也觉得她这样很有趣,可是,高贵的血液让他觉得作为一个纯血种贵族来说,简珍珠真的……很让他们丢脸。

    “简珍珠!”他忍无可忍,对她屁股下的那张床铺十分拒绝,“你还记得你的身份么?”

    简杰心中一跳,再次打量起爱德华来,将自己心中的猜测朝一旁安静如鸡的苏尔达小声问了出来,“你们这位少爷,是血族?”

    苏尔达点了点头。他知道,少爷的容貌和通身气质如果不加以掩藏的话,是很容易被人发现这一点的,而他不掩饰是因为他并不在乎。

    唐娇还以为他是纠结床铺的问题,想了想,认真向他确认道:“难不成……你是想睡棺材?这个东西,我家是真没有。”

    嘴角抽了抽的爱德华愣住:……

    他朝苏尔达身旁的简杰走过去,身高一米八八的他,低头看着简杰眯起眼睛,探究起来,他现在十分怀疑,是否简珍珠的脑子是否被这个人族做了什么失败的手术。

    简杰默默地抬起手摸上了脖子……他做这动作的时候,是用的左手,且拇指分开,如同卡住自己的喉咙一样。

    爱德华嘴角又抽了抽,他这动作,和简珍珠如出一辙啊!

    同兰尼和洛美绮摸上脖子的动作不同,兰尼和洛美绮都是用右手,且五指是并拢在一起捂住脖子的。

    这对白痴父女!是要把自己掐死也不让血族攻击的意思么?!

    睡棺材,咬脖子……是谁让他们对血族有这种浅薄认识的?简杰这个人族也就罢了,她本身就是血族,还是纯血种好嘛!

    难道就不知道自从有了床这个发明之后纯血种已经有几个世纪都不睡棺材了么?

    难道就不知道一个高贵的纯血种才不会像低级血族那样如疯狗一般咬人的脖子么?纯血种对口味可是很挑剔的!

    爱德华觉得又好笑又生气。好笑的是他终于找到一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轻易让他觉得无趣的人,生气的却是这个人的存在简直是侮辱纯血种的高贵血统。

    唐娇见他冷着脸不说话,又站在简杰身前,立刻便站到他们二人中间,张开手臂挡在简杰身前。

    她叹了口气,把自己的脖子往前伸了伸,认命道:“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血族,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吸我的血吧,不要伤害我爸爸,更不要伤害村子里任何一个人。”

    苏尔达见她越说越离谱,站出来和声解释道:“珍珠小姐,请不要担心。少爷作为有着最纯净高贵的初代血脉的血族,是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少爷只是对珍珠小姐好奇才选择过来和您多相处一些时日,多些了解而已。”

    简杰的注意力没在他的话上,反而眼睛亮了亮,拉过女儿,两个人靠在一起,他指着苏尔达道:“你们既然是主仆,那你也是血族吧?”

    他放松地笑了笑,“你们要是渴了饿了,就互相解决一下好了。倒也方便哈哈哈哈……”

    苏尔达万年冷静的脸上现出一丝裂痕,头一次觉得自己不想和一个人沟通下去了。

    爱德华无奈地捂住额头,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唐娇,“简珍珠,这间房间给那个窝囊废的猎人住。我要和你住一间。”

    唐娇顿时双手交叉捂在胸前,“你要干什么?”

    瞧她这样子,好像他会对她做什么似的,爱德华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眼,嗤笑出声,“你会很安全的。”

    他看到对面女孩突然就气到鼓起的脸颊,忍着想要戳戳的冲动皱眉道:“难道你想让我和那个窝囊废住在一起?还是你想和那个晦气的女巫住在一起?”

    唐娇:呃……

    简家临时收拾出来的四间卧房,简杰住一间,唐娇住一间,剩下三个人两间房,要么爱德华和兰尼住一房,要么就只能唐娇和洛美绮住一房了。

    “不行!”简杰道:“女儿,你不能和那个女巫住在一起!万一她半夜刨大蒜害你怎么办?你可是血族!”

    所以呢?

    在场的三个血族都沉默了。

    想想那个画面——夜黑人静,洛美绮偷偷摸摸出了房门,从菜地里刨出几头大蒜奸诈地笑了,而后将大蒜放在简珍珠的床头,简珍珠痛苦不已地大喊:噢,天啊,竟然是大蒜,救命,我要死了……

    早在之前和存在在篝火前听他们说村子里血族出没的事的时候,爱德华就知道这个渔村里的人对血族真的是毫无了解,可他万万没想到,如今还能在世界上哪个角落听到上上个世纪流传的传闻。

    究竟是谁第一个说血族害怕大蒜的?堂堂血族,被大蒜克制而死……简直是毫无尊严!

    简杰若有所思地看着三个对他的言论表现出无语的血族,“其实,你们不怕大蒜是不是?”

    唐娇点了点头。

    简杰略有尴尬,搓了搓手,转移话题问苏尔达道,“啊,你刚才说什么?你们少爷想和我们珍珠多相处一些?这是什么意思?”

    很好,他终于抓住了重要的信息!苏尔达重新恢复了优雅,他道:“想必您也知道珍珠小姐的真实身份,她是莉莉丝家族的女儿。”

    简杰摸了摸后脑勺,点了点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他是不懂血族那些家族啦,因为对他来说珍珠永远都是珍珠,不管她是谁家的女儿,在他这里,永远都是他简杰的女儿。

    苏尔达站在爱德华这一侧,伸手绅士的将爱德华重新介绍一番:“我们少爷是末晔家族与珍珠小姐同辈的唯一一位纯血种血族,而珍珠小姐作为莉莉丝家族的女儿,是少爷的未婚妻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