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诊脉

    陈潇潇看过去,惊了,她竟然都不知道,王爷有一件更好的金缕甲。(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慕容盛揽过她,让她与他坐在一块儿,道:“你有这份心,本王心领了,这金缕甲你就自己穿着吧。”

    陈潇潇疑惑地问,“王爷,您这个”

    慕容盛低头一笑,道:“这本来就是本王寻来的,你手里这一件,还是大婚之时,父皇赐与她的。”

    陈潇潇心里一梗,大婚,大婚,她还没有过大婚呢。

    随即她又想到,这是御赐之物,忍不住想把它收起来,不敢再穿戴了。

    她听到自己别扭地问:“那是怎样的场景?”

    身为小姑娘,她也曾和轻尘一同幻想过,也见过别人大婚,可是,她只是得了一堆赏赐,连个红盖头都没有戴过。

    慕容盛没有察觉陈潇潇低落的情绪,语气平淡地说:“本王不记得了,只是那时候,他是同王妃一同进门的,人倒是来了很多,具体的,本王也不记得了。”

    没听到想听的内容,陈潇潇有些失落,她低头不语。

    慕容盛接着说:“不提也罢,父皇赐的婚,本王心里其实没什么感觉。”

    陈潇潇听到这,有些期待地抬头,问:“那您和她们相处这么久了,可曾有过爱?您爱王妃,还是爱李侧妃,亦或者是柳侧妃?”

    问这些话的同时,陈潇潇都没有意识到,她心里异样的感觉,有羡慕,也有失落。

    她只是抬头看着慕容盛,努力不让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流露出来。

    慕容盛摇头,“未曾有过,娶他们,不过是父皇为了巩固权力罢了,要真说到爱,可能曾经有过吧。”

    他不愿提及这个,遂转移了话题,“你这个金缕甲,为何李侧妃会答应给你?”

    陈潇潇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原本李侧妃想跟妾身交换的,妾身没答应,在妾身动身来边关之前,李侧妃又同意给妾身了,妾身也想不明白为何。”

    提到交换,慕容盛但是有些好奇,李侧妃会提出什么条件,“她想与你交换什么?”

    陈潇潇如实回答,“妾身的玉佩,就是您临走之前让妾身一直戴着的。”

    说完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慌乱了起来,“王爷,妾身那天把玉佩给那个官爷了,他有没有给您,别是不见了吧?”

    慕容盛从怀里拿出陈潇潇的那一块玉佩,道:“亏你还想得起来,在本王这里。”

    陈潇潇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妾身一心只想见到王爷,所以才忘了的。”

    “这次就饶过你了,本王给你找了太医过来,最近好好修养一番。”慕容盛有些心疼陈潇潇的身体,他这几天都有看到,她身上露出来的伤疤。

    一个人要面对王府里的阴谋诡计,还要一个人带着粮草,远赴边关。

    这要是京里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养在深闺中的柔弱女子,怕是连走出去的勇气都没有。

    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慕容盛对陈潇潇还是有怜惜的,也不介意多对陈潇潇好一些,遂他停下来,就唤来了太医。

    此时的梁太医正候在营帐外面,恭敬地请示,“王爷,下官可以进来了吗?”

    陈潇潇心里感动,起身坐到了一边的座椅上面去。

    梁太医是随军的军医,也是宫里的御医,资历很高,这是他第一次听王爷吩咐,去医治一个女子。

    他不免有些好奇,这跟随粮草队死里逃生过来的陈侍妾,是何等人物。

    他细心地将手帕垫在桌子上,陈潇潇把手放过来之后,他小心地用余光瞟了陈潇潇一眼,随后安心诊脉。

    好像比京城里的女子,少了几分柔弱,眉眼间多了几分英气,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又是十分舒坦。

    想必,是个很温柔而坚强的女子,难怪王爷会让他来。

    这样的女子,想不让人喜欢都不行。

    梁太医心里有了判断,诊断起来,也更加用心了些。

    过了快一刻钟,梁太医才放开陈潇潇的手,到一边提笔写起了药方。

    陈潇潇看着梁太医有些凝重的脸色,不知所措,想问又怕打扰到梁太医,心里跟有蚂蚁在咬一般。

    梁太医面色如此凝重,是不是她的身体,真的有很大的问题?

    是不是治不好了?

    不应该啊,她受到的,也只是些外伤,难道她还有什么别的隐疾?

    这边陈潇潇咬唇盯着梁太医看,慕容盛安抚一般牵着陈潇潇的手,劝道:“耐心等待,别多想。”

    梁太医匆匆写完了药方,这才对着慕容盛和陈潇潇说:“您身体没有大碍,只是有些气血不足,这几个月来想必都没怎么休息,要注意啊。”

    陈潇潇一听,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对梁太医道:“麻烦您了。”

    慕容盛这时候问:“她身上的伤,可有办法去掉疤?还有梁太医,你上次那个药膏,能不能再给本王几瓶。”

    梁太医一听,再一看两人亲密无间的相处方式,就知道这药膏原来是王爷给眼前的女子的。

    “有的,正好下官还有两瓶,下官这就拿给您。”

    说着,他翻找着自己带来的药箱,从里面拿出来四个瓷瓶,上面都贴着药的名字。

    “这黄色纸贴着的,跟金疮药的用法一样,这一个红色纸贴着的,是去疤的,还有这两瓶,是王爷您说的那个药膏。”

    慕容盛转头问陈潇潇:“可记住了?”

    陈潇潇点头,“妾身记住了。”

    说完,陈潇潇不忘对梁太医道谢:“梁太医,您辛苦了,多谢您!”

    梁太医摆摆手,不在意地道:“您客气了,这是下官的职责所在,下官先告退了,后面的药,下官会让徒弟将药煎好了,送过来。”

    慕容盛额首,“去吧。”

    陈潇潇有些不确定,问慕容盛:“王爷,妾身拿了那么多药,要付银子的吧?”

    慕容盛愣了下,才道:“不用,这些花销,王德才会拨给他们。”

    说到王公公,陈潇潇这才发现,王爷身边,怎么不见王公公。

    这都好几天了,连王公公的人影儿都见不到,王公公不是跟随王爷来打仗了吗?

    “王爷,王公公去哪了?怎么没看到他。”

    慕容盛还未答,账外就响起了王德才的声音,“哎哟,难得还有人记得老奴,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