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 邪神教【求订阅、月票】

    不过河野太郎却不愿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讲出这些机密的东西。(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和舍人走到旁边的树林中,交谈了很长的时间,才回来。

    回来时,河野太郎神色凝重,但舍人面色如常。

    对带着期盼眼神的裕子和三个小家伙笑着说道:“如你们所愿,任务继续!等这次任务结束,请你们去汤隐村最有名的温泉享受一下。”

    闻言,三个小家伙脸上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连河野裕子也露了甜甜的笑容,一切看起来仿佛都很美好。

    只是河野太郎的眼神却并不是很好,甚至一直平静的他,在看向舍人时,眼底深处隐藏着一抹恐惧。

    一行人再次踏上了前往汤隐村的路。

    有了一次伏击,行进速度明显慢下来,同时众人也更加几警惕四周。

    原本还十分轻松的舍人,在这次伏击或,也将自己放松的心态收了起来,既然决定了继续这次任务,那么不管是级任务还是级任务,甚至是级任务,都是他所需要面对的。

    只是三个小家伙并不清楚这件事。

    否则估计会更加兴奋吧。

    上来就做这个么高难度的任务。

    通过之前和几个下忍的战斗,他们也算是拥有了第一次实战,并且取得胜利毫无疑问也让他们拥有了一定的自信。

    正愁需要一些对手来展现出他们的“身手”。

    对于他们三个人的实力,要说了解,最了解他们的无疑是作为他们老师的舍人。

    他们的实力弱不弱?

    如果说一个月前,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时候,他们的实力弱,那是必然的。

    但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经过“残酷”的一月魔鬼训练,将他们从忍者学校中学到的东西转换成自身实力后,绝对不算弱。

    特别是被他胖揍了一个月的阿斯玛,如果他能真的将每天从舍人身上学到的东西运用起来,实战能力绝对不会弱。

    不过舍人期望最高的,还是迈克凯。

    凯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的父亲迈特戴一起疯狂训练,他的体术能力有多强,可能就连他自己都不是很了解。

    但同样经历过这种训练的舍人却很清楚,迈特戴的那种训练根本就不是一般人类能承受下来的,就算是这个世界的人比曾经舍人那个世界的人要强壮得多,而且还有查克拉这种神奇的东西。

    真正能承受住的迈特戴训练的人,估计整个木叶都不会超过十个。

    虽然迈特戴不会给年轻的迈特凯那么大的训练强度,但也不会弱多少。

    他现在所缺少的,只是让他自己明白自己有多强。

    而且舍人也从迈特戴的口中得知,他已经将八门遁甲这门禁术传授了迈特凯,并且在得知舍人是迈特凯的老师后,就让舍人看着迈特凯,只有在得到了他的允许后,凯才能使用八门遁甲这门禁术。

    一旦开启八门遁甲,那么凯的实力必然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

    是一个值得考虑进去的战术。

    夜晚再次降临。

    舍人安排几人夜班,三个小家伙分别负责一段时间,而他则独自负责后半夜。

    本来预期可能会发生的夜晚袭击并没有发生。

    不过不发生却不代表危险不会再次降临,只有可能是因为对方在知道了自己的实力后,积蓄着力量,确保能够击败他,才会展露出雷霆一击。

    就比如说此时汤之国内部阴暗幽深的地下基地中。

    一群全都包裹在黑袍下的人,密密麻麻地站立在幽暗的地下基地中,隐约能够看到的,仅仅只是他们不经意间从黑色兜帽下展露出来的的那一双双虔诚且疯狂的双眼。

    炽热地盯着处于他们正前方的一个高耸的祭坛,在祭坛上那雕刻着的凶神恶煞的的魔鬼雕塑,以及在这个雕塑旁,站立着的一个同样身穿黑袍手拿猩红镰刀祭祀模样的人。

    整个基地中唯一的声音,来自于这个祭祀模样的人。

    “邪神大人说!他需要更多的祭品!”

    祭祀嘶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狂热。

    随着他的这句话音落下,下方涌动着的人群。

    自然而然地走出了一排人,顺着阶梯一个个地走上祭坛,走到祭坛正中心的一个巨大棺椁前,能够隐约地看到,在这个棺椁的中心,躺着一个双眼紧闭赤果果的男人。

    这些人将石头棺椁围了起来,眼中的疯狂与炙热越来越明显,纷纷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朝着各自的手腕处割了下去。

    汩汩流淌的鲜血将整个石棺填充满!

    为了填充满这个石头棺椁,之前上台的人全都倒在地上,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这时,祭祀的声音再次响起,“伟大的邪神大人很满意!它将会将它的力量降临在我们所选定的人声上!”

    紧接着,这个基地内的人纷纷开始念诵一种特别的咒语,而祭坛中心的石棺中,那满溢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着,露出了下方平躺着那个男人。

    原本紧闭着双眼的他,此刻眼睛已经睁开,并且原本平缓的胸膛也开呈现出起伏。

    待到血液完全干涸,那个男人身体一颤,缓缓站起来。

    此时祭祀恰到好处地来到男人面前,将手中的猩红镰刀递上,并且又有两个黑袍信徒恭敬地给他披上黑袍。

    男子冷漠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他平静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看到在手臂血管中流淌着的血液,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紧接着,他拿着手上的镰刀,对准自己的肚子狠狠地刺了下去。

    刹那间,鲜血四溅,男子微微蹙了蹙眉头,但有很快将镰刀拔了出来,腹部全新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过来,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疤。

    看到这效果,整个基地中的人再次露出疯狂,并且不停高呼着:“邪神大人!邪神大人!”

    如果此刻站在基地下方朝着这里基地顶部的穹顶看去,就能看到在穹顶之上,用猩红的颜料画着一个圆形的圆圈,并且在圆圈之中还夹杂着一个三角形的图案。

    这就是他们这个邪神教的标志。

    一晚上没有发生袭击。

    甚至就连他们在抵达汤之国边境前,都没有再遇到袭击。

    但在度过汤之国边境处时,等待着随时可能发生的袭击,终究还是出现了。

    坐在树下负责守夜的舍人的陡然睁开眼睛,对着营地中正在休息的中的人喊道:“有敌人,都做好准备。”

    听到他的话,正在睡觉中的三个小家伙立刻跳了起来,警戒地看着四周,河野太郎和他的女儿河野裕子也睁开了有些惺忪的双眼。

    看到他们都从睡眠中苏醒后,舍人纵身一跃,跳入树林中,留下了逐渐恢复精神的三个小家伙。

    三人立刻将河野太郎和河野裕子拱卫起来,背靠背地看着昏暗的森林。

    舍人站立在一棵树上,双眸之间的神色越发凝重,褶皱在一起的双眉无不说明了来人的不简单。

    在他的肩膀上,一个浅蓝色的双尾猫虚影凝聚在他的肩膀上。

    只见二尾的神色也略微有些凝重,“舍人,来的人不少,可能有上百人!”

    听到小二尾的话,舍人的表情越发凝重。

    他有想过对方再一次袭击的时候派出重兵,只是没想到这个“重兵”居然这么重!

    上百人!

    还真是大手笔。

    舍人感觉有些无奈,没想到居然一下子会出现那么多的敌人,这种情况下,想要再守护那两人,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通灵之术!”

    嘭!嘭!嘭!

    三团烟雾浮现,三只体型娇小的猫出现在面前。

    “你们去帮那几个小家伙。”

    三只猫点点头,闪身消失在树林中。

    这三只猫,分别是融合了二尾查克拉的小蓝,融合了八尾查克拉的小银,以及融合了五尾查克拉的小五!

    它们才是是舍人这段时间积蓄起来的真正的力量与底蕴,也是真正全心全意忠诚于舍人的存在,负责帮他统筹着整个忍界的情报系统。

    而且它们经过舍人的培养,再加上本身足够优秀的天赋,所以战斗力绝对不弱。

    有他们帮助应该是能保护好他们几人的周全。

    做完这一切后,舍人抽出自己腰间的圆舞刃,随意地在半空中甩了一个刀花,脸上露出略微有些兴奋的笑容,在这笑容中,夹杂着一缕抑制不住的嗜血。

    “开搞!”

    话音落下,身体扭曲在树上留下一道残影。

    夜色深幽宁静,难闻虫鸣草木声,使得这原本宁静的夜色中,增添了一分肃杀。

    在舍人身形消失的一刹那,天空中浮动着的一朵乌云,真恰到好处地掩盖住了天空中狡黠的月亮,原本就显得有些幽暗的森林,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昏暗。

    一抹银白在树林间闪过,伴随着一声承重物体摔落到地上发出的沉闷的声响。

    这仿佛只是一个开端,之后,就是陆陆续续物体掉落在地上,时不时地还会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或者干脆点说,是金属被斩断的声音。

    圆舞刃的锋利,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再加上雷遁查克拉的帮助,更是无往不利,没有任何一个东西能够承受住它的一刀。

    后方,警惕的阿斯玛、红以及凯三人,依旧保持着紧张的状态。

    河野裕子紧紧地抓着河野太郎的衣袖,咬着嘴唇静静地名逝着树林中偶尔闪烁而起的白光,那带着紧张的眼睛中,慢慢地浮现出些许担忧,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担忧越来越明显。

    随着一道道尸体地落下,后方前赴后继的进攻者们,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来越疯狂。

    舍人的眼中迸射出一抹锐利的锋芒。

    滋滋滋

    伴随着雷电嘶鸣声响起,原本只是深藏在圆舞刃之下的雷电,在这一刻跳跃出刀刃的束缚。

    原本只有不到四尺长的圆舞刃,瞬间延伸至几十米的长度,化作一柄明晃晃的雷霆长刃。

    伴随着眼中泛起的些许歇斯底里,这柄雷遁的长几乎将半数的树林全都一分为二,与他们一起的,当然也还有那些黑袍袭击者。

    有些人在这样的攻击下身亡,当然也有些人承受住了这次攻击,不过多多少少身上都留下了一些伤痕。

    舍人轻轻一瞥间,就看到那些被他杀掉的人,黑色兜帽下的脸,都挂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死亡,而是信仰着的神明的拥抱。

    如果只是那么一两个人还没什么,但所有人都是这幅模样的话,就令人感觉发自骨髓的冷意。

    “邪神教吗?”

    舍人强行压下自己心中那种毛毛的感觉。

    从河野太郎口中,他知道了一部分关于这个邪神教的情报,再加上他前世所了解的,汤之国好像的确是拥有一个邪神教。

    血腥味慢慢地在树林中弥散开。

    伴随着轻微的**与骨骼的分离声,鲜血从动脉喉管中喷涌出来的说的噗呲声,嗅着这越来越明显的血腥味,一名手持猩红镰刀,裸露着上半身的年轻男子站立在远处的树梢上。

    血红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在林间起舞的舍人,每伴随着白光的闪烁,就有一人倒下。

    男子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疯狂地大笑着。

    极度的疯狂之下,用镰刀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地划了一下。

    紧接着,他伸出舌头在猩红的镰刀上轻轻地舔舐着,“我喜欢这个人!我喜欢这个人!!!哈哈哈

    这个人的能力绝对会成为邪神大人最虔诚的信徒,他的杀戮能力,简直就是为邪神大人而准备的!!”

    大笑间,他再次提起手中的猩红镰刀,锋利地斩断了旁边的两棵大树,只留下树林间平整的缺口。

    随着他的出现,那些疯狂赴死的邪神信徒们,纷纷选择绕开舍人,将这个恐怖的木叶忍者留给那位大人。

    那位拥有邪神之力的大人。

    挥舞着的巨大镰刀,就像是死神的武器,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死神的镰刀是代表死亡的灰色,而他的镰刀则是代表着鲜血的猩红之色。

    感受着他身上的疯狂且躁动的气息。

    这种气息给舍人一种熟悉的感觉。

    来不及的仔细回忆这种感觉来自哪里,此刻也没有时间让他去细想,因为对手已出现在眼前。

    抬刀横向而摆,迎着对方的猩红镰刀斩了上去。

    锵!!

    点点星火在圆舞刃与镰刀触碰的还瞬间迸发而出。

    两人的力量几乎旗鼓相当,没能分出胜负。

    舍人略微有些诧异,就算他没有开启八门遁甲,但他自己的力量有多强,心里还是有数。

    这么突然出现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忍者的人,居然能够与自己的不分伯仲,是令他有些意外。

    而且不止如此,圆舞刃再加上雷遁查克拉的灌注,这锋利程度可以说很少有能抗衡的武器,但这把猩红镰刀也足够坚硬。

    在舍人的印象中,将来晓组织的飞段所使用的镰刀上,有三片刀刃,样式倒是和现在差不,只是刀片的数量不同。

    当他从河野太郎口中得知关于他们的研究项目以及他口中所谓的邪神,以及邪神教时,大致地就猜测出了和这个邪神教,应该就是将来晓组织的那个与角都搭档的不死之人飞段所在的邪神教。

    并且河野太郎所说的研究内容,也和自己面前这个气息紊乱,神志癫狂的对手情况非常相像。

    同时舍人也算是想起来了,为什么这个这个人的气息给他一种十分相像的感觉。

    就是因为他和自己的曾经做实验时,那些身体承受不住实验疯狂的小白鼠,在自身就要灭亡之前那歇斯底里的疯狂。

    此时这个人的气息无疑是和那些将死的小白鼠有着相同的命运。

    脑钟思绪飞快,手上动作也不停。

    右手再次发力,一击将对手轰退。

    在将对手轰退的过程中,自己也借助着反推之力抽审后退,同时顺手将手中的短刀送回腰间刀鞘。

    双手冷静结印。

    经过几年坚持不懈的不断练习,他的结印手速毫无疑问在此刻也算是达到了忍界顶尖。

    “猫忍法鼠尾球玉!”

    一只只蓝色的老鼠状的火球从他口中吐出,就像是天降甘霖,只不过这次的不是雨水而是火鼠。

    吱吱吱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老鼠鸣叫声,径直冲向被轰退的邪神教男子。

    轰!轰!轰轰轰!!

    每一枚上火鼠组成的火球就是一次爆炸。

    待到湛蓝色的火焰与爆炸完全散去时,邪神教男子身上的黑色袍子,几乎被焚烧殆尽,与之一起焚烧的还有他身上的皮肤以及部分肌肉。

    这种程度的损伤,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几乎都是毁灭性的,难以忍受的。

    但这个邪神教男子却仅仅只是皱皱眉头。

    紧接着,他脸上疼痛感散去,露出更加癫狂且难以抑制的疯狂笑容。

    并且在舍人的注视下,他身上那些原本就算是强大的医疗忍者出手,都不一定能快速治愈好的伤势,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

    这恐怖的恢复能力,在舍人的认知中,几乎就只有纲手的创造再生能与之相比。

    舍人非但没有惊讶和震惊,反倒是从他的双眼中迸射出满满的求知欲以及探索欲,那种疯狂科学家的感觉。

    :求订阅、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