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七章 她会反击

    第八十七章

    秦悦悦一袭红色抹胸晚礼服,步伐婀娜的缓步走到姜哲面前,莹白纤细的手臂自然的挽上了男人的臂弯,笑容优雅从容:“阿哲,你刚回集团,还不是展露锋芒的时候!”似有若无的目光,望向已经走到人群中央的姜珩,眼神诡谲难测。(m.k6uk.com手机阅读)

    姜哲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微凉的手挑起她小巧的下巴,语气玩味儿:“哦?那依悦悦之见,我该如何?”

    秦悦悦侧头躲开姜哲的钳制,下意识的环顾了一眼四周,在东市人眼中,她秦悦悦可一直是优雅端庄的存在,自是不能大庭广众之下举止如此轻挑。

    她语气嗔怒:“阿哲,这么多人,你就不能收敛点?”

    姜哲盯着秦悦悦,眼角笑意真假难辨,讳莫如深,似是要将她看穿,看透,垂眸间,眸中的复杂一闪即逝,让人根本来不及捕捉。

    旋即爽朗一笑,揽着她纤细的腰肢,语气温柔:“悦悦,我去书房见父亲,你在楼下乖乖等我!”

    “好!”秦悦悦凝着姜哲的背影出神。

    这个男人的邪魅,野性,甚至他温柔背后的伪善,都让她为之疯狂的着迷,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心甘情愿的摘下面具,捧出他的一颗真心……

    书房里,姜哲谦恭的站在姜北川面前:“爸,您找我?”

    姜北川合上手中的文件,撩起略带沉倦的眼皮:“订婚宴打算什么时候举行?”

    “您安排吧!我没意见!”平静的桃花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姜北川点点头,脸上的严肃渐褪,取而代之的是父亲对儿子独有的慈容,他问:“安安,你怎么打算?”

    姜哲沉默了片刻道:“爸,语儿会照顾好安安,既然已经把安安的抚养权给了语儿,我就没打算再去跟语儿争夺安安!”

    对于这个高高在上的父亲,姜哲的内心有渴望,也有畏惧!

    良久,姜北川才说:“得空带回来我见见,毕竟是我姜家的子孙,人老了,就格外向往天伦之乐!”

    姜哲淡笑回答:“好!”

    “安安的事以后再说吧!先跟我出去会客,是时候让一些人站好队伍了!”姜北川泛黄的老眸中闪过了一丝商界巨擎独有的精明,步伐稳健的走出了书房……

    翌日下午,司语亲自去机场送走了刘子敬,和杨涛回到公司时,已经是临近下班。

    刚迈进公司,就听见前台女接待甚是为难的声音!

    “对不起女士,司助理真的不在公司,就算她在公司,您也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然后就是殷柔极为嚣张的胡搅蛮缠!

    “你赶紧让那个小贱……司语亲自下楼接我们,真没听说过,这父亲要见女儿还需要预约的!”

    前台女接待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不好意思女士,没有预约我……”

    “在公司,只有工作,司太太,难道鼎盛的前台只是摆设吗?”没等女接待说完,司语声音冰冷的打断!

    女接待输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司政业转身看着眼前这个盛气凌人女儿,他知道,此时除了放低姿态,他没有别的办法,勉强扯出一抹和善的笑:“语儿,这次来找你确实有事!”

    “如果是公事,随我去办公室,如果是其他,不好意思司总,我并不认为,我跟你之间还有什么私事!”

    想到那天听到殷柔和司言的对话内容,司语就觉得浑身都冷,人性凉薄,何以至此?

    “公事,公事!”司政业说完,一家三口便尾随在司语身后。

    若是眼神可以伤人,那此刻的司语已经被暗箭射满脊背!

    办公室里,司语理了理凌乱的碎发,语气冷漠至极:“司总有什么事请说!”

    司政业犹豫了良久,着开口道:“语儿啊……”

    “请叫我司助理!”司语冰冷无度的出言提醒,他司政业不配这么称呼她!

    司政业叹了口气,纵使心中对这个女儿的忤逆放肆极度不满,此刻也不得不将他的低三下四进行到底!

    他讪笑道:“司……司助理,是这样的,你看如今姜哲纵身一跃,成了姜氏的总经理,身份高不可攀!姜氏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小门户能惹得起的,之前不知情,多有得罪之处,能不能请你跟姜二少爷说说,千万别跟我们计较,毕竟我是你的爸爸!”

    原来是担心姜哲报复,司语暗自冷笑,觉得讽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如果司总只是想说这些,那么请回吧!”

    司政业赶紧上前一步,打出了感情牌:“之前的事,是爸爸一时糊涂,利益熏心,才想把你和刘总牵扯到一起!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成全了你和姜哲呀!”

    成全?难道她所经历的种种屈辱,在他的眼中,皆是成全?那么她是否还需要对他感激涕零?

    司语手指收紧,她从未想过一个人能无耻到这种程度,而一次次刷新她认知的人,既然是她的父亲,多么可笑?

    “从我知道那晚的始作俑者是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没有了父亲!”他司政业也不配做她的父亲!

    她冷冷的看了司政业一眼,又道:“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刘总,也算是还了你的生育之恩,没有与你对簿公堂,已经是我的最大让步,还请司总不要打扰我工作!”

    而此刻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杨涛,无意听到了里面的对话,放下了欲要敲门的手,缓缓离去,拨通了刘子敬的电话!

    司言阴笑着走到司语面前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住了脚步,眼神凶狠的恨不得她其碎尸万段,若不是临行前爸爸交代不要去激怒这个贱人,她早就忍无可忍了

    她咬牙切齿的道:“司语,你还真是没教养啊,父女之情,重于泰山,是你说断就能断的吗?没有爸爸,你拿什么在这儿神气?”

    话毕,‘啪’的一巴掌甩在了司语的脸上,一声脆响在回荡在静默的空间里,尤为清晰,又极为刺耳!

    司语偏着头没动,温温凉凉的勾唇一笑,眼神却是冷冽的骇人,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回去。

    冰冷的语气,警告意味十足:“教养?教养一词,你司言怕是只会说不会做吧?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我司语不欠你们司家一丝一毫,还轮不到你司言来对我说教,我一直忍让,并非就是任人宰割,也并非不会还手!”

    然后看向司政业,目光狠厉:“我说过,我会还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