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809章 难啊!

    陆峰每次见多多基本上都是吃喝玩乐一条龙,当然他也知道,这么惯着一个孩子,会让她的人生跑偏的,这一次专门问了一下学习情况。(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多多这孩子脑瓜子是真聪明,只可惜不用在学习上,她的学成绩在整个年级里算是中上水平,可是她考试总是能考年级前十。

    按照老师跟陆峰说的,这孩子就是个人精,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方面格外精通,不仅是班里的老师,就连其他班的老师她都认识。

    因为在学校里卖各种东西,她认识的人多,每到考试前就动用自己的小关系去探索卷子可能考什么。

    老师说,她在人际关系这方面用的心思可比读书多太多了。

    陆峰也说过她,可是人的性格是天生的,本性难移嘛,也只能任由她去了。

    朱立东确定陆峰要管威普达的事儿,顿时腰板就硬了起来,前段时间他给创维的黄鸿升、TCL的李东升都打过电话,可是市场上已经分出胜负,人家根本不鸟他。

    这回朱立东可打算好好耀武扬威一番,把这段时间憋着的怨气一吐为快。

    电话接通后,李东升接起电话道:“哪位?”

    “你听我是谁?”朱立东冷哼道:“李总,我们俩可好久没聊过了啊!”

    “哈哈哈哈,朱总啊,怎么了?又想跟我聊聊啊?”李东升靠在椅子上,话语间满是戏谑,前段时间俩人打电话,他可在电话里没少气朱立东,开口道:“这两天销量也不好吧?我都跟你说了,现在大环境不好,没有什么淡季旺季的。”

    “没什么淡季旺季,你们卖的那么好?李总,我打电话就是想跟你说一事儿,威普达上个月销量不好,这件事儿陆总已经知道了,陆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朱立东沉声道。

    李东升听到这话也是一愣,沉吟了一会儿道:“陆峰知道又怎么样?不说他现在忙着弄通讯,就算是回来亲自操刀,能改变什么?现在是1994年,不是1993了,时代变了,懂吗?外资品牌都是遍地尸骨,他一个陆峰能改变的了什么?”

    “李总硬气了啊,去年被揍的满地找牙,也不知道是谁?既然你敢这么挑衅,那么我可就跟他说了。”朱立东一副不怕事儿大的样子。

    “尽管说,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着,我还有个会,挂了!”李东升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朱立东放下电话,旁边的助理忍不住问道:“朱总,这个事情告诉他,好像没什么用吧?”

    “我就是吓唬吓唬他。”朱立东有几分底气不足道。

    因为他知道现在市场上是什么情况,这样的局面,真的是神仙来了也没招啊,他唯一期盼的就是,陆峰身上会有奇迹发生。

    次日,晨会过后,陆峰的第一个会议就是跟威普达的高管开,会议室内众人正襟危坐,氛围有些压抑。

    “现在市场什么情况?介绍一下,难点和痛点在哪儿?”陆峰靠在椅子上问道。

    “陆总,您好,我是负责威普达市场的总监,安冬青,这也是我第一次跟您汇报工作,心情特别的激动........。”

    “停停停!”陆峰看着这个身高有一米八,体重估计最多一百三的男子,开口道:“别扯没用的,直接说问题。”

    “好的,陆总。”他看上去有几分紧张,深吸了一口气道:“今年的情况跟去年很不一样,由于产业链的健全,以及配套商的规范化,各大厂商在今年已经完成了下游产业链资源的整合,形成了规模化、批量生产,所以成本价格降低百分之二十五。”

    “所以开年后,各类型的电视机迅速开启了价格战,长虹最先降价,其中三十七英寸的大彩电直接降价五百元,平均降价三百元。”

    “目前,各大企业对于竞争对手的成本价都是了如指掌的,因为产业链的价格是明的,所以大家都锁定着最后的利润点,拼杀到最后,拼的就是运输成本,也就是出厂后成本。”

    “现在我们在苏州、浙江两地的市场占有率是最高的,因为运输成本低,对手企业因为运输过来成本高,所以熬不住。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就是各大厂商运输成本最低的控制区域,例如康佳、TCL、创维这三家,牢牢把控着广州、福建、广西、湖南等身份市场。”

    “我们丢失的市场份额,主要是在各大企业的大本营之中,例如在四川,我们被长虹压的抬不起头,只要一做优惠活动,或者是营销策划,长虹立马推出针对性的产品,价格就是比我们低一点。”

    “因为我们运输成本高,对方运输成本低,人家就盯着这点成本打,卖的越多越亏损,与此同时,我们上个月发起了冲锋号营销方案,以广告营销为辅助,电视机放到成本价去进攻创维、康佳、TCL的主要市场地,盈利模式则是放在了售后维修、配件出售、甚至是捆绑VCD进行销售。”

    “但是三家连番上阵,持续了一个月的冲锋最终以失败告终........。。”

    在场的人听着这些报告脸色都不好看,就连陆峰神色都难看起来,今年打成这个样子,说白了就是大家都明牌了,利润点的榨取不再是从消费者身上,而是转向了产业链整合、运输等方面。

    任何行业、任何产品、任何企业拼杀到最后,真正的绝杀肯定不是从消费者身上榨取最大的利润,而是降低成本依然能够实现盈利。

    想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在产业链上有话语权,有定价权,把成本降到最低,同时对市场让利,只要你做到了,那么对手死掉只是时间问题,对方根本耗不起。

    打到这种地步,还真是棘手,基本上打到这种程度,生死早已定下,该自有产业链的,或者在产业链上话语权的企业,现在已经赢了。

    这些企业依然打的难解难分,主要是因为大家手里都有两把刷子,他们背后都代表着一个省份的电子科技产业链,谁也压不倒谁,所以造成市场上割地为王的情况。

    李东升很了解现在市场的情况,神仙来了也没招,就是耗着,就相当于两大高手拼内力,谁先扛不住收手谁就死,可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陆峰让他很担心,万一真出什么幺蛾子,那可能就是万劫不复,按照他们之间的沟通,威普达的主要市场就是江浙之地,年销量也就五六百万台,在整个行业里排在第五、第四的位置。

    威普达定的目标却是一千两百多万台,这可是一个直逼老大哥长虹的销量啊。

    李东升思前想后,还是给黄鸿升打电话过去。

    “喂,哪位啊?”黄鸿升接起电话问道。

    “黄总,是我,东升,刚才朱立东给我打电话,说了个事儿。”李东升的声音里略显忧心道。

    “怎么滴?他们打算放弃威普达了?”黄鸿升调侃道:“什么事儿啊?让你发愁?现在我们的市场份额很稳固啊,只要稳住,后面就不怕,佳峰电子急于扩张,我们又不扩张,愁的是他!”

    黄鸿升嘴里说着‘我们’,李东升心里也清楚,让这三家走到一块的主要动力就是陆峰,若是没有佳峰电子,这三家在两广市场能打出脑浆子。

    “陆峰最近腾出手来,对于威普达销量很不满意。”李东升说道。

    “嗨!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就现在这局面,别说一个陆峰,就是珠穆朗玛峰来了都没用,他能解决运输成本的问题嘛?解决不了,他的产品只要来这边想要大卖,就要接受卖一部电视机,亏点小钱的打算。”黄鸿升看的格外明朗,说道:“你也别被他吓到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瞎折腾的毛头小子罢了。”

    “佳讯传呼机真的是出我意料啊,我跟陈总说一下吧。”

    “你看看你这个人,一点胆子都没有,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怵他,现在我们立于不败之地,他有啥啊?站出来说一句陆郎依旧独领风骚?”黄鸿升讥笑道。

    “哈哈哈哈哈!”李东升忍不住笑了起来。

    挂了电话,李东升给创维的陈伟荣打过去,电话里俩人聊起这事儿,陈伟荣跟黄鸿升的意思差不多,现在已经是明着打了,外资品牌都已经全部死掉,谁手里有多少牌,大家都清楚,谁怕谁啊?

    至于陆峰去年吹嘘的海外市场,因为凯文没有及时展开,现在也跟他们差不了多少,每个月多个千八百万,这点钱如果是给他们,那绝对是利刃,可是佳峰电子的产业太多了,企业体量不一样的。

    不到一晚上的时间,陆峰重新管理威普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行业,但是大家对于他的回归,也只是认为比较关切,至于能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并不抱任何期望。

    同样,陆峰研究了一整天,从原材料、供货商、货物运输、终端销售、广告营销全部捋了一遍,没有什么突破点。

    夜色朦胧,空气中带着几分潮湿,陆峰看着外面的夜景叹了口气,有些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