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3章 第 233 章

    为了给塞西尔爵士一个前去比利时的合适理由, 威廉三世让诺丁汉女伯爵委婉提示玛丽.斯图亚特,是否该与里士满公爵计划生养英格王室的第三代。(看啦又看小说网)

    仔细算来,玛丽.斯图亚特与里士满公爵结婚已有一来年。而过了今年的春季, 里士满公爵就满十六岁了, 足以承担起父亲的责任。

    至于玛丽.斯图亚特,她比里士满公爵大了三岁半, 正是中世纪最适合生育的年纪。

    因为这二人肩负着三个庞大王国的延续,所以威廉三世的担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面对来自公公的催生消息,玛丽.斯图亚特在面红耳赤之余,也有些忐忑不安:“我现在去找亚历山大, 会不会打扰到他?”

    毕竟法兰西的内乱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

    玛丽.斯图亚特自幼生长于英格兰宫廷, 所以很清楚婆婆是加尔文教的坚定支持者,必然不会对法兰西的宗教战争袖手旁观。

    而没了胡安娜王后坐镇比利时,国家大事自然落到身为第一继承人的里士满公爵身上。

    “跟法兰西的内乱相比, 三顶王冠的延续才是重中之重。”诺丁汉女伯爵安慰道:“胡安娜王后只是在佛兰德斯观测法兰西的内乱, 又不是就此不管比利时的政务。”

    同那些煽风点火的无知妇人相比, 诺丁汉女伯爵显然镇定得多, 也更有智慧一些:“法兰西尚且自顾不暇, 而西班牙忙着跟奥地利修复关系,哪有功夫去干涉尼德兰政务。”

    说罢, 诺丁汉女伯爵还为玛丽.斯图亚特拢了拢头发, 示意她放松眉头:“你只用享受跟里士满公爵的美好时光就够了。多余的事,不还有塞西尔爵士在一旁帮衬吗?”

    “说得也是。”玛丽.斯图亚特很相信她那位无所不能的公公会将一切都安排好。而有塞西尔爵士在一旁辅助里士满公爵,玛丽.斯图亚特也能跟许久未见的丈夫好好地交流感情。

    安抚好玛丽.斯图亚特的诺丁汉女伯爵给她挑了些低调又符合王室身份的首饰。

    毕竟这是玛丽.斯图亚特第一次去比利时, 绝不能给比利时的臣民们留下坏印象。

    “我去跟贝丝夫人商量一下你的随行人员安排。”诺丁汉女伯爵让一位年轻的贵族侍女接替了她的工作, 然后去找正在给玛戈公主讲解英格兰人情世故的贝丝夫人。

    只是在诺丁汉女伯爵穿过白厅宫的花园时, 意外看见了琼安正在唐.胡安交流着文学知识。

    “我没想到你会喜欢胡安.曼努埃尔的《卢卡诺尔伯爵》。”琼安一边翻阅着边角发黄的书籍, 一面同唐.胡安交流道:“比起这种书,你应该更喜欢军事典籍或是骑士小说才对。”

    因为西班牙直到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拉时期才完成光复运动,所以在十五世纪以前,西班牙文学深受摩尔人和阿拉伯世界的影响,翻译了不少来自奥斯曼帝国寓言故事。

    而在十四世纪上旬,西班牙文学顺应基督徒和msl的拉锯战而产生了大量的骑士小说。

    虽然胡安娜王后不喜欢西班牙的天主教氛围,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像昂古莱姆的玛格丽特那样,热衷于搜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名著。

    而琼安身为胡安娜王后的女儿,自然有权出入胡安娜王后的私人典藏。

    由于亚历山大和纪尧姆的兴趣都不在于文学,所以昂古莱姆的玛格丽特和恩里克二世的书籍都被纪尧姆送给了琼安。

    唐.胡安偶尔也会与琼安交换书籍。

    他们两偶尔会举行年轻人的阅读会,并且从不在相处时谈论宗教问题。

    “毕竟我也叫胡安,所以不可能不喜欢跟我同名的祖先所写出的故事。” 唐.胡安是个相当健谈的人,所以在英格兰宫廷里,也有一部分同性被他的谈吐所吸引:“我父亲在修道院里养病时,会在床头放一本 《卢卡诺尔伯爵》。”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琼安揶揄道:“伟大的查理五世居然也会像年轻人那样,热衷于阅读骑士小说。”

    “皇帝亦凡人,况且您的父亲也有着平凡人的爱好。”唐.胡安偶尔参加英格兰王室的家庭聚餐时,会看见威廉三世在饭后与孩子们打扑克牌。

    唐.胡安偶尔也会加入其中。

    毕竟英格兰国王一向大方,每次玩牌赢了都会把钱还给晚辈,输了则是大大方方的给钱,所以参与者们总是能跟威廉三世玩得很开心——即便他们很难赢过老奸巨猾的国王。

    “难道里士满公爵和约克公爵从不看骑士小说吗?”唐.胡安随口问道。

    “我不太了解这两个哥哥的阅读喜好,不过我,玛丽,还有玛戈,都挺喜欢看骑士小说还有宫廷小说。”琼安耸了耸肩,摆出一副闲得无聊的表情:“宫里的娱乐方式也就那么几样,你也知道我父亲从不允许我们跟家人以外的人打牌,所以阅读和骑马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

    “也许你可以尝试一下钓鱼。”唐.胡安建议道:“我父亲因为痛风的缘故,所以在晚年很喜欢钓鱼和做手工。你也可以让仆人在你钓鱼的位子边架起火柴堆。没有比现烤的河鱼更为鲜美的食物了。”

    “真的吗?那我下次可以找玛戈一起去钓鱼。”琼安随口回了一句,然后与唐.胡安娜继续聊起西班牙文学。

    默默注视着这一对的诺丁汉女伯爵叹了口气,一路上都犹豫着要不要把琼安的情况告诉威廉三世。

    不过以国王对白厅宫的掌控程度,估计早就有人将琼安的状况告诉他了。

    也许国王对琼安另有安排。

    不想惹事的诺丁汉女伯爵找到了正在给玛戈公主授课的贝丝夫人,后者了解到诺丁汉女伯爵的来意后,给了她一份在圣詹姆斯宫里服役的人员名单。

    “这几位侍女都是从尼德兰来的,不过考虑到苏格兰女王去比利时的初衷……也许应该给她配一位助产妇。”贝丝夫人揶揄道:“毕竟年轻人可是很有精力的,也许他们很快就会迎来一位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