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4章 全球公测18

    被捆在巨兽背上的搭乘体验算不上好, 但考虑到阶下囚的身份,王伦他们识趣的没对此提出意见。(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而弹幕正在疯狂刷屏。

    “太带感了!我恨!要是白狼没满脸纹身的话,那就是真·心狠手辣大美人了!”

    “不是?主播你当着这么多观众现场翻车?”

    “半个小时而已, 主播你们还有机会, 等时间一到,直接死回复活点, 然后回战场杀个痛快。”

    “我更在意那个什么长尾叶蛇……你说它要是在buff消失之前补上一下, 那玩家不就成植物人了?”

    “策划怎么可能设定这种bug?这种毒素又不可能无穷无尽。”

    “根据我上过的法师小课堂来看, 以太不可能被麻痹, 连法师和大科学家都没研究明白以太的原理, 兽人更不可能做到彻底让以太失去联系这种程度。”

    “半个小时就够逆天了, 还想植物人,策划是想被投诉到起飞吗?”

    “说的好像策划没被投诉到起飞过一样……”

    “主播,叫你们瞎跑, 现在翻车了吧?真当npc是弱智?”

    “这个任务都能完不成我是没想到的, 要求低到只要参与战斗过程……看来策划还是高估了玩家的水平。”

    “不, 我严重怀疑是主播他们浪过头了,探索什么大草原啊?在敌人的大本营上浪, 这不被敌人抓住了吗?”

    看到这条弹幕,王伦有气无力的反驳道:“我们不是为了探索大草原,是为了直播效果。”

    弹幕一溜的刷屏。

    “现在直播效果爆炸了,主播感想如何?”

    王伦长叹了口气:“我已经在考虑埃之金的下一个委托了。”

    被弹幕疯狂嘲笑的王伦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人物面板debuff的倒计时上,对这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况展开诸多糟糕的想象, 甚至恍若看到了再度忙碌起来的特调局。

    毕竟,在知晓内情的人眼中, 这实在是一个糟糕的信号。

    但除了他之外, 对此一无所知的其他玩家, 压根没在意这个小插曲,而是对接下来的剧情充满了期待。

    “npc的智能程度太高了。”叶犬诚挚的道:“我还以为兽人的智商会比较低,但现在看来,策划压根没降低难度。”

    李某在一旁接茬:“狼族部落能统一兽神原野显然不是偶然。”

    绿叶看着周围飞快掠过的风景,意识到兽人不仅战斗力超乎想象,连行军速度都跟人类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随着度一声令下,原本慢吞吞前行的队伍骤然加速,万兽奔腾,大地颤动,在辽阔的草原尽头形成一条黑色长线。

    他们没有队形可言,毕竟这是一支由兽人组成的军队。

    但这种万兽奔腾的行军方式,已经足以摧毁大部分人与其战斗的勇气了。

    天空之中盘旋着巨大的飞鹰,地面上的百兽彰显强健的肉·体,纯粹的野蛮,在此处演化出了冷兵器时代的极致魅力。

    绿叶环顾完周围,对王伦他们道:“我们没机会了。”

    王大壮补充道:“他们前进速度太快了,毛牛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冲锋下撑上几分钟。”

    他们亲眼看到过毛牛部落的情况,百来个毛牛,刚吃了一顿饱饭,指望他们在这支队伍面前撑过一回合,压根不可能。

    对于毛牛族来说,决定部落生死的战斗,不过是这支队伍的一次冲锋而已。

    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不管是埃之金还是毛牛,亦或是发起进攻的队伍。

    即将统一兽神原野的狼族部落,早已形成大势,像毛牛族这样弱小的部落,不过是等待扫清的石子,等狼族部落完成最后的收尾,也就完成了兽神原野真正意义上的统一。

    就如同他们所猜测的一般,飞奔的兽群花了十几分钟抵达了毛牛族的部落位置,然后用一个冲锋解决了战斗。

    因为奔腾而颤抖的地面宣告战争的临近,在兽群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那群毛牛就在玩家熟悉的位置。

    在兽群跟他们视线相接的那一刻,等待的毛牛群发起了冲锋。

    百来只毛牛,朝着黑压压的兽群发起冲锋的场景才是真正意义的螳臂当车。

    相比百兽组成的军队,他们充其量只是一颗无法掀起涟漪的石子,即使砸入军队,也会被迅速淹没。

    兽群碰撞,鲜血一瞬间在战场弥漫。

    玩家被绑在不知名的巨兽背上,近距离直面了瞬间尸横遍野的场景。

    远距离冲锋带来的冲击力加上毛牛自身的体重,他们几乎是一往无前的砸进了兽群,然后在带走几具敌人尸体的同时,迎来死亡。

    冲锋的兽群没有为他们停留,呼啸而过,将零星的帐篷踩得粉碎,消弭这个部落留下的痕迹,才缓慢的在更远处止住了冲锋之势。

    狼群没参与其中,在这场算不上战斗的战斗结束后,白狼慢吞吞的从兽群后方闪现,亲切的跟玩家打招呼。

    “怎么样?”

    叶犬的关注点十分清奇:“毛牛族灭族了吗?”

    度有些意外:“当然不,他们只是毛牛族中的一个部落而已,就算毛牛族再怎么弱小,也不会弱小到只有一个部落。”

    王伦看了眼失败的赏金猎人任务,关注点也跟着走偏了:“你是狼族部落的首领?”

    玩家有时候真的会蠢到让人刮目相看。

    度保持着好脾气,再度扣了对方二十点好感度。

    “不过是扫清外围障碍的战斗,王没有亲临的必要。”

    叶犬若有所思:“也是,这都要亲自参战就太掉逼格了,像国王就压根不上战场,那才叫高逼格……”他回答了对方之前的那个问题:“不怎么样。”

    “比起虫族来,数量太少,比起法师来,杀伤力太小。”

    度又扣了他二十点好感。

    他直入正题:“兽神原野不欢迎外来者。”

    他看了眼这五个玩家:“南海的虫族王国尚未平息,王国难道打算开辟第二个战场?”

    李某看了眼大型任务拯救南海的完成度,诚恳道:“那你可能不了解情况,如果国王想的话……”

    绿叶咳嗽一声,打断李某的话,让咄咄逼人的气氛不至于彻底激化。

    “这是我们个人的行为,跟国王陛下的意志无关,”绿叶缓和气氛道:“正如之前所说,这只是一个仅限五个玩家参与的委托而已,我们无意干涉兽神原野内部的矛盾。”

    王伦的注意力不在眼前的对话上,他在关注麻痹以太毒素buff的倒计时,闻言瞄了眼弹幕,看见一群单推绿叶的弹幕狂欢。

    “绿叶靠谱!”

    “幸好有绿叶!不然要是真宣战了,策划还不得挠头?”

    “不,我觉得要是他们真宣战了,最大可能也就无事发生……顶多是兽神原野从中立变成敌对。”

    “主播你发呆好久了,倒是说句话啊,合着你找绿叶帮你主持直播来了?”

    “我怀疑主播睡着了……”

    “不是吧,这么刺激的场景里也能睡着?”

    “可能是当着这么多观众翻车,太丢人了,突破了主播的下限……”

    “别逗了,主播哪有什么下限啊。”

    “你们可能是没见过他更丢人的直播放送。”

    直播间的弹幕热热闹闹的刷屏,现场的对话仍在继续。

    但缓和下来的气氛似乎也一并带走了方才的暗潮涌动,只留下了毫无营养的对话。

    叶犬他们十分没有眼色,压根没在意度的态度,厚着脸皮在对方的冷漠中套出兽神原野的相关情报。

    叶犬他们当然不会在意npc的态度了,毕竟好感度都扣成负数了,还想从对方身上得到好脸色?

    用游戏的方式理解异世界,反而让一切奇妙的链接在了一起。

    就好比玩家所不了解的异世界的规则一般——弱肉强食。

    虽然没有摆到明面上,但拥有数亿玩家作为王国的一部分之后,大陆上的任何一个政治势力都只能在王国面前成为弱者。

    弱肉强食,这场狼族和玩家的对话,建立在兽神原野被王国压制的大前提下,这才是即使玩家愚蠢又无知,但白狼仍能耐着性子跟他们进行一场毫无营养的对话的根本原因。

    他需要从他们身上获取更多跟玩家、王国相关的信息,做好迎接一个强大敌人的准备。

    但这显然有些多此一举,因为这场对话的延长,只让度愈发深刻的感受到玩家的愚蠢以及弱小。

    叶犬惊讶道:“所以你们马上就能统一兽神原野?”

    度朝远方草原的尽头示意了下:“从这里到兽神原野的尽头,所有部落都在我们面前臣服……”他看了眼露出惊叹表情的玩家们:“只剩下兽神原野外围最后的一些反抗者。”

    李某兴致勃勃:“等你们统一了兽神原野之后,会跟王国进一步合作吗?”他对这片大草原很感兴趣,准确来说,是对这些毛绒绒很感兴趣。

    “王国跟埃之金以及萨尔法联邦都有合作,”李某热情的建议道:“开放部分区域,让玩家能自由往来……”说着说着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情绪却愈发高昂:“这简直是可供参观和互动的动物世界!”

    叶犬咳嗽一声,撞了下李某,示意他仔细看一看围在他们周围的“动物世界”,这可不是什么毫无威胁的宠物,随便哪个都能轻松让玩家死去活来。

    在叶犬和李某的小动作引起更多注意之前,绿叶岔开话题:“时间差不多了。”

    王伦亲眼看着人物面板上buff倒计时的结束,弯了弯手指,确认自己恢复了对‘游戏角色’的掌控,才接着绿叶的话茬道:“长尾叶蛇的毒素让人印象深刻……”

    “希望你们有足够多的长尾叶蛇。”

    白光闪现,玩家们消失在兽群中。

    白狼注视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对一旁的巨鹰道:“去回禀王,兽神原野上出现了玩家的踪迹……我怀疑,王国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我们。”

    *

    “放狠话一时爽,一直放一直爽。”

    “该装逼的时候,主播倒是立刻上线了。”

    “主播过分了啊,这个逼不留给绿叶,你良心过得去吗?”

    弹幕的声讨与王伦他们无关,反正绿叶他们看不到弹幕。

    眼下王伦更关注长尾叶蛇的毒素,所以十分不走心的准备糊弄完观众就结束直播。

    跟他无法共情的叶犬他们没给他这个机会。

    熟练的从临时复活点旁的地洞滚进甬道,避开死亡杀机的绿叶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推进了新的直播流程。

    “这么简单的任务居然也能失败,”李某在一旁义愤填膺的道:“那不是给咱们伦哥丢脸吗?”

    王伦脑袋上冒出了个问号,他依稀记得他跟李某的好像只是泛泛之交,在今天之前甚至没有彼此的联系方式,怎么就突然就变成伦哥了?

    叶犬重重点头:“反正直播时长还没用完,我们再接一个赏金猎人的任务,来为咱们伦哥洗刷耻辱。”

    怎么就耻辱了?不是,这么点耻辱用的着洗刷吗?比这更耻辱的事情我都干过……

    王伦脑海里冒出了无数问号,以至于没及时阻止他们一唱一和。

    绿叶若有所思:“我看了昨天的直播回访,村庄里的喃呢声这个任务也挺有意思的,我对不可言之物很感兴趣。”

    王大壮闻言,一锤定音:“那我们去做这个任务吧。”

    直播的正主·这次任务的发起人·王伦依旧没得到在这个过程中插话的权利,茫然的被其他人裹挟,朝埃之金的位置而去。

    “任务失败了?”为了任务顺利进行,特地带着他们去了一趟兽神原野的埃之金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们错过了狼族跟毛牛部落的战场?”

    叶犬稍微有些尴尬:“那倒没有……”

    埃之金用目光表达疑惑。

    “出了点小意外,”李某咳嗽一声道:“我们当时在战场上……”就是没法动。

    绿叶解释的清晰明了:“显然狼族部落对我们更感兴趣。”感兴趣到乐意破坏他们的任务。

    埃之金的视线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富有职业精神的转回话题:“所以,你们来接新的赏金猎人的任务?”

    “没错,那个村庄的喃呢……”叶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埃之金看了眼沉默的王伦,提醒对方:“任务失败,扣除赏金猎人积分5点,您目前的积分为负数,将无法享受购买埃之金商品的所有优惠,埃之金将对为您提供的所有服务收取一定的手续费,用来承担可能存在的风险。”

    还没想明白明明既定的直播内容已经放送完毕,为什么还要继续直播下一个赏金猎人任务的王伦一激灵,贫穷唤醒了他迷茫的灵魂,瞬间领会了埃之金这么一长串句子里的真实含义:“什么?买东西要加钱?你们之前没说啊?”

    埃之金稍稍沉默了两秒:“抱歉,我们可能忘记提醒您任务失败的惩罚的具体后果了。”

    李某一针见血的吐槽:“主要是你们也没想到会失败吧。”

    埃之金十分可疑的沉默了。

    王伦将之前徘徊在脑海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到脑后,抓住重点:“如果积分变回正数的话,我买东西就不用加钱了?”

    埃之金看了眼幸灾乐祸的李某等玩家,更正王伦的用词:“是你们。”

    李某的幸灾乐祸僵硬在了脸上:“我们都要扣5点积分?”

    叶犬倒是无所谓,毕竟他本来就穷到买不起埃之金的商品:“没事,我们接几个任务把积分刷成正数不就行了吗?”

    绿叶叹了口气:“那走吧。”

    再一次失去发言权的王伦就这么完成了接新任务,听取任务详情,抵达任务地点的整个过程。

    直到脚踩在黑土地上,王伦才反应过来,看了眼弹幕。

    “建议下次直播让绿叶来,我觉得他比主播专业多了。”

    “村庄间的喃呢?克苏鲁专场?默默放下了点外卖的手。”

    “太好了!我昨天就对这个任务感兴趣了!看主播选了兽神原野的任务,还以为没戏了,没想到居然能看到主播直播完成这个任务,开心。”

    “也不一定是直播完成这个任务,也可能是直播任务失败的过程。”

    “总感觉这个任务难度比兽神原野的要大,主播不会继续翻车吧?”

    “不至于吧?好歹都是大神……赏金猎人初级任务就连环翻车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有什么说不过去的?玩家反正是食物链最底层,是个npc都能吊打我们,任务失败也很正常。”

    “但大神都完不成,难道不是任务难度设计的太高了吗?”

    “这个言论我有点耳熟,好像在哪听到过……哦,内测的时候,玩家也是这么说的,任务难度太高,力量体系失衡诸如此类的”

    “公测的时候策划看似吸收了教训,但实际上,力量体系就是失衡,跟npc比,玩家就是弱鸡。”

    “完了,你们这么一说,我突然担心主播在这个任务上也翻车,那主播不得在赏金猎人积分为负的路上越走越远?”

    “害怕.jpg。”

    “不要怕,就是莽,你们仔细想想,这个任务跟兽神原野那个任务一个难度,就算最后真是克苏鲁,那也得是被削弱无数倍的克苏鲁,不然能跟兽神原野一个难度?”

    “但兽神原野那个任务,主播也失败了。”

    “……告辞。”

    内瓦平原跟兽神原野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兽神原野天然带着苍茫辽阔的粗犷,而内瓦平原却是充斥着乡土气息的小桥流水,即便是散落在内瓦平原上最为渺小的村落,也是家家户户,农田忙碌。

    炊烟袅袅升起,大片田地上冒着绿意,走过被踩出的小径,步入熟悉又陌生的农家村落。

    为了避免没必要的死亡,埃之金直接带他们跟村长见面。

    村落中的人类朝不速之客投来警惕的视线,小孩子被抱回了家中,随着玩家一行人的到来,这个小村落迅速安静了下来。

    叶犬打量着四周,小声嘀咕道:“他们不欢迎外来者?”

    埃之金朝村落正中心的房子走去:“应有的警惕……”他看了眼东张西望的玩家们:“毕竟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更为危险。”

    弹幕慢悠悠飘过:“就差指名道姓说主播他们心太大了。”

    “我也这么觉得,兽神原野这么简单的任务都能翻车!还不是主播太浪?”

    “别翻车了,再翻车主播你们的大神形象可就保不住了。”

    村落正中心的房子前有口井,青苔附在井壁上,带着时光留下的痕迹。

    村长跟埃之金客套了几句,匆匆交代了下情况,就避之不及的结束了对话。

    “所以,村子里有不少人听见了这个喃呢声?”

    “都是在晚上?”

    “他们有什么共同特征吗?”

    村长看了眼绿叶,连连摆手:“不晓得,不晓得。”

    对方啥信息都没透露,跑的飞快。

    埃之金徒手开了个黑洞,压根没打算参与到这种简单模式的任务中。

    “等等——”李某一把拽住埃之金的胳膊:“起码给点提示吧?”

    埃之金伸手掰开李某的手,不为所动:“这是你们的任务。”

    叶犬跟着拽住埃之金的手:“他们不配合啊,这叫我们怎么解决问题?”

    埃之金干脆不掰了,直接就往黑洞里钻,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埃之金“公平公正”的金字招牌。

    失去了唯一能薅的羊毛,周围又是一群避之不及的npc,连唯一的关键npc村长,对任何问题,一律只有三个字:“不晓得。”

    这个任务的开场,就隐约让人嗅到了任务失败的气息。

    *

    在没有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五个玩家一分为三,两两组队,王伦惨遭落单,分别前往不同地方寻找线索。

    直播间的弹幕为此深感遗憾,表示十分想把镜头固定在绿叶身上。

    “那没办法,王大壮是绿叶叫来的,我总不能让人家来帮忙还落单吧?”王伦一边跟弹幕耍贫嘴,一边仔细搜寻村落里的异常。

    矮小的房屋门前圈着院子,养着些乌黑鸟之类的动物,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农耕家庭模式。

    王伦倒是很想进屋看一看情况,但奈何人家不欢迎他,一看到外来者靠近,就把门一关,隔绝打探的视线。

    王伦只好慢悠悠的沿着小道绕着村落走了一圈,将规模不大的村落看了个遍,最后回到村子中心的井旁,等其他两组队友汇合。

    李某和叶犬去村外那一排农田寻找线索,而绿叶和王大壮则去村外的小溪旁看了一圈。

    三组玩家在傍晚时分重新汇合,交换情报。

    王伦:“村子里看起来挺正常的,老人、孩子都在,养的小鸡小鸭也都很活泼,要说气氛古怪,就只剩下他们格外警惕外来者这一点了……不过考虑到我们的身份,我觉得他们这种表现不算异常。”

    叶犬摸了摸下巴:“农田有精心照料的痕迹,没有被荒废的田地,我们在农田不远处找到了村落祖坟,从坟墓群的情况来看,没有近期死亡的尸体,祖坟被打扫的很干净,没有荒废的痕迹。”

    绿叶:“河流上流是另一个村落,我们打探了下情况,那个村落没有异常的死亡状况,我找了个提供情报的npc,对方没听说这个村落最近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王伦总结:“所以,一切都很正常?”

    李某:“那奇怪了,这个任务描述的喃呢声呢?”

    叶犬浮出一个猜测:“不会是我们想太多了吧?这个任务的谜底不是克苏鲁,而是走近科学?比如说半夜鸡叫之类的,村民听岔了,觉得有不明原因的喃呢声,然后找埃之金来解决问题了?”

    王伦:“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解释好有说服力……”

    李某:“而且很符合这个任务的难度。”

    王大壮:“那我们是不是只要等声音出现就可以了?”

    绿叶看了眼渐渐昏暗的天色:“倒不用等太久。”

    李某拿胳膊肘撞了下王伦:“直播时间还够用吗?”

    王伦没好气的道:“说不好。”

    李某压低声音:“别啊,一定要把我们完美解决问题的场景直播出去,不然多丢人啊。”

    王伦盯着他看了两秒,目光一转,落在紧盯着他的叶犬身上,忽而明白了,为什么叶犬和李某非要再接一个赏金猎人的任务了。

    合着是为了挽回上个任务失败的形象。

    可见他们压根不懂不要脸才是王伦直播的精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