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00 庐州之会(为淡看风云之巅盟主打赏加更6/11)

    这种新的表演方式,从一开始就吸引了这些从未见过小品的扬州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可以说,小品是最具有生活气息,最贴近百姓生活的一种表演方式,极具代入感。

    而这些表演的文艺兵,那是从两三万妇女中挑选出来具有文艺天赋的人,对于这种新的表演方式,她们也很快能接受。在船舱里预演,又经过在军营中紧急排练,此时表演出来的效果,却着实是可以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没有经典小品可以对比。

    此时,扬州百姓看着她们表演,富户也就算了,盐价的波动,对于他们压根就没影响。而对于普通百姓,却是感同身受,一下便融入了这个小品所要表达的情绪之中。

    当家的掰着铜板,恨不得一块铜板掰成两半来用,对于食盐的使用,那也是省了又省,那种穷苦老百姓精打细算,为生活之不易的剧情展现时,甚至有些大老爷们都看得眼睛都红了。

    生活,真得太不容易了!

    随后,当剧情进一步推进,朝廷实现晒盐法,食盐大量供应,不可避免地,盐价大跌,老百姓对于盐价的惊喜所表达出来时,普通的扬州百姓,他们的眼睛便又亮了。

    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好坏就是如此地简单。盐价跌去三分之二,再也不用所谓的粗茶淡饭时,一个个都是眉开眼笑,对于即将到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小品结束之时,就以普通百姓叫好最大声。一个简单的道理,就这么地直观地传到了他们这里:那就是朝廷要实施的盐政新策,是非常好的善政。

    随后,文艺兵们又演唱了《保卫黄河》、《三大纪律七项注意》、《团结就是力量》等兴国公新创作出来的歌曲。

    铿锵有力的歌声,一改明末这时候曲艺上的软绵,也让人很是耳目一新。

    通俗的歌词,简单的曲调,又是那么地朗朗上口,还极富感染力力。

    这不,那些维持秩序的男兵,首先就不自觉地跟着唱了起来。

    当他们唱到“保卫家乡,保卫大明”的时候,声音更是高昂起来,满满地,都是充满了自豪。

    因为歌词太短,一般会重复两遍。

    围观的百姓,有不少人,在听第二遍的时候,有几个地方都能跟着哼出来。

    不知不觉间,这一次的表演,所要表达的东西,就已经潜入了扬州人的心中。

    表演的时间并不长,不到一个时辰便结束了,当文艺兵列队敬礼,然后整齐的队列离开之时,大部分扬州百姓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看着文艺兵的背影,阶层不同,他们的感触也是不相同。

    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他们惊喜于盐价即将到来的大降价;之前宣读告示,曲解告示的那些,自然都是狗屁了。

    而对于大部分妇人来说,她们惊讶于原来文艺兵是这样的,英姿飒爽不说,待遇还那么好,真得让她们非常羡慕。如果能过这样的人生,或许要比整天闷在家里要好无数倍吧?

    那些风月场所的莺莺燕燕,她们最关注的是这次看到新的表达方式,也就是小品和歌曲,这是她们从未见过的。基于职业上的敏感,让她们觉得,这个肯定会在以后流行开来。既然如此,她们当仁不让,要做那个领头羊。

    散场之后,甚至有不少人,都哼着几句他们刚听来的曲子离去。

    不用说,这次文艺兵的表演,在扬州城引起了极大地轰动。由此带来的直观后果,就是扬州的舆论,不再只是文人说了算。

    原本对于军队入城,锦衣卫大肆抓捕的事情很是担忧和反感到底情况,也一下得到了极大反转。

    当散布在城里的锦衣卫便衣把这个情况反馈回军营时,最高兴的就是坤兴公主朱媺娖了,笑得那眼睛都眯成了缝,就感觉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如同男人们打了一个大胜仗一般的那种感觉。

    张明伟当然也是高兴,不但是这种做法的效果不错,而且那些盐商押解来军营的银子,也超出了他的预估。这一次打张献忠和革左五营的军费,安置俘虏,还有整编南方军队的银子,基本都能满足了。

    只要有钱,打流贼便等于成功了一半。

    不过张明伟并没有打算马上动身,第一是大军在扬州驻扎时间太短,要多几天才能震慑不法,多给张煌言一些时间。

    第二是他对于江南的军情,还不是很了解,目前正在了解中。

    第三是他要事先再派出锦衣卫密探,先一步前往他要去的州府。除了探听情况以为大军之耳目之外,还要和前期派往南方,以罗汝才残部身份混入流贼军中的内应联系,或许流贼军中的情况。

    也就是说,张明伟很重视大军未行,情报先行的原则。

    因此,张明伟所部大军继续待在扬州城外,文艺兵也连续在扬州城继续演出。第一天没有到现场的扬州百姓,在消息传出之后,更是蜂拥而来,到了最后,更是每场限流才行。

    张明伟还计划,等到最后几天的时候,还要在军营外面演出,到时候,让军队和扬州百姓一起观看,消除朝廷官军以前留给百姓的坏印象。

    ………………

    几乎与此同时,远在庐州府这边,几乎就成了流贼的天下。

    八大王张献忠为首,革左五营也都在,整个庐州府周边的州府全部被流贼打下,巢湖之中,几百艘流贼的战舰,更是在热火朝天的训练。

    如果只是看庐州府这一带的话,基本可以说,似乎已经改朝换代了。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流贼,他们一个个也都是神色兴奋的那种,各自间交谈的,当然也是最近的大新闻。

    “知道不,今日所有义军又要会盟了!”

    “我也听说了,闯王那边都派了人过来的。”

    “现在已经不是闯王了,叫奉天倡议文武大将军!”

    “那不行,这名头都压我们八大王一头,我们八大王肯定也要改个名才行!”

    “……”

    当然,在这样的议论中,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因素。

    “你们听说了没有,那李自成火并了曹操罗汝才了!”

    “可不是,我就是曹操的手下,开封一战,原本打得好好的,结果那李自成杀了我们曹操,以至于被官军趁虚而入,一战而败,幸亏我逃得快,要不然你们都见不到我了!”

    “李自成真得杀了曹操?”

    “那可不是,笑呵呵地入营,我们曹操还真当是个好兄弟,结果就直接这么一刀砍下去,把曹操的首级都给别裤腰带上了。”

    “曹操以前不是救过这李自成么,他也能下手!”

    “那有什么下不了手的,狠着呢!要我说啊,这次李自成的人过来,准没按好心!一定要提醒八大王小心!”

    “……”

    除了这种议论之外,还有在角落里的,也有一些不敢公开谈论的话题,这些多是熟悉的人,悄悄地在说的。

    “你从北方逃过来,那朝廷官军真得这么厉害么?”

    “对啊,听说,朝廷还很不错的?”

    “应该吧,小袁营就被招安了,就在兴国公的麾下。”

    “别的不知道,我告诉你们,当初两军对阵的时候,刚好朝廷有邸报到了,说朝廷新设《大明军人抚恤啊,朝廷已经严旨,大明军人的军饷,不得有任何克扣。如有克扣这种事情发生,都可以去锦衣卫衙门上告的!”

    “不会吧,还真有这样的好事?听着就觉得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你们没听说过估计是被上面的人给卡了消息。这种邸报上的消息,肯定已经下发到各地衙门了。说谎肯定不可能!”

    “我告诉你们啊,当初就有好多兄弟,向朝廷官军冲锋的时候,直接就投降了。还真别说,据说得到了很好的安置。”

    “什么,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你想想,他们直接去打精锐的朝廷官军,这些人肯定是个死字。你说,谁想死?逃回去的话,后面有督战队,直接阵前投降,反而有活下来的可能,多好?”

    “……”

    在底下人各种讨论的时候,各路流贼的头目,也是齐聚原本庐州府知府衙门大堂,如今八大王的行辕。

    就见主位上那个,脸色蜡黄,看着好像有病一样,然而,精神头却很好。这个人,便是人称黄虎,自称八大王的张献忠。

    在他底下左右两边,则都是一排排的高背椅子,一个个流贼头目坐在那里各自低声议论着。整个大堂,就犹如菜市场一般,“嗡嗡嗡”的声音。

    忽然,张献忠一拍案几,带着怒意道:“怎么回事,李自成那厮的人呢?竟然还没来,什么意思?”

    左金王贺锦与李自成的关系最是不错,一听张献忠在发怒了,便连忙解释道:“八大王息怒,那宋献策过来要点时间,该是马上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