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9章 极北冰原

    齐真泷和思音的年纪虽轻, 但修为都极高,魔修又擅以弱胜强,他们所带的人手, 是用惯了的属下, 修为同样不俗。(www.k6uk.com)

    两人身怀无数弑血盟秘宝, 哪怕被正道修士围攻,不能全身而退,也应有一敌之力才对。

    却无一人逃脱,回来报信。

    只有弑血盟中两盏仍燃烧却黯淡许多的魂灯, 能印证他们还活着。

    正道修士是切实的损失惨重, 可先除去是其设局的可能。接下来便是准备派人调查, 营救——那到底还是弑血盟的两位少盟主, 不能放着不管。

    前去的人, 要可服众, 且修为要比齐真泷两人要高, 不能拖了后腿。

    弑血盟中符合这两点的人并不少,譬如左右护法和十二长老, 盟中已不大出世的前辈,但霁摘星最后的决定,是他前去探查。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纷纷劝阻。

    莫不就是身为盟主, 不可以身犯险之类的话。

    霁摘星听的也有些好笑, 若一名修士要畏首畏尾、藏于人后, 又怎么可能修炼为大能。便是连姜邪身上,也遍布数千伤疤, 招招背后都显示着以往的命悬一线。

    要当真养尊处优, 怎么可能修炼至夺命境。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霁摘星并未收到有关问仙山庄的消息。

    他不清楚问仙山庄的人, 是否也前去了极北冰原,然后失去音讯。

    他必须去看看。

    霁摘星这些年第一次离开弑血盟,外界和过去相比没发生多大变化,甚至要更繁华热闹些。

    弑血盟并不藏于那些正道人士猜测的地底炼狱、荒原枯漠,甚至是妖界入口中。一路都有人声,离得不远处就是凡人的城镇,稳固安定,因有弑血盟这个魔窟巡逻坐镇,那些凡人比被那些大门派庇佑的村落还要安居乐业些。

    霁摘星出门和弑血盟以往的庄主出行相比,算得上轻装简行。

    但架势在旁人看来依旧夸张,乘坐的是只上品灵石才能催动的天阶法器瀛舟,庞大无比,遮天蔽日。十几个绝欲境的高手只能守候在外层,让人不由自主想窥得,那在瀛舟内部的人修为有多高,身份又有多贵重。

    极北冰原原是人烟稀少之地,不必提修士,若不是实在困苦的凡人,也不会愿意在这苦地待下去。

    但因异象顿生,灵木灵草的繁盛,早已吸引来了无数修士。

    不仅是那些名门出身的门派弟子,更多的是散修。

    散修修炼资源向来奇缺,以往要以命搏,数次身陷险境才能换得一株灵物。

    如今极北冰原生了遍地灵物,在那些大门派占据前都是无主之地,可随意采摘,怎么会不欣喜若狂?

    便是离得再远的散修,也会向极北奔赴,看能否搏得一份机缘。

    后面哪怕出了祸事,无数修士凭空消失,灵地突生奇诡大雾。对这些散修而言,也仍有油水可言,不肯离去。

    加上后面陆续赶来调查的修仙世家,大能天骄也都前来,这原本荒僻的冰原竟前所未有的热闹繁华起来。

    越往北行,碰到的正道修士便越多。那用来代步的瀛舟到底太显眼了些,霁摘星让人换成车马,重新乘坐的便是由八匹夜鳞驹牵着的马车,自然比不上瀛舟的日行千万里和舒适,不过要低调许多。

    那些修真世家的弟子,也多是乘坐这类华贵马车,在近来的极北冰原并不少见。

    修士多起来,原本的冰原也被注入许多鲜活气息,路途边的修真集市顺之而生,且颇具规模起来。

    跟在霁摘星身边的魔修护卫之一,提前隐匿身形,去附近打探消息。得知这些集市中的修士多为散修,驻扎在极北冰原不久,也就比他们早上几日。

    霁摘星又问,其中有无异常之处。护卫想了想道:“那些修士摆摊卖的都是草药,看年份多在百年之上……且品相非常好。”

    应当是先前异象所致。

    离灵气倾泻的地方愈近,草药都被催长年份,而便是隔着远的,也受了余泽。

    霁摘星对身边的人惯来耐心,连这些护卫,也并不是让他们做全无意志的工具。所以护卫们虽然忠心,但在霁摘星眼前,也一直都有自由提议的权利。

    像是这时,那护卫便道:“我在其中看见许多百年份凝血果、聚灵草,价值在两中品灵石上下,主人,要不要收购一些?”

    弑血盟的宗库中倒是积了许多这种常用灵草,但年份都不这样久,品相也不如这样的好——近年来修真界灵气愈见稀薄,也很少能见到生得这样好的灵草了。

    霁摘星对这些草药价格不关心,却也清楚这比常规见到的价钱便宜了十倍有余,略微有些惊讶,看来密报当中,灵草遍地都是的描述不是夸大其词。

    霁摘星点了头,让护卫去收购一些。

    然后找了附近的修仙人士开设的客栈暂且歇脚,派人去打探那些正道的行迹——尤其是问仙山庄的。

    做完这一切,霁摘星只管等着消息,贴身的玉佩便又有预兆地发烫起来。

    是祁四。

    霁摘星将玉佩取出。他也是关心则乱,忘了问仙山庄那边的消息,可以从祁四这边询问。

    他也一贯不防备祁四,提及他前来极北冰原的消息,以至祁四的反应非常大——从那边传来了什么重物跌落的声响。

    “你出弑血盟了。”祁四像是有些无措。

    然后才想到回答霁摘星的问题:“你放心,问仙山庄的人先前没去,也没什么伤亡。只是有弟子私下离庄前往,现在不知去向。再加上问仙山庄为正道之首,出了这等祸事,也应当出面稳住局势,所以二庄主已经出发……”

    他猛地顿了顿,才说道:“主人也去了。我会跟着。”

    霁摘星略微讶异。说道:“那或许,我们有机会再见面。”

    ·

    玉佩的联络中断后。

    四庄主从洗剑池中出来,袍角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他一边将手中未归鞘的剑合上,脚步迅急,身边属下前来询问,便听姬危冷冰冰吩咐道:“准备行装,去极北冰原。”

    他的副手有些惊讶道:“二庄主已经前去,此事不会劳烦主人……”

    “车马。”姬危打断道,“我陪兄长。”

    属下心中诧异,两位庄主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另一边,霁摘星心情略微放下来了些。

    他的护卫很快返回,手中拎着储物囊,神色却略微有些羞愧:“主人……只收到了极少部分的灵草,那些大批量的已经被人预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