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0章 集市被灭

    灵草太多便也价贱, 那些先到的散修收拢了满一储物囊,除了留下自用的,全卖去换成了更好流通的灵石, 也免得被人惦记。(看啦又看小说网)因是白得来的异宝, 价格一度低廉。

    但要一时吞下那么多灵草,也没几个门派能做到。

    霁摘星问及。

    护卫打听的清楚, 说是南淮楚家。

    南淮是巨富之地,楚家则是南淮之主。

    南淮三大门,皆是依托楚家而生,这一庞然大物地位不可撼动, 拿出大笔灵石收购所有灵草并不稀奇。

    霁摘星也就是问上一句, 弑血盟同样是巨富门派,也不缺灵石灵草。他们来极北冰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两位少盟主,灵草不过是顺手而为, 没买到也没有那样遗憾。

    但其他修士不这么想, 因预定的灵草都没了而骂骂咧咧, 还起了争执。听到是楚家收购后, 脸色便微白了些, 抿着唇不敢说话了,愤然后拂袖而去。

    这处深至极北冰原塞口, 是去向异象之地的必经之路。因地形特殊聚拢了无数修士停留, 形成了庞大无比的修士集市。

    就算是一时的主要“货物”被清理干净,人流来往也依旧是优势,集市并未因此解散。

    简易搭成的竹门被推开, 风雪裹挟着吹拂而入。红衣女修扣着斗笠进来, 她身形修长, 红衣勾勒出姣好身形, 腰肢轻摆,身段好的恨不得让人将眼珠挖下来放在她的胸脯上。

    她身后也跟着几个红衣修士,但皆不同她般,带着艳丽夺目的气息。

    守在柜台的修士懒散抬头看了眼,眸光便亮起来了,殷勤询问起来。

    女修身姿款款,顺势坐在了高高的柜台上。两条长腿交搭,露出雪白一截,硬是叫那修士喉结微微滚动起来。

    “道友有何贵干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眼睛没从女修的腿上下来过。

    “我听我手下的人讲,先前在你这处订了一千活血根,两千凝血果,三千聚灵草……回去拿个灵石的功夫,怎么就没了呀?”

    女修的斗笠被风吹拂着,轻纱摆动。

    看不见脸,但是依照那柔美声音和身段,没人会怀疑这不是个美人。

    听到说的是正经事,守柜台的修士也收敛了目光。露出为难神色道:“这……定金我们也退了,实在是那么多灵草,拿不出来了。”

    女修笑了两声。

    她笑声很轻柔,却莫名让人毛骨悚然。

    声音覆着寒意:“这时候没有,之前却是有了,还让人回去拿定金——你们这是欺负人呀。”

    大致是因为女修语气重了很多,修士脸色微难看了些,语气也不耐起来:“东西都订给楚家了,你这么能耐,倒是找楚家的麻烦去,和我这逞什么能!”

    搬出了楚家,修士显然便自如许多,一边摸着法器道:“几千灵草还要来回取灵石,一脸穷酸样。也不看看楚家,可是十几万的收,啧……”他也不是正经生意人,总是眼前利益为重。再说了,哪里值得为这些散修得罪楚家。

    他还没说完,话便堵在了喉舌当中。神色微微一凝,瞳孔猛地散开来,是极为惊悸的神色,像是下一瞬间,便会惊骇地晕过去。

    因为女人摘下了她的斗笠。

    那张面容并非想象中的倾城之姿,而是覆盖着无比狰狞的疤痕,焦黑色泽,形成了个模糊文字,无比恐怖,和那张鹅蛋脸,美人眼极不搭调。

    但修士的惊骇,却不是因她的容颜。而是那双猩红的眼,和脸上疤痕隐约显现出的字。

    斗笠掀开的瞬间,女人身上发生了某种微妙变化,极恐怖的气息飘出来。

    “魔、魔修……”修士一下子往后一坐,倒在地上,腿猛地挣动了两下。

    只那瞬间,他想起来这女人是谁。脸上的“寡”字是极明显的特征,裤.裆顿时湿了,淅沥沥地渗出水来:“阴山寡母!”

    女人笑了一下。

    少顷,女人拎着一截活舌,和六千株草药离开。

    店面中的修士倒地,已经晕了过去,口中渗着血。

    ·

    这事很快便传了出去,说是此处出了魔修,行径嚣张,残害修士,抢夺灵草,以至那些散修都战战兢兢。

    那些已经抵达极北冰原的世家门派,虽然早知道异象之事魔修不可能不派人来探,但这般嚣张,还是出乎他们预料之外。通通黑了脸色,尤以南淮楚家为首——毕竟魔修抢走的那些灵草,都是楚家原要收入囊中的。

    楚家这次来的是他们二当家,出了名的性情激进,从不忍让。广邀了其他道修门派,准备在探异象前,先联手伐魔。

    用的理由也正大。此次本便前途未卜,极为凶险,怎能防范的住魔修的暗算?还是要将他们都清算了,才无后顾之忧。

    只是其他门派并不感兴趣。门派天骄弟子失踪一事干系重大,令他们元气大伤,便不愿将人力花费在和魔修争斗上,略微敷衍应对,提前离开了塞口。只有几个仰仗楚家的小门派愿全力以赴,让楚家二家主更是恼怒,发了狠地在塞口集市中搜寻魔修踪迹。

    霁摘星得知这消息的时候,还是由属下禀告的。

    “伐魔?”霁摘星想了想,正魔两道积怨已久,这种时刻也忘不了仇深隔阂。他没兴趣和他们斗起来,便交代属下收拾好行装,也离开了塞口处。

    夜鳞驹夜中行动尤其快,很快便将那繁华人声都甩在身后。

    修仙人士也不需休息,霁摘星便在马车中修炼灵海,一轮子真气循环而过,灵海便更扩宽些。

    夜深,夜鳞驹忽然停了下来,步微缓缓,纷纷抬头,发出一声嘶鸣。

    那声音凄厉,像是女人在深夜啜泣。且越来越长,久不停歇。

    修士虽然不需休息,但被吵闹又是另一回事了。

    负责驭马的魔修耳边发麻,顿时拿法器抽了一下这几匹平时万分怜爱的坐骑,让它们不准吵闹,惊扰盟主。

    夜鳞驹却没停止嘶鸣,反倒是脚步停了,八匹妖兽都躁动起来。

    霁摘星出了车厢。

    夜色极深,只有一点昏暗月光,将霁摘星那点皙白肤色映得更白,如峰巅凛雪一般。

    他出来的瞬间,那些坐骑安静下来,一切如常。

    驭马的属下十分心虚,“这畜生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属下回去定好好调.教。”

    霁摘星微微蹙眉。

    却不是因为夜鳞驹烦扰,而是他忽然想到自己在弑血盟宗库里,看到的某策奇文异志上所说,有传言夜鳞夜鸣会带来灾祸,伏尸百万,血流成河。

    但其实是因为极其大量的人修血液,会让夜鳞驹十分兴奋疯鸣,是灾祸在前。

    而如今四处,分明一片荒芜。

    霁摘星顿了顿,道:“返回,去塞口。”

    夜鳞驹被真气压制着,已经不再嘶鸣了。但是随着路途渐近,不必这坐骑告知异常,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愈见浓郁的血腥味。

    等霁摘星抵达时,眼前已是一片炼狱。

    昨天还人声鼎沸的集市,如今零落破落,猩红的血胡乱覆盖在地上,泅湿片片泥土。

    臭不可闻。

    有修士的残躯倒在地上,身上的法器都在,甚至还有散落的储物囊。只是尸首不全,霁摘星一眼望过去,能看见一具修士的身体手脚消失,又或是一具身体的脸颊五官被什么东西挖掉了。

    霁摘星身边跟着的都是魔修,还都是修为极高的大魔,虽然好些年没作恶了,但看见这炼狱般一幕也并不害怕,只是觉得有些恶心古怪——是谁干的,能同时杀死这么多正道修士?

    便是他们出手,也不能在一夕之间屠尽这些人。

    他们一边守在霁摘星身旁,防备有人袭击,一边向里走去。

    地上的尸首能体现出的讯息很多,霁摘星敛眸将那些修士的身份确定了一遍。大多是散修,还有很多是高门世家的弟子,最多的是楚家门下的修士。

    那些修士身上的贵重法器都未少,好像屠杀者不图财只为害命,似要报复一般。

    霁摘星让人收敛尸体,又点了一支安魂香执在手中。

    魔修们虽然不解,但是他们绝不会违背霁摘星的命令,纷纷都着手去处理。

    他原本想寻找,还有没有幸运逃脱之人。但是这集市当中似乎已变成一座死地,连灵兽吐息都不见。

    一无所获。

    霁摘星一行在满是血污的塞口处,又碰见了其他赶来的名门世家的修士,两方人马碰见,好不尴尬。

    霁摘星和他身边魔修,都戴着黑色斗笠,又使了秘法,一时之间是看不透他们魔修身份的。

    但是霁摘星手下那些大魔们和正道人士斗了那么多年,下意识地激起一身戾气和杀意,身体瞬间绷紧,守卫在霁摘星身旁,也已经取出了法器,心中暗倒不妙,这些道修会不会将死人的事算在他们身上——毕竟道修也不是没这么做过。

    却见那些正道修士怔了怔,其中为首的是北淮封家的三家主。

    他看着对面修士的杀气,一拱手,连忙解释道:“道友莫要误会,祸事并非我们所为,我是收到楚家的求救传讯才前来……在下北淮封氏三家主,封简。”

    也正是因为是收到传讯而来,才比霁摘星他们要晚一些。

    魔修们都顿住,有些奇怪,为什么这封家主要和他们解释,才见封简俯身行礼,极正式地感激道:“多谢几位道友,为楚家弟子和这些道友,收敛尸骨。”

    南淮楚和北淮封是世代姻亲世家,两者关系极为亲密,沾亲带故。如今封简见到楚家弟子身遭不幸,才会感同身受,悲痛不已,只是他身为家主,要比常人责任更大,不能显露颓态。

    见到那群黑衣修士,遮掩面貌,原是警惕。但看他们收敛尸骨,被围在中间那位,还手持着安魂香——那是为亡故的修士元神引路之用,无比昂贵。这才心中放下防范,心里还有些许感激。

    众多魔修面面相觑,其中有人古怪想到,果然还是盟主深算,这些道修弟子都没法将祸事推到他们身上了,一切尽在盟主掌握之中。

    又因为没有暴露身份,这些魔修也暂且将法器收起来。毕竟真打起来,总会有些伤亡,不值得。

    封简感谢完,又极为郑重地请求霁摘星告知,这处发生了何事。

    霁摘星他们虽然早到,却也只早到了一步,来时这些修士都死了,所知的不多。只将自己猜测的事讲了一些,便见封简面容愈加悲寥沉郁。

    这一片死地,的确没留下什么活口,他们只寻到了三个埋在尸堆中的修士,两个重伤昏迷,还有一个接近疯癫。

    疯癫者是楚家内门弟子,封简检查过,发现他神魂受损,几是不可逆的。叹息着让人给他喂了安魂定神的药,先带下去治伤。

    霁摘星从他们身上,闻到了一股极浓郁的气味。原想拦下来,但见那三人皆性命垂危,便没再开口。

    他们还发现了,那位楚家二当家的尸体。

    封简与其情同手足,顿时心神大悸,真气都错乱瞬间,面色灰败。

    他亲手将楚二家主的尸体收起,在发现对方的身体很轻,内脏全部消失不见后。脸色愈加苍白起来,那双手紧紧攥起,掐出血来,像是在忍受着一种莫大痛苦,强忍住了哭声,向霁摘星要了一只安魂香。

    “楚二,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报仇。”

    霁摘星看着那空荡的身躯,微微皱眉。

    要说会用到修士五脏的邪术,他从典籍当中看到了许多。但是塞口的惨状又与那些描述有所不同,且那些修士大多数都缺失骨肉,但不是固定的地方,十分混乱没有规律,让人不知行凶者意欲为何。

    并且……

    楚家实力在修真界当中,亦是顶流,连着那些散修都被全灭,不过在一夜间,那些行凶之人的实力,又有多雄厚?

    诸多修士、齐真泷与思音失踪的事,又和塞口集市被灭有没有联系?

    封家一位身份高的内门弟子,已经上前搀扶住了封简,面上也是悲痛,咬牙道:“这定然,是那些魔修所为!”

    霁摘星轻声道:“不是。”

    那弟子愣了愣,倒没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