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1章 庄主前来

    同先前魔修伤人夺宝的事不同, 塞口集市修士全灭,其中还牵扯到了南淮楚家,这已是对所有名门正道的挑衅。(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原已经离开的世族门派纷纷赶回, 听说连问仙山庄那位庄主,也被惊动, 在前来途中。

    这事牵扯魔修诸多门派, 霁摘星一时便也不急着走,而是留下来继续探听, 免得被扣了黑锅。

    后面陆续赶来的修真世家, 见着霁摘星他们都有些诧异,觉得看不出来历, 十分提防, 还是由封简为他们介绍。

    “这位是——”封简这时候才想起, 他将自己的底细抖落得清楚, 却是没问这少年姓名。

    霁摘星道:“可喊我星道友。”

    他只冷冰冰一句,也不介绍出身,看起来颇为傲气。封简却是不介意,他看出连刚才那些收敛尸骨, 似乎听由霁摘星指挥的那群修士, 修为亦深不可测。还以为霁摘星是哪个隐世家族的传人,有些傲气也寻常。到底是心思纯良的道友, 便也这样向人介绍。

    其他门派的掌事人, 看在封家主的面子上,也不会刻意生事, 追根究底。

    等诸多正道世家都派来了人, 才开始讨论惨案源头。

    这里面几有一半的人以为, 行凶场面十分狰狞可怖, 凶手应手段残忍,心性暴戾,多半是魔修行径。

    其中最为高谈阔论的,便是木灵门的那位掌门木煌,他面不改色将自己推测说出,几乎将魔修行凶场面描述的绘声绘色,好像他亲眼看见那般。又说道:“有这个修为,又手段残忍的门派,不作他想,应当是弑血盟所为——”

    霁摘星身后的属下发出一声嗤笑。

    木煌顿了顿,脸色微微涨红,眼里有一丝阴毒闪过。他其实一瞬间便锁定了是谁发出的嘲笑,见好像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才敢厉呵出来:“哪位阁下要有意见,大可站在老朽的位置上来讲。”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连那些正派掌门,都只是懒懒掀了下眼皮子。

    木煌在修真界正道里地位一贯尴尬,木灵门的实力不弱,木煌本人长袖善舞修为也高,不是得罪人的性格。偏他这掌门来历不正,偷窃恩师功法、门派珍宝拿出去开宗立派,大言不惭是自己所创,后来被他前师兄领了遗命揭穿,一下从修真奇才变为人人喊打。后来他打着是为了将功法传承给普通修士,遗留千秋的名号,又起死回生,木灵门也成为了弟子人数众多的门派之一,只是知晓他底细的那些世家掌门,仍看他不上眼。

    尴尬之中,倒还是封简心软一些,替他接了话:“木掌门说的有理,只是有什么证据?”

    证据?

    木煌觉得颇为好笑,让手下领上来了一位修士。

    那修士极为瘦削,面容苍白,是被人架着上来的。

    木煌道:“诸位道友请看——”

    他说着,便对那修士天门轻拍了一下,便见那修士头上浮出模糊画面,不甚清晰,但修真之人目力也好,倒是无碍。

    是他对一个女修争执灵草之事,那女修掀开面纱,正是恶名昭彰的阴山寡母。

    寡母割了他的舌头,抢走了灵草,随后转身离开,身姿摇曳。

    木煌又说:“这是那修士的记忆,绝不作假,这里面确是魔修捣鬼!”

    已经有一些掌门,微微轻蹙起眉。

    倒不是因为寡母下手狠,而是木煌刚才用的是摄魂功法,通常是用来提讯罪大恶极之人的,因其对神魂伤害极大,那修士被摄魂超过两次,恐怕道途便废了。

    静寂之中,霁摘星忽然道:“这与弑血盟行凶,又有何干?”

    木煌打量他,神色轻佻:“这是哪家后辈?少见多怪。谁不知道阴山寡母是弑血盟门下鹰犬爪牙。”

    霁摘星的属下没忍住,“放屁。”

    木煌:“……”

    他黑着脸,“要是小辈不会教养属下,我倒可以代劳。”

    霁摘星慢悠悠:“说的对。”

    他这话,显然是附和自己属下的。

    不等木煌震怒,霁摘星起身道,指向被摄魂的修士:“阴山寡母割他舌头,却留了一条性命,日后等他修为精进说不定还有机会再生骨肉。抢走了六千灵草,却又抛出一个储物囊,若没猜错,应当是灵草价格所对应的灵石。如果谁手段凶戾残忍便是灭门凶手,我看木门主对他用四次摄魂功法,致这修士神魂不全,日后无法修炼投胎,倒是更凶戾残忍一些。”

    霁摘星顿了顿,斗笠下的面容微微弯唇,神色却冷淡:“难道木门主要指认自己才是凶手?”

    “一、一派胡言!”木煌略微吃惊,不知这少年怎么看出他用了四次摄魂咒。他面容阴得快渗出水来,一抬袖,便射出一道法器要灭口。

    封简神色一变。

    弑血盟的魔修那瞬间杀意毕露,挡在盟主眼前,眼里只有木煌的命门一线,正要出手时,却见木煌的法器被一阵香风拂走,原封不动地返了回去。

    红衣女修笑吟吟地踩在法器之上,抬头可见她雪白的两条长腿。她站在高处,柔声道:“哎呀,这么多年,正道总算见了个长脑子的了。”

    其他正道修士:“……”

    有被波及到。

    弑血盟魔修叹气。唉,正道最后的希望也是我们魔修的人啊。

    阴山寡母戴着红纱斗笠,身段妖娆地跃下来,“煌狗,你可看清楚。老娘可好久没杀过人了,人老了也怕事多么,最多收拾一下他出言不逊,别什么屎盆子都往老娘头上扣呀。”

    她虽然应付得过来几个门派追杀,却不好成众矢之的,天天提心吊胆。

    虽说没人看得见,但阴山寡母还是对霁摘星暗送了个秋波:“还是这位小哥明事理。”

    霁摘星没看见,依旧平缓道:“……她也没那个能力。我们赶到塞口集市时,检查过那些修士灵器,大多十分完好,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修士可能是被十招内击杀。便是弑血盟,能做到这点的魔修也屈指可数。”

    霁摘星身后属下愧疚低头。

    “何况那些修士手上财物完好,阴山寡母手头拮据,欠着弑血盟三万上品灵石,要是她帮忙行凶,作风定然是雁过拔毛滴毫不剩,怎么会留下那些修士随身家当。”

    原本笑吟吟的阴山寡母,笑意微僵了下,目光些许错愕。

    “那些修士死后尸身不全,我原以为是被行凶者挖走血肉,但现在才想起来,”霁摘星神色平静道,“与其说被挖走,不如说那些伤口是被啃食出来的。”

    封简忽然想到什么,神色难看了一些,看向霁摘星,有意去拦他:“星道友……”

    那指尖擦过了霁摘星的衣袖,冰凉触感,却什么都没抓住。

    霁摘星微上前一步,似没看到封简的为难神色,“唯独三人幸存,若说那三名修士有哪处相同,便是他们身上都有股很重的气味——我才想起来,那是隐息草的味道,常用隐匿本身气息,不被妖兽发觉。”

    在场也只有那些家世不深的修士,还面色如常,只是奇怪地问:“道友意思,是妖兽所为?”

    霁摘星摇头,“不是妖兽。”

    这世上没有这般强悍又嗜杀的妖兽。

    包括封简在内,他们许多人都已猜测出,不是妖兽,是什么了。

    只是无一人敢承认,早被封印在另一界的妖族,怎么会在今日,又重见天日。

    木煌的脸微微抽搐了下,脸上的肥肉抖动,细窄眼睛忽然睁得极大。半晌,他收拢了表情,面容狰狞地道:“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我看你在这为魔修开脱,说不定就是魔修派来的卧底,故意在这混淆事实——”

    霁摘星轻笑了一下。

    那声音很好听,他音调随意地道:“是呀。”

    木煌都一下愣住了,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更加难看。不过不管是谁,都没将霁摘星那句话当真,至少此时的封简便十分忧虑,叹息着看向木煌,略微带着警告之意:“木门主,慎言。”

    木煌脸色青白,看的阴山寡母嬉笑一声,又故意去刺他:“煌狗啊煌狗,你还真是狗改不了……”

    阴山寡母神色一变,忽然便顾不上骂人了,连忙身形一隐,便要使个神行术法离开——开玩笑,她敢现身是因为确信在场几个小朋友没人能抓住她,但现在能抓住的来了,也不敢嚣张了。

    对他们这种魔修而言,比起“清名”,还是命更重要。

    刚逃出没多远,寡母的肩部骤然被什么击中,她的手微一酸麻,只迟缓一步,便被人拎住了衣领。

    她心中一惊,恨自己非要凑这个热闹。斗笠掉了下去,寡母抬起一张脸,好生委屈:“呀,二庄主大忙人,也来凑这个热闹?”

    “好久不见。”霁陈枫笑意温情,好像面前这人也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似的,能博得他几分怜香惜玉,霁陈枫诚恳问候,“您又来逗小朋友啊?”

    阴山寡母:“……”

    完了。

    让你手贱!

    未见其人,却闻其声,原本神色从容的霁摘星听到这声音,顿时退回一步,安静如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