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1章 第 171 章

    …………

    闭上眼之后, 坠入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Www.K6uk.Com)

    整个人仿佛在这片无声的黑暗中,无止境地坠落下去。

    突然之间, 耳边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漆黑的夜幕中燃起了火焰。

    火舌高高地向天空喷吐着,赤红火光将半边天际映得通红。

    他睁开眼。

    那明亮至极的赤红火光照在他的眼中, 异常刺目。

    他眼前的这座城市在燃烧着,焚烧着整座城市的火焰就像是一个庞大而又凶残的怪物。

    一个带来毁灭的怪物。

    ——他亲手创造的怪物。

    这座城市的城门大大地敞开着,透过焚烧的火焰,能看见城门里面血红色的石板路。

    那并非是火光映出的红色。

    那是从人的身体里流淌出来的鲜血染成的血红。

    一座其中生命皆被屠杀的城市, 一座即将在火焰中毁灭的城市。

    毁灭它的人就站在它的身前。

    风从火场中呼啸而出, 将黑色披风高高吹起。

    火焰的炙热扑面而来, 灼得人脸隐隐发烫。

    明明是最纯粹的金色的发,却映不出半点明亮的光芒。

    斜斜的额发掩住他失去的那只眼上狰狞的疤痕。

    那个人站在火光面前,像是能将一切投向他的光吸收进去, 让他的四周始终暮色沉沉。

    燃烧的城中, 尸横遍野,那一片片堆积如山。

    他一声令下, 整座城市的人都死在他铁骑的刀枪之下。

    或许其中还有残余的活口, 因为隐隐似乎还能听见哭喊悲鸣之声从火焰深处传来,只是那些微弱的声音很快就消逝在空中。

    烈火在熊熊燃烧。

    所有的生命很快都将在火焰中焚烧殆尽, 只剩下灰烬。

    风声在呼啸,他望着这座燃烧的城市, 心中毫无波澜。

    握着枪的手指还是潮湿的,那是残留在他手上的血迹。

    杀戮对他而言已是平常,这些年来, 他早已不记得自己的枪下死了多少的性命。

    不知多少死在他手下的人在临死前大骂他暴虐无道, 凶残成性, 骂他心冷如铁。

    他却想,他大概已经没有了心脏这种东西。

    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没有了。

    烈火还在噼里啪啦地烧着,他转身。

    熊熊火光映在他身后,让他整个人都陷入逆光的黑暗之中。

    他脚下漆黑的影子长长地拉在地上。

    他从不接受投降者。

    他的敌人,只有死亡。

    他的铁骑踏上的地方,从不留任何活口。

    凡他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凡他所攻下的城市,白骨累累。

    征战,杀戮,永无休止。

    那或许已是他活在这世上唯一的意义。

    …………

    唯一的……意义?

    不。

    不是这样。

    他是……是萨尔狄斯……是即将登基为王的王太子。

    他还有着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个人不会允许他杀戮,从来都不会。

    …………

    不……

    不对,他已经是波多雅斯王了。

    在亲手杀了那个人之后,他就直接自立为王。

    从此之后……

    …………

    他究竟是……

    ……………………

    喧闹的战场之上,马蹄声和刀剑撞击声不断地在耳边响起。

    攥在右手中的,是无比熟悉的冰冷而又坚硬的枪身的触感。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他刺出的利枪贯穿了对面那个男人的胸口。

    那个他血缘上的父亲的男人。

    鲜血从戴维尔王的胸口顺着漆黑的枪身流到他攥紧的手上。

    那血液,烫得灼人。

    他看着死在他手中的男人,胸口深处像是有一个漆黑而不见底的洞口,吞噬着一切。

    他的眼底没有一丝亮光,是一片什么都没有的深渊。

    …………

    不对。

    这不是他。

    他没有杀死那个人。

    因为弥亚说了,所以他在最后关头没有——

    【这就是你。】

    一个无声的声音从他的心底浮现。

    【如果没有他。】

    【你就会这么做。】

    【你否认不了。】

    …………

    手指稍一用力。

    咔擦一声。

    脆弱的颈骨在他手中轻易地断裂。

    他松开手,那个生下他的女人软软地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天空中血红色的月光映在大地上,像是将这个女人映了一身的血色。

    他看着死去的女人,看着自己捏断女人脖子的手,他的眼被阴影笼罩着,处于黑暗之中,照不进一点光芒。

    …………

    我没有。

    【你有。】

    【这就是你心底的杀意。】

    【这就是真正的你。】

    …………

    尖锐的痛楚从眼睛传来。

    痛得让人发疯。

    从眼眶涌出的鲜血染红了他捂着眼的手,染红了他仅剩的那只眼的视野。

    此刻他所看到的,是一片血红。

    滔天的恨意从身体深处汹涌而出。

    为什么?

    他想。

    凭什么?

    凭什么他必须忍受这种痛苦!

    凭什么该死的人必须是他,而不是——

    仅剩的那只眼迸出的是近乎疯狂的不甘和恨意,陷入深渊的少年挥出的短剑割断了他的父亲的喉咙。

    曾经无比强大的男人倒在地上,睁着眼,渐渐没了声息。

    从男人喉咙涌出的鲜血将草地尽数染成红色。

    他呆呆地看着死掉的男人,突然大笑出声。

    原来这就是力量。

    能够让他所厌恶的东西全部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力量。

    他笑着,鲜血从他眼眶滴落。

    他不会死的。

    所以,让他讨厌的那些人全部去死吧!

    ……

    【看到了吗?】

    【那就是你真正的模样。】

    【你想要掩盖的那个……充满**的,丑陋而又贪婪的真正的你。】

    ………………

    周围的世界再度暗了下来。

    像是回到了黑夜。

    但又不是纯粹的黑夜。

    波光浮动中,仿佛有光从上面照下来。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柔软的流水包裹着他。

    他似乎身在看不到尽头的大海中。

    光从头顶照下来。

    那是海面。

    下方似乎有什么在缓缓地沉落。

    借着从水面上映进来的微弱的光,他看见下方正缓缓沉入海底的少年。

    纤细的身体被水波簇拥着,淡金色的发丝在水中轻轻飘动。

    那个少年闭着眼,像是在沉睡。

    就这样在沉睡中缓缓地向着看不到底的大海深渊沉下去。

    他下意识伸出手。

    【那孩子不属于你。】

    他向下追去。

    【他和你不一样。】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只是觉得,那个少年对自己而言很重要很重要。

    他绝对不想失去他。

    【他终究会离你而去。】

    身边涌动的水波阻碍着他。

    他竭尽全力伸出手,想要追下去,想要抓住对方漂浮在水中的手。

    【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他——】

    可是无论他怎么拼命伸出手,那个少年依然缓缓地沉下去,一点点的,纤细的身体被海底的阴影吞没。

    最终彻底消失在他的眼前。

    永远的……

    “!!!”

    从噩梦中猛地惊醒,甚至于惊到坐起身的地步,萨尔狄斯剧烈地喘着气。

    他坐在床上,右手还向前伸出,像是竭尽全力地想要抓住什么。

    夜色寂静,只有冷清之中却莫名给人一种诱惑感的月光落在房间里,落在萨尔狄斯的身上。

    急促的喘气声在房间里回响了好几下。

    片刻之后,萨尔狄斯收回伸向前方的手,抬起手,按在自己的头上。

    长长的凌乱的金发散落了他一身。

    他的手指用力地压在自己的额头上,薄薄的唇抿得很紧。

    ……又是这个梦。

    自从回到王城之后,他断断续续地做着奇怪的梦。

    梦中的人似乎是他,但又似乎不是他。

    梦中的他经历了和他一样的事情,可是又完全不一样。

    可是梦中的他所遭受的一切却让他感同身受——那就仿佛是他真的亲身经历了梦中那可悲可怖的一幕幕。

    他在梦中,成为了另一个他。

    另一个他的情绪也浸染到他的情绪之中。

    眼底弧光闪动,萨尔狄斯的手按在胸口。

    那种被仇恨侵蚀入骨髓,被黑暗所吞噬的感觉还在他此刻的身体里沸腾着。

    他能感觉得到,梦中的那个人的确就是他。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杀父、弑母、肆无忌惮、蔑视生命,杀戮、屠城。

    他的确做得出来。

    ……如果他没有遇见弥亚的话。

    萨尔狄斯垂眼,细长睫毛在他的脸上落下深深的影子。

    因为遇见了弥亚。

    因为不想让弥亚讨厌自己,因为想让弥亚喜欢自己。

    所以,他死死地将自己心底的凶兽压制在黑暗中,关在牢笼之中。

    只是……

    人心不足。

    沟壑难填。

    就如同梦中那个无形的声音所说的一样。

    人心都是贪婪的,不管已经得到多少,都永远无法满足。

    他一开始只是想着,只要弥亚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就好。

    后来,他又开始想,如果弥亚能一直只看着他就好。

    当这些都得到之后,他依然不满足。

    他想,他想要他。

    他想要完完全全地得到弥亚。

    他想要弥亚属于他。

    ……

    然而,得到的越多,所渴求的也就越多。

    贪欲不断地放大,永无止尽。

    得到了。

    他还想要更多。

    一直以来,在弥亚面前,他小心翼翼地压抑着自己的另一面,将黑暗之中那个见不得光的自己藏起来,不让弥亚察觉到分毫。

    他脸上那一侧漆黑的面具,早已不是幼年时所说的为了掩盖伤痕所戴。

    他早已不在乎什么伤痕,之所以不将其取下,是因为他用这个黑色的面具提醒自己。

    当戴着这个面具,就仿佛能将自己黑暗的那一面掩盖住。

    而如今,他贪心地想要更多。

    他想要弥亚看到的,不只是展露在阳光下的那个自己,还有一直深深地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另一个自己。

    无论哪一个,都是他。

    他想要弥亚接纳全部的他。

    如女沙赫所说,他和她从某一方面来说其实是同一类人。

    所以,他选中了她。

    女沙赫,其实就是他的影子。

    他以女沙赫作为试探,试探弥亚是否能接受他的影子。

    可是结果却是一败涂地。

    【他和你不一样。】

    少年那双清亮的眼,从始至终未曾改变。

    他总是干干净净的。

    哪怕是在黑夜之中,阴影之下,黑暗也无法在他身上落下丝毫阴晦。

    只是,光越是明亮,阴影就越是黑暗。

    【你想要掩盖的那个……充满**的,丑陋而又贪婪的真正的你。】

    弥亚否定了他的影子,否定了另一个他。

    看到弥亚失望的眼神时,他忽然害怕了,退缩了。

    最终,他用强硬的姿态掩饰自己的狼狈。

    然后仓惶从弥亚身前逃开。

    是的。

    仓皇而逃。

    他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

    萨尔狄斯闭上眼,脑中又浮现出那一刻,弥亚望着他空茫了一瞬的眼神。

    每次只要想起那个眼神,他的心口就堵得厉害。

    所以,这一次……

    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吗?

    坐在床上的萨尔狄斯猛地睁开眼。

    冷清的月光落在他抿紧的薄唇上,让他唇角的弧线锐气更甚,锋芒更甚。

    不。

    异色的瞳孔虹膜冷光闪动,发梢落进去的阴影让他的眼越发显得深邃。

    他没有做错。

    一直以来,弥亚被自己以及安提斯特等人保护得太好了。

    弥亚他根本不懂。

    在乱世中,唯有力量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

    不必要的仁慈只会让自己缚手缚脚,从而带来更多的麻烦。

    他需要女沙赫这把藏在阴影中的利刃。

    无论是怎样的手段,只要能达到最终的目的,那便足够。

    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战果。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错的不是他。

    他必须让弥亚认识到这一点。

    …………

    天色亮了又暗。

    一转眼,忙碌的一天又已经过去。

    傍晚时分,正是用晚餐的时候,弥亚来到了王宫之中。

    他来见萨尔狄斯。

    但是,前所未有的,他被拦在了萨尔狄斯的宫所之外。

    “抱歉,少祭殿下。”

    拦住他的侍卫长眼底带着不安,但是忠诚于主人并坚守着职责的他还是坚决地拦在了弥亚身前。

    “您不能进去。”

    他说,

    “萨尔狄斯殿下说不见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