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0章 惊叫水上乐园(1)

    副本仅剩三位玩家, 既然boss认为她们通过考核,兔子和云叙白那一战也就免了。(www.k6uk.com)

    “说实话,这个副本很特别。今晚的游戏, 即使输了也不需要付出代价, 但是以后的每一个副本都是在氪命,”通关是一回事, 兔子知道自己还是输了, 她想知道自己都忽略了哪些地方:“关于这个副本, 我有几个疑问, 可以请你解答一下吗?”

    “当然可以。”云叙白道。

    “第一个疑问, 玩家之中的怨灵卧底是真玩家心中的恶念, 性别相对,身上有一些暗示物,这些我们已经分析出来, 并且依据这个杀掉几个怨灵。”兔子蹙眉:“这些怨灵是玩家内心的一部分, 所以很了解玩家, 这些不难理解。可是这些玩家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云叙白轻笑一声:“你门票票根还在吗?”

    兔子从背包里取出票根:“这个有什么玄妙的地方吗,我一直没留意。”

    “真玩家买票的时候, 这张票会自动感应玩家心中的恶念,同时设定一个对照npc。npc在真玩家进入检票口之前就已经出现,他们不需要检票。检票处的入口有一片薄膜,怨灵进入时会短暂的变成镜子,持票的玩家则不会。”云叙白细细道来:“其实1号路线副本从第一个玩家进入检票口时就已经正式开始, 但是大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警惕较低。”

    兔子仔细回想, 还真的想起检票口那面存在感极低的镜子, 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从那么早就开始挖坑, 就等着我们往下跳吧?”

    云叙白淡声道:“只是普通陷阱。”

    兔子脸颊有些发红:“确实,是我们态度不够认真。”

    如果是正式副本,像兔子和狐狸这种玩家,一定不会那么粗心。正是这种娱乐性的游戏,降低他们的戒心。或者说,从他们来找云叙白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一个排名在2000名开外,只有16级的玩家打造的玩家空间里有这种难度的副本。

    轻敌让他们掉以轻心。

    兔子略一思索,问道:“所以,那对姐妹是回来游乐园观光的游客,她们手中有票,你们这对兄弟是衍生怨灵,对吗?”

    云叙白点头:“那对姐妹死后,怨灵就附在票上。”

    娇淮插话道:“兔子姐姐,其实我才是最大的boss,但是我还没有机会出场。”

    兔子顿时又中一刀。

    娇淮指向“谎言”npc:“对了,这两个怨灵其实是同一个npc分化出来的,真正的玩家是个男的,在开局的时候就死了。男玩家的恶念是说谎,npc成功从头到尾欺骗了你们。”

    谎言npc被点名,两具灵体融合,对兔子笑了笑。

    “噗噗……”兔子连中两刀。

    “绿帽子玩家是‘仇恨’,纹黑臂的是‘自私’,花衬衫是‘不诚实’或者‘虚伪’,狐狸是‘骄傲’……”兔子一一回忆,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云叙白:“那你们是小女孩姐妹的什么恶念?”

    云叙白道:“杀戮。”

    兔子想起那个背景故事,心里一惊:“看来小女孩的故事,你们用了委婉的讲述手法。”

    真实的故事可能更加触目惊心吧。

    云叙白点点头:“娱乐副本,还是轻松点好。”

    在场的三位玩家不约而同的露出“你在开玩笑”的表情。

    [叙哥:没错啊,我玩得很轻松,你们不觉得吗?]

    [哈哈哈哈叙哥还说这里是养老副本呢,你们感受到了吗?有没有一下子老十岁呢]

    [xswl,不过叙哥这么一解释,我基本没什么疑问了。从玩家进检票口就开始挖坑,不愧是你!]

    过山车再次启动,向出口出发。车速很稳,玩家和npc放松下来,竟然开始交谈起来,气氛变得放松活跃。

    兔子想起一个问题,看向云叙白:“等一下,这个剧本是你设计的?”

    云叙白点头。

    “游乐园里的剧本都是你设计的?”

    云叙白道:“大部分是。”

    “你没发现一个问题吗?”

    云叙白挑眉:“什么问题?”

    “你的玩家空间和别人的都不一样!”兔子说:“我去过不少玩家空间,有人把玩家空间布置成梦想中的电玩城,有人布置成度假胜地,有人在造森林,也有人像你这样偶尔和副本合作……但是没有一个人的发展方向和你一样。大多数玩家拿大部分积分去升级装备,对玩家空间没有那么上心,更别说独立设计剧本。你现在做的事情不像普通玩家,更像是……”

    兔子想起云叙白还在直播,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她正色起来,看向云叙白:“你清楚自己在往哪个方向发展吗?”

    云叙白表情轻松,凤眸里有浅浅笑意:“被那么严肃,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相信我,这个副本里绝对不止我一个玩家是这个方向。”

    兔子看着云叙白从容的模样,想起他的恐怖升级速度。兔子忽然觉得,完全不必要替他担心。有些种子,从一开始就注定落在顶峰。

    对世界频道知之甚少的娇淮听得一知半解:“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兔子对他温柔笑笑:“随便聊聊,你哥哥很厉害。”

    娇淮知道被敷衍了也没在意,眼里露出显然易见的骄傲:“一般般厉害吧。”

    [一般一般,反正你们赢不了]

    [其实我也没听懂他们在聊什么,不过霸霸的玩家空间是有点特别,大家都在玩基建,但是他的基建好像有点不一样]

    [因为他是无情的赚积分工具,升级玩家空间很有目的性,你不觉得吗?]

    [我倒是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但是树大招风,说出来可能不太好]

    [别瞎猜啦,霸霸已经冲上主播竞赛第一名了!恭喜霸霸成为今晚热度最高的男人,贺词刷起来!]

    [“我儿子就是牛逼!”打赏了想你想你想和你一起看的流星雨*10场]

    云叙白被弹幕吸引,看了眼主播竞赛排名,他不仅排在第一,综合积分还甩了第二名一大截。

    “谢谢你们把我送到这个位置。”云叙白弯下眼尾:“娇淮 ,给观众比心。”

    娇淮可以看到云叙白的直播光屏,凑到屏幕前,双手比心,放在脸前,隔着心心wink:“你们眼光不错喔。”

    弹幕刷了一片“啊啊啊”,观众们又开始求第一名福利。

    有人及时弄了个变装投票选项,浪荡公子、娱乐圈爱豆、禁欲学神、梦中新郎等等名头选项赫然在列,云叙白看得头痛,选择视而不见。

    副本结束时,云叙白换掉大魔王皮肤,观众们一片哀嚎,又默默把选项顶起来。

    即将分别,兔子问道:“你接下来还要继续进副本吗?”

    云叙白看了眼时间:“先休息一下。”

    兔子发出邀约:“我要去阵亡玩家休息中心找狐狸,一起?”

    云叙白还没回答,娇淮就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你让他去那里,是想看他被围殴吗?”

    兔子一愣,朗声笑起来:“我没想到这个,是狐狸给我发私信,让我带小云过去。狐狸说有重要的事想对你说。”

    云叙白答应了。

    刚到目的地,娇淮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怨气和杀气,浑身冻得一抖:“哥,要不你还是用画骨易容再进去吧,在自己的玩家空间被围殴,会成为黑历史的!”

    “不用,”云叙白倒不紧张,对着直播间笑得格外温暖:“我相信来这里的玩家们都是深明大义,善解人意的人。而且他们一定知道,在副本外殴打npc会被系统制裁,对吧?”

    [哈哈哈这熟悉的话术]

    [无良小主播一定知道那些蠢蠢欲动要报仇的玩家正在偷偷看直播,故意的哈哈哈,太可爱了]

    [听到这句话后,想复仇的玩家默默收起砂锅大的拳头,拿出了主播赠送的温泉大礼包]

    娇淮凑到兔子身边,悄声问:“兔子姐姐,真的有这个规定吗?”

    兔子摇头:“没听说过。”

    云叙白踏入休息中心时,林医生和几个护士立刻迎过来,一边用身体挡住他,一边疯狂朝他比眼色。

    “boss,你怎么过来了?”林医生低声说:“这里全是被你坑的玩家,他们骂无良小主播骂很久了!”

    护士们纷纷附和:“戾气太大,我们都不敢过于维护你,怕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

    云叙白身材挺拔,挡也挡不住。休息中心的玩家们很快就发现他,霎时间,无数道目光落在他身上。有人扔掉镇定用的热毛巾,站了起来,嘈杂的休息室鸦雀无声。

    林医生如芒在背,打了个寒颤:“boss,你还是……”

    “无良小主播!你还敢来!”顶着光头的白毛率先打破沉默:“你不怕我们对你动手吗?”

    云叙白:“你想知道此时我的玩家空间里一共有多少位怨灵npc吗?”

    白毛想了下外面的光景,凶气消失无踪:“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泡温泉?”

    云叙白弯起唇角:“随时。”

    白毛看着云叙白,半天憋出一句:“你刚才那局更秀。”刚开始声讨的汹汹气势荡然无存。

    其他玩家:“………”好气。

    玩家们知道打不过,又不甘心,最后莫名发展成围着云叙白吐槽,云叙白被一群玩家围住,好脾气地应付着。

    [这些人真的是叙哥的仇人吗?他们看起来更像在求安慰求摸摸头]

    [这是什么走向哈哈哈,和我想象中的修罗场不太一样]

    “喂喂,你们在比惨吗,我才是心理阴影最大的那个!”狐狸指着云叙白说:“我到副本尾声才知道他是npc,我恐高,他还把我提上高空,谁比我惨?”

    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白毛说:“你最惨。”

    狐狸成功把云叙白带出人群:“小主播,出来一下。”

    ……

    独立休息室里,只有兔子、狐狸、娇淮和云叙白四人。

    狐狸开门见山地说;“是这样,我们刚组建一个战队,现在想邀请你加入。”

    狐狸这种级别的玩家,组建的战队虽然不说顶级,实力肯定在全服排得上号的。云叙白没有马上拒绝:“你们几个人,队长是谁?”

    “现在一共四个,你来了就五个,”狐狸抱着手倚在墙上,脸上带笑:“没有队长,我们商量了下,决定谁最强谁当。”

    云叙白心中一动:“成员?”

    “我,兔子,一朵霸王花和松竹。”

    这几个人的id排名都非常靠前,其中松竹的排名最高,在全服100名以内。

    [我的天,这是什么豪华阵容,主播厉害啊,才一个副本就得到这种级别的战队邀约]

    [除了松竹,其他玩家都是主播,非常壕气]

    [好像有很多战队在邀请主播,他都拒绝了,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答应]

    [“霸霸快答应!我想看同框!”打赏了非同一般的星云奇观*1场]

    云叙白想了想,提醒狐狸:“我现在全服两千多名。”

    狐狸不以为意地说:“排名不重要,今晚之后,你就是不是这个排名了。你的升级速度比我当时快多了。排名可以爬,装备我们可以帮你升级,我看重的是你的能力。”

    兔子道:“我们觉得你很厉害,你不用急着答应,可以试着和我们相处一段时间,我们组队排两个副本,到时候你再做决定。”

    云叙白确实很心动。有战队之后,可以解锁更多模式,可玩度更高,累积积分更容易。他一直想组建自己的战队,但是没有物色到合适的玩家,兔子和狐狸的条件非常不错。最重要的是,这支刚成立的战队没有队长,以能力说话。

    狐狸追问:“意下如何?”

    云叙白道:“今晚之后给你们答复。”

    这就是有戏了,狐狸说:“既然都是自己人了,给我开个后门吧,我想体验一把npc的感觉。”

    兔子马上道:“那我下个副本不跟你们一路,我要通关三个副本拿到奖励。”

    兔子走时还把娇淮拐走了。

    云叙白和狐狸离开玩家阵亡休息中心,走向主干道。

    “接下来玩哪个项目?”

    云叙白看向狐狸:“你不是恐高吗?”

    “对啊。”

    云叙白:“我下一站去水上乐园,有高速竞道、超级大喇叭和水上海盗船那种。”

    狐狸听到这些名字就开始晕了:“什么叫超级大喇叭?”

    云叙白耐心地解说道:“坐着浮圈从七八层楼高的地方漂流下去,最底下是个喇叭形状的超级大吸盘。”

    狐狸脸色有点白:“我做npc,也需要玩这个吗?”

    “不。”

    狐狸悄悄松了口气,唇角上浮:“那真是太可惜了,哈哈。”

    “你需要站在最高点整玩家。”

    狐狸笑不出来了。

    “不用勉强自己,旁边还有个儿童区域,也挺好玩的。”

    狐狸当即表示自己完全可以,和云叙白来到了惊叫水上乐园。

    给两人简单地伪装后,云叙白和狐狸说:“你现在拥有了npc身份,进入园区后自动拥有怨灵的隐身、闪现和漂浮能力。我们现在排队入场,等会儿系统会给你发剧本。”

    水上乐园门口前,排着几个长长的队伍。这边的园区不分不同路线,人数限制上比较宽松,玩家们可以自由组队,也可以自己一个人玩。

    云叙白和狐狸在排队,后面闲聊的两个人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哥们儿,你们是第几个副本了?”

    云叙白回头,看到两张灿烂憨厚的笑脸。

    “我是第三个副本,他是第二个。”云叙白如实回答。

    男生惊叹道:“哇,那你挺厉害啊,我们两个都是第二个,第一个副本好难,我们掉一层皮才过关。”

    他的同伴也说:“是挺厉害的,你不介意的话我们组队吧,带带我们。”

    两个憨厚的男生期待地看着云叙白。狐狸恍惚间看到曾经的自己,差点就要阻止他们了。

    [叙哥还没开始,就有小白兔送上门来了,这可怎么好意思拒绝]

    [哈哈哈哈哈记住这两个男生此时的表情,现在笑得有多开心,接下来哭得就有多难过]

    [你说这里那么多人,你怎么就找了最危险的那一个呢?造孽啊]

    好笑的是,云叙白答应组队后,两个憨厚男生欢呼得太大声了,引来更多的人,大家一传十,都知道这里有个很强的玩家,纷纷要求组队。硬是组了一支快三十个人的队伍出来。

    关键是云叙白还特别淡定,在这群人里混得如鱼得水,就排队这会儿时间就把人都认齐了。其他玩家可能不知道同队都有谁,但是全都认识云叙白,知道跟着他走准没错。

    不知谁抛来一顶帽子:“云哥!你戴顶小红帽吧,这样我们可以一样看到你!”

    云叙白戴上帽子,就是鹤立鸡群的一点红,有种班主任组织小学生秋游的味道。

    不一会儿,这些人就云哥长云哥短,狐狸看得叹为观止。

    进入园区之后,云叙白和狐狸收到剧本,其他玩家则收到一份系统提示:

    [欢迎来到惊叫水上乐园,园区随时有鬼出没,请注意安全。]

    [惊叫水上乐园背景:这家水上乐园原本叫欢快水上乐园,多年前,水上乐园的老板破产,把水上乐园卖了出去。买主说家人最喜欢这家水上乐园,他买下来后,家人可以邀请朋友来开派对。买主付钱很爽快,但是只付现金。老板签了合同后,提着钱回去了,第二天,那些钱全部变成了冥币。听说,那家水上乐园一到晚上就会开狂欢派对,老板也是其中一名客人……]

    [你们抽奖中了惊叫水上乐园的门票,玩够五个项目后就可离开园区]

    有玩家听完就汗毛直竖:“这背景故事可够长的,听起来太真实,令人毛骨悚然。”

    有个戴眼镜的男生指着在园区里玩耍的人群,小声说:“所以,这些人是人还是鬼?”

    “有人有鬼吧,肯定还是人比较多的。npc也不一定都是鬼,也有扮演游客的。”回答他的女玩家凑到他面前,突然做了个鬼脸:“我就是鬼!哇啊!”

    眼镜男实实在在地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原地蹦起。云叙白“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让他的眼镜掉在地上。

    眼镜男缓过神来,知道女生只是恶作剧,蹲下找眼镜,嘟囔着:“你不要在这里吓人,人吓人,吓死人知道吗……”

    眼镜男没了眼镜看不清楚,在地上摸了半天,总觉得地面好像越来越湿,他还不小心踩爆了颗什么东西。不过这里是水上乐园,有水和玩具小球之类的东西很正常,他没有很在意。

    “有没有人帮帮我,我看不清……”

    话音刚落,一只手伸到他面前。眼镜男眯了眯眼睛,看到眼镜的轮廓,心中大喜:“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眼镜男伸手摸向眼镜,却摸到一颗圆溜溜湿乎乎的东西,他捏了捏,还是软的。

    他听到一个沙哑愤怒的声音:“你踩碎了我的眼球,我只剩下一颗了,你还一颗给我!还给我!”

    “我还不了!走开,走开啊!”眼镜男发出惨叫,一屁股坐在地上,魂都差点丢了!

    “你还好吗?”一只手再次伸到面前,眼镜男下意识退避。这时,一副眼镜轻轻架上鼻梁,朦胧的世界变得清晰。

    英俊的少年附身看着他,眼眸清澈友善。

    眼镜男丢掉的魂又回来了,后怕地说:“我刚刚好像踩到鬼的眼睛了,他要我挖眼睛还给他!”

    “鬼走了。”刚才恶作剧整眼镜男的女生说:“云哥把鬼赶走了,救了你一命。”

    “云哥一下子就把鬼赶走了,反应超快。”

    “有麻烦找云哥,靠谱!”

    眼镜男感动得眼泪汪汪:“云哥,谢谢你!”

    云叙白笑了笑:“举手之劳,不用鞋。”

    知道事情真相的观众狐狸一脸震惊,人是云叙白撞的,眼球是云叙白扔的,鬼也是他放的!结果这群玩家还在使劲吹云叙白,把他当成最值得信赖的主心骨。

    狐狸又想起上个副本的自己,鱼哭了水知道,狐狸哭了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