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4章 刻薄妹妹 二十四

    胆子挺肥啊!

    苏允嫣上下打量她, 本以为赵婆子只是嘴上刻薄 ,没想到她还会威胁人。(Www.K6uk.Com)

    说话间,一架墨色马车停下, 陆朝晋缓步下车, 往这边而来。

    这会儿公堂刚散,围观众人聚在一起议论, 有的人离开, 有的人正找人乱挤, 饶是陆朝晋是官员, 也三番几次被人挡住。

    赵婆子远远的看着他冷峻的面容, 赞道:“身份高, 长相好,果然是个不错的男人。”她声音里满是恶意:“等他过来,我可就说了 。我也不多要, 你给我二百两银子, 我保证满口都是称赞你的话。否则……呵呵……”

    苏允嫣回头去看, 脸上绽开一抹笑,对着他挥了挥手, 口中淡然道:“随你!”

    赵婆子一脸诧异:“你真不怕?”

    苏允嫣看也不看她,迎上前扯过陆朝晋袖子:“你怎么得空过来 ?”

    陆朝晋唇角带一抹温和的笑意:“我未婚妻上公堂,我怎么能不来?你怕不怕?结果如何?”

    “人证都在,她想狡辩都不能,死不认罪, 被大人关在了大牢。”提及简双贤,苏允嫣语气淡淡:“关她一辈子也好!时不时还能拎出来审问一下, 想要安生过日子, 休想!”

    赵婆子站在一旁, 好几次想开口,但都觉得自己多余,这两个年轻人站在一起,似乎任何人都插不进去。但她就是得吓住简双淑,否则,一会儿她走了,他们夫妻能去哪?

    “陆大人。”赵婆子鼓起勇气上前,笑容谄媚:“可能您不认识我,之前双淑住在山洞里的时候,我们也住在那儿,有同处一室的缘分,所以我今日才会上堂佐证。曾经双淑是个沉闷的性子,好多年轻人都……”

    说到这里,她捂住嘴,一副失言的模样。

    吊足了人的胃口。

    陆朝晋兴致缺缺,问:“我听说,住在山洞里的那群人都是靠她养着的 ,你既然是其中之一,那么,双淑该是你的恩人才对。你就算不报恩,若知道好歹,也不应该给她添麻烦。比如,这时候离她远一点!”

    赵婆子:“……”

    她一脸茫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正常男人,听到自己未婚妻和某些年轻人有关系,不应该这样平淡啊!

    难道不该追根究底吗?

    看她一脸怀疑人生,苏允嫣笑了:“赵婆婆,我想到了给你的谢礼!”

    赵婆子回神,虽然不觉得简双淑会真的感激她而给谢礼,但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升起了一丝希望,期待地问:“什么?”

    苏允嫣笑意盈盈:“曾经你不止一次的提及你的儿子,想来该是放不下他,所以,我打算帮你寻亲!我这份谢礼如何?”

    赵婆子:“……”不如何!

    当初她儿子丢下二老偷跑,还带走了他们身上仅剩不多的银钱。若不是遇上简家姐妹,他们老夫妻早就饿死了。

    这么狼心狗肺的东西,赵婆子确实经常提。

    经常提起来骂!

    陆朝晋吩咐边上的随从:“你们去找!务必要让他们一家人团聚!”

    随从上前,伸手一引:“请!”

    赵婆子满心不甘,还是被带走了。

    傍晚的时候,随从回来,表示已经找到了赵家老夫妻俩的儿子,送他们一家团聚了。

    与此同时,狱中的简双贤也收到了孙家给的休书。

    饶是她不答应又如何?

    孙家只是告知,而不是商量!

    乔氏那边送出休书,回过头来就找到简母,收回了宅子。

    她算是看出来了,简家母女想要靠简双淑,那就是白日做梦!

    所以,她也没必要讨好简母,这些东西送了也白送!还不如收回来卖了换盘缠!

    孙大人的调令无可更改,他们一家月底就得启程,这一去,很可能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若问乔氏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那就是——后悔!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该挑中性子沉闷的简双淑做儿媳!

    只看她从一无所有的农家姑娘,到如今即将成为一品诰命就知她的手段,再不济,她还能扛货养活一群人,哪样不比只会嘴上谄媚的简双贤好?

    当然了,乔氏心里也清楚,当初在山洞中,简双淑没有多余的话,拼命干活赚来的粮食还分给那么多人,在她看来,那就是蠢货一个。不知道简双淑这番运道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选这样的女子做自己儿媳的 !

    没有那个命!

    孙家人准备离开,简双贤在牢中大吵大闹,想要见孙生礼。

    可惜没人帮她报信,最后,简双贤无奈之下,让看守传话,只要大人能帮她把孙生礼找来一见,她就甘愿认罪!

    对于官员来说,能够了结一桩案子,满足一下犯人的心愿也不是什么事。

    所以,孙生礼在临启程前,被衙门的人请到了牢中。

    简双贤一身囚衣,这囚衣一般都是由朝廷一批批做,并不是一人一件。进来换上,出去后又把这衣裳留下,留给后面的人。犯人想要遇上新囚衣,还得祖坟冒青烟。

    而如今国库空虚,已经好几年没有做过囚衣,简双贤拿到的这一件,只能勉强蔽体 ,上面结了厚厚的黑色不知名东西,味道也不好闻。和曾经一身绸衫妆容精致的孙少夫人判若两人。

    就算简双贤此生最难……也就是在山洞中的时候都相差甚远。

    孙生礼看到这样的她,好半晌不敢相认。

    简双贤看到他却步,冷笑道:“咱们可是同床共枕过的夫妻,不认识了?还是你不敢认?”

    孙生礼缓步上前:“明日一早,我们就会出城,到时候……你要保重!”

    简双贤满头乱发,透过发丝看着他,问:“你不想救我吗?”

    孙生礼哑然,半晌反问道:“你做的事罪证确凿,我怎么救?”

    简双贤盯着他,眼神沉沉:“没有试图救过吗?”

    孙生礼:“……”没有!

    他不说话,简双贤已经得了答案,低下头,问:“孙生礼,我对不住我妹妹,对不住我父亲,但我唯一对得起你的人是你!我从未害过你,为了你,我害死了我爹,我娘不谅解我,我妹妹憎恨我,我爹在九泉之下,应该也不会原谅我。我为你弄得众叛亲离,你竟然想抽身就走?”

    孙生礼心头沉重起来。

    “当初换药,不是我所愿。”

    简双贤强调:“但你确实因为那几副药活了下来!你的命,是我用我爹的命换来的!你怎么敢对不起我?”

    “你要我如何?”孙生礼反问:“罪证确凿,我想救你都不能!”

    简双贤看着他,眼神阴郁:“收回那封休书。”

    孙生礼沉默下来:“我爹是官员,孙家不能有杀父的儿媳!”

    简双贤瞪着他,眼神里渐渐地带上了颠意,一片凝滞的气氛里,孙生礼心里越来越不安。突然,她大笑起来。

    她笑得在地上打滚,捂着肚子笑得满脸是泪,好半晌,她笑够了,坐直身子,抹去眼泪,道:“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爱过我?”

    孙生礼颔首:“有!”

    看着她眼中的颠意,配上她满头乱发,看起来像是个疯子。疯子做的事,谁也猜不到。孙生礼心里有些不安,劝道:“双贤,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当初拿药救我,也并不全是真心爱我吧?”

    简双贤霍然抬头。

    孙生礼看着别处,道:“你应该是看出来我们母子的身份,才会拿药救我。你救了我,我心里感激,接受了你的算计,娶你为妻,让你如愿。我敢保证,只要你不出事,你一辈子都会是我的妻。”

    听着这些话,简双贤心里鲜血淋漓。

    她当初下定决心换药,真的是因为对他一腔情意。至于身份……反倒是其次了。

    她没想到,自己丢了父亲的命也要救回来的男人,居然是这么看她的!

    她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在你心中,我就没有真心吗?”

    这么没完没了的问,孙生礼有些不耐烦了,再说,他实在不想和一个杀人犯扯上关系,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斩断这份夫妻情谊。

    “你连亲爹都能害死,有真心这玩意儿?”

    说这话时,孙生礼承认自己故意。他就是想让她对自己死心。

    闻言,简双贤心头一震,又想大笑,她忍住了,嗤笑道:“你想离开我?”

    孙生礼心思被说中,有些恼:“你都进大牢了,我不离开你,难道还能陪你?”

    “能啊!”简双贤眼中满是恶意,她看向不远处的看守,扬声喊:“我要见大人,我有话要说!我承认,我换了我爹的药。但是……”她伸手一指孙生礼:“是他让我换的。”

    孙生礼:“……”万万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