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34,吃完一抹嘴

    【啊哦

    啊哦诶

    啊嘶嘚啊嘶嘚

    啊嘶嘚咯嘚咯嘚

    啊嘶嘚啊嘶嘚咯吺

    ……】

    神曲就是神曲,哪怕是早两年上线,一经播出,依旧是风靡整个网络。(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谢廷风、王靖雯、荣祖儿、安风、周董等娱乐大咖,纷纷在第一时间争相模仿,更是将这首神曲在一夕之间推到国人皆知的地步!

    胡言忙,反应慢了半拍。

    当看到梁洛诗在刚刚上线的搜狐视频上发布这首歌曲的演唱视频时,已经是2005年的元月十五号了。

    电视剧《琅琊榜》已接近杀青,胡言班里的同学以及老师,也早已回了京师,集体准备学校布置的期末作业去了。

    此刻,横店拍片现场,在胡言身边,就只剩下一位脖子上戴着粗大金项链的寕浩了。

    “胡师弟,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胡言不解。

    “好好的一个女神胚子,颜值和你女朋友安风有的一拼,结果被你创作的歌这么一搞,直接给整成了女逗逼!

    噗,哈哈哈……”

    寕浩笑得爽朗,胡言也觉得有趣。

    就是不知道,过两年,那位花心的李二富豪,和这位梁姓美女嘿咻时,会不会突然想起这段“靓女挑眉毛”的视频…

    “胡师弟,想什么呢?

    笑得这么贼兮兮的!”寕浩用胳膊肘拐了拐胡言。

    “哦…,没什么?”

    胡言可是不敢把心里话讲出来。

    因为印度洋大海啸准确发生的原因,再加上电影《源代码》的成功催化,京师老碱厂那边现场已经成为全球天文爱好者的集体打卡地。

    这些闲的蛋疼的家伙们,正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与方式,去分析、探查那位“穿越者”到底有没有死亡,而被官方强烈认定接着又莫名消失的程惊飞,他们是根本就不信。

    有事不能说,胡言只好迅速转移话题。

    “寕哥,听说汤靓靓接下菁菁那个角色之后,已经主动找你七八次了?”

    “对啊,你听谁说的?”

    “秘密!”胡言笑的开心。

    杨思维还真是一个做间谍的好材料,不但打听到了汤靓靓主动找过寕浩七八次,而且还把两人去了酒店这种秘闻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寕浩老脸红了红,不过,他还是迅速调整了过来。

    “汤靓靓是找过我,说是让我给菁菁这个角色加几场戏,好显的形象更丰满一些。”

    “那你答应啦?”

    “还没有,正在考虑!”

    寕浩不是傻瓜,同样知道如何迅速转移话题。

    “胡师弟,按照你的提议,我通过仝丽雅妹妹,找到了她的隔壁班同学乔山,发现那小子确实就是我想象之中的谢小萌。

    人要多贱就有多贱,特别是当听说我就是你的副导演之后,他立刻就拉着我直奔京城洗浴中心,说什么也要一起去搞个大宝剑…”

    噗…

    胡言想笑,怪不得乔山这家伙的洗浴中心的戏演的那么好呢,原来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呀!

    “那谢小萌就定下乔山来演了?”

    “能不定下来吗?”寕浩双手一摊,苦笑道:“人家请的大宝剑都已经做了,哥们又不是吃完一抹嘴就走的人。”

    “胡师弟…”

    “嗯?”

    “前两天,在京师和弟妹见面,听她聊,你好像有意来饰演黑皮?”

    “怎么,寕哥,不行吗?”

    “行是行,你是制片人,你说了算!

    不过,我还是觉得,师弟你即便是再化妆,形象也和蠢贼这个角色相差甚远。”寕浩挠挠头,面部表情纠结。

    “那寕哥,你的意思是…”

    “麦克咋样?”

    “港岛来的国际大盗?”

    “对!”

    “嗯…”胡言稍微思索,“角色还成,不过寕哥,你难道不觉得我演麦克这种角色有损于我的偶像形象?”

    噗…

    寕浩要疯,汝妹的!

    若是麦克有损于你的偶像形象,那么角色黑皮就是将你的脸皮扯下来,然后踩到泥里使劲的蹂躏……

    不过,由于胡言的身份是制片人、投资人,寕浩只敢暗自腹诽,嘴巴里却不敢向外说。

    可这时,却听胡言笑道:“寕哥,咱们那位校友黄波又去找你了?”

    “没…,没有,我就是单纯的感觉,你演这个角色不太合适。当然,胡师弟,你若真是喜欢,那我可以按照你的形象重新设计黑皮这个角色…”

    “算了,还是让黄波演吧!”胡言叹了口气。

    虽然不太喜欢他,但就这部电影而言,黄波还真就是最适合饰演“黑皮”的演员。

    “嘿嘿…,谢谢胡师弟!”

    寕浩笑得有些贼,就像是刚从洗浴中心做完大保健出来,却又没付钱一样。

    胡言、寕浩两人正围绕着《疯狂的石头》的筹备工作进行探讨,女场记就俏生生的跑了过来。

    “导演、寕哥,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可以开始拍摄了。”

    “电视剧《琅琊榜》第4456场,第一镜,第一次,预备…,开始!”

    一名身穿囚服的女子,正坐在牢房的草铺之上,听到有人开门,她略略侧过脸来,那缕长发在苍白的颊边一荡。

    虽然鬓散乱,面有污痕,但面容看上去,还是比较好辨认。

    蔡荃,尖锐如针的视线紧紧地盯在女犯地脸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瞳孔渐渐收缩,面上更是铁青一片。

    “来人,把她给我带到审讯室中去!”

    ……

    这场戏拍完,现场所有人全都看向导演监视器这边,原因无他,导演胡言还没喊“过”!

    与目前那首大热的歌曲名字一样,摄影师侯泳内心忐忑。

    自老板从港岛回来后,也不知道他吃了什么药,最近在摄像机的使用上,老是有一些新的想法,比如说在拍摄“对质”的戏份时,老板会让摄像机镜头从演员背后直接拉起来俯冲……

    果不其然,侯泳正想着,便听见胡言开口了。

    “老侯,我有一个新想法!

    咱们可以在牢房这个位置铺设一条半圆形的轨道,刚开始时,镜头拍摄的是女犯人的侧颜。

    可当听见门响,女犯人转头,咱们的摄像机镜头就跟着她一起转,因为观众会同样好奇,到底是谁来了?

    而这时,摄像机镜头里就突然出现了刑部尚书蔡荃……”

    “哈哈…,我明白了!”

    胡言话没说完,灯光师光头陈铁占就兴奋的挥了挥手。

    “这就是我师父说的,好的导演要会充分运用摄像机镜头调动观众的思维,让观众的大脑跟着电视画面走…”

    看到兴奋到手舞足蹈的陈铁占,众人齐齐的朝他翻了一个白眼,“泥马,还真他娘的会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