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2章 第百五十二章

    如同现代社会里被教导主任抓包的中学生, 乍然瞧见一贯对自己温柔的母亲沉了脸色,沈瑜下意识抽出了他被萧霍握住的手。(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用尽生平素养才没有当场喝骂出声,亲眼目睹爱子与同性举止暧昧的李芸茹双眼发黑, 全身血液都一股脑地往上涌。

    保养得当的指甲尖尖地戳进掌心, 她深深吸了口气,甚至没有和萧霍寒暄, 直接上前一把拽住了沈瑜:“走, 跟娘回家,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等等, ”头一次发现自己身形娇小的母亲竟有如此大的力气, 沈瑜回过神来, 努力想要辩解,“公事为重,我和萧……世子还有些话没说完。”

    “公事?”

    一眼看穿对方蹩脚到不能再蹩脚的谎言, 发觉儿子竟为了个外人欺骗自己的李芸茹气急, 说话也有些口不择言:“如果我刚刚没有出现, 你们是不是就要抱着亲到一起去了?”

    “好啊好啊,沈瑜, 偷偷来天牢这种地界,原来竟是为了个男人。”

    纵然早就知道这名利场中人人有两副面孔,但沉默站在牢房里的萧霍,还是无法把对方和后期剧情里优雅得体的“准丈母娘”联系在一处。

    眼见性格软和的沈瑜就要被李芸茹生生拉走,他只得强忍尴尬开口:“沈夫人, 烦请您等等,我和瑜儿是真心相爱, 绝非您想得那样龌龊。”

    “真心相爱?世子在说什么笑话?”吃过的盐比沈瑜吃过的饭还多, 李芸茹脑子稍稍一转, 便知道对方在打什么算盘,“安亲王府现下自身难保,为了多一个助力,竟从我这不知事的儿子身上下手。”

    “没有!”发现母亲对恋人的误会越来越多,沈瑜情急,无奈用力挣脱了对方的手,“母亲您听我说,萧霍他绝没有那样的心思。”

    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李芸茹瞧着沈瑜满心满眼都是爱情的傻样、又想起那日凤栖宫里沈裴的段位,好悬没直接气个仰倒。

    好歹也是在官场历练过的“沈小大人”,怎么在遇见一个萧霍后,就变得如此愚蠢?

    “跟娘走,”以银子通融出来的探访时间有限,实在不想站在这又脏又冷的天牢里掰扯此等丑事,李芸茹绷紧五官,果断下了一剂狠药,“除非你是想放弃姓沈。”

    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种非黑即白的地步,沈瑜喃喃:“为什么?”

    “因为你是沈瑜,”瞧出儿子内心的动摇,李芸茹暗觉欣慰,面上却故意冷漠地道,“沈家嫡系的香火绝不能在你这儿断了根。”

    早已在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里认真思索过这个问题,沈瑜脱口而出:“可我还有妹妹。”

    ——只要沈裴能顺利替圣上诞下孩子,无论是男是女,都会流着沈家的血。

    这样一来,他对沈家也算有了一个交代。

    脑内实时追剧,沈裴冷冷吐槽:【啧,我这个便宜哥哥想得倒美。】

    只可惜啊,此刻站在天牢里的三个人,除了沈瑜,谁都知道他沈裴是个男的。

    果然,一听沈瑜说出这话,原本就强压着怒火的李芸茹,面皮更是涨得比猪肝还难看。

    沈裴。

    明明前段时间还当面嘲讽过对方雌伏侍君、是非男非女的怪物,可一转眼,最让她骄傲自豪的瑜儿,竟也走上了这条会被指点非议的错路。

    更可笑的是,此刻被瑜儿放在心尖、甚至不惜忤逆自己的男人,竟是个被萧弋、被“沈裴夫婿”关在天牢的阶下囚。

    一想到这儿,李芸茹便觉得自己喘不过气,像是在胸口压了块大石,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悲愤,仿佛彻底地输给了沈裴。

    深知儿子的表现绝非一时冲动,她只得拔下发顶的金簪,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瑜儿,你走不走?”

    从没见过这阵仗的沈瑜顿时呆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怕再怎么喜欢萧霍,他都没想过和家里闹翻、更没想过逼死自己的母亲。

    站在铁栅栏后的萧霍倒是一眼看穿了李芸茹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然而此情此景,以他的立场,再说什么都只会是错。

    于是萧霍只能抢在沈瑜开口之前、装作大度地摆手,尽量拉高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印象分:“瑜……沈瑜,回去吧,你今日能来看我已属不易,眼下就别再让沈夫人为难。”

    为难?我呸!

    呆在后宅斗妾室时见惯了类似手段,李芸茹目露火光,仿佛在看一个花式勾引自己儿子的小贱人,险些没把一口银牙咬碎。

    围观看戏的0049更是觉得,如果没有安亲王世子的名头做阻碍,以李芸茹的性格,说不定会直接上手扇萧霍一个耳光、或者干脆挠花对方的脸。

    那场面情景,真是想想就觉得刺激。

    不过碍于安亲王府还没有板上钉钉地倒台,李芸茹终究克制住了自己,径直怒气冲冲地带着沈瑜离开。

    知子莫若母,只要没了萧霍干扰,她自然有办法让瑜儿重归正道。

    好巧不巧,牢里的萧霍也对自己和主角的感情胸有成竹,系统数据不会骗人,那高达90的稳定好感值,就是他敢放沈瑜回府的底气。

    怎奈世事无常天意难测,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迟迟没能等到沈瑜再来探望自己的萧霍,逐渐对虚拟面板上漂亮的数字产生了质疑。

    更令萧霍焦虑的是,藏在他识海里的攻略系统也出了故障,宛如受到屏蔽一般,对方的监控范围竟只剩下了这一方关押重犯的阴冷天牢。

    无法第一时间获取重要情报,就意味着无法提前做出应对,困在牢里的萧霍心态渐崩,却不知牢外的沈瑜也一样煎熬。

    ——无他,那日回到相府后,李芸茹便关起门来,道出了当年双生子的真相。

    自己的无忧无虑、自己的名正言顺,竟都是踩在一个被迫扮作女孩的弟弟身上,厚颜无耻换回来的。

    身为一株从小被养在温室的“君子兰”,沈瑜无法接受这个真相,更觉得自己万分羞愧。

    可以说,他出生以来所有光辉灿烂的路,都是由那个与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以丧失自由的代价一点点铺就。

    而他竟还为了爱情、为了一己私欲,暗暗谋算着对方的肚子。

    突然被揭露的真相犹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沈瑜对萧霍的心意虽未改变,却也明了母亲此刻对自己坦白的用意——

    身为男子又嫁给帝王的沈裴注定无法留有子嗣,沈家嫡系血脉延续的重任,便只能由他一力承担。

    更别提此刻点名要查安亲王府的正是陛下,倘若沈家选择站在萧霍一边,他独自呆在宫里的“妹妹”又该如何自处?

    理智与感性不断拉扯,性子单纯且道德感颇高的沈瑜纠结万分,便有意没再去天牢探望萧霍。

    这正是李芸茹最想要的结果。

    若非早早摸透了自家儿子善良到有些愚蠢的性格,她又怎会昧着本心,一口气说了沈裴许多好话。

    利用大儿子天真软和的脾性、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被逼无奈的可怜母亲,李芸茹眼泪掉得梨花带雨,一改先前在凤栖宫里要沈裴替李家女引荐的高傲嘴脸,仿佛下一秒就能懊悔地哭碎了心肠。

    冷眼旁观的沈裴面无表情:都是千年的狐狸,在这儿装什么温情?

    如果李芸茹能真心实意地认错,他就把沈字倒过来写。

    反倒是暗暗吃瓜的0049高兴得厉害:因得李芸茹无奈挑破真相的举动,主角沈瑜的悔意值蹭蹭上涨,进度条眼看就要顶到满格。

    来到第七世以后,它消极怠工的宿主总算有了第一笔收入。

    “沈相今日在御书房叫住了朕,”右腕一顿,萧弋放下手中染满朱砂的笔,“安亲王府里搜出了忤逆谋反的证据,看来沈家这是要站队,选择对昔日的盟友落井下石。”

    彻底把后宫不得干政的狗屁规矩抛在脑后,他转头看向一旁挨着暖炉看书的沈裴:“你那个便宜兄长托沈相递话请见,如何?要不要朕替你回绝了他?”

    尽管心里素来抵触与这位让自己观感复杂的兄长相见,可看在那些实打实进账的悔意值的份儿上,沈裴还是点点头,决定要和对方做一个了断。

    这下太极宫里可翻了醋缸。

    万万没想到一向怕麻烦的青年居然会应下此事,萧弋心生警惕,当即补上一句:“朕也要去。”

    哭笑不得的沈浪浪:……

    不是,平时防着春桃之类的宫女也就算了,连喜欢萧霍的沈瑜都防是不是有点过分?

    “朕是怕你出事,”假装没瞧见青年眼底笑盈盈的戏谑,萧弋一本正经,“兔子急了还咬人,谁知道你那兄长会为了萧霍做出什么蠢事。”

    “到时朕就在那屏风后面坐着,保证皇后自在平安。”

    “好好好,”清楚自己先前那场大病当真吓坏了对方,沈裴放开话本侧身,主动亲了亲男人的下巴,“无论臣妾去哪儿,都会让陛下陪着。”

    就像曾经的每生每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