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0章 生命树下生命果(10)

    不等林肃动身, 下一刻那结界连绵不断的震颤了起来,龙吼的声音透过结界传了过来,无数的精灵提着弓箭从树林之中飞了出来, 爱尔兰祭司出现的时候脸色冷的跟冰一样。(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龙族来袭么?”派翠克的脸色同样冷了下来道, “祭司大人一起去。”

    现在派出分神阻拦已经来不及,那头龙的目的恐怕不是精灵们。

    “好。”林肃说道。

    在精灵之森多年, 有些身份总有暴露的那一天, 事到临头不能躲。

    “黑龙, 你到精灵之森来干什么?龙族想要跟精灵族开战么?”爱尔兰祭司的声音中透着冷意, 精灵一族对外族跟本族的态度绝对是天差地别的。

    “我不想冒犯精灵族, 只是过来找希欧多尔的!”伦纳德看着出现的精灵们停下了动作道, “让希欧多尔出来,我有急事找他!”

    “那是谁?”唐随着精灵们出来,作为精灵王的存在, 他就站在爱尔兰祭司的旁边。

    “精灵之森里没有叫希欧多尔的啊。”一个精灵说道。

    爱尔兰祭司摇了摇头, 精灵族中随着王的诞生大家愈发的喜欢凑在一起, 但所有精灵中并没有叫做希欧多尔的存在。

    “去让精灵们询问一下,看有没有叫希欧多尔的精灵。”唐对身边的精灵说道。

    身旁的精灵本是听从吩咐, 伦纳德却是扬开了翅膀道:“我要找的不是精灵,是黑暗神希欧多尔!希欧多尔出来,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交换!”

    “黑暗神?!”精灵们很是惊讶。

    “黑暗神怎么会在精灵之森?”

    “黑暗神不是特洛伊么?”

    爱尔兰祭司神色很冷:“你在开什么玩笑,这里是精灵之森, 怎么可能有黑暗神的存在,你想找他应该去永夜森林!”

    “我就是从那里过来的, 他们说希欧多尔在精灵之森!”伦纳德吼了一声道, “我要见到他!”

    “不可能!”爱尔兰下意识反驳道。

    精灵之中的氛围有些乱, 唐扬声说道:“黑暗生物都是不可信的,也许他们是骗你的黑龙先生,精灵之森不可能有黑暗神的存在!”

    “那么围绕在森林入口的那些魔气是什么?”伦纳德跺着地面道,“希欧多尔,你出来,否则我就要闯进去了!”

    “弓箭!”爱尔兰一声令下,精灵们纷纷执起了弓箭对准了他。

    绿色的光芒萦绕,眼看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林肃在赶来时看到这一幕冷声道。

    喊的当然不是精灵,而是黑龙伦纳德,精灵族的力量的确很出色,也很团结,但是想要拿下这条黑龙,只怕还是要伤到不少。

    能作为主角受的男配之一,黑龙伦纳德的毁灭力量直逼神明。

    “希欧多尔!”伦纳德看了过去,在看到林肃时虽然有些诧异他的发色,但是那样的五官他还是认得出的,“希欧多尔,救救安西尔,我愿意用一切交换,只求他能够活过来。”

    “希欧多尔?!”精灵们纷纷看了过去,齐齐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艾维祭司大人?!”派翠克同他一起过来,站的离他最近,现在猛地扭头下意识想要反驳。

    “不可能!”唐抿着唇道,“他是精灵,根本不是你口中的黑暗神!”

    “没错,你随便诬陷我们就会信么?”爱格反驳道,“没想到连龙族都沦为了黑暗神的信徒,来这里演戏。”

    “艾维祭司才不可能是黑暗神,黑龙你不要乱说!”

    “艾维祭司,我们会保护你的。”

    “艾维祭司……”

    精灵们七嘴八舌的说着,有的弓箭已经拉满,唐从爱尔兰那里走了过来,站在他的面前仰头道:“林,你怎么才来?”

    “我管你们怎么说!”伦纳德看见了林肃就像是看到了希望,直接一扇翅膀就要往里冲。

    精灵们纷纷放箭,可那无数的绿芒却被黑龙扇动的翅膀纷纷挡了下来,只有一部分扎在了他的翅膀上,却连穿透都不能。

    一声龙吼声响彻,就在他喉头鼓动想要喷火时,林肃开口道:“伦纳德,你还想救安西尔的话就给我住手。”

    伦纳德本来要喷出的火焰硬生生吞了回去,可是这一句话出口,所有的精灵包括唐都愣在了原地。

    唐下意识拉住了林肃的手,手指有些抖:“林,你不是……”

    伦纳德在空中化作了人形,他顾不得那些扎在身上的箭,抱着怀里的人直接落在了林肃的面前满眼期待道:“你能救他的对不对,求你救他!”

    “糖糖,”林肃垂眸看着面前的小家伙,手指摸上了他的脸颊道,“我是。”

    唐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他的手指攥紧了,却又不知道该说出什么:“林……”

    “王,回来。”爱尔兰祭司开口道。

    “我不要!”唐有些固执的拉紧了林肃的手反驳道,“我不信!”

    黑暗神让不少的光精灵沦为了暗精灵,他们再也无法回归生命树,是精灵之森最不欢迎的存在,但他不信,他们相处了那么久,林那么温柔,对他那么好,怎么可能是黑暗神呢?

    “派翠克,将王带过来。”爱尔兰祭司说道。

    派翠克迟疑了一下,想要动手的时候林肃却将唐拉进了怀里单手抱住,冷淡看过去的时候,他的金发和蓝眸通通变回了银白的色泽,连那属于精灵族的尖耳朵都恢复成了人类的。

    “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勉强。”林肃说道。

    眼前的事实无可辩驳,唐仰头看着他道:“你真的是黑暗神?!为什么!”

    林肃摸了一下他的脸颊道:“事情我稍后给你解释,先将其他事情解决了再说。”

    虽然发色跟眸色都不一样了,可是林的语气和眼神明明都跟以往一样温柔。

    唐下意识点了点头道:“嗯,什么事?”

    “黑龙的事,糖糖果然还是要让爱尔兰祭司继续操心的王。”林肃松开他拉了他的手,看向了伦纳德怀里已经没了生息的人一眼,“他已经没有气息了。”

    原世界线中黑龙伦纳德的骑士就是英年早逝,林肃原本帮过他一次,想着或许能够避过那次劫难,却不想还是出了事。

    “我知道,请你救他,你能救他的对么?”伦纳德哀求道。

    刚才林肃跟唐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忍着焦灼没有开口,现在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林肃蹲下了身,手指从安西尔唇角的血液擦过放在了鼻子下面,他的举动让唐下意识拉住了他的手:“林,你干什么?”

    “只是闻一下。”林肃看了他一眼道,“而且人类的毒药对我无效的。”

    “哦。”唐收回了手,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对爱尔兰祭司不断示意的眼神还故意转了个头视而不见,差点儿让爱尔兰祭司直接气了个仰倒。

    失策,太失策,早知道艾维是黑暗神,怎么都不应该将王交给他养的,看现在养的完全鬼迷心窍了。

    “下毒的人相当狠,没想让他活着。”林肃闻过那毒药道。

    “能救么?”伦纳德急切问道。

    “能救,但是你能付出什么代价?”林肃问道。

    虽然说这家伙坏了他在精灵之森的事,但是只要小家伙相信他,态度坚定,其他精灵他实则是不太放在心上的,能和则和,不能和则散,不存在什么伤心的问题。

    身份总有一天会暴露,这个节点也算不错,严格的来说也不算坏了事。

    只是主动和被动总是有些区别,不让这家伙付出点儿代价可不行。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伦纳德说道。

    “龙族爱财,我要你收集的所有宝物。”林肃说道。

    龙族是用金子和宝石堆砌洞穴的,他们视自己的宝物如命,黑龙伦纳德有一瞬间的滞了一下,下一瞬却是满口答应:“可以,还要什么?”

    “这是第二次帮你,我要你改投阵营。”林肃再道,“听我的命令。”

    “可以!”伦纳德毫不犹豫道,“那些人类我绝不会让他再去守护!”

    林肃的手搭在了安西尔的腹部,黑龙伦纳德的力量结晶藏在他的体内,会分享给他龙族一半的寿命,而他如果不幸死亡,灵魂也会封锁在这片结晶之中,而不是直接进入轮回。

    力量释放,安西尔的身上蔓延出了白色的光芒抵抗着林肃的力量,但不过一瞬间,那白色的光芒直接散尽,黑色的力量进入他的体内,黑色的血液从他的唇角不断的溢出,滴落在草地上时发出了腐蚀的声音。

    伦纳德紧张的看着,唐也有些好奇,在他的认知中,生命一旦死亡就再也没有办法逆转,可是神明却好像能够让他们再度获得生命。

    原来林是这么厉害的存在的么?

    “嗯……”一声轻轻的呻.吟从安西尔的口中发出,伦纳德眼睛放大,怀里本来变得有几分冷硬的骑士却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伦纳德……”安西尔看着他叫了一声。

    “安西尔,安西尔……”伦纳德先是不可置信的笑了出来,偏偏眼泪又从眸中飙了出来,那个强悍到任性地步的龙族将他的骑士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撒手,“安西尔,你能活着真是太好了,安西尔……”

    “伦纳德。”安西尔顺着他的肩膀道,“别难过了,我没事,我没事的……”

    一对爱人抱在一起庆幸此刻的重逢,唐看着这一幕眼睛微微酸了一下,抽了一下鼻子的时候林肃看了过去:“他们哭就算了,你哭什么?”

    “我觉得感动。”唐垂下了睫毛将眼泪憋了回去,他已经是王了,不能再像以前那么随意的哭了。

    “傻乎乎的。”林肃起身摸了摸他的头。

    唐看着他道:“你说要给我解释的。”

    “黑暗神阁下,最初抢走王的果实的是不是你?”爱尔兰祭司一直忍到了他将人救治完开口说道。

    他想起了最初艾维的出现,那个时候他也在疑惑精灵之森出现的他并不熟悉的精灵,然后就是王的果实被抢,那个时候所有的精灵都怀疑了突然消失的艾维,但是突然出现的黑暗兽却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而消灭了黑暗兽的艾维成为了救王的英雄,并且凭借着展露出来的力量获得了抚养王的权力。

    可现在想想,如果不是黑暗神,区区黑暗兽怎么可能不被生命之树察觉就进入精灵之森,而如果他是黑暗神,召唤出一头黑暗兽又有什么难的呢。

    一切都是自导自演的,根本不存在什么英雄。

    “是。”林肃毫不犹豫的承认了,暴露了身份以后以前做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再藏得住。

    “那黑暗兽也是你召唤的对不对?”爱尔兰祭司心绪起伏,握紧了自己的法杖。

    其他精灵也是看了过来,他们对外族冷漠,可是对着跟他们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的,他们那么喜欢的艾维祭司却觉得很难过。

    可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精灵,他是想要来抢走王的果实的坏家伙,而他们放任了他跟王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

    “没错。”林肃说道。

    “你想通过王掌控精灵之森么?”爱尔兰祭司问道。

    “真的要掌握精灵之森哪里需要通过他。”林肃拍了一下旁边精灵的脑袋道,“直接让魔气侵染精灵之森不是更快。”

    唐啊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那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果实?”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林肃转眸看着他道,“我一见你的果实就觉得可爱,就想着里面的宝贝一定也很漂亮可爱,就想抢回去。”

    唐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被林夸可爱漂亮就觉得心里很高兴:“那为什么没有抢走呢?”

    “因为糖糖小哭包喜欢精灵之森,我要带你走,你就哭的稀里哗啦的,然后我就心软了,可我又不想离开你,所以只能伪装成精灵待在这里了。”林肃笑着说道。

    “我才不是小哭包。”唐嘴上反驳着,脸上却是难掩笑意,“你真的舍不得离开我啊?”

    “王!”爱尔兰祭司看着他的神情明显有些不对,“他是黑暗神!你要知道,黑暗神让无数的光精灵沦为了暗精灵,黑暗生物狡猾阴险暴戾嗜杀,他们最懂得欺骗和戏弄,王,不能相信他的话。”

    彼此之间的信任,早就在发现他是黑暗神并且伪装成精灵族的英雄时就已经荡然无存,他绝不相信黑暗神会如他的表面那样温和善良,他一定有别的目的。

    “林,你为什么要将光精灵变成暗精灵?”唐仰头问道。

    “我是在来到精灵之森前不久才当上黑暗神的,之前的事都不是我做的。”林肃说道。

    “我可以证明。”一旁缓了情绪的安西尔说道,“黑暗神是在不久前才换了的,之前的黑暗神是特洛伊,而现在的黑暗神是希欧多尔,在黑暗神换代之后,再也没有过大规模的黑暗战争发起。”

    “你是人类,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爱尔兰看着唐道,“王,请过来,你不能被黑暗生物蛊惑了。”

    “你会离开精灵之森么?”唐看着林肃问道。

    “我要是留在这里,没有精灵会欢迎我的,他们会被戒备,提防,而且我的确是来蛊惑你的。”林肃托起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在所有精灵倒吸一口气的神情下道,“糖糖,你想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

    “希欧多尔,你混蛋!”爱尔兰祭司瞪大了眼睛,“你都对王做过些什么?!”

    没有他的看顾下,这家伙是不是对王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爱尔兰想起那样的场景就觉得心痛。

    他终于发现王的眼神哪里不对了,他看着艾维……希欧多尔的眼神根本不是什么教父教子的感情,是另外一种,是爱情。

    “我想跟你一起走。”唐摸着自己的嘴唇,心跳跳的很快,以前林只是温柔,很温柔很温柔,但是现在的林跟以前很不一样,他对别的物种冷漠,只对他温柔,看起来冷冰冰又强大的林真的让精灵好想跟他贴的很近很近,“可我是精灵王,林,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他很喜欢林,想要永远都跟他在一起,但他不能抛下精灵之森的精灵们。

    可他要是留下,林会很难过,他也会很难过,可他要是走了,精灵们都会很难过。

    “糖糖学会承担责任了。”林肃拍着他的头道,“这很好,你一直待在我身边可能会无法真正的成长。”

    如果是很久以前,他完全可以放任这小家伙在磋磨之中长大,一直生活在乐土之中是很难想到灾难的时候会有多可怕的,一直有人替他扛着事情,他永远都无法用自己的脊梁去承受一些事情,去学着长大。

    如果可以,他当然不介意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灵,每天开心快乐就好,但是他想要成为王,林肃不想阻止,他的小家伙本来就是拥有那样的能力的。

    只是现在总是难免对他心软,狠不下心,或许短暂的分离是最好的处理方法,让彼此和精灵们都冷静一下。

    唐拉着他的手道:“那你还要走么?”

    “嗯。”林肃点头,“你知道的,我不能待在这里。”

    “那你还会回来么?”唐心里不舍得的很,哪个选择都让他觉得难受的很。

    林肃想了想,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枚幽暗宝石的戒指戴在了他的手上道:“如果想我了,就往这里面注入你的力量,我感觉到就会来见你,其他精灵最好不要碰,一旦碰到如果转化成为了暗精灵可不要怪我。”

    他这话完全就是在警告想要从唐那里将这戒指丢掉的精灵。

    爱尔兰祭司本来听见王要跟他走的时候紧张异常,而听到王愿意留下的时候这才稍微安下了心,他当然不想王跟黑暗神再有什么牵扯,但是能够在精灵之森潜伏了这么久的,又哪里是好对付的。

    闻言也只能哼了一声,知道那戒指只怕是拿不走的。

    “精灵们都是好孩子,不会碰我的东西的。”唐仰头看着他道。

    “嗯,糖糖这么乖,精灵们也都很乖。”林肃刮了一下他的鼻梁道,“那我走了。”

    唐下意识拉住了他的衣角,不舍的情绪已经蔓延的快要抑制不住了:“林,我舍不得你……”

    他的精灵王才刚成年不久,只是不住一个屋子就让他很难过,更何况分别。

    林肃低头道:“但你有你要做的事情,你是精灵王,不能让爱尔兰祭司一直帮你看着精灵之森。”

    “你这是在撺掇王夺权么?”爱尔兰祭司就差跳脚了。

    他虽然没有争夺精灵之森话语权的意思,但是目前的王还没有办法很好的处理所有的事情。

    “是又怎么样?”林肃轻笑了一声。

    “黑暗神果然阴险狡诈!”爱尔兰祭司从未有一天像今天这么生气紧张过,他最信任的祭司却是他最为厌恶的黑暗神,他将所有的精灵耍的团团转,却让王爱上了他。

    “林,你不要气他了。”唐仰头说道,爱尔兰祭司都快被气到爆炸了。

    以前的林那么温柔,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原来林也是会戏弄精灵的。

    “嗯,笑起来就好了。”林肃低头,搂住他的腰吻上了他的唇,当着所有精灵的面给了他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看的精灵们纷纷脸红扭头,而等到分开时唐低着头平复自己的心跳时,他已经带着伦纳德他们消失不见了。

    唐本来飞扬的心有些微微的低落,但他摸着手上的戒指,却又觉得好像林一直都会在的。

    “王,你……”爱尔兰祭司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身上无事,忍着气问道,“他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嗯?什么叫不好的事?”唐抬头问道。

    他的唇上明显还留着水渍,爱尔兰祭司取出手帕的时候想起这是谁教精灵们做的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替唐擦了擦嘴唇道:“就是,就是脱.光了衣服睡在一起,然后就像刚才那样。”

    爱尔兰祭司并不全面了解那些东西,但是差不多就是他说的那样。

    “可是那样很舒服,为什么是不好的事情?”唐眨着眼睛问道。

    爱尔兰祭司磨牙道:“你只说有没有?”

    他第一次成年时是没有衣服的,但是既然爱尔兰祭司觉得这是不好的事,说出来一定对林不好,唐开口道:“成年之前没有,成年之后林就不跟我睡一张床了。”

    也就是说什么都没有做。

    爱尔兰祭司微微放下了心:“那就好,以后……您真的不能再信他了,您不知道黑暗生物有多么的可恶,您是王,要对整个精灵之森负责。”

    “可是他在这里那么久,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的精灵,还教我们织好看的丝绸,教我们做好吃的蛋糕,我知道或许很多的黑暗生物不好,但是我只看他不行么?爱尔兰祭司,如果有一个精灵做了错事,我就要说所有的精灵都是坏家伙么?”唐认真说道。

    “不,当然不是。”爱尔兰祭司说道。

    “您也觉得没有做坏事的精灵不应该被责怪,可是为什么却要责怪林呢,他明明没有对精灵之森做什么坏事。”唐认真说道。

    “还没有,他可是对你……”爱尔兰祭司深吸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你都想跟他在一起么?如果一直在一起,有一天王会被他的魔气侵蚀变为暗精灵的。”

    “如果是那样,我还是你们的王么?”唐问道,“如果我变成暗精灵,但什么坏事也没有做,还能做你们的王么?”

    “当然,您永远都是我们的王。”派翠克说道,“我支持王的想法,但他确实一开始想要将您劫走,请您不要怪爱尔兰祭司这么警惕。”

    “抱歉。”唐垂眸说道,“爱尔兰祭司,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会学着去做一个合格的王,不会因为我的行为带累精灵之森的。”

    “王真的很喜欢他呀。”爱格凑了过来道,他的眼睛里还有眼泪,是刚刚为艾维的身份暴露而难过的,“可是我们那么信任他,他却欺骗我们,可您又说他没有伤害过我们,我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都先回去吧。”爱尔兰祭司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后精灵之森不允许黑暗神随意出入。”

    “可是他之前也是随意出入的。”盖尔嘟囔道。

    “如果他真的喜欢王,也该知道没有跟主人打过招呼随意进入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这是对王的不尊重。”爱尔兰知道他恐怕无法阻止王喜欢那位神明了,但是他能力范围内,绝不能让那家伙再那么轻易的得逞,“他要是随便进来,将他赶出去,王,从今天起你要好好跟我学习怎么提升自己的力量,等到你的力量达到最强的时候……”

    “他会打不过我么?”唐兴奋的问道。

    爱尔兰呃了一下。

    原本的黑暗神特洛伊就已经强大到足以跟光明神势均力敌了,能够将原本的黑暗神打败的希欧多尔,拥有着起死回生能力的他,力量又该有多强大。

    “至少不会被黑暗生物欺负。”爱尔兰说道。

    “好,我要学。”唐兴奋道,“等我学到很强大,我就能去永夜森林找他了。”

    爱尔兰突然有那么点儿不想教他了,教成了还是会跟别人跑,那家伙到底给他的王灌什么**汤了?

    其他的精灵也是似乎对他的敌意不太深,连他都在想如果希欧多尔一直是艾维该有多好。

    精灵之森的森林外面被魔气环绕,或许也是这么多年来精灵之森一直没有别的种族再闯入的原因吧。

    他给了王一个平安又快乐的童年……不不不,那是黑暗神,要想他有多么的邪恶,多么会用花言巧语拐带他的王,多么会让精灵们都对他怀着善意。

    “回去吧。”爱尔兰祭司说道。

    精灵之森的结界再次关闭,可在更远的森林之外的魔气却没有撤走。

    林肃单腿屈膝坐在龙背上,以前只能自己跑,现在却算是拥有了坐骑,不得不说骑龙的感觉相当不错,至少从体型和外观上讲,他挺喜欢这种霸气的坐骑。

    “很感谢您再次出手相救,上次说要报答您还没有付出行动,这一次又欠下了您的恩情。”安西尔在他的面前单膝跪下行了骑士礼。

    他之前的确对黑暗神存在着偏见,至少上一任黑暗神绝对不像面前的这位有着这样的善念。

    如果是之前,他也会想这位神明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但是见过精灵之森的一幕,同样经历过感情的人才能够看出眼前的神明对那位极为漂亮的精灵王是认真的。

    那样温柔的只看着一个人的眼神,很难想象是属于这样一位冷漠的神明的。

    “救你不是没有条件的,你应该察觉了你体内的力量全部转为了魔气的事实吧?”林肃看向了他道。

    “是的,即使您不转化,我的心也已经背弃了光明。”安西尔原本清亮坚毅的蓝眸有一瞬间的阴霾闪过。

    他那么努力的维护着珂兰王国的和平,保护着那里的人类不受黑暗兽的侵袭,可是他尊敬的国王,信任的友人却在背后给了他最狠的一刀。

    “你要对付人类?”林肃饶有兴致的问道。

    “不,我只是不再觉得所有的人类都是善良的,我仍会保护想要好好生活的善良的人类,但是对于那些心里存着恶念的,我不会再放任。”安西尔说道。

    他以前不杀人类,那是他的底线和原则,也是他对光明神最虔诚干净的心,可当信任被攻破,他才发现原来力量是不分善良和邪恶的,自诩正义的国王会杀人,而被所有光明阵营唾弃的黑暗神却会救人。

    当背弃了光明,他竟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在,背叛过他的人,都要因为他们的行为而付出代价。

    “不错的想法,不枉费我救你性命,但我想你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新的信徒身份。”林肃说道。

    “多谢您的提醒,很难想象您是一位黑暗神。”安西尔看着他道,“您明明并不喜欢看到人类被侵袭,为什么还要放任黑暗蔓延呢?”

    “安西尔,你知道魔气的来源么?”林肃轻声问道,“知道光暗阵营的由来么?”

    “我很愿意听您的讲述。”安西尔恭敬道。

    “神明诞生于所有物种的念头和信仰,光明善良的一面孕育了光明神,邪恶丑陋的一面则孕育了黑暗神,只要物种还有生存,就会有光暗两面,魔气之所以会蔓延的那样广,你觉得会是什么理由?”林肃说道。

    黑暗不会被彻底的消灭,没有他还会有下一位黑暗神的诞生,生生不息,连绵不绝。

    “这样的话换作我以前听到,一定会非常的绝望。”安西尔笑道,“但我现在有些庆幸是您坐在黑暗神的位置上。”

    一位会对物种心怀着善念,会坐在所有物种的顶端去剖析光明和黑暗的由来的黑暗神,对善良的人类而言是一种好事。

    伦纳德的速度很快,不过一会儿叙话的功夫就已经到了天之边际的永夜森林外,林肃打开那里的时候,神威降临在了永夜森林的上方,永夜城中所有的祭司不管在做什么,都纷纷跪下了身迎接着神明的归来。

    “这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劳拉,我可能还没有拿到龙骨架,就有可能自己被做成摆设放在中央广场上。”凯蒂跪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骷髅道。

    黑龙再次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的风卷起了不少的黑暗祭司,然而他们落地之后,都是仰慕的看着那出现在巨龙顶端的神明,有仰慕,当然也有贪婪。

    “永夜城的规则是争夺,争到了就是你的。”林肃从龙首处踏过,然后蓦然消失不见。

    “谢谢您的提醒。”安西尔说道。

    “那位骑士真的活了。”陶德站在窗边看着那相当威猛的龙道,“希欧多尔大人拥有着相当强大的力量,特洛伊,原来的你能够办到么?”

    “还剩一口气的可以,但是死去的不行。”特洛伊眸色淡淡的看着那逐渐收拢为一个男人的黑龙和骑士道,“因为灵魂不是可以轻易捕捉的存在,如果可以无限的复生所有的信徒,我曾经的力量将远远超过光明神。”

    可是那个男人却能够轻易的让一个人类复生。

    “特洛伊,你变得胆小了很多。”陶德说道。

    “不是胆小,你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恐惧,不知道当引以为傲的力量被人碾压剥夺的感觉,我劝你不要惹他。”特洛伊轻声说道。

    他当然不甘心,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抵抗。

    陶德笑了一声:“你觉得神明之前待在精灵之森是去做什么了,那里或许藏着什么相当有趣的东西,让神明在那里隐藏气息待了那么久。”

    而在他的声音落下时,神喻降下,召大祭司凯蒂和陶德前往神殿之中。

    陶德的脸色一顿,特洛伊的唇角微勾:“快去吧,陶德大祭司。”

    神座之上银发的男人有些慵懒的坐在那里,陶德与凯蒂并肩进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他们恭敬的行礼,凯蒂天生带着轻.浮,而陶德却显得极为庄重。

    “黑暗神大人在上,不知道您召我们前来为了什么事?”凯蒂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精灵之森的?”林肃问道。

    凯蒂本来就提的很高的心再往上提了一下:“只是上次分别时看了您离去的方向,担心您出什么危险,所以才跟过去看了一眼,知道是精灵之森的方向。”

    “你倒是诚实。”林肃夸奖了一句,却让凯蒂的心悬的更高。

    “希欧多尔大人什么都知道,我怎么敢隐瞒您呢。”凯蒂笑道。

    “你是想看看精灵之森中隐藏着什么让我在意的东西吧。”林肃垂眸看着她道,“凯蒂,我最讨厌别人窥伺我的东西,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陶德……”

    一旁行礼的陶德闻声应道:“很愿意为您效劳,希欧多尔大人。”

    “听说你在转投黑暗阵营之前是一位医生,应该很擅长拿刀对吧。”林肃说道。

    陶德恭敬道:“是的。”

    “那么让我见识一下吧,将她分成均匀的三千份来看看。”林肃说道。

    这句话一出,本来还带着几分笑意的凯蒂直接脸色苍白到像是一具尸体。

    即使她的身体还能够再生,但是被分割成那么多块也会痛,痛到不能活,也不能死。

    陶德的手指颤抖了一下,他抬头看着神座上冷漠的神明,突然明白了这是对凯蒂的惩罚,也是对他的警告。

    精灵之森中藏着对神很重要的东西,重要到不允许他们的窥伺。

    他们的嫉妒,贪婪,掠夺都在神明的允许范围内,唯有那里是禁地。

    “是。”陶德低头应声道。

    这种事情其实可以让其他黑暗祭司代替,但选择了他,说明他们的想法顶上这一位都是知道的。

    “切够九十九次。”林肃在他转身去拉凯蒂的时候补充说道。

    陶德的呼吸颤抖了一下:“是。”

    “希欧多尔大人,请不要这样对我!”凯蒂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求饶道。

    “凯蒂,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考虑后果,不该碰的东西,不该说的话都要懂得克制。”林肃低头说道。

    以前他对这些大祭司不加管束是因为没空,但是未来的某一天小家伙一定会踏进这片领域,之所以将他留在精灵之森,也是因为在这座崇尚力量的城池之中,会有人因为他漂亮的外貌和还没有达到顶端的力量而将他视作自己的玩.物。

    但他总有一天会来,而这些人即使心存贪婪,也要懂得忌惮,与其在他来了以后再整理,不如现在就处理干净。

    陶德没有再说话,而是将她扶了下去,他们都知道,能够度过这个坎,他们能够活下去,度不过去,都得死。

    他们之前以为他很仁慈,现在才发现那是没有踏在他的底线上,一旦踏过,仁慈的那一面就会彻底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