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6章卷入党争

    汪乔年这次是被东林党扶持起来,作为河南总督。(m.k6uk.com手机阅读)

    之前闯军攻击开封失利,最近又被高欢再次击败,另外湖广方面,丁启睿围剿张献忠也颇为顺利,便让东林党觉得,摘桃子的时机成熟了。

    侯方域笑道:“现在朝廷剿贼顺利,我们若是抓住机会,得了平灭流贼的功绩,然后以这个高欢为突破口,找到高欢、高名衡、丁启睿不法的证据,或许木斋公就能起复,把周延儒这个奸臣又赶下去!”

    东林党虽然掌握朝廷,但是与崇祯皇帝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样。

    皇帝最恨结党,东林党也是党,虽然他们帮助崇祯登上大位,但是崇祯登基后,却并没给予东林党回报。

    在崇祯立朝之初,阉党被扫清,满朝都是东林党。

    彼时东林党党魁,礼部右侍郎钱谦益,以为自己能够毫无悬念的出任内阁首辅。

    他为了能够顺利通过廷推,还将自己的上司礼部尚书温体仁,自己的同僚礼部左侍郎周延儒的名字从廷推中拿下,将自己的名字放在最前。

    这令温体仁和周延儒大为不满,找来钱谦益的黑料,将钱谦益赶出朝廷,并让崇祯意识到满朝都是东林党,而这也使得他们得罪了东林党,两人此后都被编入《奸妄传》,名字还挺靠前,排在严嵩之后。

    崇祯朝十七年,温体仁当了八年首辅,周延儒两次入阁,干了三年,东林党势力很大,却始终无法控制内阁。

    这次东林党与周延儒达成妥协,让他入阁,但东林党的最终目的,还是要自己人入阁,彻底掌控大明朝廷。

    汪乔年点点头,“木斋公辅国之才,却被奸臣诬陷,至今只能在乡野传道育人,实在是朝廷的损失。”

    侯方域笑道:“这次便是机会,周延儒只是个过渡,让他上来,就是为了踩他下去,只要督宪在河南做好,我们东林就能进一步控制朝廷。”

    大明江山成了这样,一征税江南那边便无病呻吟,要死要活,全然不顾北方百姓,已经死了好几回。

    这让崇祯逐渐看清了东林的面貌,东林答应让周延儒复出,便是借着皇帝对周延儒的信任,来朝中安插自己人,而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汪乔年也做了总督,下一步就是搞倒周延儒,请东林大佬钱谦益出山了。

    ……

    高欢在汝宁得知了,新来的总督要查自己,遂即便领兵离开汝宁,返回了许州。

    这时高欢领着一队骑兵,马蹄哒哒的来到督军衙署前,勒住马缰,府前值哨的士卒,立刻上前牵住战马,欣喜道:“督军可算回来了。”

    高欢微微颔首,翻身下马,问道:“开封那边的人来没?”

    护兵道:“昨天刚进的城,住在驿馆。”

    高欢遂即将马鞭丢给护兵,领着属下往衙署内走,正好看见李武迎出来。

    “督军,老爷从北京来信了!”李武见了高欢,递上一封书信。

    高欢愣了下,他让宋献策派人去北京,联系高有才,让他收集一些朝廷的信息,没想这边人还没派过去,那边高有才的书信已经送来。

    高欢接过书信,沉声道:“去堂内谈!”

    当下一行人,径直投大堂而去,高欢在主位坐下,拆开书信观看,各人则在两边落座。

    高欢将信拆开,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封信,打开一看不禁眉头一挑,没想到居然是首辅周延儒,给他写的亲笔。

    高欢迅速看完,然后又将高有才的书信看了一遍,从两封信上得到几个信息。

    他在河南连打胜仗,崇祯皇帝和首辅周延儒都很欣赏他,然后周延儒暗示高欢,汪乔年担任河南总督,乃是侯恂等东林党人运作,而之所以让汪乔年来河南,则是因为东林党人觉得关内剿寇的局面好转,要抢他的功劳。

    在洛阳失陷后,张献忠袭击襄阳,跳出官军围剿之后,关内剿寇之事,几乎处于崩溃边缘。

    不过,今年初高欢在河南,先是挫败了李自成进攻开封,最近又于襄城大败闯军一部,令朝廷中不少不清楚河南情况的人,生出一种流寇不行了的感觉。

    这时,湖广方面又有好消息传来,左良玉被张献忠摆了一道之后,终于拿出看家的本事,在湖广打得张献忠抱头鼠窜。

    相比与李自成拥众百万,张献忠这两年,一直被官军主力围追堵截。

    虽然他从围堵中,逃了出来,但是实力却难以得到发展,一直都在逃命,手上只有不到十万人。

    面对朝廷催促平寇,丁启睿到任后,不敢去打李自成,便指挥官军对张献忠穷追猛打,具然前所未有的顺手。

    这些消息传到江南,在野的东林大佬钱谦益等人一合计,便觉得是出手的时候了。

    这两年来,河南战乱对江南的经济,也存在一定的影响,松江等地的棉纺织业,原料大多产自河南、山东等地。

    现在因为战乱和大旱,许多土地荒芜,造成棉花价格上涨,增加了江南商贾的生产成本。

    此时,海上荷兰、西班牙、葡萄牙、日本、还有南洋各国,都等着他们交货,东南各地的士绅商贾,便有些急了。

    此前局势崩坏,东南士绅商贾不敢去河南掺和,可是现在局势好转,东南利益集团便动了摘桃子的心思。

    现在若是能够掌握剿寇的主动权,不仅是能够获得剿灭流寇的功绩,而且能够收复失地,趁机兼并大片无主的土地,获得巨大利益。

    因此,钱谦益等人一商议,便决定让朝中东林党人,进行活动让东林党人,主导剿寇事宜,窃取胜利的果实。

    周延儒被温体仁整倒之后,在家闲了八年,这次能重新入阁,主要是他向东林妥协,不然以东林的势力,完全可以让言官攻击,阻止周延儒起复。

    不过周延儒毕竟与钱谦益有仇,双方一直明争暗斗,他看出东林的意图,而高欢又是高名衡和丁启睿招抚,算是他罩着的人,便提醒高欢,不要被汪乔年抓住什么把柄。

    然后便是询问高欢,是否缴获崇王库银,暗示高欢向他行贿,由他来摆平。

    这让高欢不由冷笑,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至于,高有才送来的书信,则说明他现在投靠了周延儒,然后就是找高欢要钱。

    当京官本来就穷,捞不到什么油水,加上朝廷有欠俸不发,高有才和高镰在京师,已经揭不开锅,欠了一屁股债了。

    高欢看完信,暗道高有才眼光真的不行,周延儒最多还有两年时间,他居然投靠了周延儒,同时对于他们饭都没得吃,又感到一丝愧疚。

    这时,高欢刚看完周延儒和高有才的书信,孙思科又匆匆进来,呈上一封高名衡的书信,内容却是让他隐忍,一切等他来想办法。

    “督军,眼下怎么办?”李武等人问道。

    高欢将书信收好,冷笑一声道:“看来咱们卷入党争了。这群人也真是有意思,大明都快亡了,还有心思你争我夺。本督不管他们怎么争,谁敢动本督利益,本督整死他!”

    (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