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章 重生

    欢呼声中, 任疏寒面露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冲各个方向挥了挥手:“……谢谢,谢谢大家。(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他铺垫了好几个月, 今天终于能理直气壮地站起来了, 宴会上的各位商界人士反响非常激烈, 掌声源源不断,还有好多能演的甚至都感动哭了, 颇有一种“皇上,老臣死而无憾”的感觉, 搞得任疏寒很无语。

    坐下, 都坐下, 正常操作!

    江清月即使早就知道他没事,也非常开心, 扶着他在大厅里慢慢走了一圈,就推着他去了二楼的小阳台晒月亮。

    “今天天气也很好, ”他搂住任疏寒的腰, 埋在他胸前说,“可以看见星座。”

    四下无人, 任疏寒一直站着, 半靠在栏杆上,一手抚摸着江清月的头发, 看着天空想, 现在剧情走完了,要珍惜接下来的蜜月, 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要穿书了, 也不知道下个世界会如何。

    想着想着, 他忽然觉得衬衣肩上的布料有些湿了。

    “宝宝难过了?”任疏寒抚摸他的脖颈和耳朵, 安慰他,“都过去了,我都没有实感。”

    “也没有,就是被刚才的气氛感染了,”江清月在他肩膀上蹭了蹭,说,“你知道吗,你出事那天我都没有哭,我很坚强的。”

    因为要成为能让他依靠的人,不能一味依靠着他。

    任疏寒有abo世界的记忆,就不像他一样对这段过去记得那么深,心疼地亲了亲他的脸颊。

    他正想说些什么,系统突然来了一句:“已监测到本世界的主角受光环即将彻底崩溃,安全系数大大提高,商城添加了最新附加奖励‘试用重生包’,可重启系统后开始体验。”

    光环即将崩溃?

    任疏寒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前两个世界里,他都是一直开着防火墙的,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光环强了,主角受弱了,所以容易心理崩溃?

    “重启吧,”任疏寒想,光环要没了,系统关掉一会也无所谓,“不过体验重生这件事,我还需要再想想。”

    然后系统就在关闭前提醒了一句:“主角受正在逼近,请宿主小心。”

    任疏寒:“……”

    不过现在的时汐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来就来吧。

    就是太巧了。

    时汐也这么觉得。

    任疏寒和江清月在一起的这个消息,其实并没有谁在刻意保密,初露的同学都知道,但他们都比时汐年级低,曲冲躲还来不及,不可能主动说,所以也是巧了,一直没传到时汐耳朵里。

    后来时汐毕业,跟过去同学也没联系,就更不知道了。

    但有些消息就像遥控器和钥匙,需要的时候找不到,不需要的时候自己就会突然跳出来让人心累一下。

    今天时汐听到江清月的声音后,就找地方整理了一番仪容,让自己显得楚楚可怜,动了心思想要跟江清月复合。

    江清月虽然渣,但是毕竟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而且他现在每天穿的过时大牌衣服、鞋子,都是和江清月在一起期间江清月买给他的,可惜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几年里,时汐正是长高长胖的年纪,导致现在只剩下没几件能穿,别的都卖了二手,一开始同事还以为他是富二代,时间长了发现他就那么几件,都暗中传言他以前被包养过……

    就很烦。

    所以时汐想,再跟江清月在一起也行,虽然相不中他的人,花点他的钱也行。

    而且时汐愿意受这个委屈主要是因为,他现在没有备胎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些他一直散养的、不在意的鱼鱼突然都游走了,一个两个都忙得要死,不接他电话还躲着他走,小狼狗室友以前借给过他不少钱,现在甚至都不要了,也不回他消息,真是岂有此理。

    也许,真的只有江清月还深爱着自己了吧……

    时汐也嫌弃,可是没办法。

    但他刚做好心理准备,想上前暗示江清月,就发现江清月还推着任疏寒。

    然后时汐还来不及思考,任疏寒居然站起来了!

    时汐整个人都不好了,自从他被任疏寒拒绝之后,他就很恨任疏寒,觉得任疏寒不识抬举,活该残废一辈子,再有钱又怎样,还不是要断子绝孙?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时汐的心理才能勉强保持住平衡。

    可是现在任疏寒站起来了?

    他怎么能?

    不会的……没有我,他不可能站起来,时汐反复对自己说,这个死残废就算现在能走,也是装的,一定动用了什么高科技,但也会一辈子饱受义肢折磨,痛苦不堪……

    对了,而且他那个肯定也不行了,再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时汐内心五味杂陈,又怕自己看花了眼睛,于是利用内部人员的身份,偷偷跟了一路,来到二楼阳台后,从一片窗帘后偷看。

    残忍的是,这回他竟然发现任疏寒站得非常自然,跟正常人一样,刚才在楼下步履蹒跚地样子明显是装的,江清月还靠在任疏寒肩上,任疏寒也没有任何晃动……

    等等,江清月靠在他肩上???

    时汐的下巴都快惊掉了。

    紧接着,他又看到任疏寒抬起江清月的下巴,搂着他拥吻,慢慢把他压在栏杆上,一条腿挤进他□□……

    卧槽!

    时汐拉开窗帘就冲了进去:我不允许!

    你们两个都是本海王养的鱼,现在在干什么干什么呢!

    江清月吓了一跳,全身都剧烈颤抖了一下,如果有尾巴的话,尾巴上的毛毛应该全都炸起来了,奋力推开任疏寒,却没推动。

    老婆这也太可爱了……任疏寒想笑,又心疼他,责怪自己太大意了,怎么就认准了时汐这个傻|逼肯定不会出来呢?吓到老婆可怎么是好。

    因为要不是系统刚刚关闭,时汐还在黑名单里,按理来说是不能出现的,怪自己太大意,习惯了拉黑功能。

    任疏寒抱紧江清月,不停地在他背上顺毛抚摸,江清月很快就被安抚住,揪着他的衬衣,呆呆地看着时汐。

    “你、你们、你们……”

    时汐指着他们指指点点,卡了半天,槽多无口,不知道说啥。

    最令他震撼的是,他刚才看到了,这两个人都有些动情,任疏寒很可能是个正常男人。

    没有自己,任疏寒也活得好好的,有钱,有名,有势,身体健康,和他爱的人在一起,江清月也是一样,时汐突然感觉全身一阵恶寒。

    “你怎么在这里?”江清月主动说,“你偷窥我们?”

    “你还怪我?”时汐气急败坏地指着江清月,问,“你怎么能和你三叔搞到一起!你们还有没有道德了?”

    “我们在一起怎么了?”任疏寒上前一步,把江清月护在身后,“我们又没有亲戚关系,关你什么事?”

    对了,时汐现在才想起来,他们只是家族世交而已。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穿着、外貌都是一样的出类拔萃,刚刚接吻时的画面也非常和谐登对,俨然一副恩爱情侣,已经在一起很久了的样子。

    好像,并不关他的事。

    “我已经叫保安了,”任疏寒说,“请你现在立刻离开。”

    在这样的酒店,保安就算没来,别的侍者也很多,一听见声音就进来了,刚才也是以为时汐是要提供送餐之类的服务才没拦着他,现在纷纷上前拖住了时汐。

    “松开我!”时汐已经疯了,“凭什么!你们凭什么在一起,江清月,你是我前任!”

    “时汐你疯了?”一个认识他的侍者低声训道,“你还知道他是你前任?前任和谁在一起你管得着吗?快走吧,别丢脸了!”

    很快主管也来了,鞠躬给他们两个道歉。

    “没关系,”任疏寒无所谓地说,“你们不用道歉,不是你们的问题,和这种疯子共事你们也辛苦了。”

    主管又回头训斥时汐:“你还不跟人家道歉!”

    时汐已经停下挣扎,看着任疏寒喃喃地说:“你也不应该喜欢别人的,你应该是喜欢我的,你要向我道歉,要像我赔罪才对。”

    你们两个,都应该进追妻火葬场。

    主管脸都绿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对不起对不起,这人脑子有问题,以后我们招人一定会严加筛查的。”

    任疏寒摆手表示无所谓,连轮椅都不要了,赶紧牵着江清月要走。

    时汐看着任疏寒健步如飞的背影,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对江清月喊道:“他都不是个男人了,他不能人道!你还要跟他在一起?”

    任疏寒停下了脚步,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时汐。

    “不能人道就不是男人了?你作为男人,除了那玩意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吗?”任疏寒轻轻一笑,“再说了,谁说我不能人道?”

    时汐彻底傻了。

    任疏寒走了,时汐被同事压着往反方向走,听着同事的责备:

    “你脑子被门挤了?突然去跟踪人家,太变态了!”

    “你被开除了,违约金按照合同上的规定赔,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吧。”

    “你知道你今天得罪的是谁吗?这得给咱们造成多大的损失啊。”

    “那是你前任?你不是说你根本不喜欢你前任吗,怎么还跟他闹,跟个怨妇一样?”

    是啊,时汐想,我明明不喜欢他的。

    他应该喜欢我的,他要对我纠缠不清才对,到底是为什么变了?

    “没想到他现在变成这样了,”另一边,江清月也忍不住叹气,“何必这么纠结呢。”

    任疏寒也无法理解,他感觉这些世界里的主角都比他偏执。

    虽说这个世界里,他过去也很偏执。

    “那你有纠结的事吗?”任疏寒问,“想重回过去吗?”

    江清月愣了一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