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1章 邀请

    也不知部长是怎么和国家电视台沟通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半个月后, 国家台第一档少儿节目《七巧板》正式开播。

    每天下午五点开播,分为上下两档。

    五点到五点二十的这二十分钟,为名师讲堂, 主要由一些在职的老师讲一些小学的趣味奥数题, 或者古诗词鉴赏,成语故事什么的, 这是苏锦绣强烈建议的。

    五点二十开始播放第一档动画片, 目前暂定为《爱虎智慧树》。

    智慧树播放完后, 会插播一段一分半的京美宣传片, 当然, 中间这段时间也算是广告时间, 宋玉轩捧着大笔的钱,跑去买了三分钟的广告位,播放的是周边服装, 周边形象的益智游戏, 箱包纸笔之类的广告。

    苏锦绣不知道他们怎么谈的, 只知道谈完后,国家台那位工作人员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喜悦。

    应该是从宋玉轩手里扒拉了不少。

    智慧树加广告用掉了半个小时, 从五点五十开始,播放第二档动画片,暂定为《淘小子林小虎》,林小虎后,又是三分半的广告位, 都被大院里的那些下海创业的子弟给瓜分了,当然, 广告位的事给了宋清华去卖人情。

    林小虎播放完毕六点二十, 便是半小时的游戏时间。

    这一点苏锦绣只提了几个类似《诗词大赛》、《少儿版梨园春》、《民间艺术及技术》等短平快的小节目, 节目播放完毕后,又是三分半的广告时间,又被宋玉轩和京美给瓜分后,播放最后一档动画。

    因为《西游记》还没有画出来,所以目前在播的是海美的《黑猫警长》。

    篇幅不长,后期还排序了《金猴降妖》和《三毛流浪记》以及京美的《扫盲系列电影剪辑》,西游记的播放则是从孩子们放寒假那天开始。

    到那时候,三档动画都是京美出品,按理说是不行的。

    奈何京美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国家台负责人含泪签下卖身契。

    “别担心,摄影机的事,咱都放在心里,肯定最快时间给你们买过来。”宋玉轩拍胸口拍的啪啪响。

    国家台那边一脸小媳妇儿样:“那西游记真的不长?”

    “不长。”

    苏锦绣斩钉截铁的点点头:“再说林小虎也播放了一年多了,随时可以完结,之所以争取这档节目,也是因为心疼这部动画片,毕竟无论从质量,剧情,所包含的意义,在国内都是最顶尖的。”

    开节目前,她能大言不惭的说为了百花齐放。

    但是节目真的开了,那就凭本事上了。

    “我们不能为了抬举其它制片厂,就要放弃这么好的动画不是么?”

    负责人被苏锦绣的眼神一瞟,脸上的笑都僵了。

    这这这,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啊。

    “不过我们厂也不是霸道的,西游记确实不长,也就几十集而已。”

    几十集不短了!

    负责人有苦难言,嘴角抽了抽。

    “咱们两家可是兄弟单位,互相支持也是应该的嘛,对了,三伯,我记得上次你还跟我说过,国外那个什么收音器你也能买到?”

    宋玉轩立刻乐呵呵的点点头:“能。”

    负责人眼睛一亮:“宋同志,咱们再聊聊?”

    宋玉轩依旧乐呵呵:“行啊。”

    苏锦绣抿唇一笑:“那咱们动画片的事……”

    “咱们台只看重质量,至于是谁家出品的,我们不管。”负责人两手一摊,表态后就拉着宋玉轩去谈收音器的事了。

    果然,原则比不上利益。

    看着紧闭的书房门,苏锦绣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总有一天,她们京美要发展成那种,片子还没出来,就有许多电视台来抢着购买播放权的大厂子。

    关于名师讲堂的事,苏锦绣提议由一名真正的小学老师来录制。

    国家台又和宋雨轩谈拢了收音器的事,自然愿意给苏锦绣面子,就给了苏锦绣一个名额。

    苏锦绣认识的老师只有苏锦民两口子,至于邱文彬,就从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当初她从乡下回城,全家也就苏锦民两口子是真心欢迎的,不可否认他们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就杨桂花把工作给她,他们两口子一句话都没说过,她就承他们的情。

    更别说,两个嫂子,周玉竹和吴兰兰比起来,简直是小天使。

    于是苏锦绣就把这个名额给了周玉竹。

    周玉竹一听要上电视,顿时整个人都慌了,慌乱过后,又是一阵激动。

    她拉着苏锦绣的手:“绣儿,我是真没想到,你还……”

    毕竟当初就连苏大海不知是死是活的躺在医院时,苏锦绣都表现的那么冷漠,或许几年前她对苏锦绣还有点念想,从苏大海出事后,她就真的一点都不敢想了。

    谁能想到,苏锦绣居然会主动给她一个机会呢?

    “不是只有你一个老师,我也只是做推荐,你要是讲的好,自然能多讲几期,你要是讲的不好,有可能也只是出现个一两次就没了,所以你要自己把握好机会啊。”

    “这是应该的。”周玉竹理解的点点头。

    到底是许多年的老教师了,她对于教学还是很有心得的。

    想了想,苏锦绣还是提了一句:“多设计一点趣味题型,因为是电视授课,没有互动,所以你要改变一下授课方式,说话一定要风趣幽默,吐词一定要分清。”

    周玉竹赶紧的将这些经验给记下来。

    等晚上回到家,周玉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丈夫和孩子,他们都很激动,尤其是星辰两兄弟,他们一听自己的妈妈要上电视了,上的还是他们最喜欢的七巧板,兴奋的在家里抱着喊。

    最后还是苏锦民将他们压制了下去:“别出去胡咧咧,等你妈上了电视再说。”

    周玉竹也心里一凛:“这事儿我还得跟校长说一声。”

    “应该的,这也算是对学校的宣传了。”苏锦民理解的点点头,然后又有些迟疑的看向周玉竹:“爸妈那边……”

    “先不说吧,要是被大美知道了,一定闹腾。”

    邱文彬是中学老师,如今苏锦美和邱文彬一裤子烂账,她还真挺怕苏锦美不按牌理出牌,跑去找苏锦绣的麻烦。

    “行。”苏锦民抹抹脸,对苏锦美也有些无语。

    当初也是花一样的姑娘,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忙忙碌碌又是一礼拜,七巧板节目顺利播出,正好是暑假期间,一瞬间吸引了所有孩子的目光,尤其是那开头的名师讲堂,以及那半个小时的儿童综艺,深得家中父母的喜爱。

    当然,父母喜欢的,孩子们就没那么喜欢了。

    尤其是开头的名师讲堂,周玉竹录制的是第三期节目,前面两个人都是数学老师,出了两道趣味奥数题。

    家长们陪着看电视,还把题给抄下来了,让孩子学着思考。

    周玉竹在家也陪着星辰两兄弟练,看他们抓耳挠腮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把之前准备的数学题给收了起来,连夜写了一则古诗词讲解,因为时时刻刻记得苏锦绣说的语言要风趣幽默,她还对着镜子练习了很久。

    第二天,她特意找人帮忙撸了个妆,换了件漂亮的衣服才去了电视台。

    录制的时候,她面带微笑,声音温柔,语言生动有趣,让人如沐春风,比起前两天那两个有点严肃,一举一动都显得格外有威严的老师,这个周老师就很得孩子们喜爱了。

    至少晚上父母让背诵周老师讲的诗词的时候,也没那么抗拒了。

    见周玉竹一切顺利,苏锦绣也就不再关注。

    她如今正到处打听京城里做鞋的老手艺人。

    京城布鞋,在几十年后可是全国知名的,可如今,京城里正儿八经做鞋的却很少,所以苏锦绣在厂子里到处打听,最后还是刘金涛回去问自己的妻子,才得知这么个人。

    据说是个老人家,她奶奶以前是京城格格府针线上的,做的一手好鞋子。

    后来格格府没了,她出府嫁了人,男人是个货郎,她就做鞋给男人卖,后来孩子大了,又把手艺传给了孩子,因为鞋做的好,哪怕在集团倒下前,也有人偷偷拿着粮食来换鞋穿。

    苏锦绣得到地址后,就找上门去了。

    老人家都七十多了,眼明心亮的,家庭条件不错,孙子都是厂里的工人,是难得的和睦之家。

    一听苏锦绣说想给家里长辈做几双鞋,老人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她带着几个儿媳妇,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做了十双鞋。

    苏锦绣给了二十块钱手工费。

    老人家没要,只说知道苏锦绣是京美的厂长,说家里的孩子都喜欢她们厂里的动画,就当送给苏厂长的了,苏锦绣哪里能要啊,匆匆把钱塞到老人家怀里,就忙不迭的跑了。

    晚上回了红叶山。

    苏锦绣把十双鞋拿出来,留了两双给宋清华,其他的几双,宋征军两双,沈燕两双,剩下的四双全给了宋玉轩。

    “这是托老手艺人做的,羊城那边气候常年都比较热,这鞋穿了不捂脚,透气的很,走在路上还不磨脚,款式虽说老了点,可也是好看的。”

    宋玉轩拿到鞋有些受宠若惊。

    这些年,因为当初的愧疚,只要宋清华两口子用的上的,他都愿意去做,他想要赎罪,老四那条命,太重了,重到他觉得这辈子都还不起。

    他从没想过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回报。

    可此时此刻,他看着眼前的鞋子。

    手工的痕迹很重,但是针脚却很细密。

    “好好。”宋玉轩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接过鞋子,他眼圈微红,鼻子酸涩,压低着脑袋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失态。

    急急忙忙的走到沙发那边:“我试试看。”

    鞋子很是合脚。

    站起来跺跺脚:“这鞋底子真软和,像踩在云朵上似的。”

    “特意让他们在里面加了层丝绵。”

    “就是这底子是布的,容易磨吧,我以后留在家里穿。”宋玉轩舍不得的摩挲着鞋底子,脑海里已经开始琢磨,要不要把家里贴上木地板,或者瓷砖了。

    “确实,要是有那种薄的牛筋底就好了,贴上去就不容易磨了。”

    “那感情好,我托人帮忙找找,找一些回来贴鞋底子上。”宋玉轩一听有解决方法,忍不住的就笑了,抱着鞋高兴的像个孩子:“这几双先放行李箱去。”

    “行了行了,赶紧把鞋收起来吧,该吃晚饭了。”

    沈燕也高兴,脸上都是带着笑。

    她现在只剩下老三这么一个儿子了,偏偏这个儿子还没老婆没孩子,年纪又不小了,沈燕多多少少为这个儿子感到担忧,她倒是想指望宋清华两口子能照顾点呢,可偏偏老四又因为老三没了,她还真开不了这个口。

    如今看见苏锦绣给宋玉轩做鞋子,这提了很久的心啊,终于落了点下来。

    “好好。”宋玉轩乐呵呵的把鞋子捧回了房间。

    吃完晚饭,孩子们又不在家,正无聊呢,正好江父过来了,手里还端着茶杯,一进门就喊道:“宋老啊,咱们打麻将啊。”

    江珊嫁给了宋清衍,作为江珊父亲的江父平白矮了一辈儿,干脆跟着别人喊‘宋老’。

    “打打打,哎哟,家里现在可清净。”宋征军连忙带着他往麻将桌那边找。

    “我这不是来陪你了嘛。”

    自从宋清华带回来的麻将桌给院里的那些老家伙看见后,他们就心心念念了。

    江父占着个亲家身份的便宜,日常跑的勤快。

    一边跟着宋征军往麻将桌那边走,一边还不忘问宋清华:“清华呀,这麻将桌咱们京城啥时候有啊?”

    “目前只供应酒店那边。”宋清华有点无奈。

    麻将桌这种东西,其实还是带着点赌·博性质的,而且本身里面还有电动机啥的,所以制造成本高,普通老百姓买不起,也不会买,所以干脆这种麻将机直接专供企业了。

    “真是……欸,我还真挺想买一个。”江父抓抓脑袋,心里猫抓老鼠似的。

    他们年纪大了,又退了休,平日里没大事是不可能来麻烦他们这些老东西的,所以无聊的很。

    插上电源,麻将机开启。

    呼啦啦洗牌的声音在耳边环绕。

    “这还差人呢。”宋征军看着另外两个空位,回头看向客厅的方向:“要不让小沈来?”

    “不着急,约着人呢,马上就到。”

    话音刚落,门口又传来嘈杂声,不一会儿又有两个精神矍铄的老爷子捧着茶杯溜达过来了。

    几个老顽童立刻凑做一堆,开始打牌。

    打了两把后,宋征军突然感叹:“老白那个老东西,可惜啦,没玩过这么好的东西就没了。”

    “可不嘛。”其他人也跟着叹气:“好在几个儿子还算争气。”

    几个人唏嘘一番,就将已经退出红叶山圈子的老白给抛诸脑后了,一会儿一个‘碰’,一会儿来个‘杠’的战斗开了,小周拎着热水壶在旁边伺候着。

    宋玉轩送完鞋子就和宋清华进了书房,两个人嘀嘀咕咕又不知道在密谋些什么。

    苏锦绣也不多心,送完鞋子就上楼去忙了。

    京美正处于一种全速前进的状态,苏锦绣现在已经完全脱产,专心处理厂务了,就连手里的几个项目,也都一一的交代出去了,只要在上面做总把控就行了。

    之前还寻思着自己好久没画,该再画一本的,结果现在都已经无暇顾及了。

    一直到深夜,宋清华才洗了澡,带着水汽上了楼。

    苏锦绣正沉迷工作呢,就被从后面抱住了,然后就感觉某人像一只大狗似的在自己肩窝磨蹭着。

    苏锦绣笔都没顿一下,只问道:“怎么了?”

    “部里给我配了个秘书。”

    “嗯?”苏锦绣愣了一下,这才微微回头:“这不挺好嘛,有个秘书做事也方便些。”

    “我不大喜欢,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丫头,做事儿挺磨蹭。”

    “那就换。”

    苏锦绣瞥了他一眼,突然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的位置也不是普通科员,这刚毕业的,怎么能到你身边儿呢?”

    宋清华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耳坠:“你个小机灵鬼儿。”

    “真烦人,啥时候能消停点儿啊。”

    苏锦绣转身回去,继续低头写报告。

    “我提前给你报备一声,别到时候传到你耳朵里不好听。”

    “怎么?”苏锦绣挑眉:“你还想留着?”

    “那肯定不行,办事效率太差了。”宋清华站直了身子,扯了扯领口:“我已经有看好的秘书了,明天就到任。”

    他才不惯的部里那些老油子,想往他身边塞人,也得看看什么德性。

    就那女大学生……啧,还没他们家绣儿一半好看呢。

    “下个礼拜六部里有个酒会,你跟我一块儿去呗,你之前都没陪我去过。”说到最后还委屈上了。

    “行行行,我陪你去行了吧。”

    苏锦绣被他脑袋给蹭的没法子,只好点了头。

    不过……

    她也该露露面了,都知道□□十年代,这上下里没有最乱只有更乱,她的男人她来守护!

    一星期眨眼就过。

    宋清华部里的酒会也如期召开。

    “小宋啊,晚上吃饭的事别给忘了啊。”部里的同僚老王带着秘书站在办公室门口,他探头看了看里头:“咦,你那秘书小张呢?怎么不见人影?我说小宋啊,那小雪做你秘书不挺好的么?你瞧你,换了个小张,一天到晚不见人影的。”

    宋清华推了推眼镜:“吃饭的事我记着呢,等会儿就出门去接人。”

    说着,就站起来收拾桌上的东西:“至于小张嘛,他是替我出去办事去了,小雪是不错,但你也知道,我这活儿糙啊,哪能让人家小姑娘跟着上山下海的呢。”

    “接人?”老王愣了一下:“那些企业负责人不都到会场了么?还接什么人啊。”

    “我妻子。”

    宋清华抿嘴笑了笑:“孩子们都去滇省了,她难得有空,自然是要来陪我了。”

    老王噎了一下,随即干笑:“那是得来。”

    “可不嘛,我可求了人家好久呢,人家说,她得办护照,明年要参加什么电影节什么的,忙的很。”宋清华的语气满是‘凡尔赛文学’的味道:“非说要做条新裙子,我说你就算套麻袋都是最好看的,她就改口说啥要穿的大方得体,彰显华国精神,哎,我是说不过她。”

    说着就拎起自己的公文包,走出办公室,掏钥匙锁门:“行了,我得回去了,回去晚了人家又不乐意了。”

    “你也太惯着你老婆了,还能不乐意?”

    “老王啊,这就是你说错了,这女人啊,就好比一本书,内容好不好看,有没有内涵,在翻开来看之前,谁都不知道,但是这封面好不好看,有没有吸引力,却是一眼所见,我妻子就是一本拥有精美外表,丰富内涵的好书,这样的好书,可不得捧在手心里细细品味么?”

    宋清华看着老王,一脸遗憾的‘啧啧啧’了几声。

    “你啊,能说出这话,就说明你没碰上这么一本书。”

    老王:“……”

    总觉得自己被内涵了。

    “行了,我得走了。”宋清华看看手腕上的表,和老王点点头就转身小跑着,雀跃的离开了。

    老王看着宋清华的表情,摸了摸后脖子:“这小宋……可真……”

    “科长,咱们得走了。”秘书小声的提醒道。

    老王这才抬脚往外走。

    宋清华到家的时候,苏锦绣已经收拾好了。

    昨天睡觉前洗头,头发还是湿的时候就编成了麻花辫,盘在脑后,今天早上没拆就去上班了,这会儿敞开,长长的黑长直变成了卷发,然后在脑后盘了个优雅的歪花苞头,在靠近花苞耳后的位置,戴了朵素雅的绒花,脸上画了个精致的妆,身上穿着白色底蓝条纹的简单棉布旗袍,脖子没戴项链,而是在领口处别了一个领针,手里的小包则是蜡染布做的,脚下则是踩了一双细跟凉鞋。

    这一身看起来既素净,又优雅,明明只是普通的棉布旗袍,却丝毫不显得廉价,反倒是凸显了好身材。

    苏锦绣张开手臂,对着宋清华嫣然一笑,细腰摆了摆:“怎么样?好看么?”

    宋清华眼睛都挪不开了。

    上次苏锦绣化妆穿金丝绒连衣裙拍照片就够好看了,可也没此时此刻好看。

    因为常年坐办公室的原因,苏锦绣很白,这会儿穿上这一身,就更白了。

    下意识的走上前去,伸手揽住她的后腰,极有压迫性的逼近她:“我后悔了,你这么好看,得我一个人看得见才行。”

    苏锦绣心花怒放的捏了捏他的脸颊:“嘴可真甜。”

    说着拍拍他的肩膀:“我也给你准备了衣服。”

    贴近他的耳朵:“情侣装哟。”

    宋清华眼睛一亮。

    “在哪里,我现在就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