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8章 潘都:开大带秒杀厉害了嘤

    仑简单的向潘都讲述了, 他带着崽子们到波塞海克族群玩耍所发生的一切。(www.k6uk.com)

    三只小崽子到了波塞海克族群之后,发现他们的爸爸没有在这里。

    不过因为他们隔几天才能和波塞海克的虎鲸们玩一次,很有新鲜感, 仑才暂时哄住了小崽子们。

    仑知道, 小崽子们肯定玩不了多久,就又要找他们的爸爸, 崽子们过于年幼, 太粘潘都。

    为了能更长时间的哄住崽崽们, 仑去抓了几只海豚, 让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幼崽们和三只小崽子一起玩。

    海豚相当于是海洋世界的“迅猛龙”, 游速快、攻击力强。

    大白鲨都不敢和海豚硬刚, 只能跑路,海豚经常弄死大白鲨,特别猛。

    只有蓝鲸崽子和虎鲸幼崽才敢玩海豚, 并且还得是三岁以上的幼崽, 否则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仑和潘都的三只小崽子太厉害, 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幼崽一个个也都很彪,他们就喜欢玩难搞的猎物, 比如海豚。

    他们和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幼崽一起追逐、捕猎海豚,玩的不亦乐乎。

    这有助于让幼崽锻炼出特别强健的身体,同时也有助于锻炼幼崽身体协调能力、游速、防御能力等等。

    一般的虎鲸幼崽和蓝鲸幼崽,都要三岁以上开始学习捕猎和攻击的时候,才能接触海豚这种级别的。

    只是仑和潘都的三只小崽子“力大无比”, 他们现在只有玩海豚这种级别的才能尽兴,才对他们的发展有帮助。

    这几只海豚实在太厉害, 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幼崽们即便大多已经接近一岁, 或者超过一岁, 甚至三岁以上的都拿海豚没办法。

    完全依靠潘都和仑的三只小崽子,才能控制住这几只海豚。

    仑当然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保证所有的小崽子都不会受伤。

    但他不会帮助小崽子们,只要这几只海豚有能力逃走,仑绝对不会再去追回来。

    这基本上是虎鲸幼崽和蓝鲸幼崽,在学习捕猎和攻击时,使用“工具海洋生物”时,不成文的规矩。

    只要被抓住用来给小崽子们玩耍,或者训练的海洋生物,他们有能力从幼崽这里逃走,就能活下来。

    蓝鲸幼崽虽然不用捕猎这些大中型的海洋生物,但他们也需要锻炼攻击、打斗和防御、躲避等能力。

    三岁以上的蓝鲸幼崽,就需要不断的训练。

    蓝鲸几乎不会抓鲸类来锻炼幼崽,只会抓海豚等灵敏度高的海洋生物,主要锻炼幼崽的攻击精准度,以及防御、躲避伤害的灵敏度。

    虎鲸就完全不一样了,虎鲸要学习的太多,捕猎、防御、战斗等等,虎鲸会抓海豚、各种鲨鱼、各种鲸,锻炼幼崽。

    这几只被仑抓住的海豚,当然想要逃走,死也在死在逃跑的路上,这样总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无法逃走就必死。

    最初,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幼崽们非常兴奋,他们将海豚团团围住,高兴的不行。

    因为他们平时不可能玩到海豚这种级别的,就算是三岁以上的虎鲸幼崽,现在也还处在征服各种鲨鱼的阶段。

    只有与潘都和仑的三只小崽子一起玩耍的时候,他们才能玩到海豚,每次都能玩的特别开心。

    潘都当初也是三岁才开始实际训练捕猎鲨鱼等,三只小崽子太厉害,仑和潘都不得不提前让他们玩。

    戟已经超过半岁,他是蓝鲸,身形特别庞大,又力大无穷,他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撞晕这几只海豚。

    只是为了让弟弟妹妹们玩尽兴,戟忍住了想要表现自己的欲.望,他是很会照顾弟弟妹妹们的哥哥。

    波塞东和波塞蓝的游速很快,他们总是可以在海豚逃走之前,轻而易举的拦住,他们喜欢这样的追逐游戏。

    这几只海豚实在太累,他们知道,如果再逃不掉,他们就必死无疑,无论如何都得赌一把。

    于是他们开始疯狂攻击虎鲸幼崽,他们当然不敢攻击戟,主要是因为他们知道,戟实在太厉害。

    戟出生的那天就撞晕了许多海洋生物,后来也经常撞晕、撞伤海洋生物,力大无穷,破坏力极强,全海洋皆知。

    海豚们的攻击太猛,波塞海克族群的幼崽们很快就支撑不住,甚至好几次都险些被海豚撞伤。

    当然仑绝不会让波塞海克族群的幼崽们受伤,他一直都守在小崽子们的身边,瞬间就可以救下任何一只幼崽。

    只是在三只小崽子看来,战况非常紧张激烈,波塞海克族群的其他幼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戟作为大哥,他有极强的“保护欲”,不仅是对两个亲弟弟妹妹的保护欲,还有对波塞海克族群每一只幼崽的保护欲。

    他才半岁而已,波塞海克族群的每一只幼崽的年纪都比他大,但他认为自己保护他们是责无旁贷的。

    戟撞晕了好几只海豚,这也让他非常开心,他特别好.战,这和潘都的性格也很像。

    波塞东和波塞蓝就是这时候变的“不正常”的,他们想要保护戟和波塞海克族群的每一只虎鲸幼崽。

    他们的眼神看上去狠戾无比,完全不像刚出生半月左右的小崽子,如同“久经沙场”的杀戮狂魔。

    仑当然立即就发现了两只虎鲸幼崽不对劲。

    他正想安抚小崽子们,两只崽崽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瞬间咬死了最后两只海豚,救下了波塞海克族群的两只虎鲸幼崽。

    其实这两只海豚距离那两只虎鲸幼崽很远,是没有危险的,仑不会让任何一只崽子受伤。

    但是波塞东和波塞蓝就认为,太危险,必须马上弄死这两只海豚。

    自从这些海豚不要命的攻击开始,波塞东和波塞蓝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意,他们就认为海豚必死。

    仑只听得咔哒一声脆响,海豚就被咬断了颈椎,瞬间死亡。

    潘都听完这些之后,再看两只虎鲸幼崽,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

    之前深海区的那场大战,那时候小崽子们已经差不多发育完全,也许受到了影响。

    潘都记得非常清楚,那场深海大战特别惨.烈。

    即便他早已是身经百战,赶去的时候,还是被那如同海底炼狱的场景震惊到了。

    其实那场大战的死亡率并不高,主要是打架的物种太丰富,形成的战斗现场过于血.腥.残.暴。

    如果只是各种鲸类打架,一般就是撞死,被虎鲸咬死,断.肢、内脏之类的不会特别多。

    潘都认为,也许两只虎鲸幼崽是不自觉形成了,极为强烈的“自我保护机制”。

    只要他们感知到有生命危险,就会立即发起致命的攻击,瞬间弄死对方,以保证自己可以活下来。

    这对于虎鲸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甚至是特别难得的“天赋”,可以瞬间激发无限潜能,如同“开大秒杀”技能。

    仑不断地蹭着两只虎鲸幼崽,哄着他们:

    “东东,蓝蓝,这两只海豚已经死了,不会再有任何危险,乖,先放开他们,爹爹保证,不会有危险……”

    仑和潘都的猜测不谋而合,因此他一直都在安抚小崽子们的情绪,想要让他们放松下来。

    戟也轻轻的蹭着弟弟妹妹,不住夸赞他们:“你们太厉害了,东东、蓝蓝,我好崇拜你们……”

    海克和戴丽试图拿出崽崽嘴里的海豚,他们的动作很轻柔,却让崽崽咬的更紧了。

    他们连忙说:“好好好,不拿,不拿,乖,放松一点,没事了,已经安全……”

    潘都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三只崽子都和他更加亲密。

    戟当然是因为在培养皿中陪伴他的是两只虎鲸幼崽,而虎鲸幼崽是他的血脉,这是天生的亲缘关系。

    两只虎鲸幼崽按理说就应该更亲近仑,但那次大战,是潘都留了下来寸步不离的守护培养皿,仑去追杀那些大型须鲸。

    因此两只虎鲸崽崽也对潘都更加亲密,他们在最恐惧无助的时候,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潘都陪着,给予了他们极大的安全感。

    当然他们根本记不住这些,但这一次大战对他们的影响却很大,是刻印在血液里的,不需要记住。

    潘都立即游到了两只虎鲸幼崽的身边,轻轻的蹭着他们的小身体,柔声安抚:

    “没事了,东东,蓝蓝,不怕,爸爸在,爸爸和爹爹永远都会保护你们,到爸爸的怀里来,松开海豚,他们已经死了……”

    潘都一边说一边张开了双鳍,两只小崽子同时放开了海豚,一起游到了潘都的鳍下,紧紧的依偎着,不停的蹭着潘都。

    仑和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们都惊呆了,怎么潘都就能哄得住小崽子们。

    潘都却知道,原因很简单,那场大战中,是他留下来守护培养皿,他忽然觉得,很对不起仑,应该让仑守着。

    戟已经和他更亲密了,应该让两只虎鲸崽子更亲近仑,潘都就觉得,现在这样,对仑来说,太不公平。

    虽然他知道,仑根本不会计较这些,但他还是有点为仑“打抱不平”。

    两只虎鲸幼崽依偎在潘都的怀里之后,眼神渐渐就变了,由狠戾变的温柔,最后竟然变成了惧怕。

    潘都感受到了两只崽崽吓的瑟瑟发抖,仑连忙继续安抚他们。

    波塞东看着被他咬死的海豚,嘤嘤哭着说:“爸爸,爹爹,我怕。”

    之前被戟撞晕的海豚,有两只早已醒了过来,他们亲眼见证了波塞东和波塞蓝瞬间咬死那两只海豚。

    他们的眼神中写满了恐惧和不可置信,这时候听到波塞东说“怕”,他们都忍不住在心里嘲讽:

    “呵呵,大佬,拜托,应该害怕的是我们好不好,您乳牙都没长,就能咬死我们,你怕个吉尔!”

    “恶魔,你们都是恶魔,潘都是大恶魔,你们是小恶魔,虎鲸没一个好东西,还装弱小,呸,你不配。”

    “草,吃奶的小东西就这么厉害,你要是没弄死海豚,我tm就真信了,你在害怕。”

    ……

    海豚虽然也比较钟爱“祖安语录”,但没有虎鲸使用频繁,他们是太过震惊,心里产生了无尽的恐惧。

    波塞蓝也嘤嘤哭着,不断的重复:“爸爸,怕。”

    潘都连忙安抚他们:“不怕,不怕,没事了,爸爸和爹爹这么厉害,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们遇到危险……”

    两只崽子太害怕,他们紧紧的挤在一起,依偎在潘都的鳍下,潘都的鳍很大,但他们太胖,还是显得很拥挤。

    两只虎鲸幼崽用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做:弱小可怜又无助,但很胖!

    仑轻柔的蹭着两只小崽子,不断的安抚他们,将他们圈在他和潘都之间,给予小崽子们安全感。

    戟挤到了弟弟妹妹们身边,奶声奶气的说:

    “不怕,不怕,哥哥保护你们,哥哥再也不会让你们受到惊吓,对不起,都是哥哥不好……”

    两只小崽子连忙说:“哥哥,我们怕,但我们会保护哥哥,保护我们自己,弄死他们,全部!”

    那两只醒过来的海豚准备趁乱逃走。

    他们看准了几只虎鲸幼崽的方位,他们又起了杀心,只要幼崽挡路,就弄死他们,反正都tm别活了。

    仑其实已经注意到了这两只海豚想逃,他没有心思去管,只想安抚两只小崽子。

    波塞东和波塞蓝对“危机”和“杀意”的敏.感.度无限高。

    他们被团团围住,并且距离那两只海豚很远,却瞬间就感应到了海豚的杀意,他们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冲过去。

    在场所有的鲸都没反应过来,波塞东和波塞蓝已经嘤嘤叫着,咬在了两只海豚的脖子上。

    波塞东一边用力咬,一边含糊不清、奶声奶气的说:

    “我怕,爸爸,爹爹,嘤嘤嘤,我好怕,弄死他们,弄死……”

    波塞蓝一边咬,一边这样说着:“好可怕,爸爸,爹爹,他们想杀我们,他们必须死,嘤嘤嘤,可怕……”

    两只海豚在濒死之际,忍不住破口大骂:

    “淦,怕nm,是我们要死了,不是你们,装nmb,草,能不能别tm这样侮.辱我们,豚可杀不可辱……”

    “gnn,这是我豚生最大的黑点,居然被两只还在吃奶的虎鲸搞死了,草草草,太tm草了,你们还装弱小,cnm,淦***”

    海豚的战斗力很强,普通的虎鲸,要五岁以上才能绝对打赢海豚,波塞东和波塞蓝才出生半月而已。

    他们完全可以说是“乳臭未干”的奶娃娃,被这样的虎鲸幼崽弄死,的确是海豚最大的耻.辱。

    潘都只听得咔哒一声响,两只海豚被咬断了颈椎,死亡。

    两只虎鲸幼崽立即躲到了潘都的怀里,哽咽着说:“太可怕了,嘤嘤嘤,他们要杀我们,弄死他们,全部弄死……”

    波塞海克族群的虎鲸和仑看见这么一幕,都有些忍俊不禁。

    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潘都也因为暂时无法克服对大白鲨的惧怕心理,一边吓的嘤嘤哭,一边爆锤、虐.杀大白鲨。

    潘都和仑哄着两只虎鲸幼崽,戟也跟着一起安抚他们,好一阵之后,他们才不再害怕。

    其实戟也可以用咬的,但戟的体型太大,咬合力比虎鲸幼崽更强,他的一口下去,猎物死的更快。

    蓝鲸虽然没有牙齿,但就凭他们的大块头,以及巨大的咬合力,仍旧可以咬碎敌方的脊椎以致死。

    只是戟不想太快弄死海豚,他想给弟弟妹妹们玩,因此才用撞的。

    两只虎鲸幼崽咬死了四只成年海豚,周围很多海洋生物,都亲眼目睹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潘都向崽子们介绍了彼得,小崽子们都很喜欢彼得叔叔。

    彼得长的太漂亮,在哪里都惹鲸喜欢,小崽子们也不例外。

    潘都和仑商议,应该让两只虎鲸幼崽保持这种对危险的高度警觉,但必须消除他们的恐惧。

    虽然恐惧的情绪,会瞬间激发出他们的无限潜能,但毕竟不够霸气,更何况小崽子们正常发挥就已经超神。

    没一会儿,这一劲爆新闻就传遍了整个北霞海,所有的海洋生物都热烈讨论着:

    “草,仑和潘都的崽子们过于厉害了。”

    “戟出生就撞伤了那么多海洋生物,现在波塞东和波塞蓝居然能咬死成年海豚,这tm就离谱。”

    “这三只崽子太特么凶猛,别的虎鲸、蓝鲸幼崽还有当海皇的机会?做梦都别想了。”

    “嗨,以后的海皇之位,怕不是要被潘都和仑搞成世袭制!”

    “淦,现在不就世袭了吗,他们都是波塞海克家族的,潘都和仑在一起,仑也是。”

    ……

    潘都和仑并不在乎,这些海洋生物怎么看待三只小崽子,总之他们希望小崽子们越厉害越好。

    在原始的海洋世界,就是一切以“武力值”为评判标准,谁战斗力最强,谁就是海皇,全海臣服。

    两只虎鲸幼崽满月之后,潘都和仑决定离开北霞海,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太长的时间。

    其实他们可以在虎鲸幼崽出生后就离开,因为他们的崽子非常强壮,不需要像一般崽子那样满月才能“长途跋涉”。

    只是潘都和仑都想陪伴啵啵再久一点。

    北霞海的原始种和进化种问题早已经解决,形成了制衡的关系,潘都当然不用再担心这个。

    最近几天,他们更加频繁的去找啵啵,一天去几次,但他们再也找不到啵啵。

    无论他们在山洞口如何的呼唤,再也听不到啵啵的回应。

    啵啵三天前就告诉过他们:

    “别再来,找我,你们,应该,离开了,我也要,再次,进入,休眠,我会睡,七.八年,直到,换上,全新的,钳子,新钳子,长到,比以前,更大。”

    潘都哽咽着说:“我是过客鲸群首领,我两三年就会来看你一次,我和仑也会让我们在这里的朋友经常来看你。”

    啵啵却说:“不用了,潘都,仑,我必须,休眠,否则,我的新钳子,会长得很慢,等三只小崽子,成年后,你们再,来看我吧,我会,很开心。”

    ……

    潘都和仑都知道,啵啵只是不想让他们牵挂而已,纵然休眠状态可以让钳子长的更快,但影响没那么大。

    因为长出新钳子主要就是靠充足的营养补给,绝佳的生存环境,死寂海域完全具备,是否休眠并不重要。

    啵啵只是用休眠作为借口而已。

    三只小崽子特别难过,这几天都闷闷不乐的,他们太喜欢啵啵,喜欢的不行,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潘都和仑详细的为小崽子们解释了,他们还是很难过,只是不再闹着要留下来。

    波塞柱非常难过,他甚至想要永远留在北霞海陪伴啵啵,当然被啵啵强烈拒绝了。

    啵啵威胁波塞柱,如果波塞柱留在北霞海,他就不断撞山洞,直到死亡,波塞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想法。

    这天一大早,潘都联盟和仑的族群便一起离开了北霞海,波塞海克族群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啵啵独自在山洞口往外张望,回忆着曾经和潘都、仑、小崽子们、波塞海克家族,所经历的一切。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没关系,等三只小崽子长大后,他们就会再来看我的,七.八年的时间很快的,我以前一睡就睡几十年。

    对哦,这一次要记得及时醒来,不能错过潘都和仑,不过也没关系啦,他们会一直召唤我,直到将我唤醒。

    潘都,仑,有你们真好,以后我睡觉,都会很开心,你们也要经常想我哦,嗯,也不要太想我哦,一般想就好啦……”

    啵啵就想着,以后他每天都可以不断的回忆从前。

    从他和潘都与仑第一次见面开始回忆,每个细节都不放过,一定也可以很开心。

    死寂海域响起超强的音波:“啵啵,啵啵,啵啵……”

    潘都联盟和仑的族群用了七.八天的时间,就游到了南海。

    这里的进化种和原始种问题还比较严重,德普顿、阿沙辛和洛达都在这里,当然利达也在。

    潘都也没想到,南海竟然这么难搞定,他之前以为虎鲸幼崽出生时,进化种和原始种的问题应该解决到西海了。

    南海可没有“死寂海域”,更没有啵啵,潘都无法再用“不费一兵一卒”的方式,更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解决问题。

    在潘都小时候,仑独自带着潘都前来赶赴南极的夏季,他们在这片海域经历过许多,那些往事都还历历在目。

    目前正好是南极的夏季,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走。

    再过一两个月就是南极的冬季,冰封大洋后,很危险,并且很可能游不过去了,他们不得不离开北霞海。

    潘都和仑将他们族群的憩息海域,选在了南极的中心海域,去哪里都很方便,也利于潘都掌控整个南海。

    德普顿、阿沙辛以及洛达,立即就来向潘都汇报了,南海的基本情况。

    当然他们也是为了来看两只虎鲸幼崽,他们离开的时候,虎鲸幼崽还没出生呢。

    他们都听说了,潘都和仑的三个小崽子有多厉害,他们感到非常自豪。

    三只小崽子自然也很喜欢他们,喜欢他们作为过客虎鲸首领的霸气、豪迈。

    洛达已经有了自己的过客虎鲸群。

    他在过往无数次和利达的生死之战中,锻炼出了超强的战斗力,即便才刚成年不久,也比很多过客虎鲸首领厉害,他的族群的实力很强。

    第二天早晨,潘都和仑带着小崽子们吃饱了奶,陪着小崽子们在族群玩耍。

    波塞柱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冲了过来,并对潘都说:“快,潘都,你快跟我来,别问为什么,快!”

    潘都自然是立即跟了上去,三只小崽子也要跟去,被仑拦了下来。

    现在小崽子们长大一点了,不像更小的时候什么也不懂,说什么都不听,仑特别严厉的时候,他们就不敢再闹。

    潘都在波塞柱的带领之下,来到一片十分偏僻的海域。

    这里属于南海中的海洋沙漠,几乎没有任何海洋生物。

    海洋沙漠的海水能见度极高,可以直接从海面上看到两三百米深的海底细沙平原。

    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这也适用于海洋,水质太好,证明没有营养物质,没有海洋生物可以生存。

    潘都远远便看见,海底细沙平原上有极大一片闪烁着七彩光的东西。

    在太阳的照耀之下,反光实在太强,让潘都看不清这到底是什么。